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二章 有什么目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乐小同学在F省深山愉快的采药时,首都贺家每天门庭若市,王老太太苦思多日无计可施,教唆王老先生去了一趟,可惜,贺家只当是普通访客,意思意思的招待一下就端茶送客。

没法跟贺家重修旧好,王老太太也没多留孙女多住,到10月底让她自己去过什么万圣节去了。

赵宗泽旁敲侧西的一番探问,得悉王家仍然打探不出帮贺家老不死治病的人是谁,心中大失所望,仍然没露半分不满,赵家目前在京城能抱到的最粗的大腿只有王家这一支,还得抱紧不放。

罗伯托每天心情极好,当在华夏军医总院那边排到号了,他如期去看病,得到的结果其实跟中医院没啥差别,也给开了中药方子,他也照方取药,回酒店后仍然先吃中医院的药。

米罗暗中寻找莫里蒂,暂时没找着下落,出不急。

最灼心的是乐家,乐富康乐富民还在狱中,暂时不能保释,两位乐乐天天急得上火,乐佳琪暂时打理公司,她忙得没空劝慰母亲和婶娘。

晁同学和小伙伴最悠然,陈同学等人唯一比较郁闷的就是好久没有蹭饭,想念小萝莉做的饭菜了。

日子过着过着,就到了11月。

季节进入11月,北方渐冷,许多地方初入11月便飘雪,首都气温也骤降,人人换上冬装。

北方天冷得早,晚稻在10月底收割,红薯土豆也早早收了,南方的冬天来得晚,晚稻到了11月初,才刚到收获季。

E北省几乎全在11初始收获,乐家于11月3号收稻,乐家的稻子其实还可以再等几天收也不晚,因为11月7日立冬,立冬就要挖薯,因此,周秋凤决定早收几天,那样的话就算再帮别人收几天稻子,也能及时挖红薯。

自家妹夫家收稻,周哥当然帮忙,程有德兄弟也给乐家帮忙,周秋风还请了小型联合收割机,大田用机器,小田人工收,一天就搞定了家里的稻田。

乐家的房子在十月中旬以前楼梯间的遮雨楼建好,内外墙粉刷完毕,顶楼装上栏杆,因天气好,吹晾一周,二楼干干爽爽,随时可入住,当稻子收回家,一部分上三楼晒,一部分晒门前地坪。

就着小联合收割机,周哥和程有德家也决定收稻,周哥排行,4号,周秋凤帮娘家收谷。

E北的11月,天干气爽,适合收稻,京都寒意瑟瑟,4号,天空仍然被北风送来的浮尘所占,当然,京城的人们并没有因此怠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如既往的奔行在谋生大道上。

当天是周五,晁同学上午在学生会处理工作,学生会赞助商资格重审事件在周三落幕,有两家赞助公司存在非法交易和帐务来历不明,学生会将不再接受两家赞助商任何赞助,并将以前所赞助的经费予以返还,赞助物品的,按市价折合返币。

做为会长,晁宇博不仅要再次核算所有有问题赞助商所赞助物品与款项的统计结果,还必须再一一写亲笔信,对所有支持学生会工作的赞助商表示感谢,以及写邀请帖,请赞助商参加青大学生会举办的酒会。

晁宇博花了小半天写信和邀请帖,每写好一封进信封,之后统一贴邮票,等处理完所有工作,趁着有时间,本着高效率的行事作风,立即去邮寄。

寄信之后,顺便去医学部找几位领导汇报了一些跟医学部有关的工作情况,直到下课后才结束聊话。

从医学部办公楼走出,晁宇博走向自己停车的地方,还没走到地头,听到有人喊,回头,看见数个男女走向医办楼,没看见有熟人,正迟疑间,看见一个长发美女从同伴中脱队,小跑跑向自己。

谁来着?

看到长发美女跑来,晁宇博觉得有点点面熟,好像前几天遇到过好几次,不过,他并没特别在意姓啥名谁,只记得是医学部的学生。

王紫嫣远远的看见优雅美少年,先丢下同伴们跑去打招呼,看到俊美少年站住在等自己,心情倍儿好。

北方冬季过早来临,少年会长外穿蓝色中长装的风衣外套,内穿衬衣薄羊毛衫,面容清俊,如一支蓝莲,优雅静立。

王紫嫣跑到高洁如莲般的少年会长面前,柔柔的笑起来:“晁会长午好!”

吴音软语,配着温婉淡雅的美女面容,如江南水乡的风吹来,愉到好处,晁宇博仍然没想起对方是哪位,浅浅的笑笑:“中午好,同学特意叫住我有什么问题吗?”

“……”王紫嫣被噎了一下,晁会长不认识她?她微微顿一顿,笑着自我介绍:“晁会长,我是医学部药剂系新生王紫嫣,上次新生舞会请你跳过舞的。”

姓王?

晁宇博努力想了想才想来,原来是医学部新生系花!再细看两眼,果然印象有点深了,上次新生舞会王系花穿白色长裙,精致绰约,这次穿的是红色套裙,配黑色丝袜,成熟艳丽,反差有点大,所以一时没认出来。

他微感歉意:“不好意思,新生舞会人太多,我一时也记不住所有同学,因此没认出学妹。不知学妹找我可有事?”

“没关系的,晁会长是大忙人吗,不可能记住全校每个学生,”王紫嫣大度的帮少年会长找台阶下,笑容端庄,眉眼明丽:“晁会长,乐小学妹天资聪明,我是想……想跟乐同学多多交流药剂方面的经验,可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想请晁会长给乐同学的手机号码给我。”

“这个,我只能再次表示抱歉!”晁宇博微笑从容,说是抱歉,语气却是温润如旧:“我妹妹喜欢安静,怕经常有骚扰电话打来影响她学习,所以只有她自己愿意给人号码时才给联系方式,没有经过她本人同意,我也不能将电话号码给别人的。”

“是这样啊,看来只能我自己亲自去找乐同学要电话号码了。”王紫嫣的笑容有些勉强:“晁会长,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预约一下乐同学?约个时间我去她宿舍找她。”

“学妹,你真把我难住了,我妹妹那个熊孩子有时行踪不定,谁也说不准她什么时候在学校,什么时候又跑去搞研究找不着人,预约也不一定有用。学妹想找我妹妹交流学习不妨问问万俟教授,万俟教授比我更清楚乐乐的一举一动。”

“……”王紫嫣只觉这话题真的没法愉快的进行下去了,她还没找到合适的词转移话题,听到有人欢快的喊“小晁”,她下意识的扭头,看见三五成群的男生们走向办公楼,一位帅气的男生锵锵的跑向她们这个方位。

她认得那位男生就是医学部西医天才才子俊学长,心下有点悒郁,她难得有机会遇到独行的晁会长,没想到想多说几句话都不行。

看到跑来的大才子,晁宇博眼底晕开一片笑意,大才子来得真及时啊!

才子俊甩下同学们,风风火火的跑到少年会长身边,愉快的揽住少年的肩:“小晁,你大驾光临医部这边,是不是送小萝莉过来开会?”

晁宇博温润的笑开眼:“没呢,我过来有公务,刚忙完想回去,你们今天有什么会议?”

“班长和副班长会议,你这么说的话,就是指小萝莉还没回来是吧?”大才子郁闷的撇嘴:“班长副班长开了二次会议,我一次都没见着小萝莉,这是第三次,我也是醉了。”

“那你醉吧,谁叫这是领导们批准乐乐有事不能参加班干会议时可以由班长替代的,你有意见别找我抱怨哟,我也莫可奈何。”

“你就得瑟吧,话说,小晁,小萝莉大概哪天回?小乐乐上回说哪天有骨科和腹腔手术叫捎带上她去实习,我这边下周有个肝脏手术,教授们说欢迎小鬼才去现场观摩。”

“万俟教授说小乐乐前几天打电话向他报了平安,我也不知道人几时回来。”

“算了算了,就知道你纵有翻天手,对你妹子你有时也无可奈何,我不跟你说了,我开会去,你也赶紧的回去喝你的药,别冻成狗。”

才同学说走就走,刚抬脚,总算看到旁边还有位美女,略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王学妹,我只顾着跟小晁说话,一时没顾上你,你有啥重要事找小晁,赶紧点儿哦,快到会议时间了。”

“才学长,我跟晁会长的事也说完了,我也该去办公楼啦。”王紫嫣端庄的笑笑,向少年会长告辞,与才同学一起去办公楼开会。

大才子顺便把王系花拧走,晁宇博笑着走向车子,坐进驾驶室,温润的笑容变得疏冷,那位王学妹老出现在他出现的地方,是几个意思?这么明显的接近他,有什么目的?

他想了想,抛开不管,开车离开医学部。

留守在深山里的燕大校,中午给自己煮了一锅粥,放了一把药材,吃饱了,拧着住圆筐子里的小墨猴去散步儿,找虫子吃。

小萝莉把小猴子裹成肉粽子,她不在,他没帮小墨猴换药,幸好小萝莉说不用换,如果真要他帮换药,他觉得结果肯定是小墨猴伤上加伤。

小墨猴身上粘着膏药,那重量比它本身的重量还重,它是没法乱蹦乱跳的,只能挥挥小胳膊,吱吱的叫一二两声。

尽职尽责当奶爸的燕行,找虫子找野果,到半下午时分,终于等到小萝莉归来,当看到人走近,不禁目瞪口呆,小萝莉背包上绑着树枝,前面挂着几个竹节筒,抱着一些药材,也不知她在哪里打了个滚,衣服上到处是团团点点的泥垢,活像四处流浪的叫化子。

他站扎营的大树底下,就那么看着小萝莉越来越近,圆筐里的小墨猴看到好几天没见的人明显很开心,小胳膊东抓西抓,想爬出窝找两脚兽玩耍。

乐韵顶着一身脏,一脚高一脚底的回到营地,瞅到燕人那副看怪物的样子,不爽的哼哼,当看到挥舞爪子的小墨猴,立马喜笑颜开,还是小动物有人情味啊!

“小萝莉,你这是……怎么弄成这样子?”燕行本来想说“你这是学水牛去泥塘洗了个澡吗”,怕她翻脸,只好改变问句方式。

“哼,不就是被你祖先们坑了嘛,有什么好吃惊的。”乐韵翻个白眼,走到自己曾经扎过营的空地上,解放自己带回来的物品。

“我祖先?”燕行一头雾水,燕家祖上是首都人士,贺家祖是秦川人士,他家在武夷没有亲戚啊。

“根据进化论,人类的祖先是由猴子进化来的。”

小萝莉一解释,燕行恍然大悟,人类的祖先是猿猴,再转念一想,他哭笑不得:“如果那样的话,也是你祖先,你跟猴群打架了?”

武夷数量最多的动物就是猴子,很多景区都有,自然保护区更多,他们也遇到过好几群,大家相安无事。

“我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么?”乐韵想起来还有点愤愤不平,忍不住吐槽:“我中午遇到一群猴子和野猪在打群架,我本来不想参与动物们世界的地盘之争,袖手旁观就好,谁知那些猴子成精了,把我当挡箭牌,我只能跟野猪开撕,在我和野猪斗架的时候猴子们捡东西乱扔,然后我也遭了无辜之灾,最后就成了这样子。”

“你看到猴子和野猪打架不会跑?”燕行走到小萝莉身边坐下,等她将东西全放下来了,将小墨猴递给过去给她。

“我在忙着捡核桃啊,谁知道猴子们那么精,竟然祸水东引。”乐韵抱住圆筐子,从衣兜里摸出掰开壳的核桃,挑出一点肉喂小墨猴,摸小灰灰的小脑袋,逗它玩耍。

燕行差点不厚道的爆笑出声,不用再细叙,他也能想像出什么样子画面,小萝莉遇到野核桃,趁野猪和猴子在打架想来个“蟹蚌相争,渔翁得利”,结果猴子们机灵,将她当“自己人”,野猪也视她为敌,一视同仁。

小萝莉那么机灵的人也有被动物坑的一天,他觉得小萝莉必定会郁闷好长时间,暗中幸灾乐祸,笑得肚子快抽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