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四章 又要扒光?/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后面有小尾巴,燕行没有直接让胡勇送回军区,他在半路下车,从另一条路换乘车回军驻地,将带回来的战利品和蟒皮交给自己的部下送去处理,自己先洗去妆,再抱电脑加班加点的处理自己不在京城时搁浅的工作。

他熬了半个通宵,到早上五点结束工作,快速收拾好自己,开着自己的猎豹车,大摇大摆的离开军区,晁悠悠的上市区内环城公路。

燕大少一路紧赶慢赶,赶在七点半回到青大,其时学生们正忙着吃早餐赶课,因此,当他晃至状元楼,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就算还有小猫三两只也是急匆匆的,所以状元楼算得上清静。

这时候,正好!

终于回复倾城容颜的俊美青年,暗搓搓的笑了笑,戴上墨镜,提着一包东西乐颠乐颠的上楼,溜到四楼,敲响了那扇厚厚的红色门。

宿舍内,乐韵挨着墙,右手两指摁地,双脚倒悬于空,摆出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一边练功一边看书,听到扣门声,眉心跳了跳,如果没猜错,极可能又是燕人!

有人跑来搞破坏,她只好将书本反扣地面,一个倒翻着地,拍拍手,走往门口,当拉开门,果然一眼就看到燕帅哥,帅哥穿墨西装白衬衣的两件套,黑白分明,笔挺笔挺的站在门口,像棵迎雪青松,刚劲不阿。

“午饭还太早好么?”她睨燕帅哥一眼,也不叫他进屋,自己转身就走,昨天燕帅哥才帮她打掩护将小墨猴带回来,当然不能翻脸无情,不好赶人的。

“我赶早餐。”燕行脸不红气喘,从从容容迈步进屋,掩上门,悄悄打量小萝莉,小萝莉穿秋运动衣裤,英姿飒爽,娇俏活泼。

“!”乐韵默默的抽了抽嘴,不满的咕咙:“我只说请吃三顿大餐,没答应要无偿提供早餐,要吃早餐的话,同样算正餐大餐。”

“小萝莉,三餐早餐抵一顿大餐行不?”燕行立马扬起最俊美最迷人的笑容,温和的打商量。

“想都不要想,别人跟我讨价还价,扔出去,看在你昨天还满有人情味儿的份上,我不扔你,三早餐抵两顿正餐,这是最大的让步。”

“三餐抵两餐,这个……不太划算的样子。”美男计不管用,燕行心中苦闷不已,小萝莉软硬不吃,不颜控,真的好难搞定。

“那是你的事,你有选择权。”

“那,还是三次早餐抵两顿大餐,留着一顿大餐不抵消。”

哎呦,又省了一顿大餐!

燕人做得选择,乐韵暗中的笑眯了眼,果断的进厨房拿只碗和勺子,将电沙锅捧出来放桌上,笑若春花:“我早上六点半吃过早餐了,这是我留着中午吃的份子,忍痛割爱分给你,这是三抵两的第一餐哟。”

燕行坐在桌前就等吃的,结果,小萝莉捧出沙锅来,他有点懵,小萝莉就想这么打发他?

虽然那锅粥很香,他能感觉到自己对它的渴求,他也知道那锅粥是极为珍贵的,可是,他还是想要特殊点啊,比如,好歹帮他炒几个下饭菜。

“小萝莉,没有下饭菜……”他不敢支使小萝莉,郁郁不乐的小声嘀咕。

“我昨天那么晚才回来,早上又那么早煲粥,你让我去哪买菜?”乐韵乐呵呵的坐燕帅哥对面,看他吃瘪,心情简直不能太好。

又坑他!燕行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好像又被小萝莉坑,说好请他吃大餐,结果转而就来个以三抵两,还是用粥来抵,典型的过河拆桥。

再想想,好吧,是他自己送上来给她坑的,他原以为赶得不早不晚,小萝莉心软就会给他做好吃的,结果小萝莉不买帐。

失误啊。

棋差一着,燕行只能认了,拿起碗盛粥,粥还有点温热,不需重新加热,喝起来正合适。

米粥浓稠,放了很多药材,他只认得其中有松茸。

满满的二大碗粥下肚,整个人都精神了,燕行原本的小不满一扫而光,虽然早餐没有丰富的菜式,粥的效果和大餐的效果是一样的,不亏。

吃得好,心情好,自己洗碗刷锅,待他收拾完到小客厅,见小萝莉在地面又摊开一大堆医用品,她拿着针筒正在配药,当即背皮莫明的凉了凉。

下一刻,他那种不好的感觉成为现实,小萝莉侧目,笑容灿烂:“吃饱喝足了,休息两分钟,像上回一样,自己扒光躺尸。”

咻-

燕行的脸爆烫的同时,神经“咻”的拉直,全身三万六千根寒毛也于同一刻唰唰倒竖,毛骨悚然的感觉袭上心头,头皮发炸。

天知道他经历第一次扒光之后费了多大劲儿才说服自己每次面对小萝莉的时候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然而,事实上,每每独处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自己只穿小裤衩被小萝莉“欣赏”的画面,那感觉不能再羞耻。

如今,冷不丁的又听到叫他扒光躺尸,燕行潜意识感觉到了惊悚,肌肉与神经在倾刻间僵硬。

“又……又要脱衣服?”不怕枪林弹雨,狙杀敌人不眨眼儿的铁血大汉,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想重振雄风就算了。”她辛辛苦苦帮他治伤,她都没说什么,他吞吞吐吐迟迟疑疑个什么鬼?

谁说不想的?

燕行撇嘴儿,哪个男人不想雄风大振?就算不沾花惹草,不风流无度,但凡男人都不愿成为无能。

他默默的瞅瞅小萝莉,佯装镇定的抹了抹额心,不过就是三言两语的功夫,他的额心竟然微微见冷汗。

故作淡定的抹把冷汗,他转过背,僵硬着手解皮带,一边解一边用眼角余光瞟向小萝莉,瞅瞅她是不是在偷看,然而幸好小萝莉又低头配制药去了,没空关注他。

莫明的,心里有点失落,小萝莉怎么就对他的肌肉没兴趣?难不成他的身材比老外帅哥差?

那么一想,燕行整个人有点不太好,心窝子里特别不是滋味,说不来为什么,反正就是非常不爽。

心里不舒服,一张俊脸绷紧,赌气似的一鼓作气解开皮带,脱去长裤扔地面,弯腰脱袜子时向后瞄,发现扔皮带扣砸地碰出那么脆的声响也没吸引住小萝莉回头的目光,可见小萝莉对他真的没兴趣,顿觉十分窝火。

扔开袜子,他把外套脱下来当围裙围在面前,顶着张绷着的俊脸,揣着莫明其妙的不爽,蹬蹬蹬的走到小萝莉面前的空地上,坐下去,用外套盖住腿,抿着唇不说话。

乐韵忙着配药没管燕人,听着悉悉索索的声响就猜着他在扒衣裤,也有些无语,燕人好歹是军汉是不是,明明最初是那样的冷漠疏离,冷傲得明显拒人于千里之外,结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骂傻了还是被她点穴功能点傻了,那家伙高冷形象竟然越来越趋向崩的倾向,在向无赖方向发展。

对于高冷,她自有应对之法,别人高冷,没关系,不屑顾之;可遇上无赖,还是军汉无赖,她就有点为难了,骂,只能骂他个人得失,不能牵连其他军人,打,不能下狠手,你说,咋办?

当燕帅哥老老实实的走到面前自己坐下,她从百忙中抬头瞅一眼,扫到燕人那副好似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差点没乐出声,不就是让他露胳膊露腿,不就怼了他一句嘛,犯得着露出那种好似天塌地陷的表情?

燕人不开心,乐韵心情好极了,那被抢了午饭的郁闷一扫而空,笑得眉眼弯弯如月牙:“燕帅哥,我说了嘛,不乐意没人勉强你的,你大可以摔门而去的,我绝对不会去拖你回来强迫你扒光。”

“哼!”小萝莉笑颜如花,燕行更加气闷,奈何又不能动手揍人,高冷的哼哼一声以示不满。

“看来是极不愿意,君子不强人所难,你可以穿上裤子走了。”他是病人,她好心帮他收集药材配药,也不嫌他耽误她宝贵时间帮他扎针,他还甩冷脸,还哼哼,他当他是谁呀?

一个病人那么傲娇,该打死。

每次给他治疗,燕人从不百分百配合,乐韵特别的不爽,她是因为有诺在先,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计前嫌帮他,要不是不想食言而肥,他这么傲娇,她早把拳头呼他脸上去了,哪容得他唧唧歪歪的。

燕行被噎得头冒青烟,裤子都脱了,又叫他走?这不是故意耍人玩儿么?

他斜眼睨去,小萝莉低眉浅笑,眸中星光灿灿,那一低头的温柔,如月下牡丹,不胜娇柔。

若是换个人敢这么耍他,他直接就把人拧成麻花,可眼前的偏偏是小萝莉,看着她白晰的脖子,让他拧,他也舍不得。

气郁之下,燕行愤愤的撇开视线,向后一仰,卟的躺地,将西装往下拉,盖住大腿,抿着唇,一颗一颗的解上衣扣子。

燕帅哥自己乖乖躺尸,让乐韵忍不住眉头抽搐了一下,燕人就是驴子人,驴子是蠢货,你好言好语温柔以待,它跟你犟到底,你直接一顿狠抽,它反而老实,燕人也是那样的,你平平淡淡的告诉他怎样怎样,他还傲娇,当不给颜面赶他走,他反而赖皮,典型的吃硬不吃软。

眼见他视死如归般的解开衣扣,她忍不住恶劣的打击他:“一个大男人用得着捏捏扭扭的吗,早说了,你这身板没啥看头,你扒光给我看我还不乐意看呢,遮遮掩掩的,你当你是拥有顶级身材的超模啊?衣服扔开,别碍手碍脚的。”

燕行脸黑了大一截,咬牙切齿的瞪总没口德的小萝莉,她就不能像正常小女孩一样温柔点,给他留点面子?

瞪啊瞪,可惜,小女生对他杀气腾腾的眼神免疫,鸟都不鸟他,自顾自的在调和药剂。

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恼火的收回视线,不跟小孩子计较,小萝莉就是个熊孩子,比他们家小十六还小的熊孩子,跟熊孩子置气,实在太不合算。

燕行努力说服自己宽容大度,不小鸡肚肠,不斤斤计较小萝莉的毒舌和一言不合就揭短的坏脾气。

燕人怕羞不肯自己拿开衣服,乐韵也没接二连三的催,配好药剂,淡定的一把拧起男士西装随手扔开,不等燕人出声抗议,一只手快速连击,拍在他放在小腹捂衣服的手背上。

挨了一记拍,手背发麻,燕行气恨恨的将手侧放在身边,哼,现在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小萝莉哪天犯他手里,他一定揍得她小屁股变八瓣。

燕人老实不像上次一样喋喋不休的抗议,乐韵比较满意,扒开他的衣衫,让他袒胸露腹,露出他健壮的肌肉。

燕帅哥的身躯其实挺结实挺健美的,如果没有大大小小明明暗暗的伤让他去做健美广告的顶级超模简直不能再完美,可惜,遍布的明伤暗伤生生的破坏掉人体美观。

他伤疤之所以常年累月仍然清晰明显,也跟他体内的毒素有关,毒摧毁了人体自我修复功能,疤痕难消。

乐韵低着头,仔细观察燕人,眼睛X功能之下,她又一次发现了燕人气海里有一缕气,一缕淡淡的比白色略深一些的气体。

如果没错,那是内力,也可以叫真气!

燕人气海内的内力很纯,可因为他身上的毒,导致许多穴位被堵,也大大限制住内力的发展,将它困在气海里,无法形成“田”。

田,即指丹田,丹田共三处,上丹田在头,中丹田在膻中,下丹田即气海一带,常说的丹田指下丹田,而丹田之所以称为田,不是单指气海穴,而是气海附近一小片区域,气海,是丹田的中心窍。

道家有云“修得窍中窍,方为人上人”,修真人士唯有开了气海窍,才算真的入了修真门。

视线锁住燕人内力,乐韵两根手指轻压它气海穴,轻轻的揉动:“燕人,气沉丹田,五心归一,按你修炼时的方法引气运行一个小周天。”

“……你说什么?”燕行本是气闷的装死,乍一听小萝莉的话,惊得心头打了一个突,小萝莉是瞎猜的,还是真的知晓他其实也是古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