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四章 救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掉陷井了咋办?

燕行脑子里闪过柳某人最爱用的词:在线等,挺急的!

能不急吗?

四周黑麻麻,上面还有东西往下砸,燕行陷在树枝与泥土里动不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哗啦啦的倒下来砸他一身,他只能抱着头等尘埃落定。

等了良久,尘埃落地,再无东西下落。

燕行抱头的手松开,四下探一探,碰到泥土和树枝,他慢慢的扒拉开压着自己的东西,有泥土,有树枝,有石块。

有一块石头砸在后背,幸好他落地时砸在树与泥土表面,后背背着背包,那石块砸下来,他的背包帮他隔离开,因此没有直接砸到他身上,还有些碎石之类的被他的手挡开。

虽然手与头被石头硌划伤,不严重。

他费了好大费儿才把压后背的石头挪开,然后扒土呀泥呀,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弄开,小心的将身躯从杂乱之物里解救出来。

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有什么东西,好不容易从乱石乱树枝里挪出身的燕行,摸黑解开背包,找出手电筒,拧亮。

就着手电的光,看清四周,他落在一个深深的长隧洞里,隧洞两边不知通向哪,幽黑如宇宙中的黑洞。

隧洞约有四米宽,他落脚的地方到处是从上方塌下来的树和泥土。

举着手电往上看,隧洞高约二米半,而头顶上方则有一个宽宽的洞口朝上,手电筒的光照不到顶,不知有多高。

这不是陷井。

看看隧洞壁,燕行心头了然,洞壁明显是人工开凿出来的,有可能是古墓,上方可能是通气口或者是入口,他不小心踩塌,所以掉下来了。

隧洞里黑乎乎的,空气不太好闻,但是,氧气还是很允足,说明必定有地方连通外界。

四下观察一番,提起背包,挪到离上方洞口远一点的地方,扔下包,检查自己的手臂,手背被石头硌得血肉糊糊,再看脚,腿上也被划伤。

燕行拿出毛巾将手上的泥土弄干净,用水冲一冲手掌,再找出一面小镜子,就着光照一照,灰头土脸的,左额上还在往下渗血,将脸和泥土染成红色。

“真倒霉!”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运气不咋的,原本想捉只兔子,结果弄得这般狼狈。

头上隐隐作痛,他小心的摸摸,摸到几个地方湿糊糊的,不由苦笑,他没带多少药啊!

跟小萝莉外出,他根本没有特意准备常备药,只有以前的放背包里的感冒药和纱布、创可贴之类的。

就算明知没带多少药,燕行也不得不给自己处理伤口,从背包里扒拉出一只小袋子,找到些创可贴,两小瓶白药,一小包纱布,其他的,没有!

药太小,他也没怨天尤人,拿出矿泉水,摸索着清洗头上的伤口,身上手上脚上的伤可以拖一拖,脑袋上的伤口必须先处理,免得感染发烧,烧坏脑子。

矿泉水也只有两瓶,一瓶是原装矿泉水,是解渴的,一瓶装的是溪水,为了安全,他用矿泉水洗去泥沙,将泥土弄干净,倒上白药,用创可贴敷盖伤口。

处理好头上的三处大点的伤口,将手背和脚上的泥泥弄干净,伤口比较大的用点药,贴创可贴,小伤无视,后肩也有伤,不太严重,无视。

粗略的处理好伤口,燕行再次打量四周,试着喊了几声,只听见自己的声响,没有听见小萝莉的回音,估计声音传不出去,小萝莉听不到。

他不敢乱跑,坐着没动,小萝莉那么机灵的一个人,发现自己不见了,必定会寻找他,以她的灵敏,找到陷井所在地不在话。

只要找到陷井点,就算小萝莉没法救他,她也会找人来救,她找不着他的兄弟们,可以找小晁问柳某人的电话,通知柳某人组织人来救,或者她可以报警。

燕行头脑清明,明明白白的确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而不是乱跑,到处乱蹿最耗体力,万一早早耗光了食物,救援人员没到,吃苦的是自己,至于这是哪,等救援人员到来再去探险也不迟。

当燕帅哥出事的当儿,乐韵蹲在草丛里挖药,最初听到吱嘎声,以为燕帅哥那家伙太猛,撞断树了,也没在意,转而感觉到地面微微震了震。

地震?

倾刻间,她跳起来,再一听不是地震,地震会引发地底轰鸣,这刻大地没有轰鸣,山体也没有震颤感。

地面没有巨大的颤波感,却传来土崩瓦解的声响,像土方塴塌声,乐韵连药材也不要了,跑向声响处,她没听错的话,燕帅哥去的方向就是那边!

在她奔跑时,哗啦啦的声响不绝于耳。

听着那塌塴声,乐韵急得卯足力气,也不管前面是荆棘还是藤蔓,不管不顾的狂冲,穿过十几棵树与草丛相连的地方,爬过坡地,离巨大的声响也越来越近。

当她从一片树与杂草间钻出,便见几米远的地方有一块地儿的树与泥土像塌方似的滑动,她狂奔而去,还没跑到,便听到吱嘎一响,那片塌方的地方不动了。

见鬼了!

乐韵边跑边揉眼睛,刚才看着它在动,现在不动了,邪门!

怀揣着惊讶之心,飞跑过杂草丛,跑到之前看到在震动的地方,那儿是片倾斜的坡,四周完好,仅有一块约十来平方的地方表面的泥土与树木杂草通通不见了。

没错,就是不见了。

那一块地方像被人把树呀草呀全掀走,留下些残土砾石,还有些树根等物,隐约见到石块,那块地方比四周下陷约半米左右的深度。

四周草木末动,莫明其妙的有一片地方没了草木,怎么看怎么怪异。

底下有陷井!

乐韵左看右看,在离露出泥土的地方转,找到燕帅哥踩踏过的痕迹,再转,转得一个圈,燕帅哥踏倒的杂草到那片祼露泥土的地方之后便再无踪迹。

倒霉催的燕帅哥掉陷井去了!

望天望地,良久,她不得承认那一事实,四周没燕帅哥人影,也没有他的气息,结果显而易见,必定是他倒霉催的碰触到陷井边缘,掉坑里当了猎物。

陷井啊陷井!

瞅瞅那一片裸露出泥土的地方,乐韵心拔凉拔凉的,那么宽的地方草木全部悉数不见,可想而知陷井有多深。

而且,陷井开启后还能复位,也不知究竟是什么陷井,有没安装机关暗器,如果有机关,燕帅哥掉下去遇上万箭直发,后果不堪设想。

确认燕帅哥掉坑,她再不迟疑,飞奔进树丛跑去砍藤蔓,不停的砍藤,砍到很多很多的藤,一根一根的连接起来,接成两根很长的绳子,在离陷井不远的地方选两根大树,将藤系在树上,拉着藤试试长度。

将藤拉到裸露泥土的地方,感觉还是太短,又冲去树林里割藤,再次连接成十来米的绳子,拿回来接在两根藤端。

制作好工具,乐韵将一根藤绑在自己腰间,另一根卷成巨大的一个圈套手臂上,收拾好背包工具,将柴刀扔回空间,戴上一双纱布手套,拿着当安全绳的藤,纵身跳上没有树木的空陷地。

她蹦到祼露泥土的地方,那十来平方的地方微微颤震一下又静止不动,乐韵纳闷了,为啥没动?

她又跳了跳,还是仅仅只微微震一震。

是不是太轻?

想了想,乐韵纵身跳到杂草丛,再一个飞跃,使出千斤坠之力,用力将力气集中在双脚,重重的落在一片下陷的地方。

那重重的一砸,那块还祼露出泥土的地方吱嘎一响,她踩着的一端向山体那方后退,而那下陷的地方的另一端则向外凸,那一块草木缺失的地方像是一块翘翘板,这头重了一头下沉,一头上翘。

哎妈呀!

使出吃奶力气才将一块地方踩得震动的乐韵,差点没憋住气,这不是陷井,分明是传说中的翘翘板类的活栓机关。

燕帅哥之所以无缘无故失踪,必定是他踩中翘翘板,然后被掀坑里去,也不知坑里有没尖刺之类的东西,如果坑内还有坑人的东西,燕帅哥只怕凶多吉少。

她只看一眼的当儿,巨大的一块地方向后一退,露出一条巨大的裂缝,那些祼露的泥土因重力原因缓缓向下倾倒。

乐小同学也没有幸免,斜着向下掉,那绳子嗖嗖跟着向下钻,因为她拴着绳子,被拉力扯得挨坑边缘的地方垂直悬挂,并没有被泥土乱石砸到。而她腰间的藤并没有承担重力,她的重量由当安全绳的藤承负,悬空垂挂,距上方约二米左右。

乐韵本来憋着一口气踩着那片地方,当机关倾塌,她那口憋着的气也不由自主松了,等被扯得悬空而挂,闻到许许多多的味道,其中就有燕帅哥的血腥味。

向上一望,出现一片窄窄的亮光,那片亮光就是翘翘板一头塌陷时开启的缝。

为了稳住自己,乐韵一脚绊住一条藤,一手抓安全绳,匀出一只手,从空间里取出手电筒探看情况,坑很宽,灰乎乎的石壁十分光滑,脑子“当”的响了一声,哎哟,是不是掉进古墓啦?

瞬间的,她笑出声来,古墓哇,古墓代表的就是奇珍异宝!

正想寻找落脚点再认认真真的研究研究,发现头顶的光亮好似在变窄,定睛一看,大概因为人与泥土之类的掉进坑里,翘翘板上的力量又差不多达到平衡,那块巨大的翘翘板正在合拢,那条亮光也越来越窄。

悬空挂腊肉的乐韵,抓住拴上的绳子,正想借力荡出深坑,忽的听到燕帅哥的声音——“小萝莉小萝莉-”

燕行坐在隧洞里,没有开手电,坐了很久,听到一声硌牙的声响,他下意识的往上看,什么也没看见,过几秒才看见一丝丝亮光。

他跳起来跑到之前掉下来的地方往上看,高高的上方出现一条细长的亮光,随之有泥土之类的沙沙的飘落。

他躲到泥土砸不着的地方仰望,大声的叫喊:“小萝莉,小萝莉-”

那上方的亮光离得太远太远,他看不见东西,只有大声的叫喊以此通知小萝莉他还活着,让她听到声音找人来救援。

燕帅哥的声音在隧洞里荡起回音,当传至乐韵耳朵里,听到的不是他本人的声音,是放缓了的、像重音一样的回声。

燕人还能喊叫,说明还活着,暂时不用担忧。

闻声,乐韵放心了,向上望,那片亮光在倾刻间窄得不到半掌大,她想飞上去已无可能,干脆放弃出去,反正燕帅哥还活着,说明底下没有什么能致命的暗器机关,她下去救人就可以了,犯不着出去打电话通知别人劳师动众的来搞救援活动。

裂缝亮光越来越窄,她的心尖也微微抖了抖,她不怕翘翘板合拢,就怕石块合拢时把她的绳子夹成泥桨啊,如果藤被夹断,她就要变高空坠物,有可能会摔个面目全非!

她一动不敢动,很快,吱嚓一声,那块翘翘板碰到壁边缘,似乎合笼了。

微弱的光线瞬间消失。

乐韵以为绳子会断裂,她会掉下去,然而绳子没断,扯一下,能扯动藤往坑里延伸,不觉感到奇怪,将手电筒套手腕上,抓着绳子上爬,爬得一米多远,发现翘翘板没有合死,它被一棵树和石块卡住了。

翘翘板的边是倾斜的,光照进坑也是照在翘翘板面,被挡住了,离得远根本看不见,因而她没发现。

乐小同学为自己感慨了一把,运气真好啊,绳子没受损,她不用当空中飞人啦!

欣然大喜之下,举着手电筒四处探照,不看不知道,当近距离的观察,她才发现那块巨大的翘翘板不是石头,而是铜!

铜,是红铜,也不知存世多少年,有些地方生锈,但并不明显。

红铜板宽呈长方形,微微倾斜,巨铜板斜对着的深坑洞壁悬着几条同样是红铜铸造的铁链,拴着石条子,组成机关。

左看右看,乐韵研究一阵,想吐槽设计者,太狠了有没有?

翘翘板机关无论踩哪一端,结果都会悬空,将上面的人呀物呀抛进深坑里。而且,按理机关从外面根本打不开,只能从内使用。

可是,有根抵撑翘翘板的石桩子不知何原因折断,只残余半截,那块巨大的翘翘板没了支撑柱子,只要外界有重量压在其中一端就会造成此重彼轻现象,翘翘板失去平衡一端就会下沉。

研究清楚翘翘板机关的原理,乐韵拿手筒向下照,翘翘板下的坑很宽,底下黑洞洞的,也不知有多深。

乐韵汗哒哒的渗出一背冷汗,再次研究坑壁面,人工凿出的坑,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想攀岩也没条件。

看样子只能沿绳索向下了,乐小同学叹口气,将手电筒系在背包带子上,缓缓的放自己当安全绳的藤。

她不敢大力,藤放得十几米长,绳子也没因悬挂重物而崩断。

藤绳结实,乐韵喜之不胜,不停的放安全绳,再下坠七八米,腰上的绳子到头,她只好解开那条藤,只抓着安全绳向下滑。

隧洞里,当上方的亮光再次消失时,燕行固执的昂着头看着上方,过一会隐约看到一点像萤火虫似的光,那点亮光一闪一闪的闪动,闪到这边闪到那边,又过一阵,那闪烁的光不再乱晃。

他瞅啊瞅,瞅了好一阵,发现那点星星之光正向下移动,原本只有萤火虫那么大,再变得像天空的星子似的。

又过好久,那点光由星光变得鸡蛋大,再变成茶杯大,他拧亮手电往上探照,仍然只能看见那团光。

乐韵将藤不停的下放,很快藤到尽头,人悬在空中,向下瞅,看到一团晃动的亮光,她扯开嗓子喊:“燕人-”

“小萝莉,我在!”燕行听到上方传来的声音,大声的回应。

燕人中气十足,说明没受重伤,也说明坑内没有厉害的机关,乐韵彻底放心,估算一下,目前相距燕人大概还有十米左右。

十米……

十米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若就那么跳下去,囧,她不敢跳好吗。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乐小同学整个人非常不好,想了良久,默默的从空间里伸出一条绳子接在藤条尽头,再次抓着绳子向滑。

小萝莉不再跟自己说话,燕行也没喊,仰头上望,只那团光越来越近,过了几分钟,看到一团阴影向下移动,并越来越近。

又过了一小会儿,上方悬下一根白色的尼龙绳,距地面约有四米来高。

他抻着脖子,看到小萝莉沿索子一点一点的攀沿下来,很尽到绳子尽头,她脚下还悬空二米有余,他二话不说,飞快的冲过去:“小萝莉,我抱你下来。”

乐韵也没矫情,任燕帅哥以举高高的姿势抱着她的腰,将她举起来,抱着移动。

燕行举着小萝莉慢慢的走出满是树枝和泥土的地方,走到干净的地面,慢慢将人放下,就着她的手电筒光看她完好无缺,略略松开口,忍不住说教:“你怎么这么冒失,万一绳子不结实断了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