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八章 谁先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

当了一回人质的乐韵气得火冒三丈,打电话通知燕帅哥后将手机塞回包,将背包提起来放远一些,翻出几个瓶瓶罐罐,调和出一小瓶药膏,解开外套撩起衣服检查自己的伤口。

劫持犯没有怜香惜玉,以死亡威胁她让她老实不要叫喊,匕首深刺入肉好几毫米,幸而她暗中止血,要不然还不知会损失多少血。

因为血珍贵,自己也舍不得让自己受伤流血,在武夷山被人跟踪时不慎被划伤手,损失好几滴血,她气得怂恿燕帅哥把两蠢货干掉了,没想到才过几天又遇上蠢货劫持她,刺伤她,让她的宝贵血液白白流失。

伤口不宽,敷好药,乐韵理顺衣服,收起自己的药,拿劫持犯的手机录现场,看到劫持犯的工具心里的火气“噌噌”往上蹿,他们将她带到荒废的破地方还准备了汽油,显而易见,他们是准备当问出他们想要的信息就会杀人灭口,然后泼上汽油来个焚尸灭迹。

太狠毒了!

她究竟招惹谁了?小时候莫明其妙的招人恨,好歹是因牵涉到上一代的恩怨,算是事出有因,有人恨她情有可原。

可现在呢,她老老实实的当学生,没做什么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损人事,一群乱七八糟的渣渣的尽往她身边凑,搞跟踪就算了,还接二连三的对她痛下杀手,丧心病狂的不可理喻!

她觉得她上辈子是不是毁灭了人类,所以这辈子从小到大总有人跟她过不去,看她不顺眼,她不找麻烦,麻烦总找上她,无辜的她变成麻烦吸引石。

乐小同学浑身是气,一边问候渣渣们的祖宗十八代,一边记录第一现场,做了远距离的拍摄,小跑跑至距门口最近的人渣旁,扯下他的口罩,那是个约三十出头的青年,看面孔应是非洲和亚洲混血儿。

臭男人晕了,还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小手枪。

乐韵还是比较庆幸的,那家伙倒下时拉动了枪的板钩,有颗子弹出膛,因枪管装有消音器,那子弹出膛的声响并不太刺耳,传不了多远,也不用担心枪声引来麻烦。

她不客气的拿走他手里的枪,三下两下的拆缷成一堆零件,像拧小鸡崽似的拧起臭男人的衣领,粗鲁的拖着他,像拖死狗似的拖进仓库,将他丢在他的同伴旁边。

最先躺尸的男人们姿势不太美观,她好心的帮他们挪动了一下位置,让他们躺成排,摆成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姿势,再扯掉另两渣渣的口罩。

没了蒙脸的口罩,那两人露出庐山真面目,都是三十五六岁左右,很普通的面孔,黄种人。

仨男士身高约1米76到1米80之间,不太高,也不太矮,都是普普通通的脸型,没有特色,仅看外相,走上大街过眼就忘。

因为普通,丢到人群中扒都扒不出来,最适合做间谍与侦察工作。

“好丑!”

乐韵嫌弃的啐一口,给他们拍正面照,做了人脸写真记录,将手机放一边,利索的搜身,从最初劫持她的两贱人身上搜出她的东西——一包人参片和石斛,一包药丸子。

那两男人劫持她离开地铁站登上他们自己的车,搜了她的背包,他们也不算蠢,在她小背包里找出几种药材,知道是好东西便私自占为己有。

“哼,敢贪姑奶奶的东西,活不耐烦了!”找回自己的药材,乐韵气不打一处来,小魔爪一挥,双掌齐出,分别给两男一记重拍。

她的两掌分别印在两男士的胸部,怦然有声,随着一只纤纤玉手以泰山压顶似的落下,隐约传出骨头骨裂的“咯嘣咔嚓”声响。

被击中的两人哪怕晕迷不醒,也剧烈的痉挛了一下。

赏了人一巴掌,乐韵心里的气消了一丢丢,继续搜身大业,将仨男身上携带的东西全搜刮上空,扔成堆,转而给他们脱衣服,三下五除二的把人扒得只余一条裤衩儿。

仨男的身材不错,肌肉强韧有力。

初冬的上午,气温才开始回升,大约15度左右,仓库内的地板残破不全,四面透风,还有股霉腐味,显得特别的阴冷,被扒光丢弃于地的仨男暴露在空气里,身上很快起鸡皮疙瘩。

将人扒光光,衣服丢一边,乐韵在每个人身上戳了几下,点穴,以防他们被冷风吹醒,跳起来发难。

迷倒仨男的药是她自己制的迷药,据观察,迷香三秒见效,距离远,份量轻的话,大约是六秒左右。

按原理中药后不可能那么快醒来,但是,凡事都有意外,万一他们以前经过特殊试验,对很多药有抗药性的话,也可能会提早醒来,所以在没有掌握迷药的试验实践结果前还是必须要点他们的穴。

做了完全措施,正想去看仨臭男人的那只医用箱,因心里气怒未消,小短腿一伸,将脚底印在一个男人脸上:“你爷爷的,敢劫持姑奶奶,踩死你丫挺的!”

踢了个开头,犹觉不解恨,干脆赏一人一脚丫子,给自己报仇。

仨男躺尸,她打落水狗,每一脚跺得特别的狠,也踹得特别的瓷实,在男人脸上印下脚印。

踹到了人,出得一口恶气,乐韵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点,这年头,有门拿手技术就是好,瞧瞧她懂配药,分分钟就放倒三头狗熊,这种动动手指就能放翻人的感觉简直不能再好。

得瑟了一回,倒背着小手儿,晃悠悠的走到坏人放医用箱的地方,查看他们医用箱里的东西,箱内排满大大小小的玻璃瓶管,胶囊,板状颗料药片和纱布等药用品。

乐韵耐心的一样一样的检查,连胶囊和颗粒药也没放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玻璃管瓶和药片里的药贴着感冒药剂一样的字标,实际上全是毒原料,能合成像敌敌畏那类的剧毒药,也能合成冰毒,还能合成超强麻醉药。

某些含量超标的药都是非法药,自然不可能携带,仨贱男人聪明的将药做了调换,用正规良药的包装壳藏毒药,来了个李代桃僵。

“日你个仙人板板的!”瞅到那些被药,乐韵忍不住爆粗口,她敢赌,如果她不能自救,他们问完话,会先给她注射麻醉药,然后泼汽油焚尸。

有几样毒药原材料能派上用场,她也不客气的全笑纳了,成王败寇,他们劫持她,搜刮走她的好东西,现在他们是她的俘虏,他们的东西当然也是她的战利品,她有优先选择的权利,她看不上眼的就留给燕帅哥处理吧。

检查过医用箱再看他们的一只背包,里面除了电脑、数据线之类的,还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乐韵看了半天,不认识!

从他们的背包里,她又找回来了自己被他们顺走的另一样东西:一套手术工具刀。

收起自己的东西,把渣渣们的东西仍然丢在一边,乐韵走出仓库,爬进臭男人们的车里搜查,将男人们的背包和车厢检查一遍,将几样东西占为己,然后再返回仓库。

仓库空气不太好,她再次戴上口罩,找出自己装玻璃管瓶的泡沫箱,将自己的小背包挂在肩膀上,拧臭男人们的医用箱,得哒得哒的走到三臭男人旁边,摆开工具,自己又配出一份药,喂进三渣渣的嘴里,坐等仨人服解药后的反应。

仨男吃了药最初没任何反应,过了长约八分钟后才悠悠睁开眼,个个眼神迷离,如还没睡醒般。

唉呦,迷药不错哟!

乐韵将仨人服药后全身内外每个零部件的细节变化都收集到了,对于成果十分满意。

迷药是是按脑子里得来的奇奇怪怪药方整出来的一种迷药,也是原材料最简单的一种,叫“入梦”。

入梦,顾名思议,一旦中药就像酣然入梦一样长睡,没有解药的话,至少要睡七天以上,理想状态中,药撒开即能令人在瞬息间昏睡过去,因为材料没有齐全,只有半成品,预计药效只能达到理想程度的六分,闻到香味的人拖了几秒才晕,不用解药,可能要三天以上才能醒。

第一次试药,实践证明药效如期所料。

观察迷药的临床反应,乐韵心情美美哒,因是实验品,当初研制迷药时用的药材全是自然界所产原材料,如果再添加几样空间产的药材,能让药效提升一个品质。

心情爽,她也没忘记正事,抓住一个渣渣的头发,将人提起来,用脚把他的腿踹偏一个角度,让他保持坐地姿势。

他们劫持她,拿匕首刺伤她,她可没有以德报怨的好品德,不可能温柔的搀扶,直接抓人头发,将拧小鸡崽的把人提起来,动作粗鲁、毫不手软。

被抓到头发的男子,因为头皮传来剧痛刺激到神经,原本迷离的眼神射出冰似的冷光,想动手教训敢老虎嘴里的拔牙的家伙,猛然发现手脚僵硬,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同时也发现嘴巴像缝了似的,发不出声音,惊骇之下双眼暴凸。

乐韵将第一个渣渣提起来,又如法炮制的将第二个贱男揪起来坐着,到第三个,也就是会催眠术的那个,那家伙头发太短,揪不住。

揪不住头发,咋办?

心中对渣渣的怨气冲天,乐韵可不想温柔以待,盯着催眠师,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思考怎么收拾他。

催眠师的大脑刚从迷糊变清醒,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视里里出现一片阴影,他眼珠动了动,眼帘里印出一张灿如春花的脸,那张脸,他再熟悉不过。

小女孩真的清醒了?!

那个想法掠过脑海,他下意识的想翻身起来去抓她,然而,以往灵敏的身躯竟然失灵了,顿时惊悚不已,怎么回事,为什么身体动不了?

“想跳起来抓我?”盯着渣渣,乐韵看到他的眼神便知他已清醒,笑咪咪的送上自己最温暖的笑容,两只小爪子一探,一把揪住催眠师的耳朵,拉他起来。

头发短抓不住,没事儿,不是还有耳朵嘛,揪头发是揪,揪耳朵也是揪,能把人揪起来就行啦。

心里记恨着他对自己的虐待,乐小同学可没留情,狠狠的揪着贱男的耳朵,拧着他往上提,硬生生的将他揪得坐起来。

耳朵被人揪住,催眠师双目射出冷光,然而,小女孩对他眼神的杀伤力免疫,根本不惧怕,他只觉耳朵好似要被扯断裂似的,巨疼巨疼的。

当被揪着坐正身,他明显的感觉右耳朵软骨被扯断,除了嗡嗡响,再也感应不到声音,那只耳朵失聪了!

因为坐直身,他看到自己的胸和脚,发现仅只穿件裤衩,同时眼角余光也看见另两同伴也是光溜溜的,一刹那间,神经拉成直线。

失手了?

他满心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会失手?!

他不相信,最先被提起来的两男子在发现自己的处境,看到小女孩的那刻,同样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小女孩竟然没事?她怎么可能会没事?

小女孩明明晕迷了,也成功被催眠,怎么可能自己清醒过来?就算催眠术也有百分之一的失败率,被催眠人能自动清醒,可为什么他们动不了?

以他们的身手,莫说一个小女孩,就是十个小女孩,他们也能轻而易举的抓住,然而,事实却是小女孩没事,他们反而落在她的手里。

仨人无法交流,也无法动弹,暂时把头皮和耳朵的痛抛之于脑后,暗中思考脱身之计。

乐韵好整以暇的观察他们的表情,仨渣渣应该是刀口舔血的那类人,见惯大风大浪,心理素质极好,除了最初眼神有刹那的变化,很快便平静如古井无波。

对此,她就送两个字:呵呵!

敢把爪子伸到她头上,就要有被剁手的觉悟,敢劫持她,是要付出代价的,落到她手里,是龙就得盘着,是虎就得趴着,不管他们是杀手还是间谍,除了乖乖当实验品,别无选择。

乐小同学笑咪咪的扬眉:“可爱的实验品们,接下来为我大华夏医学事业献热血的时刻到了,你们谁先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