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六章 被劫持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怪力小萝莉凶残不讲理,不配合治疗会挨骂,因此,燕行老实的躾尸,当小萝莉又在他身上乱戳一气时,他只觉丹田如万蚁噬咬,奇痒难受。

他强忍着没哼,死死的将强迫自己贴地一动不动,在忍耐快濒临崩溃时,奇痒慢慢减弱,他暗中舒了口气,总算捱过去了!

小萝莉没说话,他安静的闭着眼睛等候,当听到小萝莉说可以诈尸,当时还没回过味儿,等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是通知他可以起身了。

她就不能说人话?

叫他仰卧说是“躺尸”,让他起来说是“诈尸”,感觉自己成了尸体的燕行,心里特别的抑郁,也不好跟小萝莉扛,默声不响的翻个身。

侧转过身,飞快的抓过外套穿上,再背过身去,手忙脚乱的穿上长裤,一把抓起袜子塞口袋里,趿上鞋子,一边跑向门口一边扣衣服扣子,衬衣和小裤裤被汗湿透,他自己都能闻到汗味儿,哪敢久留。

“小萝莉,我先回去了。”他尽量维持声音稳定,不露破绽。

“噫,中午不蹭饭了啊?”乐韵一边收拾医用械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不了,我走了啊。”燕行跑到门口,一把拉开门,急冲冲的蹿出去,再急切的掩上门,风风火火的往楼下跑。

“我去,那家伙连地板都没擦,还要我打扫卫生,可恶啊!”燕帅哥说走就走,走得干净利落,乐韵收拾好工具,看到燕人躺过的地板上留下一个人形水渍图形,顿时不太好了。

燕帅哥没有狐臭那种毛病,但她刚才为了帮他疏通经脉,以强迫手段把他丹田的毒逼出部分,那些汗里掺着微量毒素,带酸腥味儿,汗渍也是微黄的,地板上的水印特别显眼。

燕人自己画了张地图,他自己不处理,留给她这个主人,简直太不厚道!

乐韵忿忿不平的哼哼几句,将医用工具收进空间,去拿拖把打扫卫生,再打开全部窗户通风换气。

就算清除掉汗渍,那味儿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全部消散,她闷闷不乐的将几本书丢回空间,回卧室找小灰灰。

小灰灰藏起来了,只好呼唤:“小灰灰,小灰灰-”

连喊四五声,藏在衣柜底下里的小墨猴钻出个小身子,瞅瞅,没有陌生人,哧溜哧溜的溜过地板,溜到写字桌旁,在装水的竹筒里洗了洗爪子,抱着木棍子爬上写字桌,乖巧的爬到自己进食的地方等着。

“小灰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乐韵将小墨猴提溜起来放回它的窝里,带着它的物品回空间。

人溜回空间即出现在龙血树下,将小灰灰的窝和茅坑之类的放在砌圈花圑的灵石花圑台面,又在旁捕摆几段剖开的竹筒,放上花生、豆子、几小块香蕉、红萝卜、白萝卜,石斛花、叶子等等。

放好吃的东西,乐韵坐在地面看书,练功。

小墨猴乍到一个新地方,欢快的从窝里蹿出来,惊奇的四处张望,想跑远又没敢,反复几次,见给自己东西吃的人没有走,大胆的跑跑跳跳,花圑台面距地很高,它没敢跳下去,就在花圑砌栏表面蹦跳瞭望。

跳着跳着跳进花圑里,踩着泥土,溜进龙血树下的人参丛,它个头太小,藏进人参树里找不着影儿,它东爬西爬着玩耍一阵,直奔龙血树。

那颗大树离花圃外沿很远,小墨猴走走停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跑到龙血树底下,小爪子抓着树皮不停的往上爬,爬了不到一米就没力气再继续,慢慢的滑至树底,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小猴子老半天才跑回自己的窝旁,倒地面上躺着喘气,喘一阵,爬起来吃东西,吃饱了,又溜进人参丛里去玩耍。

乐韵淡定的很,放任小灰灰放飞自我,花圑那么大,足够它撒野,小灰灰太小,她暂时不准备放它到草地上和药田那边玩耍,免得它跑药材上去蹦跶。

而燕行,逃也似的从女生宿舍逃走,马不停蹄的冲下楼,爬进自己的座驾里,半刻不停的驱车回宿舍楼。

当赶回宿舍楼下车时,他看到自己坐垫上留下一个湿印子,一张脸瞬间红透,他穿上了长裤还能留下汗印子,在小萝莉宿舍出了那么汗,地板上的汗岂不泛滥成灾?

想到自己留在小萝莉宿舍的杰作,燕行心中不可遏止的涌上羞愧,拿抹布抹抹坐椅,锁上车往宿舍冲,当一口气冲回宿舍直奔浴室。

白天,宿舍楼不供热水,他身强体健,在零下几十度都洗冷水澡,当然不怕水凉,将自己从头到脚洗了几遍,洗得干干净净的。

收拾好自己,燕行把衣服也洗了晾阳台上,回到宿舍,脸还是红的,要不要回小萝莉宿舍搞卫生?

思前想后,纠结几分钟,他心虚的抹了把汗,终究不好意思再去找小萝莉,感觉太羞耻了,没脸见人啊!

想了想,自己爬回床铺,盘膝打坐,当入定之后,暗中惊悚了一把,以前每次修习过程中当运气行走时,丹田处总会有轻微的疼痛,现在运功时丹田里暖暖的,他能感觉到气经之处畅通无阻,行功路线一片暖洋洋的,让人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燕行先是惊诧,然后就是狂喜,这才是正确的修炼方式和感觉!按这个感觉走,肯定事半功倍。

他压下心绪,立即修炼,其他事情先丢一边再说,修炼最重要,修炼修炼……修炼不知时,他排空杂心,沉入修炼中,浑然忘我。

中午放学的铃声一响,柳大少拧着自己的背包一溜烟儿的从后门抢在老师之前开溜,在教学楼前找到自己的摩托车,以开云宵飞车的速度飞回舍区。

他跑得快,成为最先回到舍楼的当之无愧第一人,当兴冲冲的冲回宿舍,看到燕某人盘膝坐在床上,一张俊容泛着绝美的笑容,那眉目含笑的样子比一吨宝石发出的光还强烈,差点闪瞎他的合金眼。

“小行行,求求你别那样笑哇,我眼睛快瞎了。”柳向阳心惊肉跳的按按胸口,小行行吃错药了么,怎么笑得那么耀眼?

“向阳,你回来了啊。”燕行从喜悦里回神,敛了倾国倾城的微笑,明亮的龙目里仍然掩不住欢喜之色。

“嗯嗯,我下课啦,小行行啊,你总算回来了,哥一个人呆着好无趣啊。小行行,你去武夷有没遇上让人热血沸腾的事儿?”柳向阳将装课本的包包一扔,跳到好兄弟的床铺上去蹭地盘,兴致勃勃的问燕行旅行见闻。

“有啊,干掉了两只小老鼠……”燕行也没隐瞒,将在武夷山里狙击两K字组织精英的人员说了一遍,以满足柳某人的好奇心。

他干掉的两只小老鼠,一般人看不出他们的身份,像他和柳向阳这类跟国外各个组织经常打交道的特殊人士,看他们的纹身就能认出他们是哪些组织的人员,从纹身差别或者身携带的某些东西也能判断出他们在组织里的地位高低。

如果把K字组织按等级来分,最高级是K字老大,那是顶级,下面还分等级,第一级仅次于老大的副统领,第二级是元老级别的,直接决策着新主的产生,第三级是各大头目,掌控着组织里的各项命脉,第四级是执行头目,第五级是白金精英,第六级黄金精英,第七级是精英人员,第八级组内成员,第九级是普通教众,那些很多都是小弟,并不算正式成员,所以第九级人员属组外人员。

按等级来算,燕行在武夷干掉的两只是属呈黄金级精英人员。

“哎哟,K字组按捺不住亲自试探了啊……”柳向阳仰躺下去作狗摊状,跟燕某人讨论K字组织的意图,推测是否还有下一步计划。

一对好兄弟凑在一起唧唧咕咕的聊了半晌,当肚子不满的发出抗议才去觅食,原本柳少提议去找小美女蹭饭,被燕少否决,他上午那么狼狈的逃走,实在没脸马上又去小萝莉那里晃。

燕少柳少跑去解决掉午餐,又回到宿舍当宅神,下午也坚决不去上课,窝宿舍里愉快的玩耍。

华夏首都雾霾来袭,不适合旅行,约翰完成工作后,中午就回到酒店,刚过午后,外出旅行多天的李斯终于姗姗归来。

“李斯,不需要多休息几天吗?”约翰给李斯递去一杯红酒。

“不需要。”李斯浅饮一口红酒,目光深幽:“我们也该走了,再不走,容易夜长梦多。”

“出了意外?”约翰笑嘻嘻的,他早就想回国喽。

“这次有很多不明人士出现在武夷,推测都想在武夷动手,大部分人士最终因小女孩身边有个来历不明的人而暂时没有行动,但是,K组折损了人手,从结果看目测军方早已察觉到各方意图,将计就计的用小女孩当饵来引蛇出洞,而且,很多人士可能早已暴露于华夏军方眼中。”

“也就是说,坐实了?”

“不,”李斯摇头:“恰恰相反,小女孩是诱铒的可能性占百分之九十,据悉,真正得到东西的人正潜往蒙国或至蒙国,那边的事不用我们管,我们下午回国。”

“行李我也收拾好了,公司的调派令也拿到了,随时可以走。”

“那就走吧,即然是紧急调派令,当然要赶时间的。”

“OK!”约翰愉快的吹吹口哨,搬出行李,退房,与李期打的赶往机场赶飞机回国。

华夏国首都每天都有外国人士往返,当天也有许多外国客人乘机抵京,也有乘机从华夏离开,约翰和李斯只是其中一拨,并不足为奇,尤其约翰和李斯是M国一家公司派往驻华夏国子公司的技术人员,总公司有技术问题需要技术人员召他们回国合情合量,更加不会引人注意。

有人些走了,有些人来了,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生活,上班族忙上班,学生们忙学习。

大家都很忙,晁同学和陈同学等人也很忙,所以没空去小乐乐宿舍蹭饭;没人跑去找自己,乐韵乐得清闲,在空间里呆了一天,陪小灰灰熟悉环境,到傍晚又把小灰灰拧出空间,回宿舍玩耍,到晚上又回空间睡觉。

她来来回回的折腾,小墨猴完全没意见,它适应能力强得吓人,无论在哪里都不害怕,让她无语的就是小灰灰只吃空间产品,坚决不吃自然界产的食物。

对此,乐韵一笑置之,她空间东西那么多,莫说养一只墨猴,就是养一群也没问题,小灰灰挑嘴就挑嘴吧,会挑食,说明它聪明。

7日立冬,8日周二,也是正式入冬的第一天,清晨,气温特别低,因季节迈进冬季,早上亮得比较晚,要到六点才透亮。

乐韵仍然五点就醒了,热早餐填饱肚皮,到五点四十分,天还没亮,背着自己的背包,赶在其他学生还没起床就下楼,骑着自行车到西校门,去赶地铁。

到校外,天色仍然是黑蒙蒙的,路灯的光,清冷的铺开,给早起的行人照亮前路。

每天早上赶地铁的人挺多,乐小同学随着上班族们涌进地铁站,购票上地铁。

早上的地铁是最挤的,就算不停的有人下车,基本上上车的人比下车的人多,不仅有上班族,还有背书包的学生,越来越挤。

因为有雾霾,人人都戴着防雾霾口罩,掩住了大半脸,一眼望去,除了人头就是一张张蒙着口罩的脸,很有特色。

乐韵原本座位的,看到有老人礼貌的让座,最后成为站立族,当人越来越多,她因个子矮,差点被挤成夹心饼干。

当下一站就要到终点时,站在乐小同学身边的两戴口罩的男子又往小女生身边移,两人挡住了后面与侧面人的视线,从一个隐蔽角度抓住小女生的手,不容她动。

两边的人挤压而至,乐韵本来想往一边让一让,忽的双手被箍住,同一刻,左右腰眼上分别被冷冰冰的东西抵着,心头一凛,那是匕首!

有人拿匕首抵着她,只说明一个问题:她被劫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