第一百八一章 小猴子是我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扎营工作一贯是燕少的工作,他选的营地在树木稀疏的边缘,距解剖大蛇的地方约有二百来米,扎在稀疏的大树之间,就算有航拍,有树枝遮挡,也难以发现他们的帐蓬。

清理出一块地方,支起帐蓬,将行李搬进帐,他去捡柴。

乐韵把湿鞋子晒在石头上,再去安葬死去的小墨猴,她怕没人看着,受伤的小墨猴会乱动,将小圆筐携带在身边。

她给死去的墨猴幼崽洗个澡,弄得干干净净的,在树林里挖个深坑安葬,让它落土为安。

那只小猴子被大蟒吞下去前可能咬了一口,腰骨尽断,等她赶到,用眼睛X光扫描蛇腹时它已经死亡,所以,就算她有灵丹妙药也回天乏术。

其实,会找到墨猴全是意外。

乐小同学在闻到蟒蛇的气味,想绕路走,避开它活动的地盘,后来闻到猴子的独特气味,才联想到武夷曾经是墨猴产地之一,那时原本也没想去探个究竟,却听到猴子凄厉的叫声,猜测可能遇险才跑来看。

等赶到地方,终究晚了一步,只看见蟒蛇,没见猴子,扫描大蟒,在它胃里找到两只小墨猴子。

从结果推测,可能是大猴子带小猴子在树上觅食,遭受大蟒突袭,小猴惨遭吞食,大猴救不回孩子,只能含悲逃命。

从而等乐小同学赶至,没见大猴,只有残余的气味。

在兄弟姐妹被掩埋时,活着的小墨猴安安静静的看着,表现出极度的悲伤,等人类垒出土堆,带它离开,它也没吵闹。

让死去的小猴子入了土,乐韵去处理大蟒。

大蟒被拴住头,又被剖腹,被丢下不久死亡,不过,在死前它有小半截身躯仍卷在一起。

乐韵取走蛇胆,摘走脂肪,剥下蟒皮,解开藤,将蛇身和它胃里的东西全搬到没有草木的河谷里丢着,等燕帅哥有空再去焚烧。

趁着燕帅哥没回来,她先偷偷的拿空间里产的花生和水喂小猴子,等它吃饱,带它去捡柴。

树林里从树上掉下来的干枝很多,柴火很空易收集。

两人收集到大堆柴,乐小同学生火熬蛇油,燕大少跑去焚烧蟒蛇,他看到被剥皮的一堆肉,默默的抹了两把汗。

蟒蛇长约四米,约有六七十斤重,肉堆在一起白花花的,挺碜人的。

将大蟒毁尸灭迹,燕行回到扎营的地方,得到一颗药粒当奖励,欣然大喜,坐着帮烧火,时不时看看那晾在树上的蛇皮,看看时不时抱着圆筐看小墨猴的小萝莉,欲言又止。

“燕帅哥,你想说什么就直说,犯不着吞吞吐吐的。”乐韵被瞅得次数多了,笑嘻嘻提起话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直视着他:“反正小墨猴是我的,谁也不许抢,谁抢我跟谁急,蟒皮、蛇胆你喜欢可以拿去。”

小萝莉如珍似宝的抱着小圆筐,生恐别人抢似的,燕行也是无奈的很:“我不跟你抢小墨猴,只是,你确定你能带过安检?”

“我会想办法的,我带不过,不是还有你?”燕帅哥不抢自己的小墨猴,乐韵笑得咧开嘴:“这只小猴子没了大猴子照顾,放在山里也活不下去,我带回去养,等它长大了,过两年再送回这里。你不许告诉森林警C,也不许告诉野生物学家,如果让那些人知道深山里还有墨猴,很多不法分子肯定会跑来捕捉,这片区域的生态会遭受到严重破坏,墨猴会再次遭受灭顶之灾。”

又拉他下水!

燕行颇有上贼船的感觉,小萝莉捕杀大蛇让他帮忙,把他拉下水,带小墨猴回家还想拉他打掩护,她是吃定他了吧?

合力宰了两只小老鼠,合伙干掉一条蟒,他们早已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不介意帮打掩护,只是……

“我可以带你免检,可你带小墨猴回学校后,万一它跑出去让别人发现了怎么办?你放假回去了又让谁帮你喂养?”

“墨猴很通人性,很聪明,我会好好教小家伙不要乱跑的,放假了可以让我晁哥哥帮照顾啊,晁哥哥那么温柔,小墨猴也会喜欢他的。”

燕行嘴角下垂,小萝莉心里就只有她晁哥哥,不公平,明明他也帮忙救小墨猴了,为什么不能让他帮喂养?

“燕帅哥,你帮我成功带小墨猴回学校的话,我请你吃三顿大餐。”

“瞒而不报,还为虎作伥,是要担很大风险的,才三顿饭,是不太少了点。”心中一喜,燕行眼睛亮了亮,表面上装作吃亏的样子,想多讨点福利。

“那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带回去吧,大不了包车从F省回京,花一二万总该够了。”

“我没说不帮忙好么?”小萝莉还是老脾气一言不合就翻脸,就不怕他举报?

当然,他是绝对不可能去举报的,诚如小萝莉所说一旦被人知道武夷山里还有墨猴,一定会轰动全国,地方方面也不会放过以此为喙头搞开发的机遇,不法分子为牟取暴利必定铤而走险进行非法捕捉,到时墨猴生存的家园会遭到严重危机,弄不好的真的会令它灭绝。

“不跟我讨价还价的是好人,跟我讨价还价,存在有潜在威胁和要挟的家伙都是奸诈小人,我不跟奸诈小人做朋友。”

“我是在跟你打商量,没有要胁你的意思,不用打车了,打车浪费钱。当然,为避嫌,还是要想办法做的隐秘点,不能明目张胆的带进站,更不能让人看见。”

“耶,燕帅哥是好人!小可爱,快谢谢帅哥!”燕帅哥答应当保护伞,乐韵眉开眼笑,拿起小墨猴的小胳膊,朝帅哥扬扬爪子,代表打招呼。

小墨猴睁着双又黑又大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没有反抗,等人类放下她的小爪子,还主动去碰碰人类的手指,表示自己的友好。

小猴子第一次主动亲近自己,让乐韵喜不自胜,抻出手指,轻轻的摸她的脑袋,小猴子性别为雌性,夭折了那只是雄性。

墨猴与指猴相似,一胎1-3只,生双胞胎的机率极大。

因此,乐小同学也不知道大猴生了多少只小猴,从残留的气味判断,应该还有一只幼猴幸免于难。

小墨猴的毛发很柔软,圆脑袋小小的,毛有好几豪米长,小胳膊细细的,被挠到手有点痒痒。

在刚被救时,小墨猴大概怕人,所以不亲近人,当喂吃了花生和水,大概觉得好吃,乐韵摸她的时候才不会瑟缩。

小墨猴乖巧的任人摸,还转了头,用小爪子攀抱人类的手指。

乐韵乐得咯咯笑,逗她玩会儿,从毛巾褶子里摸出半瓣花生,再掐断成两半,给一半给小猴子,另一半又藏起来。

小家伙太小,一次性不能多吃,吃太多容易撑着,适宜少吃多餐。

小墨猴细细的小手抓住花生瓣,塞嘴里咬。

燕行看得瞪圆了眼睛,悄悄的挪到小萝莉身边,研究小墨猴怎么咬食吃。

看他看得目不转睛,乐韵大大方方的将圆筐给燕帅哥抱着欣赏:“你温柔些,只要让它感受到你的善意,它不会排斥你的,这是只小母猴,有些地方不要乱摸。”

被交待不要乱摸,燕行耳尖唰的发热,想摸摸小猴子的脑袋,又怕用力太大碰伤它,只敢用指肚碰了碰它的毛,见小猴子没有讨厌他,他欢喜的又碰触了一下,眼里溢出喜悦。

“小萝莉,带回去后要不要打防疫针?”

“不用,带出山前我会给小灰灰泡药水澡消毒,不会携带病菌进人类社会的。”

“那,带回学校后,我能不能偶尔去看看这个小家伙?”

“我允许你探视,不可太频繁,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更不可以偷偷的携带眼睛偷拍小灰灰生活。”

一个络胡子大流笑得跟个孩子的,画面有点怪异,乐韵越看越无语,燕帅哥一个大男人竟然也喜爱毛茸茸的小动物,大概就是人说的“长着汉子的身,揣着颗少女心”,看他爱不释手的摸小墨猴的毛发乐得眼开眼笑的样子,也不想打击他爱小动手的热情,同意他去探视。

“我不会偷拍的,好可爱,你看,它想抱人手指玩耍。”燕行欣喜欲狂,小萝莉让他去看小猴子,他就有理由去她宿舍做客,一举两得。

“不要让它咬到你手指,它从蟒肚子里出来,还没喝杀病菌的药,牙齿怕有邪风。”

“嗯嗯,我不会让它咬的。”

燕行抱着圆筐子,给手指给小墨猴抱,他的小手指跟它个头差不多,它的小爪子只能搭他手指上。

他没问小萝莉是怎么知道有墨猴被蛇吃进肚子里去的,小萝莉整个人都透着神秘,有些事还是装糊涂的好。

有燕帅哥看护小墨猴,乐韵安心炼蛇油,将熬出小半锅蟒油,因为大的几支玻璃管瓶装了药,小的又装不了那么多蛇油,只好添加药材,将它制成膏状,用密封袋子包装起来。

熬过油的奶锅有一股腥味,洗了好几遍,又煮了药材和泥巴才把味去尽。

待熬出蛇油,也到了半下午,没跑远地方,就在附近挖了些药材,还去枯树上找了一点小虫子给小墨猴当储备粮。

墨猴,指猴等小型猴类是杂食动物,食植物棵子,茎根、花朵,也吃昆虫,饲养的小猴子也需隔断时间喂食虫子,不然难以成活。

晚上,乐小同学带小墨猴住帐蓬,因小猴子体质不是很好,还没消毒,她并没有急着将小墨猴带回空间,等半夜自己回空间打理作物,拿了三四颗绿豆给小猴子吃。

第二天,乐韵给小墨猴换了药,背着背包帐蓬睡袋去挖药,留下燕帅哥在原地照顾小墨猴。

之所以留下燕帅哥,一来是为照顾小墨猴养伤,第二是等着看大猴子还会不会再来伤心之地悼念遇难的孩子。

猴子是最有灵性的动物,也是最重感情的动物,母猴失去小猴子会特别悲伤,一般会守好几天也不肯离开,总希望孩子还能活过来。

小墨猴是被大蟒吞吃的,大猴子虽然走了,也有可能仍然会回来。如果大猴子回来,有可能会呼朋引伴,也可能是只有猴妈妈和猴爸爸,不管怎样,只能看到大猴子,或许能以此推测出深山里猴族的生存状况。

燕行认识的药不多,不能代替小萝莉采药,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留守,好在有只小墨猴在,小萝莉让他留下是当奶爸,否则,他准以为小萝莉是要抛弃他去当独行客。

独自行动的乐韵,并没有逢药就采,只挖了少量几种珍贵药材,一路朝目标方向前进,钻进为数不多的原始次森林地带。

在独行的第二天,她找到了自己要找的茶——一颗长悬崖陡壁上的百年老茶,茶树枝繁叶茂,碧绿碧绿的,位置也极刁钻,不朝东不向西,在东南方位,每当太阳出时能晒到阳光,日落时也能晒到阳光。

茶树长悬崖之上,离地面足有百来米高,乐韵爬上悬顶,费尽心思,砍树藤结索,再从崖顶垂吊绳索到崖壁上攀岩挖茶树。

偌大的茶树长在岩缝里,牢不可动,她费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挖出来,丢回空间变为私有财产,待爬上崖顶,回空间种植在栽种面包树的花圃里,种前先栽剪了枝,摘下所有茶籽和嫩叶。

挖到茶树,大功告成,乐韵又以无与伦比的速度,跑去一个山头找到一片竹林,不管三七二十一,砍得上百棵竹子搬回空间,再绕从另几座山走,一边欢乐的挖药,一边回去找燕帅哥。

小萝莉出发后,燕行除了喂食小墨猴便无所事事,每天捡点柴火,帮小墨猴找找虫子,实在无聊了,去挖自己认识的药材。

小萝莉走的那天,没有等到大猴子来,第二天,没见影,第三天仍不见大猴回来,三天过去大猴子没回,说明它们真的伤心绝望,不会再回失去孩子的地方了。

等待的日子,燕大少比较忧伤,小墨猴不爱吃他找来的虫子和野果子,它最爱吃小萝莉留下的花生,害他也想尝几颗,看着数量太少,没无耻到跟只小动物抢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