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五章 约法三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落了地,燕行才敢说教她,讲真,他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小萝莉找到陷井,不顾危险来救他,忧的是她对情况一无所知就这么下来,万一绳子断了,或陷井里有危险物,小萝莉这么跑来等于送羊入虎口。

“……”乐韵刚足踏实地,没到表扬和感激,反而挨了一顿吐糟,整个人都不太爽,她冒冒失失的跑来是为谁呀?

他忽然失踪,她辛辛苦苦,不畏艰难险阻不管危险不危险,在第一时间奋不顾向的赶来找他是为什么?

还不是怕他重伤,拖久了会有危及性命,所以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地取材,制作有利工具,于第一时间采取行动,自己爬进陷井,以身涉险。

结果呢,她摸黑爬进这未知的地方,他不感激就算了,还说她冒失?

冒失你个大头鬼!

乐韵想呵燕帅哥一脸,最终为了医者仁心那伟大形象,没爆怒,只是不爽的翻白眼:“谁叫你衰神附体,捉兔子兔子没捉到人反而被坑了,身为同伴,好歹要来帮你收尸啊。”

“我……”燕行本来想辩驳几句,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他确实没捉到兔子,自己还掉进陷井,你说,他能说啥?

无话可说,不好意思的斜眼望上空:“呃,其实,我想说的是你用不着以身犯险,你丢根绳子下来,我爬上去就行了,现在没人在外接受,我们怎么出去?”

“干么要急着出去?我要去探险找宝贝。”乐韵慢吞吞的打量四周,一边解释:“我得提醒你,我粗步计算了一下,从坑口到底,大概是二十九米左右,你上去的时候小心点,我担心树藤承受不住你小牛犊一样重的体重。”

他有像牛一样重吗?

惨遭小萝莉淘汰,燕行郁郁于心,小萝莉一天不嘴毒会死么?总这么打击他,是不是很好玩?

心里悒郁,他还不敢抱怨,不管小萝莉怎么怼他,他失踪了,她不顾危险的跑下来找他,仅这一点说明她是能患难与共的人。

看在小萝莉关心他死活的份上,他就不计较她的嘴舌,燕行用阿Q精神说服自己大度,看看上方,二十九米啊,好大的深坑!

乐韵举着手筒左照右看,看到隧洞内的树与泥土砾石混合物,不由咂舌:“啧啧,燕人,说你衰神附体又不太对,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你竟然平安无事,不缺胳膊没断腿,你上辈子不是拯救了地球就是你家祖上积德,所以运气杠杠的。”

“我又不傻,不可能睁着眼让自己坠地,掉下来的时候抓住了树,树先落地,当然摔不死我了,我也有受伤啊,你没看见而已。”说到为什么没摔坏,燕行骄傲的解释原因,他半途抓住两棵树,落地时树先着地化去冲力,他得以逃过一劫,没摔个半死不活也没胳腿断腿。

“我鼻子好着呢,闻到了你身上的血腥味,你能蹦能跳能说话,那点伤对你来说无足轻重。”

小萝莉不关心自己咋办?燕行摸摸鼻子,有点小忧伤,他明明说自己受伤了,小萝莉也闻到血腥味儿,仍然不准备给他包扎伤口,没爱心!

燕帅哥不吭气了,乐韵懒得研究他在干什么,放下自己的背包,摸出柴刀,打着手电跑向那一块泥石杂物堆,跑到一个地方,用柴刀当锄头扒拉断树残枝和泥土砾石。

燕行没近前,他站在杂乱的泥土堆旁作壁上观,很快,小萝莉从泥土里扒拉出一只灰兔子。

那只兔子就是他追的那只,地面塌陷时,树、草皮,人和动物谁也没有幸免,全部翻落深坑。

人是高级智慧生物,懂得自保,懂自救,没有受重伤,兔子就没那么幸运了,光荣牺牲。

燕行:“……”小萝莉一定是属狗的!

乐韵扒拉出灰兔子,笑嘻嘻的放到一边,又去将树枝树叶和乱七八糟的枯草收拢,搬到一边,找出几块石头摆成灶形,再去将兔子剖肚,丢掉内脏,往它肚子里塞些盐和五香粉,塞把药材,扔一边,弄一些泥和面团子,用来裹灰兔子。

将一只灰兔子裹成一个泥蛋子,生火,等火燃起来,再把泥蛋子放石头灶上烤烧。

“小萝莉,你把水用完了,到时出不去没水喝,有你哭的。而且,这里好像是地下隧洞,不通气,你在这样的地方烧火,有可能会被烟熏得窒息。”小萝莉在收拾兔子的时候,燕行不说话,等她烧着泥蛋子才不咸不淡的说教,他觉得有必要让小萝莉吃点苦头,要不然她那所为欲为的个性将来会吃大亏。

“你觉得我傻吗?”乐韵坐守着烧火,笑得两眼弯弯如月牙,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可爱得不得了。

“大多数时候你挺机灵的。”傻不傻跟他说的那些有什么关系?

“那不就是了,反正我不会断自己的后路,”乐韵笑得露出一口整齐的小银牙:“我不会告诉你这条隧洞与地下河相通,水会有的;更不会告诉你这条隧河有通气口,烧火生出的烟会找到通风口出去,不会熏死自己。”

还说不告诉,你都说了好么?对于偶尔也古灵精怪淘气幽默的小萝莉,燕行也是没撤了,不耻下问:“你怎么知道隧洞连通地下河?”

“空气里有河水的气息啊。”乐韵偏头,瞅着帅哥乐:“燕帅哥,兔子是我找到的,这是我的食物,所以,你的食物你自己想办法。”

囧,能不能别分得这么清楚?燕行无奈的干瞪眼:“你真准备去探险?这个看起来像古墓,有可能有机关陷井,很危险。”

“当然要去啊,”乐韵兴奋的握拳:“古墓机关很有意思是不是?”

兴奋没维持三秒,一脸严肃的侧转身,一本正经的直视燕帅哥:“燕人,你不想去的话在这里等我或者我先送你出去,你要跟我一起去的话,咱们必须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燕行以看恐龙的眼神看小萝莉,这地方好像还是他先发现的吧,小萝莉竟然厚脸皮的跟他谈判,这都是什么事儿哟?

“对,约法三章,”乐韵严肃的点小脑袋:“第一,发现好东西首先归我挑,第二,东西不多全归我,第三,东西多的时候三七分,我七你三,同意的话,我带你去闯一闯。”

燕行目瞪口呆,他绝对不会告诉她他曾经过闯过仙人墓,而小萝莉竟然说带一个闯过仙人墓的他去闯一闯,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

而且,这分脏法是不是太霸道了,由她首选,她挑剩下的才给他,她占七成,她咋不去当强盗!

以前,他只道小萝莉毒舌不讲理,现在才发现她简直脸颜无耻,而且,厚脸皮就算了,还无耻得这么理直气壮,刷人三观啊。

三观又一次被颠覆,燕行乐了:“我为什么要同意?”

“不同意啊,不同意也行。”乐韵悠悠的笑了笑,小魔爪忽的一伸,一指点在燕帅哥后背。

燕行猜到小萝莉可能会变脸,防了一手,时刻注意着她,然而,他却没想到她这次点穴没点他前胸,而是朝后背出手,当感觉到后背有风时,他刚生出闪避的念头,她的手指就戳下来了。

那一指戳来,他后背骤然一麻,肌肉僵硬,下一刻,小萝莉的手指再次疾点他腰,肩,然后点到他前胸穴位。

随着她运指如飞,燕行全身僵硬,刚张嘴想说“开玩笑呢”,却发现发不出声音来,他不仅人不好了,连心都不好了,小萝莉说动手就动手,点他麻穴就算了,还点他哑穴,太……太残无人道。

他急,非常急,想说话,说不出来,想动动不了,没法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愣是急出一身冷汗。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黑白跟你讲,就算你逃得我的点穴手,你也逃不过我的迷香,不合作的下场就是当雕像,你啦,就老实的呆着吧。”乐韵将燕帅哥点穴,哼哼唧唧的吹胡子瞪眼,嫌他在旁碍事,抱起他,将他移到他放背包的地方。

燕行内心那叫个气啊,他不就是没有立即点头嘛,用得着这么凶残的点穴让他当石像?

奈何成了哑巴,就算想咆哮也咆哮不出来,他眼睁睁的任小萝莉将自己当障碍物搬走,看她潇潇洒洒的去烧野兔。

没人咶噪,乐韵满意了,烧约一个钟的火,将泥蛋子烧得通红通红的,移下火堆,等它冷凉一阵,用从泥土里扒拉出来的藤条将它绑起来,可以像提西瓜似的提在手。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背上背包,她没有立即走,而是走向燕帅哥,燕行看到小萝莉背包,心中大急,当看到她走过来,那颗暴燥的心才勉强安稳,小萝莉还知道过来帮他解穴,算有点良心。

然而,他想错了!

小萝莉没有帮他解穴,而是从小背包里摸出一颗药丸子塞他口袋里,皱着小脸儿数落:“姓燕的,穴位四个钟就会自动解开,不听人之言吃亏在眼前,以后要长记性,别跟我扛,跟我杠有你苦头吃,这次不收拾你,就罚你面壁思过吧,给颗药丸给你防毒防感染。我去探险可能要三两天才能回来,最后友好提示你,别妄想攀绳子上去,上面的藤承受不住你的重量,也别妄想四处跑,如果没推测错,这条隧道只是迷宫的一条,你闯进迷宫里迷路了没人救你。”

“……”燕行气得快吐血,臭小萝莉,真要丢下他不管!他拿人格发誓,她敢那么做,等他出去,他一定捉住她暴揍一顿屁股蛋子!

他急得牙根痒痒,龙目怒瞪,可惜,他处于点穴中,瞪眼也没杀伤力,而且,哪怕他没被点穴,乐小同学也不怕他的眼刀子呀,她权当他在眨眼,利落的转身,背着她的背包,提着她烧的泥蛋子,走向隧洞的一端而去。

小女生走得潇洒绝尘,云淡风轻。

燕大少盯着那个小背影,气得五脏六肺快爆炸,该死的小萝莉,她那臭脾气究竟是谁惯出来的?

他想跟乐家大家长们聊天聊地聊人生,乐家家长竟然纵容出小萝莉那么一身怪脾气,简直就是在教坏祖国的花朵,毁坏国家未来栋梁之材的三观。

急,气!

被抛下的燕行又急又气,偏偏无可奈何。

小萝莉走好几米,忽的又回头,声脆如铃:“燕帅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要跟我去闯一闯?想跟着就要无条听我的,还要遵守约法三章,同意的话,你眨眨左眼。”

小萝莉还算有点良心!

小萝莉没有真的一走之了,燕行那口堵在心口的怒气又散了一半,依言眨眨左眼,他本来就没说绝对不同意她的提议呀,就是想跟她讨价还价而已。

就算隔得很远,乐韵也看见燕帅哥在眨眼,她笑容灿烂,得得哒哒的往回跑,一阵小跑跑回燕帅哥身边,伸指戳戳他前胸几个地方,笑容一如既往的干净天真:“燕帅哥,你确定同意我说的条件?”

“同意同意,我同意!”燕行忙不迭的点头,他可不想被定在这里当石像,不管小萝莉要她签订何种丧权辱国的条约,他也认了。

“你早说嘛,早同意的话不就得了。”乐韵得寸进尺,笑嘻嘻的伸指戳燕帅哥,在他身上狠狠的几指,解穴。

身上微微一麻后那种肌肉僵硬感消失,燕行一边活动手脚,一边幽怨的瞪小萝莉:“每次都点穴,有种你不用这招啊。”

“行,不用就不用,下次我用药。”不用点穴手,那就请他试试药剂也不错,能迷晕燕帅哥的话,相信其他人见药必倒无疑。

“当我什么都没说。”燕行嘀咕一声,跑去拿背包,开什么玩笑,小萝莉医学天分比她的武学天分高出不知多少倍,他脑子进水了才会去给她试药。

“说定了哦,你要听我的。”

“哼。”燕行背上包,一边扣带子,一边走到小萝莉身边。

“好哒,我就当你同意了,好东西都是我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乐韵得意洋洋的昂昂头,迈着小八字步往前冲:“走走,我带你长见识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