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二章 报应/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1月8日,立冬后的第一天,下午,当上班族们又开始继往开来的忙碌时,乐诗筠故意伤害同学案开审。

乐千金的案子不仅是她意图伤害同学,还牵涉到非法禁药的制作和售卖,以及原材料走私等,即有被伤害同学的起诉,还有警局的公诉。

因为案件被伤害人皆是在校大学生,涉及隐私问题,不开公审判,只有少量人出庭旁听,除了法制专业媒体,没有其他媒体人员。

被伤害的晁宇博、邓宇轩、李宇博、陈书渊、才子健、何泽新、许希望六位同学和家长与导师们没有出庭,全权交由律师代理。

法庭代表着法律的威严,庄严肃穆,就算还没到开庭时间,少量旁听人员也是安安静静的。

下午两点如期开庭,公诉人员与原告律师们相继到位,紧接着是法庭负责人员,审判员,正式开庭后,准嫌疑犯被带进法庭。

乐诗筠是第一被告,乐富康乐富民是第二被告,被带上法庭时,因乐家兄弟是拘留期,没有穿拘留所的小马甲,而乐千金已被正式逮捕,穿着看守所的衣服。

乐家曾收到法院传票,乐大太太、乐二太太和乐佳琪作为家属也到庭,乐家三人看到乐诗筠时差点没尖叫,那还是乐家娇娇女吗?

打乐诗筠被关押后严禁家属探视,至此刻,乐家家属第一次看到她,乐家太太们也是到丈夫进了局子才知道乐诗筠早已拘留逮捕。

乐二太太直勾勾的盯着被带进法庭的女儿,几乎怀疑眼睛出了毛病,短短一个多月没见,曾经珠圆玉润的姑娘瘦了一大圈,面容憔悴,明明刚双十出头,看起来像三十来岁的人一样苍老。

那样子的乐诗筠,莫说乐二太太看呆了眼,就乐大太太和乐佳琪也看傻了,看守所是龙潭虎穴还是炼狱,才会把人磨成如此模样?

纵使有太多的震惊,她们也没敢表露出来,愣愣的看着乐诗筠被法警带到被告席。

乐诗筠被从特定的门押至法庭的那刻就看到了坐在最前排的家属,仅只看妈妈和伯母以及堂姐,却不见父亲和伯父,心里立即涌上不好的感觉。

当站到被告席,听到法警报告说第二被告带到,看过去,看到自己的父亲和伯父分别被两位警们押进庭,脑子“嗡”的一响,一片空白。

完了!

乐诗筠脑子里只有‘完了’两个字,大伯父和父亲双双被抓,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公家找到了乐家出售购买非法药的渠道,或者已找到制作禁药的工作室。

乐家两位太太看到丈夫被带上来,紧张得几乎窒息,连大气也不敢喘,忐忑不安的等审判。

乐富康乐富民看到乐诗筠的样子也大吃一惊,当被带到被告席上,近在咫尺,他们心虚不已,没看乐诗筠的眼睛。

疑犯带到,开始审案,先是被告律师们陈述起诉被告人罪状,再之是公诉方提起起诉理由。

七位被伤害同学的律师一人陈述一遍理由,再加上公诉方陈词,仅陈述就花了四十几分钟。

证据确凿,在事实面前,乐诗筠无力辩驳,以沉默抗拒。

然而,并不是她拒不认罪就能逃避的,很快公诉又翻出旧帐,关于乐千金曾用药构陷别人的事,以及乐家私自开作坊制造禁药的违法事件,如此一来,乐富康乐富民也牵涉其中。

乐富康乐富民在得到贵人指示后放弃找律师的决定,这当儿听完公诉人员的指控,相继认罪,并一致将主要职责推给乐诗筠,只承认自己按乐诗筠的要求帮进购帮材料和代为售卖。

当乐家兄弟指控乐诗筠是主犯时,乐诗筠当即晕了过去。

她在看守所天天被三位室友搓磨,被折腾的几乎崩溃,好不容易挨到开庭,原以为家属会帮她脱罪,没想到亲人将主要罪名全推给她,那种被出卖的打击击碎她的心理防线。

因为第一被告晕倒,法院暂时休庭,将三被告带下去,医生为乐千金检查。

乐千金只是气急攻心,很快悠悠转醒,盯着医生和法警们看了半天,说出第一句话:“我能不能跟我家人单独说几句话?”

法警去请示审判员,得到许可,将乐千金带去隔离室。

中途休庭时,乐富康和乐富民被带到单独的地方,有专人看守,当看到乐诗筠被送进来,兄弟俩紧张的站起身,担忧的喊了一句:“小筠-”

法院没有在隔离休息间停留,让三人单独相处。

乐诗筠进门后挨着墙,直直的盯着伯父和父亲,声音嘶哑:“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她当替罪羊?为什么不帮她脱罪,反而将罪名全部推给她?这些年,她努力的利用在学生会的机会为乐家扩展人脉,她为乐家做的还少吗?

她为家属做了那么多,为什么到头来将她弃之不顾?

心中的愤怒无处可发泄,乐诗筠问出一句为什么,戴着手铐的手青筋鼓动,一张脸也几乎扭曲。

“小筠……”乐富民心虚,几乎不敢直视女儿的眼睛,呐呐的解释:“我们这么做也是万不得已,只能先把我们摘出去,保住乐家,然后才能找机会想办法将你保出来,不这么做,乐家就要全军覆没。”

“小筠,这次太凶险,乐家托关系求到贵人那边,贵人也没办法直接帮我们开脱,出了这么大的事,总要个人顶着,先委屈你,等我们出去稳定下来,再求贵人想办法保释你。小筠,你这次真的玩大了,不仅动了晁家的命根子,还把李家、许家邓家也拉进来,那些人家哪一家动动手指就碾杀我们……”

乐富康想起在法庭上听到被告律师们是哪几家所委托,当时心都凉了,现今想起来后背都在冒冷汗,小筠自己计划不周密,没有成功,结果惹恼了晁、李、许、邓四家,那几家联合发难,若乐家无人罩着,这当儿早被连根拔起。

乐诗筠默默的盯着大伯父,听着他剖析厉害关系,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单独见面的时间到,法警将三人隔离。

乐千金没大碍,法庭继续审案。

因为乐富民乐富康对于指控罪名已认罪,从而重新开审的时候,重点在乐千金故意伤害同学和研制禁药方面。

因乐千金对于自己故意用禁伤害同学一事上,她不肯承认,起诉方可不是吃素的,将乐千金曾用药物迷晕甘千金,在老家也用药陷害乐家对手的陈年旧事全翻了出来。

有指控罪名,当然需要证据,证人们的供词一一呈堂,同时,还有几位证人出庭指证,其中重磅级的证人一个是乐诗筠在看守所的室友之一——甘家千金甘紫华,以及甘家姑娘曾经的未婚妻焦权。

一刀剪出庭指证,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未婚夫与乐千金勾结的龌龊暴光,从而牵扯出恩恩怨怨,最后乐千金勾结她未婚夫焦家男给她下药,毁她清白,她的证词,不仅指证乐千金给她下药的事实,同时也再次陈述了她之所以煎掉未婚夫焦家男命根子的理由和原因。

甘家姑娘指证乐千金对她下药之后,焦权也供认不讳,承认与乐千金合伙对甘用药,并怀疑曾经乐千金给他下药才有了一夜风流,之后他被乐千金牵着鼻子走,和乐家合作。

有两位重磅级的证人,还有乐家在H南老家南市曾经莫明其妙被陷害得身败名裂的受害家族出庭指证乐家对他们使用药物的重大嫌疑和动机,再有视频记录了乐千金对晁同学下药的经过,以及当场收缴的禁药和迷药,铁证如山,原告律师和公诉方指控乐诗筠的各项罪名成立。

在各方铁证之下,最终乐千金因故意恶意伤害晁同学等七位同学,行迹恶劣,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

乐千金身为青大高材生,知法犯法,违法研制和售卖禁药,又因原材料部分为走私品、毒品原料,涉嫌走私罪和贩毒,判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

乐千金先后多次对他人使用违禁药,伤害了别人的家庭和名誉,引发一系列恶性后果,影响恶劣,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八个月。

乐富康乐富民是从犯,违法走私药材和非法售禁药,又包庇乐诗筠,家族合伙对他人使用禁药,因认罪态度良好,事后并提供了药材来源,有知错立改的立功表现,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半月和十一个月。

签于乐家兄弟认罪态度良好,对乐富康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即可以在狱外服刑。

乐家的案子审判时间极为漫长,当最后宣判定罪时也差不多到下班点儿,随着审判宣告乐千金罪名成立,也给案子划上句号,乐家三人被带走,从宣判当天起计算有期徒刑服刑日子,之前的拘留期不算在有期徒刑之内。

审判结束,乐诗筠像抽干了全身的力气,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由两法警搀扶离开法庭,送回看守所。

与她同时被送回的还有一刀剪,相比于乐千金的半死不活,一刀剪心情愉悦,如果不是因为有法警们在,她一定会仰天长笑,痛快啊,姓乐的终于得报应了!

法警和看守所的狱警将两人送回宿舍,冰姐和肥妹在宿舍,老老实实的自我罚站,迎接狱警和管理人员。

法警和狱警们将人送至监舍便离开,李管教嘱咐冰姐和肥妹好生监督乐千金,免得她想不开闹自杀。

冰姐和肥妹诺诺的应下,等管理人员走得再也听不见脚步声,一刀剪迈着八字步,两步走到靠着墙摇摇欲倒的乐千金面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贱人,你也有今天,苍天有眼哪!”

乐诗筠还没从巨大的打击中回神,眼神空茫,被揪着头发,脸痛得扭曲,却没有任何反抗。

冰姐和肥妹愉快的跑去坐了,冰姐大马金刀的在床铺上,笑眯眯的问去当证人的一刀剪:“一刀剪,贱人判刑了?”

“嗯嗯,判了,”一刀剪精采飞扬:“冰姐,肥妹,你们猜猜贱人被判了几年?”

“三年以上。”

“二年以上。”

冰姐和肥妹异口同声的喊出一句。

“你们猜得日期有点少,贱人被判有期徒刑四年零八个月。”一刀剪兴奋的眉开眼笑:“四年哪,贱人要在牢里呆四年,等贱人坐完牢出去,人老珠黄,名声一落千丈,看她还怎么得瑟!”

“贱人就是活该。”冰姐肥妹痛快的笑出声来,勾引男人的贱人,活该坐牢,坐得越久越好,把牢底坐穿更好。

“贱人,姐跟你的仇还没完,你等着。”一刀剪啪的甩乐千金一记耳光,甩甩手,走去冰姐身边坐下,一时无语。

冰姐看一刀剪面色只郁,不由奇怪的问:“一刀剪,贱人判刑了,这是大喜事,你怎么好似不太开心?”

一刀剪垂着头,幽幽的叹口气:“冰姐,如果没意外,我的事也很快要开庭了。”

“这是好事啊,顶多就三几年,坐几年出去,仍然天宽地阔。”

“冰姐,我不怕坐牢,我……我就是舍不得你和肥妹,”一刀剪心中涌上酸味:“人情如饮水,冷暖自知,进了这里,我才知什么是朋友,什么是知己,跟你们相处的日子就算人身没有自由,可是心是自由的,我的事开庭审判后很快就会离开你们,我,真的不舍得。”

“傻瓜!”冰姐一巴掌拍在一刀剪肩膀上:“你忧伤个什么劲儿,我和肥妹的事儿比你严重,判刑肯定也比你重一些,你的事儿有结果,早早去服刑,早早出去,等你出去后再来看我们呀,而且,你先出去的话,要努力奋起,积累经济基础,等我和肥妹哪天出去了去投奔你,也有个落脚之处。”

“对哦,我们还指望着去投奔你。”肥妹附合冰姐,眼珠子转转,瞅着乐千金笑得无辜:“我觉得眼下不是论一刀剪哪时开庭的事,贱人的事宣判了,明天应该就要转移去另外的地方,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要搞个欢送会给贱人饯行?”

“要的要的。”冰姐眼睛眯起:“肥妹,还是老规矩,怎么跟贱人亲近都没事,记得别把人弄坏了。”

“放心啦,我省得。我今天中午吃得有多,我先带贱人去友好相处。”肥妹跳起来,冲向乐千金,她一定会给乐贱人一个最难忘的临别纪念,保证贱人刻骨铭心。

乐诗筠被挨了一巴掌,那些混乱的思绪慢慢集结,当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神智,便听到冰姐几个说要搞个欢送会送她,她差点吓晕过去。

她惊恐的看着肥妹晃着肥壮的身躯靠近,当被肥妹一把捋住,连动都不敢动弹,任肥妹拖走。

冰姐和一刀剪看着肥妹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乐千金拖进厕所,坐等结果,很快厕所里传来尖叫和呕吐声,就算没亲眼看,她们也知道发生了何事,肥妹早就想请乐贱人吃一顿“大餐”,现在乐贱人即将被送走,那顿大餐就是肥妹送给乐贱人的临别纪念。

吃屎的感觉……呃,想必乐贱人从此以后会永生不忘。

冰姐和一刀剪明知肥妹在做什么也不去阻止,装傻充愣,权当没听见乐千金的尖叫和嚎哭。

“一刀剪,你还有心事?”冰姐最清楚一刀剪对乐贱人的恨,如今,乐贱人被折腾,一刀剪最初很开心,很快又心事重重的样子,颇为奇怪。

“今天在法庭上,我见到了焦渣男,渣男竟然出席作证说乐贱人跟他合谋给我下药的事实,这不正常,焦渣男恨不得我枪毙,怎么可能会帮我洗脱嫌疑。”

“如果是那样的话……,说明乐贱人惹到的人很厉害,有可能查到了焦家渣男与乐贱人合谋用药的事,焦家不得不弃卒保车,指证乐贱人,将自己当作受害者。”

“这次乐贱人惹到了京中老世家中的晁家,李家,邓家和许家,每家先辈都是革命家族,现今家族有人从军从政,皆是权贵家族。”

“我的个乖乖,晁家,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晁家吧?乐贱人连那种人家也敢惹,果断是作得一手好死啊,那种人家惹一个就能让人吃不了兜着走,她一下子惹了四位,好了不起,佩服!”

“冰姐,乐贱人也有后台的,乐家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有位大人物罩着,只要乐家不犯国法不叛国,其他事基本动摇不了乐家根基,要不然,以乐家那点家底哪能在京中立足。”

“呵,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不管乐家有谁罩着,这次仍然保不住她,说明乐家惹得的那几位也不是吃素的,再说,不管是什么人护着乐家,能护一回是一护,当人情用光光了,耐心用光光了,乐家再作死,下场一定会很精彩。”

“也是。”一刀剪深觉有理,不管如何,总归现在乐贱人得报应了,她今晚一定给贱人一个最深刻的教训当饯行大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