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一章 你有没听到什么声音/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队长说走就走,黑九也是醉了,可他连想坑议的念头都生不出来,目送队长到了仓库门口,和两队友捡起犯人的衣服和医用箱,各抄一个倒霉蛋,将搬货物似的扛起来,将人和物品送进他们的车里。

早已聚拢的队员们拿出手铐和脚铐拷住三个倒霉蛋子的手脚,虽然小萝莉说那三个倒霉催的家伙两个钟内不可能自由行,为了安全起见,拷了手脚更安全些,小心使得万年船嘛。

他们可没客气,又给仨蠢货戴上头套,至于人权什么的,阿呸,对间谍还讲人权,除非是脑子透逗了。

兵汉们将仨劫持犯分开关押,一辆车关一个,另一辆车装两个,全部人员上车,收队。

他们撤退时,远远的看到队长老大的座驾也没去追赶,不紧不慢的离开废弃工厂押人回去审问。

乐韵不想要燕帅哥送的,她一不路痴二不伤疾,自己能走也能找到方向,干吗要人送?

燕行硬着头皮跟着怕小萝莉,好说歹说愣是将人哄上车,他开着猎豹跑路。当车子开至大道路口,他才细声细语的问:“小萝莉,你去哪?我送你过去。”

“西山的六聘山,狮子岭。”

“噫,你想去狮子岭,那边是风景区,管理人员比较多,可能不太好挖药材。”

“我知道啊,我主要去天坑转转,如果天坑那边没找着,只能去其他地方转。”

“小萝莉,你要去天坑?天坑所在的山树和植被虽然很茂盛,没听说有稀有药材。”

天坑,全国有大大小小几百个,但首都内比较著名的就只一个,那个天坑在首都之西的太行支脉西山群脉的一个小山头,目前也是风景区内的景点之一,但还没有完全开发,有路通往天坑,仅只能欣赏,不能攀岩到天坑底去感受天坑的神奇。

“有没有,我自己亲自去看了才知道,像你,就算有棵千年奇药在你眼前,你也会当草。”

“好吧,我是外行。只是,去天坑的话一天能来回,好像用不着带行装吧?”

“我又没说只去天坑这个地方,也没说只找一种药啊,如果天坑那边没有我要找的药材,我进西山去碰碰运气。”

燕行没有再问,小萝莉说啥就啥,他要是再啰嗦多几句,估计小萝莉又不会让他送。

车子很快又上市区高速,行驶一阵换道,到一条街上,燕大少说要去商场买瓶矿泉水,找地方暂停。

乐小同学没下车,抱着自己的小背包坐副驾座上等,等得十几分钟,燕帅哥才回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

乐韵盯着他瞅啊瞅,瞅着他开后排座门,将那些东西塞进他的大背包里,她一声不吭,哼哼,如果没猜错,那家伙百分百又准备当小尾巴,要跟着她满山跑了。

小萝莉没问自己为什么要买那么多东西,燕行也不主动解释,开车赶路,兜兜转转大约四十来分钟,在十一点之前到达天坑所在的西山自然保护区。

京都的西山保护区是北方最大的一个自然原始森林保护区,森林与植被都是原始的次森林次植被,非人为植造,因为森林保护得好,形成一个自然生态体系,素有北方江南之称。

燕大少的猎豹挂着军用车牌,进保护区不用交费用,一路畅通无阻,直抵天坑所在的狮子岭山脚。

当车子停下,燕行下车,从后座拖出自己的大背包,锁上车,赶紧赶慢的赶到小萝莉身边。

乐韵不急不慌的背好自己的蓝黑色大背包,看到背背一米多高迷彩背包的帅哥,挑眉,笑得高深莫测:“别告诉你闲得无事想跟着去爬山。”

“你出个门不是遭人跟踪就是遭劫持,太容易招麻烦,实在让人不放心,我跟着你给你当保僄。”燕行脸不红气不喘,一本正经的陈说理由。

当初他左问右问就是没问出来小萝莉下一个目标点,哪怕他天天盯着她的手机信号,她今早开溜,他仍然没找着蛛丝马迹,如果她不主动打电话通知他,估计要到中午他才知道小萝莉溜了。

如今,他好不容易跟上来,当然要坚决跟着当跟班,有他跟着,想必那些想暗中下手的人会有所收敛。

“呵呵!”乐韵笑容灿烂,暗中狂磨牙,特么的,她为什么遭人劫持,说来说去原因还不是因为他们往她身边凑,让那些来历不明的家伙以为她跟他们是一伙的,想从她身上下手套问他们的情报。

小萝莉笑容灿烂,瞳目深处却没有笑意,燕行便猜着她心情估计不美妙了,立马表态:“我保证,无论你做怎么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我跟着,有些不对外开放的区域也能进去,有我在,你只要不大面积的扫荡药材,偷偷的挖几棵,没人会怀疑到你头上去。”

“随你,你自己的衣食住行自己解决。”乐韵懒得跟燕帅哥磨嘴皮子,她上车时就看见后座放着他的大背包,不用问就能猜得出来他是有备而来。

“嗯,我有准备吃的。”他出发时没来得及准备足食物,中途在路上停车买了米和花生泡面等便于携带的储备粮,之前又去购得些吃的,存粮够吃一周左右。

乐韵不跟他磨叽,甩开小短腿,迈着坚定的步伐,向着山路攀登。

天坑所在山叫上方山,是狮子岭山的一座小峰,狮子岭仅是森林公园保护区内六聘山的一个支脉。

天坑是上方山景点之一,有路直达。

时值初冬,北方草木枯萧,满山遍野的一年生植物或枯萎或半枯半黄,覆盖群峰的树木一部分叶子已落得差不多,一部分还挂着红叶或黄叶,就连常绿乔木的叶子也失去水分,不再像春夏那般苍翠光亮。

这个季节的森林,即无秋季的满山金黄,红叶铺山,也无春夏季的绿色连天,山花遍野,更无隆冬季的雪海茫茫。

无疑的,这个季节是不太适合旅行的,也是森林公园的旅行淡季,不过,因为山上景点著多,登山的人不像旺季人山人海,也仍然不乏其身影。

一般旅客们订有农家院住宿,登山旅行都是轻装上阵,而燕少与乐同学两人背着大背包,每每有人看见忍不住好奇,为此,他们也成为别的游客们眼中的风景,很多人的镜头中有他们的身影。

燕大少戴墨镜和口罩,乐小同学也戴着防尘头罩,也不怕别人看,反正看不见脸嘛。

登山的主道是去山上的寺院,一大一少两人并没有进寺院参观,直奔目的,途中又经过两个景点,然后才到去天坑的支道。

满山萧瑟,冷意肆虐,因气候原因,去天坑的人很少。

没人围观天坑,对乐韵来说却是正中下怀,她背着大背包爬了那么久的山,连气都没喘,兴冲冲的跑,沿着小道爬上一个山坡,就到天坑。

天坑在近山顶的地方,呈塌漏斗形,上口窄,肚子和底部宽,山上植物茂盛,而天坑四周并没有特别高大的树木。

冬季萧瑟,草木枯败,天坑四周一片萧瑟,就算不刮风,因有深洞,也自然形成一股冷气流,好似要把人吸进去似的。

爬到天坑外,乐韵也没敢冒冒失失的往前冲,站在离得好几米远的地方用遥望,那个巨大的坑黑幽幽的,从一边望去,能看到对面洞壁上的岩层和渗水积成的石钟乳石。

燕行落在后面几步,他不慌不忙的走在天坑路道,以指点江山般的气概陪小萝莉欣赏天然坑洞,并且不遗余力的解释:“这个坑洞底面是密封的,没有连通地下河,里面也没有奇珍异兽。”

“你下去玩耍过?”乐韵侧头,仰头瞅瞅燕帅哥,暗中又郁闷得半死,海拔太低,每次跟人说话要仰望,心累。

“嗯。”他绝对不会告诉小萝莉他去天坑不是玩耍,而是在训练,他们是半夜三更攀岩下去,然后再攀岩爬上来,想想现在还感觉心塞,当年的那位队长老大好变态。

“有没你要找的药材?”他一秒甩开当年那些惨不忍睹的训练回忆,认真的观望天坑,冬天光线不太明亮,天坑内部很灰暗,有阴森感。

“有,在洞底,我闻到它的味道了。”乐韵沿着路继续往前。

天坑即然是旅行景点,当然有路通向天坑边沿的,那条路到坑边壁,建个小小的观赏台,有护栏保护,因地理位置原因,容纳不了多少人驻足。

冬季的天坑没多少可欣赏的地方,风又大,站天坑边可没啥美好感觉,冷嗖嗖的。

燕行跟随小萝莉走到天坑边缘,向下瞅,好吧,坑太深,看不清里面的草木,只能看到些许杂乱的颜色。

乐韵趴着护栏向眺望几眼,默默的叹气,太深了,这是要逼她另寻门路的节奏啊!

想到要放弃,又有点心疼,天坑里有好几种上约二百年左右的药用植物,还有一颗约四百年的千龄草,不去把它们收为己有,好浪费。

她有备而来,早准备了攀爬工具放空里,原准备先瞅瞅,如果坑里有药材,等深更半夜没人的时候,她再偷偷的爬下去采挖药材,现在倒好,有燕帅哥这个超级大灯泡,不方便实行半夜潜行去挖药的计划啊。

乐韵仰天暗叹,摘下背包,坐下准备吃点东西填肚子。

她早上出发得很早,按计划九点左右赶到天坑,谁知在地铁上遭劫持,被那三只渣渣带着跑了一圈,中间耽误太多时间,就算后来一路赶来,等爬天坑,时间也超过十二点。

小萝莉不说话,燕行也坐下,他刚翻开背包,拿出鸡腿鸡爪子想给小萝莉啃,逗她开心,便见小萝莉捧出她外出必带的煮奶锅,打开盖子,一锅满满的煎饼。

总自带美食的小萝莉好可恶!

瞅到小萝莉的干粮,燕行特别的不是滋味,小萝莉每次外出自备美食,他只能啃干面包,总这么虐没有美食的单身狗真好吗?

乐韵拿出吃的,用筷子夹三个煎饼放一只不锈钢碗里递给燕帅哥,虽然她不喜欢有个小尾巴,看在他送她过来,还不用她购票可以免费游保护区的份上,她大方点,分他一份午餐。

有好吃的了!

当东西递过来,燕行喜得眉飞色舞,一把丢开自己手里的物品,捧住碗,兴高兴烈的放腿上,从背包里摸出一只叉子,叉起一个煎饼花卷,狼吞虎咽的啃。

他吃相凶猛,乐韵很斯文,夹一个花圈慢吞吞的咬,小口小口的咬,吃了几口,耳朵唰的竖起来,像蝙蝠耳朵似的收听四面八方的声波。

听了一秒,视线投往天坑,再次倾听,半晌,再次隐隐约约听到微弱的声音-“救……救……命……命……”



乐韵脑子里闪过大大的问号,天坑底没有连通地下河,四周也没有通向其他地方的溶洞,为什么为传出声音?

那微弱的声音还在回旋,她推用肘撞撞挨着坐的帅哥:“燕人,你有没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有啊有啊,风声,风吹草木声,还有鸡鸣狗吠声,还有路上人说话的喊叫声。”燕行啃完第二个煎饼,听小萝莉问有没听到什么声响,一口气说出自己听的多种声响。

“我说的是天坑里,你有没听到天坑里有声响。”她听到的声音很微弱,但,她百分百敢肯定那真的是从天坑里传来的。

乐韵相信自己的耳力,她没有听错,那弱弱的“救命”声是从天坑里传来的,同样,她也相信自己的嗅觉,天坑里没有人,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都没有,坑里有蛇和老鼠生活。

“天坑里只有风旋涡声啊,怎么了?”燕行奇怪的望向小萝莉。

“我好像听到了人喊话的声音。”

“可能是声音经过空气传播,再吸进天坑造成的假象。”

“嗯。”乐韵认真倾听,天坑里除了风声再也没其他声响,接受燕帅哥的解释,她是绝对不会脑洞大得联想有鬼什么的。

那点儿事也仅是个小插曲,很快被抛开,两人吃饱了,收拾背包下山,晃下山岭,燕行尽职尽责的当司机,载小萝莉直奔远处的群山峻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