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我送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与凶残的熊孩子相处?

身为领队,与小女生沟通的伟大工作自然落在了自己头上,然而,黑九对于如何跟凶残小萝莉相处完全没头绪,连他们恐怖队长都搞不定的小萝莉,你说,让他一个小啰啰怎么刷好感?

身为一个大老爷们,舞枪弄棍,打架斗殴等的事儿,他手到擒来,哄女孩子吗,不会!

不懂怎么哄女孩子的黑九,憋半晌找不到话题跟小萝莉聊天,只能像根木桩子似的杵在一旁,欣赏小萝莉怎么收拾恶人。

当试针实验品的男子抽搐着,颠颤着,比发羊癫疯还癫狂。催眠师的小腿被解剖了一回,然而,他反而稍好一些,看起来没有那么痛苦。

唯一还没当实验品的男子,虚汗淋淋,呼吸越来越不稳。

收拾完劫持犯物品的两兵哥哥将东西送回他们的车里安置好,再折回仓库看小萝莉折腾人,三个扛枪的武装人员往那里一站,杀气腾腾,令气温又下降了几度。

感应到华夏武装人员的凛冽冷意,催眠师和当司机的男子尽量维系着沉稳呼吸,可那三人给人的压力太大,让他们神经不由自主的张紧成弦。

痛得神智迷糊的男子反而成了幸运儿,他除了痛,再无其他感应。

观察一阵,乐韵慢腾腾的拖过劫持犯的医用箱,拿起一次性注射器,从瓶瓶罐罐里吸取药汁混合在一个玻璃管瓶里,又取胶囊和颗粒药碾成粉末添加进去,摇匀,抽取一小针筒。

黑九几个看到小萝莉拿着针筒望向最后一个实验品,不由一致为那催霉货默哀三秒,可怜的人啊,劫持谁不好,偏要往小魔女手里撞,这不是“屎壳郎进茅房-找屎(死)”?

不作不死!

自作死不可活,所以,黑九只有为倒霉催的家伙默哀。

配好药剂,乐韵看到那个当司机的人体实验品瞳孔紧缩,笑得眼睛弯弯:“亲,别怕,这是你们自己的药哒。”

司机男瞳孔一缩再缩,他懂那药是什么药,他想退,却动弹不了,只能看着小女孩离自己越来越近,绝望,一点点的滋生。

乐韵看到了他眼里的惊恐,笑咪咪的凑到实验品身旁,抓起他的胳膊,万分亲切的安抚:“别怕别怕,我早说了啊,你们死不了,我就试试这种药药性有多强。”

不,不,不要!司机男心里惊惧,想呐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那些药,任何三种以上的药配合在一起都能产生出可怕的后果,小女孩把七种药混合在一起,可想而知若中了药下场会如何。

他想挣扎,胳膊动不了,绝望在心中漫延。

乐韵才不管他怕不怕,抓住他的胳膊,找好下针点,果断利落的下针,将针扎进静脉管,把针筒里的药液推送进劫持犯的血管里。

敢劫持她,不付出代价怎么行?他们仨人是一伙的,谁也别想跑。

其实,她原本想拿催眠师试药的,他得苍天眷顾,有重瞳眼,她爱惜他的那只眼睛,所以暂时不用他试药,就用这个当接应的家伙试药好了。

至于试针的那个家伙,呃,当试针实验品与试药实验品所要承担的痛苦差不多,有区别的是试针的人没多少后遗症,当试验品的那渣渣会有后遗症。

不能怪她呀,那药不是出自她手,是他们自己的药,所以嘛,只能由他们自己自食恶果。

将药液全部注射完毕,乐韵收回针筒,坐着观察药效如何。

被强行当实验品的司机男,睁睁睁的看着那筒药水进入自己的血管,眼神从惊惧到惊狂,最后灰败无神。

他最初没什么动静,过了约十来分钟,身上的温度慢慢消失,体温越来越低,肌肉越来越僵硬,呼吸先是急促,然后慢慢的弱了下去。

又过了约十来分钟,男人的呼吸弱不可闻,好似要断气似的,心跳还在,跳得很慢很慢。

乐韵每隔几分钟用眼睛X光线扫描,记录下整个药效变化过程,药生效时,他的血液流速越来越慢,最后好似凝冻似的。

又过了十来分钟,男人全身僵硬,眼珠子也不能再动,化做一座石像。

黑九看着劫持犯再也不眨眼,像死不瞑目的样子,不由小声的问:“小同学,他,死了?”小萝莉不是说了要留活口的么?咋把人的小命给玩完了?

“还没死。”乐韵愉快的解释:“他现在是假死状态,类似于突然的休克假死,四个钟以内注射解药就没事儿。”

黑九惊疑不已,快走两步,走到僵坐不动的男子旁,伸手探他鼻息,鼻息无,再触摸肌肉,一片冰冷,感受不到一点体温,手下移探查他的心脏位置,感觉不到心跳博动。

“小同学,他真是假死?”心脏不跳,体温无,分明跟真死一模一样,四个钟后还能救,没骗人?

“嗯。现在确实是假死,不过最后会弄假成真,因为,他们医用箱里没有解药剂。”

黑九差点没栽跟斗,你不是说了要留活口的,弄假成真了,那不就是死人好吗。明知道劫持犯没有解药还拿他当实验品试药,够狠。

“哦,忘了说明一下,你现在看到他像死了,实际上他现在是身体像植物人一样没知觉,大脑还没死,他听得到我们说话。”

“噗-”

仨兵哥哥直接喷血三尺,身体像植物人,大脑还在活动,还能听到声音,这究竟是什么药,这么惊悚。

催眠师恨不得晕死过去,他真的怕了,怕小女孩当他试验,他宁愿当活体解剖实验体,也不愿试那种药,注射那种药剂的恐怖,谁尝试了一次永生不愿尝试第二次。

“好恐怖的药。”黑九抹额头,原本想抹虚汗,不过,他全副武装,只摸到保护壳。

“这种药不算顶恐怖,最恐怖的药多了去,我知道一种药剂,把它注射到身上后随着血液流动,药到达那里就腐蚀到哪,血液与肌肉会在倾刻间腐烂,最后只留下森森白骨。”

“小同学说的是古人说的化尸药?”古代有一种药粉,撒到尸体就能让尸体化为水。

“不是,我说的那种药只对活物有效,对死物无效。将那种药用在活人身上,让人看着自己的血肉一片一片的消失,想必别有一番心情。”

“……”仨兵哥哥打了个冷颤,队长,求快点来,快把这个恐怖小魔女拧走,他们不想再跟她呆一块了,好可怕!

成功吓得人瑟瑟心慌,乐韵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再次拖过三渣渣们的医用箱,重新配药,这一次,她用了几样自己制作的药,混合在一起,吸进针筒,不多不少,刚好一针筒的药。

整出一支药剂,收拾好自己的瓶瓶罐罐,术刀等装进自己的背包,只留下一副银针搭手臂上,银针套里还有只装小玻璃瓶管。

催眠师装死,司机男僵化,唯有试银针的男人还在无止撞的痛苦里挣扎。

黑九再次给自己提了个醒,以后宁愿得罪队长千百次,也绝对不要去招惹小姑娘,懂医术懂药剂的小女生太可怕了。

又等了十几分钟,黑九终于收到队长通知说快到了,他一溜儿的跑出仓库,飞奔到外去迎接。

燕行一路疾驰,赶到之前定位到的小萝莉所在地,在废弃工厂外转半个圈才找到路,沿着车子辗过的压痕进废旧工厂。

穿越过一些乱七八糟的残墙断垣,看到破旧的仓库,停着的车辆,以及穿特警服的守岗卫士。

赶到了地头,他不急了,不慌不忙的将车开到能停车的地方,还调好头,然后才从容不迫的下车。

“队长!”黑九冲到队长身边,以高山仰止般的眼神迎接队长大人,队长一身黑色西装,没戴墨镜,面如冠玉,目亮如生,风神玉朗,贵气逼人。

“怎样,小萝莉有没大发雷霆?”燕行足踏实地,反手关上门,一边走一边轻声问,眉眼间尽是掩不住的笑。

“小同学她……没发火,很开心的在做试验。”黑九内心又流了一把冷汗,小萝莉没发火,然而,比大发雷霆还可怕万倍。

不用描叙,燕行也能想像得出小萝莉拿人体做实验时的得瑟小模样,她帮他扎针时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如果有弄死不用负责的实验品供她研究,她的小尾巴肯定能翘上天。

他没有再多问,走过一片荒草和横躺的杂物地,不慌不忙的走进仓库,当踏进那间阴森森的仓库,他一眼就看见自己的部下,小萝莉的侧影,以及被扒光衣服的人。

英俊美艳的青年,那张脸帅得让男人无地自容的俊脸瞬间黑了一截,小萝莉又扒人衣服!

他心里不好,相当不好,小萝莉老喜欢看男人裸胸光身的样子,这习惯绝对要不得,她想研究人体,为什么不找他?

他这么健美,给她看光光了,她还没研究够,需要乱扒人衣服?

郁闷的燕行,黑着脸走向坐在几件衣服上,以手肘支膝盖上欣赏光身男的小女孩,特别想将那个熊孩子捉起来揍一顿屁股。

全副武装的两兵哥哥,看到自家队长大人,站得笔直笔直的,响亮的喊:“队长好!”

燕行对兄弟们点点头,凌厉如刀的视线唰唰投往被扒得只留内裤的脑残犯,看到他们一个僵坐不能动,一个疼得在打滚,还有个也是面白如纸,他那暴动的心才勉强平衡。

“小萝莉,我来了。”一瞥三倒霉蛋的倒霉状,转而,他脸上浮出如沐春风的笑容,轻快的走到小萝莉身侧。

当嚓嚓的皮鞋声由远而近,催眠师努力的转动眼珠,直到一个高大的人站到小女孩身边,他也终于看清是谁,当看到华夏年青军官的脸,他立即屏息,尽量降低存在感,那个年青军官是头狼,凶残无比,也不知拔了诸国安在华夏国的多少暗桩,燕军官是华夏最凶狠的绞肉机之一。

“嗯。”燕帅哥进仓库的时候,乐韵半点不惊讶,等他到身边才抬头,看到一身西装的帅哥的俊美模样,毫不啬吝的赞美:“燕帅哥,你今天好帅!是不是准备去相样?”

噗-

听到前面一句,黑九几个人感觉特别的开心,他们队长大人就是帅!当听到小女生后面一句,全体喷血,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小魔女,你敢不敢再凶残点?

燕行听到小萝莉说他帅,那心也是轻飘飘的,当听相亲的那句,一张俊脸更黑,他雄风未振,相个屁的亲!

气得牙痒痒,偏偏对上小萝莉那双满眼小星星的的眼睛,他愣是连丁点儿的火气也发不出来,气郁的撇拉一下嘴角,以示自己不高兴。

见小萝莉扭头不理自己,他更加不好了,小萝莉就不能给点面子多跟他说几句话?

“小萝莉,这些人你想咋整?”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小萝莉不理他,他只好主动找话说,免得小萝莉一怒抛下人甩袖而去。

“我本来想全部解剖,摘取有用的零部件拿去研究,你说想要个活口,我就给你留着,”乐韵指指躺尸的家伙:“这个家伙有只重瞳,别浪费了,我先提醒你们,这只渣渣会催眠术,眼睛会摄魂术,在问话的时候自己悠着点。”

“没事儿,莫说是只小虾米,就是条龙,到了我们手里分分钟就能整治得他服服帖帖。”

对于会催眠会摄魂术的人,燕行完全不担心他作怪,论催眠术功能,谁能比得了他们的赤十四。

“还有那个,就是像坐化了的家伙,”乐韵小爪子一指,指向假死状的家伙:“这个家伙脸是整出来的,手指指纹也是移植的,我这么说,你懂吧?”

“懂,”燕行视线落在像尸体一样的家伙身上,龙目凌厉:“小萝莉的意思,这个人是李代桃僵。”

脸整容,指纹是移植的,结果只有一个:这个人是冒充的,怕人认出来,所以将人的指纹也移植到他手指上。那么,被冒充的那人不用说,骨头有没剩都难说。

黑九等人骇然失色,小魔女竟然能看出一个人有没整容,还能看出指纹是移植的,这是何等逆天的神奇能力。

催眠师本来是装死的,当听到小女孩说出他同伴的秘密,一颗心跌入深谷,那么隐秘的事都逃不过小女孩子的眼睛,还有什么是华夏军人查不到的?

“嗯,懂就好。”燕帅哥不笨,不用自己解释太多,乐韵很满意,总要解释得一清二楚,她会想打人的。

“至于最后这个,这个没啥特别的,就是一个渣渣,和催眠师那家伙拿匕首劫持我,我本来想以牙还牙刺他们个千疮百孔,又觉得那样有点浪费,所以留给你们,你们别忘了要废物利用,他健康程度还是不错的,用他的零部件救几个,让他为我医学事业做点贡献以赎他们的罪。”

小萝莉咬牙切齿的,让燕行霍然想起她被劫持的经过,急切的问:“小萝莉,你有没受伤?他们有没虐待你?”

“被匕首刺破皮,流了点血,没什么大碍,”乐韵也没隐瞒:“他们将人带到这里,还带来汽油和很毒辣的药,对我催眠后,大概还准备对我用药剂,最后焚尸灭迹,我很生气,活口给你留下,可别放虎归山。”

“委屈你了,人交给我,保证帮你报仇雪恨。”燕行想摸摸小萝莉的头,又怕她翻脸,小萝莉虽然是个熊孩子,大事不糊涂,遇上跟家国民族之事有关的事不计私怨没把人给弄死,还记得跟他商量,将活口留给他,可见她心如明月,一心向国。

“嗯,还有,这些人背后有个懂药的家伙,那家伙配制的药十分歹毒,对不精通药剂的人来说可不是好事儿,是个不容小觑的人。

他们的医用箱里的药能调制出很多种毒药,其中能配出一种假死药,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生命体征,他们没有配解药,研究的时候小心点。我重新拿他们的药稍稍改了改,给实验品注射一剂,现在人变僵尸状,由此可见他们制出的药效果非常不错,我配制出一剂解药,到时间给他注射,免得浪费了他身上的零件。”

“行,我们会查的。”燕行没有质疑,只有顺从,论医术与药剂,小萝莉碾杀总医院的那几个老家伙,听她的准没错。

该交待的都交待了,乐韵慢吞吞的收银针,将实验品身上的针收回来,包好,密封,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再消毒。

银针拔身人体,当试针实验品的男人腿脚一软,直挺挺的晕死。

“太弱了,我才出八针,还有最后五针没出就痛成狗,这体质,太渣!好了,燕帅哥,人交给你们了,我忙我的去啦。”

善后的人来了,没她的事儿啦,乐韵背上自己的背包,愉快的冲燕帅哥挥挥小爪子,干脆利落的走人。

“小萝莉,我送你。”燕行对黑九使个眼色,也没有特别嘱咐什么,抛下自己的一干兄弟,快步追上小萝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