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五章 金针疗伤/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震惊之下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瞪大龙目,以看怪物般的眼神盯着微微低头的小女孩,小萝莉能不能别这么妖孽?

京城圈子里少数几个家族知道他是古武弟子,修得一身铜皮铁骨,然而,却没人知道他其实修的不是普通的内家功,而是道家的修仙功。

他之所以会修行之法,全因于一次机缘巧合,得一位隐世者所授,可惜他天资有限,修练多年仅只完成百日筑基。

他修道多年,就连同修武的家族也以为他修的是古武,没想到到了小萝莉面前,一切好似无所藏遁。

盯着小萝莉好看的侧面,燕行心中五味俱杂,喜忧参半。

“让你练功而已,大惊小怪的干什么?”燕帅哥总是大呼小叫,根本不像个铁汉子,乐韵瞪圆了美人杏眼,没好气的呛他,见他表情阴暗不明,特别气,他那是表情?

他的情况太特殊,有些经脉与穴位暂时不能打通,不宜蛮干,所以,她就是让他运功,她好看看他真气游走的路线,看看先帮他疏通哪些经脉比较好,不能碰的经脉点,她自然不会乱动,免得给他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眼见燕帅哥沉沉的盯着着自己,气不打一处来,不给面子的打击:“外练一身骨,内练一口气,也不知你练了多少年才赞得这么点气,偏偏还经常作死,弄得众多经脉闭塞,导致气运转不畅,难以精进,到现年纪一大把了,修为还在原地踏步踏,你这样你师父知道么?瞪什么瞪,比眼大啊?叫你练功呢,放着正事不做,看我做什么?”

“!”燕行震惊得无以复加,小萝莉果然知道他是古修!还知道他修为停滞不前的原因,这,她连这种问题都能诊断出来,试问,还有什么是她所不能的?

“我没瞪你,觉得你可爱,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反应极快,迅速掩去心中的惊骇,睁眼说瞎话。

“我知道我长得可爱,不用你特意说明,喂,燕人,我在给你疗伤,你究竟要不要治了?不想治就明说,要治的话练功,别磨磨唧唧的。”

小萝莉冷眼睨人,大有一言不合就甩手走人的架式,燕行的气势完全施展不出来,被她压制得死死的,悒郁的嘀咕:“我本来就躺着了。”

“躺着不动叫挺尸,现在不是叫你挺尸,让你练功,懂不懂?不懂回去重读幼儿园。”乐韵乐了,燕人不高冷的时候真的像个小孩子,各种熊。

燕行忽然觉得心累,他照她的意思躺着,她说他乱动,他没动说了两句话,她说他在挺尸,左右都是他不对。

横竖自己没理,他也不争辩,老老实实的调整身体,摆出最舒服的姿势,放松神经,默默入定,修炼。

燕帅哥听话的安静下来,乐韵微微合目,静心听他的呼吸频率,两根手指轻摁在他气海穴上,感应他所海穴内真气流向。

按照她的推测,以燕帅哥的情况,最迟一个钟应该能完一个大周天,然而,她还是想得太乐观了,他费了一个钟仅只完成一个小周天。

他修习时,真气游走的极为艰难,真气运转时真的是气若游丝,随时会断。

一般来说,运行一个小周天,真气能润养身心,让人精清气爽,然而,燕帅哥运功一个小周天,真气润养功效不到理想状态的十分之一。

乐韵叹气,燕人摊上那么副破身体,也真的难为他始终坚持修习,多年如一日的契而不舍的修炼才保得住一缕真气不散,他若是没持之以恒,那一缕气早不知散去了世界哪个旮旯。

运功一个周天,燕行微微睁开眼,想听听小萝莉有何高见,望进一双悲天怜人的慈悲眼睛里,他当即紧张了,该不会是他没救了吧?

他不好意思直接问究竟怎么了,视线平平的望向自己的小腹,瞅到自己露胸露腹,小萝莉的手还摁还在他丹田处,耳尖又泛热,羞涩的撇开视线,暂时不再管自己有没救的问题。

“燕人,你不差钱对吧?”乐韵在心里琢磨出好几个针对他的治疗方子,手指轻轻的摁压燕帅哥的气海、天枢、石门、关元等穴位。

“不算很富有,不出意外,一生也足够用了。”燕行也没刻意隐瞒自己有钱的事实。

“不差钱的话,找刚挤的鲜牛奶泡几个澡,你应该能接受吧?”乐韵眨巴眨巴大眼睛,特别想问他所究竟有多少家产,以至不到三十岁就已经一生衣食无忧。

“用鲜牛奶洗澡虽然很浪费,如果有利健康,洗几次还是能接受的。”这下他确认小萝莉大概是要给他开药方了。

“你自己有异火,那么,能不能承受得住七十度左右的水?”

“虽然没有试过,应该能受得住。”没有试过用七十度左右的热水洗澡,不过,却在零下四十几度的温度里洗过雪水澡。

“这就好办了,我有个方子,不仅对重振雄风有益,对恢复受损经脉和神经枢系统也有很好的作用,需要先用鲜牛奶熬煮药材,然后保持七十度水温,人泡药汤里蒸煮两个钟左右,你不怕水烫,又不缺钱,你自己愿意的话可以考虑一下。一般来说连用三副药有奇效,你这破身体实在有点差,大概要连用五副药左右才有效。”

“我想试试。”燕行心中一动,如果蒸桑拿泡有用,他不怕水温度,也不怕浪费钱,但凡对身体有益,费点心思都是值得的,只有身体好了,才能更好的履行自己的军人天职。

“我还差几味药,等我把药凑齐了给你。说好了哦,我免费赠药材给你疗伤,你不能再过问小墨猴的去留,不能再管我什么时候放生。”

“我早说了,我随行去武夷,你做什么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出卖你的。”小萝莉关心自己帮自己疗伤,燕行本来挺开心的,谁知她那么好心的原因竟然是想封口,他表示有点受伤了。

“一码归一码,在武夷山里我挖药材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另一回事,帮我掩护小灰灰回来,又是另一回事,以后不再过问小灰灰的去留,那又是另一回事儿,每件事得分清,免得你以后拿这个事情威胁我。”

先小人后君子,乐韵觉得那是最好的做法,要不然哪天她跟燕帅哥发生分岐,他拿小墨猴的事威胁她,她会很被动。

“好吧,成交。”燕行心情有些低落,还是同意小萝莉的交换条件,反正就算小萝莉不帮他配药,他也不会出卖她的,大丈夫一言九鼎,他说话算话。

感觉到小萝莉的手在他腹部不停的搓按,他的肌肉一阵阵的微颤,小萝莉的手细腻柔软,纤纤玉手游走过的地方像灵蛇游动,引得皮肤发热发烫,神经颤悸。

那种滋味,令人心弦情不自禁的绷直。

燕行抿着唇,努力的控制自己不颤,然而四肢肌肉不怎么听使唤,自己绷紧,双腿僵硬,脚趾头也曲蜷。

“放松放松,皮绷得那么紧干什么?”乐韵轻柔的帮燕人疏导真气,引得往他练功时的运行路线游走,燕帅哥不太合作,肌肉绷得像铁板,给她工作造成了困扰和困难,她另一只“啪”的拍了拍他的胸,示意他放松些。

“我又不是故意的。”挨了一记凤爪拍打,燕行委屈的抗议,这不能怪他,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故意的,我不介意让你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乐韵没好气的呛回去:“真的,你好歹是军人好么?自控力怎么就这么差?还有,这腹肌也不是顶美的,犯不着认为被人看了就吃亏了好吗?”

“哼,难不成还有人比我更健美?我有八块腹肌,比例还很均习。”燕行不服气,他见过军中的同仁,虽说体型很健美,腹肌也有,但是,大小比例严重失衡,他的八块腹肌比例比较匀称,谁说他不是顶健美的,绝对不服!

“不要当坐井观天的蛙,天外有天,你这么自恋,好意思?”乐韵不屑的鄙视之,不客气的打击他:“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是,我见过比你更健美的腹肌,就是那位米罗帅哥,米罗的身躯比例堪称黄金比例,有着最健康的小麦色的皮肤,八块腹肌肌理分明,人鱼线深浅合适,非常完美,戳戳他的肌肉,很有弹性,震得指尖微微发麻,有轻微触电的感觉。至于你,戳戳你的肌肉,硬梆梆的像石头,两者没法比。”

又是米罗!燕行特别的不服气,不就是一个老外吗,能比他身材更好?那家伙身高就没他高好么?他的肌肉也很有弹性,不过就是因为在小萝莉面前有点紧张,绷得太紧,所以坚硬得石。

“你说的那个老外还没我高。”没他高,可以划分为十二等残废!

“切,你嫉妒别人,见不得别人比你更优秀,有时身高太高也是缺点,你这么高,走到哪往人群中一站,得,明晃晃的是最佳靶子,别人搞暗杀想瞄准你都不费吹灰之力。”

鄙视,强烈鄙视有嫉妒心的燕人!乐韵朝燕帅哥丢了个白眼,拿起针套,掂出一根金针,瞄准穴位,准备下手。

“!”燕行气郁的闭嘴,小萝莉偏心老外帅哥!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身高确实让他容易成为靶子,鹤立鸡群,鹤能不成为靶子吗?

憋了几秒,他闷闷的问:“你帮老外的药配齐了没有?”

“没有。”乐小同学淡淡的答了两个字,快速下针,手速快如闪电。

身上挨了一针,好似蚂蚁咬了一口似的,燕行肌肉绷了绷:“是不是还需要找药材?”

“是的。”她仍然吐出两个字,也落下第二针。

“准备什么时间去?”

“很快。”

小萝莉接二连三的下针,燕行说话赶不上她的速度,等她扎了自己好几针,才再次不死心的问:“小萝莉,这次准备去哪?”

“山上。”

“!”燕行默默的撇嘴,小萝莉是怕他又跟着,所以才说得模棱两可,答了等于没答,根本没有用,你说山上,究竟是哪座山?说的很快,究竟具体指哪天?

“燕人,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没把你扔出去就很不错了,别总打听别人的行踪,要知道我的忍耐心也是有限的。”

“我没其他意思,我就是随便问问,”燕行抿抿唇,快速转移话题:“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事要跟你说的,你要我躺尸,我一时先把正事给搁浅了。”

“哦,现在你可以说了。”乐韵眼不偏,手不慢,出针速度并没有因说话而缓慢,一心两用,仍然完美。

“明天,乐诗筠的案子开庭,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旁听。”

“没兴趣。”乐韵毫不迟疑的谢绝燕人的故做好人,乐副会长的案子不管咋样,到时晁哥哥会告诉她结果,她跑去旁听,没得耽误她看书的宝贵时间。

燕行呶呶嘴角,乐千金对晁家哥儿意图不轨,小萝莉那么紧张她晁哥哥,他还为小萝莉一定气愤填膺,恨不得旁听亲眼见证乐千金被判刑,谁知她竟然没兴趣。

“还有就是周五,青大学生会举行酒会,答谢赞助商,你有没兴趣去看热闹?”

“没兴趣,我又不是赞助商,也不是学生会成员,我跑去干吗?”

“去扩展人脉啊,青大学生酒会不仅有赞助商,一般还有部分在京的青大学生后援会成员们出席,出席酒会的那些人全是潜在的人脉资源。”

“人怕出名猪怕壮,我不想成为那只猪。”猪太壮了,就会成为最先挨宰的那个;人过早的出名,就会成为出头鸟,除非后台够硬,否则必遭嫉妒,遭小人记恨陷害,她是白身出身,就不要去给自己拉仇恨了。

她需要宣传广告的话也不急于现在,她还没成年,更应该潜心学业,过早的去扩展人脉反而容易让人看轻,在快毕业前的大四大五去应酬更合适。

讲真,乐韵也不想去所谓的上流社会交际出席什么酒会宴会,晁哥哥说那些宴会很多都是没啥实际意义,去了有时还得防备被人暗算,纯属浪费时间和精力,等到合适的时间在某个重磅级别的宴会上亮相,事伴功倍。

燕行望天花板,小萝莉对这没兴趣,对那也没兴趣,他手里的两份资源吸引不了人,他还能咋的?

他完全没办法,干脆不再多说,他要是喋喋不休,最终也会被认为是在强词夺理或者帮人做广告,或者居心不良,没得反给自己惹来不受待见。

思前想后,燕行决定不游说小萝莉去听法院开庭,也不想拐小萝莉去出席酒会,他还是……还是费心思打探她下一步要去哪里药材更实在。

燕帅哥终于安静下来,乐韵比较满意,他乖一点的话,扎针更方便一些,他总是说话,胸口起伏的程度加大,她下针的力道也需要更谨慎,免得行将就错。

随着小女生不停的落针,燕少胸前的针越来越多,组成一个奇怪的图形,之后,连他的手臂与双腿也没落下,针排成一条线。

刺下最后一针,乐韵放下针套,拿起配好的药,喂燕帅哥喝下去,燕行也没矫情,咕咚咕咚的将一个烧杯的药喝光,又直挺挺的躺尸。

他躺着没五分钟,身上烧了起来,那灼烧感从心烧上头,烧至脚,烧得他感觉如置火中,冷汗一层层的渗出。

人汗如雨下,浸湿了衬衣。

燕行很羞耻,他明显感觉到小裤子也湿了,粘贴在身上,他平平看过去,发现隐私部位特别明显,真的……有的小!

他羞愤的撇开视线,狠狠的咬牙,他家老二自打上次扎针过后明明感觉长大了不少,怎么今天又蔫了?

这么小,难怪小萝莉总揭他的短了。

羞耻啊,燕行羞耻的不敢看人,自己生闷气,气着气着,在觉得自己快要化成火团的时候,浓烈的灼烧感从四面八方向小腹聚集,最后集中在小腹丹田附近一带,那部分区域的灼烧感像火山里岩浆,好似随时会喷礴而出。

乐韵一直在观察燕帅哥,最初他汗出如雨,他也面不改色,之后,莫明其妙的红了脸,转过脸去,她特别无语,他是因为湿身所以不好意思了咩?

为了不把人气得吐血三升,她也没打击他,等观察到药力全部汇至他丹田,伸出纤纤玉指疾疾连点经脉穴位,手指在金针间闪动,如蝴蝶翩翩起舞,优雅美丽。

随着她手指游走一番,有暗色的血从金针孔渗出,慢慢凝结成一颗小小的血珠子,也不融于汗,好似是一颗暗红珠子被针刺中钉在燕帅哥身上。

当血珠子凝成,乐韵一根一根的拨针,金针拔出,带起一颗小血珠子,她把血珠子滴在一只玻璃管里,共收集到二七十颗小血珠,合成大拇指大的一团血滴。

收了燕帅哥腹部的针,再收其他部位的针,拔掉最后一枚金针,看着僵硬的一块人肉铁板,眼角抽了抽:“燕帅哥,你可以诈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