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三章 回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自暴糗事,燕行暗中笑得肠子打结,暗搓搓的等着看小萝莉三天两头郁闷的表情。

可是,小萝莉真会郁闷吗?

答案肯定是“不”!

乐小同学中午遇着七八只猴子和两只野猪在野核桃树下争地盘时确实想捡渔翁之利,结果猴子发现她的存在,全跑她身边,捡核桃捡东西砸野猪,野猪被激怒,视人与猴子为一伙,向猴与人发起进攻。

她原本回避了,也爬过树,可野猪犟劲儿上来了,就跟她过不去,追着她不放,她爬树,它咬树。

乐小同学火了,干脆跟它们打架,猴子们助威,捡泥团子啊核桃乱砸,忙着跟野猪开撕的她也遭了灾,被扔得一身是泥。

不过,结果自然是圆满的,一只野猪挨了打,吃痛之下跑了,另一只,呃,不用说当然是光荣牺牲,成为她的战利品。

猴子们利用了人类一把,虽然赶跑了抢粮食的野猪,不过最后也是引猪入室,人类两脚兽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扫荡野核桃果,搜刮走一大半。

乐小同学捉到一只野猪,还捡到N多核桃,满载而归,就算被坑让她有点点小郁闷,可在战利品面前,那点小郁闷完全可以不计。

因此,她虽然忍不住吐槽,并没有郁结于心,逗小墨猴玩耍了一阵,找出干净衣服去找地方洗澡。

燕行机灵的很,利索的帮她扎帐蓬,他们还得在原地逗留一二天,需要把一些药材做粗处理。

乐韵洗个澡,洗好衣服,清清爽爽的回到营地,找出药材熬锅药汤给小猴子泡澡疗伤、杀菌,将它泡药荡里两个钟,再重新敷新的草药。

在熬药的当儿,燕行按小萝莉的要求将两只很粗的竹筒削削凿凿,做成一只嵌套式的茶叶筒罐,留有通气孔可透气,系上绳子,还挺有范儿的。

乐韵用竹筒装采摘来的茶叶,晚上还做了竹筒核桃饭,原本很普通的竹饭,经由她配得药材炒的菜,令燕大校差点把舌头吃下去。

晚上通宵熬药,处理了大部分药材,第二天,潜入深山将近半月的两人,收拾行装离开。

进山的时候兜兜转转,走走停停,费了很多功夫,离开的是时候只用一天半就走出大山。

在临近有人的地方,乐韵将小墨猴装进装茶叶的竹筒里,有些没熬煮的药材和不能过安检的东西塞进燕人的大背包,两人像是自助旅行的穿越者,从深山里钻出来也没引人注意。

他们走出深山的时候将近中午,武夷的阳光正好,时节正是冬季来临前最适合旅行的时节,背包客很多。

白天,不需特意打车,燕大校和乐小同学旅游巴士公交车回到武夷市东站,没做停留,到高铁站买票。

进站时,乐小同学将自己的大背包安检,而燕少提着小萝莉的竹筒茶叶罐,向服务员出示证件,东西不进安检区,到另一边给证件给检查员验视过后,服务员亲自领他购票。

两人赶得及时,也堪堪赶上中午一点后过站去首都的两趟高铁中的第二趟,时间极紧,从购票到上车仅只十五分钟的时间,原本已停车售票,因为燕大校出的证件是士官证,事急从权,不仅购到票,买得的还是特等座票。

用假身份搞了回特殊的燕少,脸不红气不喘,带小萝莉检票进站,匆匆忙忙的登上高铁,时间来不及,没跑到车头位置,在近中间中厢上车,再慢慢往前走。

直到车子开动了一分多钟,燕少和乐小同学才晃到一号车厢,由服务员领进特等座车厢,也叫观光座区。

观光区能坐八人,并没有客人,服务员请一大一少的两位客人入坐,送上拖鞋毛巾,零食茶水,依客人要求退出去不再打扰客人休息。

等服务员走了,乐韵飞快的打开竹筒,倒出一些茶叶,观察藏在茶叶里的小猴子,为了防止小猴子在路上忽然蹦出来或弄出声音,她让小墨猴保持睡眠状态。

虽然藏身于竹筒里,盖子没盖死,能透气,小墨猴并没有闷死,睡得很香甜。

确认小猴子没事,乐韵将竹筒盖子半揭开,然后打开玻璃窗观看风景,她和燕人两个是一个中年一个是女孩子,单独坐一个车厢,容易招人非议,打开窗,光明正大的让人看,免得惹人生疑。

观光区位置极好,能看见车头的司机怎么开车,能看到窗外和正前方的风景。

特等厢服务那叫个好,供吃供喝供晚餐,被当大爷侍候的乐小同学,囧囧的,幸好总行程只有七个多小时,高铁于晚上10点20分平安抵京。

在没出车站前,乐韵不敢大意,由燕帅哥帮拿竹筒,他仍然不检查行李,等出了高铁站到站外广场,她才抱到自己的竹筒,拿回燕帅哥帮背回来的部分行李,打出租车回学校。

燕行目送小萝莉坐的出租车走远,自己才坐上停在自己面前的的士,他坐副座,斜眼司机:“胡勇,这次你们挺机灵啊,还懂得蹲守。”

“嘿,队长老大,我们再不机灵点,还不得真的变榆木脑袋。老大,这次有什么收获?”

“有啊,剁掉了K字组织的两只精英,还废物利用了一把,取得眼角膜回来,你去查查,队里有没谁的家属要做角膜移植手术的,自己队员家属人不需要的话,再问旅部,如果都不需要,送去总医院。”

“噗,资源是小……小同学收集到的吧?”他们老大拿刀拿枪宰人很在行,让他拿手术刀合利利用角膜等零部件,那是完全不会。

“懂就好。”燕少回部下兄弟的是一记白眼,潜意思就是:明知故问。

“老大,呃,那个,你离京后,贺家很热闹。”胡勇赶紧转移话题。

“没事,我家舅公舅舅们不是吃素的,应付得来。E北有没消息?”

“无,从拾到的东西提取的唾液与头发丝等物化验,收集到了一些数据,其余的暂时没进展。唯一的好消息是信息部统计出的数据显示,曾经逗留在京的很多人这几天有相继离京的趋势,柳大校那边分析出来的资料也显示,自一周前入侵网络的黑客行迹也在明显减少。”

“送小萝莉回校的是江一还是江二?”燕行问出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

“江二。”江一江二是双胞胎,不仔细看,连他们也难以区分。

“正好,让江二最近不必执行其他任务,当几个月专业的士司机,重点跑青大附近的区域。”

“是!”胡勇秒懂,队长老大不放心小同学的安全,让江二暗中负责侦察那片区域存在哪些隐患。

他开车跑了半圈,笑咪咪的报告:“队长,后面有个小尾巴呢。”

“让他跟着。”燕行好笑的眯眼,在京城跟踪他,注定是当傻子的下场。

胡勇嗯嗯点头,在京城大街小巷跑两圈,兜进京中最错综复杂的四合院老街区,左穿右拐一阵,在一个黑乎乎的地方将队长大人放下车,他开着车又兜啊兜,兜出老区,又在大街上载客,愉快的赚外快。

“¥¥¥……”紧跟胡勇从老街兜出来的一部车内的两人,看到前面的车拉到新的客人,对着电脑巴啦巴啦的骂了一长串词,又不远不近的跟了一通,走另外一条路叉开。

晚上十一点后,青大学园学生宿舍熄了灯,校大门也全部关闭,校门内外十分安静。

晁宇博于十一点半时分从宿舍出发到西门,车停在校内,他去跟保安们打了个招呼,聊了很久才再出去到校外等,等了不到五分钟,看到一辆出租车从大道驶向校门。

不用猜,他也知道百分九十是小乐乐回来了,笑盈盈的迎上去。

的士车看到有人出来招手,缓缓开过去,到距青大校门不到二米的地方停,那边等着的青年小跑两步冲至车旁,拉开后车座的门。

“乐乐!”晁宇博拉开车门,看到向外抻脖子的小女孩子,笑得凤眼熠熠生辉,快速伸出白晳的手指捏了捏她的脸蛋,大冬天的,人人皮肤缺水,小乐乐的脸还是嫩得可滴出水来,手感好得不得了。

“晁哥哥,我回来喽。”乐韵探出半个身就挨捏脸,皱鼻子,顺手将提着的大袋子塞过去,让漂亮少年帮提。

“嗯,乐乐回来了就好。”晁宇博笑得春风满面,帮提了袋子,又摸小乐乐的脑袋,当她钻出车,不由又念叨:“怎么才穿这么点衣服?首都气温低,11月就是冬天了,乐乐还穿秋装,会被冰成狗的。”

“晁哥哥,你是男孩子,不是老妈子。”乐韵笑咪咪的朝少年扮个鬼脸,掩上车门,向的士道谢说再见后才挽漂亮少年的胳膊走向校大门。

江二将人平安送回青大,目送晁少将小女孩带走,将收到的车资举起来瞅瞅,莫明的觉得蛋疼,小女孩身材这么妖,男生肯定会前仆后续往前凑,存在随时被拐走的可能,队长老大即要想办法防着人抢小女孩,自己又要挖空心思想将人拐回部队,老大的脑细胞肯定累死了不知道多少个亿。

幸好啊,幸好他不是队长,不用承担大任,江二摸摸鼻子,愉快的开车,当小喽喽的好处就是只管听令,不用费脑子,多好!

有晁会长打了招呼,校保安没有叫小同学出示学生卡牌登记,直接开大门一侧的小门,让晁会长将小女生领进学校。

晁宇博将小乐乐的背包和袋子放副驾座,等她上车,帮她扣好安全扣,自己才绕过车头上驾驶座开车,晚上校道内难得见车辆,安全有保障,他每每看见去都见小乐乐笑得眉开眼笑,也不知在乐什么。

少年没问原因,免得问得多了,小乐乐说着说着太兴奋,一会儿回宿舍因还处于兴奋期无法很快入睡。

等回到宿舍楼,乐韵没让晁哥哥送上楼,自己提背包行李回宿舍。

小乐乐又找到了什么好东西?

眼见小乐乐欢欢乐乐的上楼而去,晁宇博好笑的走向西边楼梯,小乐乐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捡到宝的样子,那得意洋洋的小样儿又带着神秘,让人手痒痒的,想把她的脸捏成面团子。

他笑着回二楼进宿舍,三位舍友已睡,他也轻手轻脚的回卧室睡觉。

乐韵风风火火的回到宿舍,直奔回卧室,扔下背包,拧亮台灯,开竹筒盖子,将茶叶和小墨猴倒出来。

小墨猴还在昏睡,除此外一切正常,她放了心,不慌不忙的轻轻的在小猴子身上揉了几下,解它的穴道。

动物和人一样有自己独特的穴位和血液流速,只要摸清规律,点穴同样凑效。

小墨猴被点穴,安安静静的睡觉,丝毫不知一觉跨越了两省,它被解穴后,过得三四秒才慢悠悠的醒来,先是睁着双眼睛眨啊眨,然后才一个骨碌从茶叶堆里坐起来,好奇的四处张望。

在山里因连用三副药,小墨猴的伤基本好得差不多,为安全起见,骨折的小胳膊还用树枝保持加固,其他部位早晚抹膏药就行,没了重重的药和固形的树枝,小家伙可以活蹦乱跳。

小墨猴先是张望一阵,转而一蹦一跳的跳了几下,哧溜一下从茶叶堆跳到写字桌面,向台灯跑去,欢快的爬上台灯座,抱着灯杆子往上爬。

小墨猴对从没见过的东西好奇,小样儿特别萌,如果它的毛发没有这里缺一块那里缺一团的话,那蹦踏攀爬的样子会萌死人。

就算有只胳膊还緾着树枝,对于小墨猴的速度与行动也没多大影响,它抱着灯杆子,爬到灯头之下的地方,瞪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研究会发热发光的东西。

小猴子刚从深山出来,对新世界需要一个认识的过程,对什么都感兴趣是正常的,乐韵不去阻止它,拿出给它当窝住的圆筐子放写字桌上,在窝旁放几颗豆子和花生瓣,核桃瓣。

小墨猴本来在研究发热的东西,闻到香香的花生味,爬着灯杆子哧溜哧溜的滑下去,蹦蹦跳跳的蹿到自己的窝旁,坐着,挑选东西吃。

又是一只吃货!

小墨猴弃灯奔向吃的,乐韵差点没乐坏,这世界吃货无处不在啊。

小墨猴识髓知味,它吃过每种食物就记得味道,分得出哪种好吃,哪种味道略差,因此,当有选择可选时没看核桃,一手抓花生瓣,一手抓毛豆粒,慢吞吞的啃。

小猴子比人还精,乐韵笑得合不拢嘴,从空间里拿出一只香蕉,剥开,切下一块,放在一片红薯叶子上,又拿出一只小小的竹筒,装上空间井水放一边,然后才拿出一只装有泥土的竹筒放在地面靠墙的地方。

装泥土的竹筒是小猴子的茅坑,猴子居无定所,没有固定拉尿拉屎的地方,生活中随地大小便,家庭饲养当然不能让它们随地拉撒,需要有计划性的驯导,以保持清洁卫生。

乐韵用竹筒做了个茅坑,竹筒很大,削得比较矮,小猴子能爬出爬去,最初,她将它拉的屎扔进竹筒里,让竹筒里有它的味道,等它要拉尿拉屎时也把它放大竹筒里拉,让它逐渐习惯。

猴子是最聪明的灵长动物,驯化过的猴子能当人使,小墨猴虽小,天性聪明,只教几次便差不多熟了,自己能活动时,它懂得爬进装泥土的大竹筒里拉粑粑和撒尿。

放好小猴子的茅坑,又在傍边不远放只装水的大竹筒,装上矿泉水,最后,拿出一支木棍子挨墙斜放,一端搭在写字桌上,给小墨猴当上下的梯子。

小墨猴本来在吃花生米,当闻到香蕉香味,它果断的弃了花生奔香蕉,抱起来急不可待的啃咬,咬了几口“吱吱”的欢叫,三下五除二,将香蕉啃完,立起小身子,趴竹筒上俯身喝了两口水,回头又朝花生米进攻。

小猴子还保持着猴子们见什么爱什么的专统习惯,乐韵看得一个劲儿的乐,见它不排斥新环境,快速把背包丢回空间,自己也回去打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人类忽然不见了的时候,小墨猴瞪着双眼睛东看西看的找寻,吱吱叫几声,见没回应,在写字桌上打几个转,一屁股坐地,又吃自己的花生瓣。

在空间里忙一阵,处理好最急需打理的作物,乐韵没处理带回来的药材,又回宿舍,见小猴子安安静静的,自己先去洗个澡,关灯打坐。

关了灯,四下黑灯瞎火的,小墨猴也没怕,它的眼睛在黑暗里能视物,慢吞吞的吃东西,吃饱了,好奇心又来了,再次,爬上灯杆子研究那只灯,这里摸摸,那里碰碰,那灯不亮,它玩一阵大概觉得没趣,又回到桌子上东张西望,然后爬书格子,从这个格子爬到哪个格子,玩得不亦乎。

小猴子将书格子走遍,在桌面晃荡一阵,沿挨墙的木棍子下地,爬椅子钻床底,爬衣柜……它把所有能爬得上的地方全爬去打量一遍,最后玩累了又回桌子上,爬进自己的窝里呼呼大睡。

乐韵打坐醒来,观察一番,发现小墨猴竟然睡着了,倍感欣慰,倒在床上安心睡大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