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七章 谁劫谁/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绑架!

霍然惊觉身陷危境,乐韵肌肉绷紧,飞快的望向劫持自己的人,为防雾霾,人人霸口罩,她左右两边的男人只露眼睛在外,看不到他们的脸。

以利中利器抵着小女孩子的两人,当看到她抬头看来,手微微用力,锐利的匕首刺破人的衣服,瞬间见血,以此恫吓她不要叫喊。

腰眼传来刺痛,随之入鼻的还有自己的血腥味,乐韵眉心跳了跳,他们竟然敢给她放血?!

血是人的生命源泉,极为珍贵,她因为经历两次洗筋伐髓,经常吃空间药田里种出的产品,全身的血不带半点杂质,一滴血的纯度等同于寻常人百滴血提炼出的纯度总和,她的血珍贵无比。

劫持她,还让她流血,不可饶恕!

乐韵怒火中烧,杀人的心都有了,幸好她忍耐力极强大,硬是生生的忍住没有把两贱人扔飞,瞬间装做惊恐的样子,颤抖了一下,眼里尽是害怕。

以她的力气将两个大男人扔飞完全不成问题,问题就是正处于地铁上,人太多,太挤,施展不开手脚,如果她动手摆脱劫持,万一略有失误或者他们还有同伴,那些贱人狗急跳墙在地铁上持利器行凶,到时也不知会造成多少伤亡。

为了不累及无辜,乐韵保持着吓僵了的样子,大脑飞速运转,他们为什么要劫持她?先有间谍针对她,又跟踪她去太行,现在倒好,直接劫持她,他们这么锲而不舍的针对她,究竟是为什么?

她觉得一定事出有因,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也个所以然来。

被禁锢住的小女生手脚僵硬,好似吓傻了,两男人交换了个眼神,两人挨小女生更近,以身体挡住后方和侧面,一人用利器抵着她腰间,另一只摸出一块手帕,轻轻的帮小女孩擦了擦额头。

当右手边的人拿着帕子拂到自己脸上,乐韵呼吸缓滞,迷药,手帕上有迷药!

帮小女生擦汗的男士,动作温柔,像长辈怜爱小辈似的,他帮小女孩擦了几下额头,将手帕轻轻的捂在小女孩的口罩上,掩住她的口鼻,观察到她眼神朦胧,昏昏欲睡,他淡定的收起手帕。

地铁很快到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们涌出地铁车厢,或去赶另外的地铁,或离站去赶公交车。

紧挨乐小同学的两男人,带着小女孩跟着人流出车厢,到稍稍宽敞点的地方,帮她把背包拧下来由一人帮背,另一位扶着她,像保护珍贵动物似的保护着她,和着人涌出站。

快到出站口时还时不时的安慰几句,到出站检票处时因小女孩腿脚无力,走得慢,耽误了后面的人,男人非常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这孩子有点感冒,晕车,有些迷糊,走路一脚轻一脚重,耽误您的时间了。”

得到行人谅解,男人才半搀半扶的带着小女孩过检票处,过地下通道,再乘电梯到地下大厅,沿台阶楼梯出站。

出了地铁站,两男子等了一等,等到一辆黑色奥迪车,登车而去。

黑色奥迪兜兜转转,离开城市大道,往效区走,行驶很久,到了偏僻的城郊外的一座废弃仓库外,停在隐蔽的地方,车上的人连司机一起下车。

后座的两男人将完全昏睡过去的小女孩带下车,每个男人都里提着东西,不仅有小女孩的背包,还有两个装汽油的小油桶,其中一人还提了一只医用箱。

没有旁人,一个男人将小女孩扛在肩上,和同伴走向废旧仓,三人驾轻就熟的走到一扇门旁,打开门,是间放废旧品的仓库,还有零破烂物,到处透着一股子霉味和铁锈味儿。

三个男人都戴着口罩,一个站在门口,拿出一支小巧的枪,守着门放风侦察情况,两人将进仓库,将东西和小女生扔地上,一个男人打开医用箱,拿出一只瓶子,拧开盖,往一方手帕上滴了几滴水,将瓶子放好,将小女孩扶起半靠着自己,摘掉小女孩子的口罩,将滴药的手帕捂在小女孩子嘴上。

另一个男人拿出一块系着绳子的平安玉扣,一手捏着平安玉扣的绳子悬在小女孩前面;

过了不到半分钟,昏昏沉沉好似睡着了似的小女孩,在药力的催化下似乎清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边挪身自己坐好,一边四下张望。

“看着这个,不要眨眼哦……”看到小女孩眼开眼睛,提着玉扣的男人轻轻的晃动玉扣,在小女孩眼前晃啊晃,晃了一阵,刚睁眼的小女孩眼神迷离,很快变成呆滞木纳。

在催眠师行动时,另一男人收起手帕,拿出手机录音,催眠师的声音轻柔而温和:“你叫什么名字?”

“乐韵。”眼神呆滞的小女生,嗓音清脆,说话的语气平板无波。

“今年多少岁?”

“虚岁十五。”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乐清。”

男人温柔的问,问了很多生活小问题,包括有关她初中高中有无朋友,以及她在青大认识了那些人等等,小女生呆板的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门口侦察的男人偶尔也会望向仓库里的人,听他们问答。

一问一答,小女孩所言皆实,两男交换了一个眼神,催眠师又将话题引入学习方面:“乐韵,你高考考了多少分?”

“749分。”

“乐韵,你高考后去过几次神农山?”

“三次。”

“你去神农山做什么?”

“挖药材。”

“你高考后第一次去神农山,路上有没遇到奇怪的事?”

“有,路上遇到车祸,轿车撞摩托车。”

“你有没帮忙抢救?”

“只帮做了检查,摩托车司机当场死亡,没有抢救。”

“你第一次去神农山,去过那些地方?”

“去过很多地方,……”

当话题涉及神农山时,小女生每每说到地名,催眠师都要详细的问那个地方在哪个方位,离哪里近,对她进山的路线和行程特别关心,从哪到到哪,找到了什么药材等,之后再问第二次进山去了哪,找到了什么东西,在山上有没遇到奇怪的事等。

小女孩巴啦巴啦的讲述自己的细历,三个男人偶尔交流一下眼神,当小女孩讲到二次进神农山时,在男人引导下,慢慢的回忆:“……嗯,我走过去,看到一个人倒在草丛里……”

讲到看到一个人倒在草丛里,小女生的声音弱了下去,拿着平安扣操纵催眠术的男人与拿着手机的男人望向她,发现她眼皮一沉一沉的向下耷拉,好似要睡着了,催眠师的眉毛轻轻的蹙了蹙,催眠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只要催眠师不喊结束,被催眠者是不会累的,小女生怎么会出现瞌睡反应?

“乐韵,你看到一个人倒在草丛里,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长得怎么样?”

催眠师轻言细语的引导小女孩继续说下去,眼睛盯着小女生,忽的,他闻到了一阵清香,那香味浓郁芬芳,高贵典雅。

负责录音的男人和催眠师下意识的吸鼻子,同时寻找香味来源,却看见之前好似要瞌睡的小女生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扬了扬眉,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不好!

两人心中警铃大作,小女生目清眼亮,说明自动从催眠中清醒了,他们正想采取行动,蓦地眼前一黑,连声都没哼,一头栽倒。

噗嗵卟砰,两男人先后倒地,负责催眠术的男人向一侧软软的瘫倒,他捏着的平安扣也啪的掉地,拿手机的男人向后仰,他仰下去时,小女生也向后仰倒,头压在他肩膀上。

站门口望风的男人也闻到了淡淡的香味,先是看向外看,没发现敌情,飞快的看向仓库内,当侧目而望,看见同伴和小女孩已莫明其妙的栽倒。

那一变故来得太突然,他骤然大惊,机警的猫腰,一边观察一边跑向躺尸的三男女,刚跑了两步,大脑一钝,思维空白,再之向前一扑,砰的一声栽倒于地,还是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狗啃泥姿势直挺挺的趴地。

当第三个男人倒地不起,“晕”过去的小女生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爬起来,冷笑不已:“丢你们全家的,敢劫持姑奶奶,你们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三个男人趴地一动不动,没人回答。

没人理自己,乐韵气恨恨的骂了一句,摸摸腰,腰被匕首刺破肉,还有点疼,当时气得银牙咬得咯咯响,王八蛋的,这仇必报!

她没立即收拾三渣渣,飞快的跑到自己的背包旁,从小背包翻出一副乳胶手套带好,拿起劫持犯手里有录音的手机,关掉按健,再拿出自己的手机,果断按下一串号码。

周二,燕少仍然没去上课,他决定学小萝莉在宿舍学习,自由自在。

柳少原本也想宅宿舍的,可惜,他架不住燕某人的说大家轮流去上课,这个去听几天课,然后换另一个去听几天课的美好诱惑,他去当好学生去了。

将柳某人诱去上课了,燕行抱着本本努力开工,他决定赶在中午前处理完工作,中午去小萝莉那里晃一晃。

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当学生们上课没多久,他才处理完一部分工作,手机响了,他淡定的拿过手机,淡定的移到眼前,一瞅,啥,小萝莉来电?

燕行有点小懵,他知道小萝莉的号码,但小萝莉从没问他们要号码,而且,以小萝莉的凶残个性,不太可能会主动找他,莫非她被人盗用手机号了?

他脑子里一闪闪过了不着边际的猜想,眼神古怪的按下接听健,原以为会听到奇怪的嗓音,谁知,从另一端钻来的声音清脆软糯迷人:“燕帅哥,我被人劫持了!”

“劫持?”燕行夸张的睁大了眼,这玩笑不好笑啊,你说谁敢跑学生宿舍劫持小萝莉,找死么?

乐韵打通电话,听到燕帅哥那明显不相信的语气,朝空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凶人:“特么的,姓燕的,我说我被人劫持了,被劫持了,听懂了没有?是被劫持了,劫持我的是三个男人,还有枪。”

噌,燕行一蹦而起,一手撑住了写字桌,呼吸有点紧迫:“小萝莉,你没开玩笑?竟然有人敢在学校劫持学生?”

“我不在学校,清早出发去西山找药,在地铁上被两个口罩男劫持了,被带到了不知在哪的破地方用催眠术问话,现在三个劫持犯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我心情很差,等会就复仇,问你一句,你们要不要活口问话?要的话我尽量帮你们留个活的,不要的话我拿来做人体实验,他爸爸的,王八蛋竟然劫持到我头上来了,若不把他们大缷八块难消心头之恨!”

乐韵抓着手机,咬牙切齿的盯着三个口罩男,特么的,等会她若不虐死他们,她把乐字倒着写。

真的被劫持了?燕行震惊之后就是佩服,竟然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劫持小萝莉哪,那是多脑残的人才做得出来那么脑残的事。

怪力小萝莉有多凶残,他是领教过了,讲真,他都没把握能活擒小萝莉,竟然有人在地铁上劫持小萝莉,地铁……

他脑子里闪过加大加粗的感叹号,不得不说那仨蠢货运气不错,地铁人多,小萝莉又是个心软善良的,熊孩子为了别人的安全,估计不会当场发飙,所以那仨货不用赏受被万民“膜拜”的盛况。

“小萝莉,留个活口给我,只要活着能说话的就行,缺胳膊断腿无所谓,你在那里等等我啊,我尽量以最快的速度过去!”

燕行心思一闪之后迅速回话,不知那仨蠢货哪方面的人,有必要查查底儿,所以要留个活口,那些人做得出劫持的事自然用不着温柔以待,小萝莉爱咋整就咋整。

他快速挂断电话,手指灵活的操纵电脑,定位小萝莉的位置,保存好定位位置,拿起手机打了两个电话出去,转身去收拾背包。

燕少的动作很快,收拾好行李,带上电脑和手机,飞奔下楼,乘上自己的猎豹,以飙车的速度疾驰出青大,赶去找小萝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