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九章 恐怖小魔女/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实验品实验品……

那一句像魔咒在脑海里回荡,三男眼睁睁的盯着小女孩,她还是个小孩子啊,竟然敢做活体解剖实验?

“在想什么呢,实验品?”成功让三个只有眼珠子能动一动的臭男人眼神变了一变,乐韵心情大好,笑得春光灿灿。

欺负人的感觉不能再好!尤其是像这样,他们不能动不能说话,她想咋就咋,感觉棒哒哒。

空气冷凉冷凉的,乐韵心中晴空万里,顺手拣几件臭男人的衣服垫在地面当席子,一屁股坐下去,从医用箱里拿出手术刀套展开,取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身不动口不能言,仨人眼珠子动了动,谁也不知他们在想什么。

“有话想说?”乐韵乐得眉飞色舞:“你们把我从地铁上请来这里,问了我那么多问题,知道我在学校认识我国军人燕大校和柳大校,所以哒,我通知燕大校了,等会他会带人来跟你们聊天的,你们有什么话留着对他们说就好啦。”

“……”仨男子眼皮乍然一跳,小女孩的意思是她还记得催眠时的事?

好似看穿了他们的心事般,乐小同学眼中星光璀璨,声似黄莺鸣谷,悦耳动人:“你们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还记得你们对我催眠问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很明白的告诉你们,你们的迷药和催眠术对我没用,我没晕哦,我是装的啦,我就想看看你们劫持我究竟想做什么。”

没晕?

仨男子的心脏突突的跳了几下,小女孩没被迷药迷晕?!他们明明确认她意识迷糊了,不可能是装的。

“很吃惊是不是?”三渣渣眼神不再平静无波,乐韵笑得眉眼弯弯:“你们的准备工作不太完善哦,竟然不知道我家祖传中医,我又是医学生,我也懂药剂的,所以嘛,礼来尚往,你们对我用迷药,我也给你们闻了闻我制的迷香,咋样,我的迷香比起你们那种像劣质香水一样的香味好闻多了是不是?”

“!”仨人眼神乍然冷凝,果然是香味在作怪!

他们之前有闻到过浓郁的香味,之后思维中断,等有意识时看到的就是仓库的顶棚板,接着就是被小女孩折腾。

如果那迷香真是小女孩制出来的,那么,小女孩当之无愧于医学天才,这样的天才生在华夏,又是华夏军部保护的对象……

霍然,他们对于华夏军人为什么会保护小女孩的疑惑有了答案,小女孩小小年纪精通药剂,如果她制造出各种迷幻药剂和针对各种迷药的药剂,当华夏军人执行秘密任务时遇到对立方使用药剂,他们能快速化解,无疑等于拥有更多先机。

由此可知华夏军人之所以保护小女孩不是因为她曾出现在神农山某些地方,而是她的药剂天赋,因小女孩恰巧在那段时间也在神农山研究药材,华夏军部为防拥有不凡天赋的小女孩遭人毒手,所以不仅派军官打着进修的幌子到学校保护她,当她外出也有人暗中保护。

也在此刻,他们觉得上当了,他们和其他组织以为华夏军方保护小女孩是因为她可能是关于那件事的唯一线索,注意力在小女孩身上,华夏军方正好利用小女孩牵制他们,一来暗中追查那样东西,二来暗中排查他国暗柱。

甚至,他们觉得就是今天小女孩的单独出行也是一个幌子,她是出来当诱饵的,为的是引诱像他们这样的人现身。

可是,他们似乎明白的太晚了。

仨人盯着小女孩,内心已不止震惊那么简单,他们小瞧了小女孩,原以为她就是只纯白无害的小绵羊,实际上她是狼群保护着的小羊。

“噫,你们那是什么眼神?”三渣渣眼神深晦难测,乐韵晃着小手术刀,好整以暇的打量三个实验品:“我瞧瞧,你们哪个最适合当头号实验品,你,你,还是你……”

小小的手术刀冷锋凛冽,刀尖所指,让人莫明的犯怵,仨男也情不自禁微微屏息。

挥着手术刀晃了一圈,乐韵视线定格在催眠师身上:“就你了,听闻催眠师精神力比一般人更强,想必意志力也极强的,我来研究一下催眠师的反应与普通人的反应有何不同。”

催眠师眼皮微微的颤跳了一下,目光深邃。

“不用妄想用目光迷惑人,你还没有撑控摄魂术的精髓,莫说你现在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就算你能说话能行动你也控制不了我。”

催眠师的眼睛比他们两同伴更深邃,更幽暗,像两个黑洞似的小漩涡,引领着人去探索。

那眼神能吸引得到一般孩子的好奇心,可惜,对乐韵无效,她眼睛的X光视线能看破他眼睛的秘密,他用那种眼神看她时,眼睛焕发一种奇怪的光晕,那种光环不是眼睛本身所具有的本色光环。

能拥有非本体光环,只能说明他的眼睛有古怪。

再古怪,在她的眼睛奇异功能扫描下也能找到蛛丝马迹,因此,乐韵不怕他的摄魂术,她打坐修到悬照阶,眼与心的本体意志非常人所能及,甭说她意识完全清醒,就是在她睡着了的时候谁想乘机摄魂或催眠也难达目的。

打坐修炼,不仅修身,修的还有本心,本命神气。

本心不动,本神不动,外来干挠皆是跳梁小丑,谁也奈何不了她本人。

乐韵一语揭破催眠师的意图,看到三渣渣瞳孔冷缩,冷冷一笑:“敢把主意打我头上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话间,小爪子一伸,一把抓住催眠师的手臂,用力一拽,将人拽得向前扑来,再一伸腿儿,脚抵在他肚皮上,一脚将他举高高,再轻轻一抛一勾,将一个百多斤的汉子勾得翻了一百八十度。

被勾得翻个身的催眠着,随着小女生脚收回,他向下一砸,砰哒,后背重重的磕地,后脑也与地板来个亲密接吻。

那一砸,砸得他眼冒金花,视力一片糊。

催眠师被拽走,他的同伴看着小女生的动作,沉稳的心跳不由得停了停,小女孩身手敏捷,分明像习武多年的人。

将催眠师抛于地面,乐韵在他胸前疾点了几下,再在他右腿穴位上戳几下,拖过他们的医用箱垫他脚底把他的小腿抬高一些,手术刀向下一落,一刀划在他的小腿肚侧。

那一刀见红,不是血,而是表皮被划开,露出鲜红的肉。

那一刀破肉,催眠师小腿剧烈的抖了一抖,痛!之前全身僵硬,现在他感知到了痛。

“嘶-”观看的两男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刀落下去,心中倒吸了口冷气,她竟然真的敢拿活体做解剖实验!

“不要害怕,我很温柔的,就算这里没有医院的全套设施,对我也没有多大的影响,解剖实验的时候只要不摘除心脏,保证你四个钟以内不会因流血过多死亡。”

实验体抽搐了一下,乐韵好心的安慰他,她还没开始呢,如果人活活吓疯了,那就不太好玩啦。

仨个大男人明明白白的听清小女孩说的是什么,就算心里素质再好,也忍不住心头犯怵。

坐着两人看着小女孩手拿手术刀做解剖实验,她一刀又一刀,刀法娴熟,刀刀精确,划开的伤口竟然没有出现鲜血喷流的画面。

他们动不了,回避不了,只能直视血淋淋的现实,哪怕闭上眼睛不看,脑海里浮现的仍然是小女孩拿刀割解的场景。

小女生一刀又一刀,做起解剖工作心不慌眼不跳,沉着沉稳,不慌不忙,刀法精湛,动作越来越快,很快将人的小腿侧面解剖开,那血腥画面,胆子小的人看了三天睡不着觉。

可当事人连眼都没眨,拿手术刀的手也是稳当当的,利落的摘取出一条筋、韧带,肌健,放置于装有药水的玻璃管里密封起来。

催眠师痛得全身肌肉抽搐,浑身汗如雨下,一张脸青紫交加,就算痛若锥心,他愣是喊不出一丁点声音,也无法翻转移动。

来了次真正意义上的扒皮抽筋手术的乐小同学,很有医德,没有放任实验体伤口暴露,一丝不苟的做缝合手术,用的线当然是缝衣服的线,只缝合表皮一层,内部,呃,线量有限,就不浪费原材料了啦。

她的缝合手术刚做到一半,有车辆驰动声由远而近,小女孩抬起头,眼里星光闪闪:“实验品,燕大校指派的人来了,我出去招呼一下回来再继续,你们先等等啊。”

坐着观看手术的两男子瞳孔骤然一缩,华夏军部来人了?!

说要去看,乐韵也没迟疑,放下针线,懒洋洋的站起来,也不管三渣渣,迈着小短腿,要紧不要慢的走出仓库。

仓库在一个废弃旧工厂的一角,工厂早已拆迁,只余下些墙体和不要的石棉瓦,年久失修,墙倒瓦断,荒草丛生。

乐韵站在仓库外最显眼的地方,静待燕帅哥派来的兵哥哥。

一辆警车和一辆加长面包车开进废厂子,沿着被车辆辗压过的痕迹走,很快到达仓库附近,也看到了停在破旧仓库外的黑色轿车。

两辆车没有鸣笛,稳稳的开到黑色轿车旁,从车上下来的人一律穿黑色特警服,全副武装,只留有一双眼睛在外。

十几号人有序下车,走向仓库门口站着的小女生,那眼神就像看到稀罕动物似的,明亮照人,炯炯有神。

“蒙面大侠!”乐韵看到一支全副武装的小队,忍不住想抱头,脸呢脸叱,为吗把脸藏起来了啊?

一群蒙面汉子眼角微微抽了抽,他们敢赌,小同学其实更想说他们是“蒙面大盗”。

带队的一位汉子走到小姑娘面前,向小女同学点点头:“小同学好,燕大校还在来的路上,请稍等。”

“我实验还没做完呢。”乐韵想摸鼻子又没摸,好吧,手上还戴着手套,满是血腥味儿。

“燕大校指示过了,只要有一个是活的就行,小同学想做什么实验随意。”领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仓库内外皆可闻。

仓库内的仨人,眼神灰暗。

“哎呦,那我继续做实验去了啊。”兵哥哥们不反对自己做实验,乐韵撒欢似的往仓库跑:“三个实验品的东西在仓库,你们收拾,黑蓝色的大背包是我的哒,你们不要搞错。”

小女生兴高采烈的转身就跑,一支兵哥队伍:“……”难怪燕队和柳少双双出马都搞不定小同学,熊孩子什么的最难哄了。

不消吩咐,一支队伍分散开来,分别在外守住在各个要点,三个人从容不迫的进仓库,当踏进满是血腥味儿的地方,看到被扒光的三男子,三位武装人员眼皮狂跳,这……这,那是小女生干的?!

三位兵哥哥默默的吸口气,嗯嗯,燕大校嘱咐无论看到什么不要大惊小怪,无论小萝莉在什么只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他们当睁眼瞎。

聪明机智的三人,沉稳的走向与两只小汽油桶放在一块的零碎东西,当近前,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不由再次眼抽了一回,默默无语的收拣,打包。

被扒光的三男,看到小女孩与三位全副武装的特警进仓库,心中万念俱灰,也绝了逃离的念想,有华夏虎狼之师来接应,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他们插翅难飞。

乐韵溜回三渣渣身边,继续做缝合手术,帮催眠师缝合好伤口,挪个位置,换把手术刀,在他的眼眶四周划圈圈。

催眠师痛得全身肌肉一颤一颤的抖,当眼眶上传来冰凉的触碰,他睁开眼,看到戴着口罩的短发小女孩低着头,那双眼睛清透明亮,他与她四目相对,他的灵魂禁不住的怵颤。

“是不是有点痛?”渣渣冷汗淋淋,乐韵拿手术刀背拍拍他的鼻子:“姑奶奶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们敢劫持,还敢拿匕首抵着我,给我闻迷药,对我催眠,还想事后焚尸灭迹,一群丧心病狂的渣渣,姑奶奶要是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还真当我人小好欺负是不是。反正你们有眼无珠,所以这眼睛就不要了,我拿去废物利用。”

催眠师惊悚的打了个颤,旁观的两人眼中第一次浮上惊恐,她她……她不会是想挖眼珠子吧?

在收拾东西的三位兵哥哥也不约而同的望向小女生,眼底尽是震惊:“小同学,他们对你用了迷药,还用了催眠术?”

“对啊,他们会用药,我也会,他们的迷药太劣质,没迷晕我,反被我一把迷药全放倒了,这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催眠师更没啥好说的,精神力一般般,摄魂术还不到家,好在催眠师的眼睛不错,如果移植成功的话,移植者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能继承到这个人眼睛所具有的摄魂功能。”

“等等,能不能让我看看他的眼睛。”领队站起来,飞快的跑向萝莉小女生,旋风似的跑至,蹲下身,观察小女孩的实验品的眼睛。

乐韵好整以暇的等候兵哥哥研究催眠师,等他反复检查几回才问:“怎样,检查出不同之处没有?”

“小同学,他……是重瞳?”领队语气微微的带了丝严肃的味道。

“不错,左眼重瞳,右眼是正常的,所以,他的摄魂术水平一般般,控制普通人可以,想控制意志坚定的人就不行了。”

“小同学,他的重瞳,能不能整体移植?”领队心里有点紧张。

“能,现场活体移植成功率能达百分之九十五,如果是摘下来保存一段时间再移植的话就难说了,除非是血脉相承的亲人,非亲人的话可能会排斥,成功率会大大降低。”

“小同学,这个实验品你能不能先放一放,我去向燕大校请示一下。”

“行,你去吧,我先拿另一个实验品试手。”

“我立即就去。”领队利索的站起来,飞快的向外跑。

乐韵并没有因兵哥哥的离开而受影响,扔下手术刀,换副手套,拿出自己的银针皮套搭在左手腕上,一手一抓抓住将当司机接应的劫持手臂,又是一脚一勾,将人放倒于地。

被点了麻穴哑穴的男子直挺挺的躺尸,当他刚从后脑着地后满眼金星的状态回神,抬眼便见小女孩小手伸来在自己胸口点了几下,随之她捏一根光闪闪的长针刺向他胸口,他原本麻木无知觉的,这回忽的感觉胸口有一点刺痛,接着针扎的刺痛接二连三的传至大脑,

他人不能动,什么也看不到,随着针扎刺痛接踵而至,全身好似在被撕裂,痛一阵接一阵。

他痛得肌肉一绷一乍,筋脉阵阵鼓跳,然而,他却仍然不能动弹,豆头的汗珠一层一层的渗出来,很快全身是汗。

当脑顶传来针扎的一痛,那种莫明其妙的剧痛达到高峰,整个人好似被撕裂成块,痛不欲生。

“呜-”他口里发出一声痛呼,剧烈的抽搐着,向左向右辗转,却根本翻不了身,仅只能挣扎着动一动。

唯一坐着的男人看着痛苦抽搐的同伴,脸上虚汗如豆,瞳光如破碎的阳光,一抖一颤的闪动。

当领队去向燕队长请示,留下两位队员收拾物品,他们干净利落的把东西全整理好,听到小女同学那边传动静,偏头观察,看到那痛得想打滚又滚不动,想喊感不出的家伙,心头打了个突,小同学太可怕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浮上一个想法:惹谁都行,千万别惹那个小萝莉!他们燕队很可怕,但是,比起动不动就拿手术刀做活体实验,往人身上乱扎针的小萝莉女生的手段,他们燕队给他们的惩罚是多么的温和。

跑去向队长打告的领队,飞奔而出,急冲冲的到停车的地方,拿出手机拨通燕队的电话,当那边接通,欣喜的报告:“报告队长,我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赤十四的眼睛有救了!”

燕行开着车在向小萝莉的位置急驰,车在市区高速路上,当接到手下兄弟电话,忙不迭的接听,听到好消息,龙目一亮:“黑九,你说真的?有合适的替代品了?”

黑九心情激荡,语气也抑不住飞扬:“是!劫持小同学的三人中有一个人左眼是重瞳,小同学说能整体移植。”

“快去请小萝莉将那人留活口,其他两个任凭小萝莉处置,生死勿论。”燕行心头涌上喜色。

赤十四是他们队里的催眠术士,当年执行任务时一只眼睛伤残,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找合适的重瞳想给赤十四做移植手术,然而,重瞳者有,可都是自己国家的公民,他们保国卫家,为的就是守护人们能安居乐业,怎能忍心夺自己民族同胞的眼睛,因此一拖再拖。

如今他国间谍有重瞳,无须顾虑,夺,必须夺!夺间谍之瞳,复同胞之光明,让那间谍献出眼睛,算是为他们在华夏的所作所为赎罪。

燕行龙目精光熠熠,小萝莉真是他的幸运神,随便捉个劫持犯竟然是重瞳,又帮他解决一桩棘手事。

黑九坚定的应一声,挂断电话,风一般的跑回仓库,当冲至小萝莉女生身边,见到的就是小姑娘悠闲的坐在衣服上,云淡风轻的看光身男人打滚痛哼。

再看另两劫持犯,一个冷汗淋淋,一个躺成死狗,看他们的肌肉一颤一颤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感受到了来自小萝莉女生的阴森森的恶意和恐怖。

“小同学,燕大校请小同学留下催眠师做活口,另两人随意处置,生剥活剐悉听尊便。”

“嗯,”乐韵听力那么好,早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淡定的点头,笑咪咪的看着自己的实验品:“放心,我是很善良的,不会滥杀,这个帮我试针,另一个试药,他们三人带的医用箱里有几种药很有趣,我用他试试药效,无论哪一个,都死不了,你们带回去还可以废物利用,什么肝啊肺,心脏啊,血啊血小板啊,能用的全部利用,不要浪费了。”

唯一还坐着男子深身一震,汗如泉涌。

“呃,好。”领队后背一阵冷凛,果然是个恐怖的小魔女!难怪队长再三嘱咐他们说不可得罪小萝莉那个熊孩子,惹毛了她会吃不了兜着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