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六章 好东西是我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要带你去长见识,怎么破?

燕行的答案很肯定:走着!

小萝莉撒欢似的往前冲冲冲,他二话不说,背着行装跟在后面,小萝莉都说能长见识,必定是个神奇的地方。

隧洞壁面开凿得比较平滑整齐,没有太多的凸凹感,地面也很平坦,空气像自然界雨季的天气,是湿润的,又并不令人讨厌。

小女生闷声往前冲,燕大少腿长,不用努力追,轻轻松松的跟着她的脚步,因地面没什么起伏感,不怕摔跟斗,他大多数时候不打电筒,以此节省电筒电量。

隧洞幽黑绵长,好似无边无际,走路的脚步声荡起轻轻重重的回声,让人感觉特别的空寂、孤漠。

走了一阵,隧洞前方一分为三,洞口形状、高度完全一样。

燕大少以为小萝莉必定要斟酌再三选路,然而事实让他咂舌,小萝莉根本连想都没想,一头扎进左手边的一条隧洞,就那么舍生忘死似的往前冲。

身为跟班,他决定不问十万个为什么,不声不响的舍命陪君子,又跑了一阵,前面又是分岔路,小萝莉仍如即往的走左手边的隧洞。

而且,那样的情况远远的没有尽头,每隔一段距即出现岔道,考验着人的承受力,能把有选择困难症的人分分钟逼疯。

燕大少以为小萝莉会不停的选左手边的路,实际上她的选择也是变化的,先左,然后选右手边,之后或左或右或走中间一条道,岔道不断的出现,选择也在不断的更改。

不停的走,不停的选择方向。

燕行偶尔会看腕表,隧洞里没有手机信号,但腕表与时钟运行正常,说明隧洞里的磁场并没有发生质变。

兜兜转转约两个钟,走着走着,明显感觉空气越发潮湿,他隐约猜到原因,如果没错,可能快接近地下河了。

事实也是如此,走七八分钟,前方隧洞陡然增高,手电筒照过去,远方没有壁面,而是漆黑无边。

潮水的气息和着风扑面而来。

厉害,太厉害了!燕行惊奇的不得了,小萝莉竟然真的找到了地下河!

他正想大力赞美小萝莉几句,那个小小的孩子像找到宝贝似的,撒开脚丫子,“嗷嗷”欢叫着往前跑。

囧!

燕行囧囧有神,小萝莉不打招呼就跑,太没爱心了。

一溜烟儿开跑的乐韵,如果有读心术读到燕帅哥的心思,她非把脚丫子跺他脸上去不可,她带他长见识,他还敢说她没爱心,欠揍呢!

她不知道燕帅哥在想啥,因此快快乐乐的往前跑,鞋子跺地跺出的声响紧密如锣鼓,人飞过带起的风呼呼而响。

欣欣然的乐韵,一鼓作气冲到隧洞边缘,手电筒的光投向远方。

隧洞的尽头是条巨大的地下暗河,河床宽约五十余米,暗河流经的上方冲刷出一个巨大的苍穹顶。

苍穹顶凸凹不平,高约七八米,因为冬季水平稳,水位不太高,露出很宽的河床,河床边缘高高低低,河流中的流沙被冲上岸,形成暗河沙滩。

河滩上的沙即有沙也有淤泥,零星的散布着搁浅的石头,偶尔也可见一点树根踪迹。

河流流速平缓,听不到水流淌的声音,暗河内的河道是平静的,暗无天日的地下深层之地,潮汐自有定律。

隧洞口对着暗河,隧洞顶与暗河上方的顶平齐,沙滩最边缘的地方比洞口略低二米左右,沙滩从河水水面往滩边缘是由低往高的趋势攀升,因此,隧洞距河流面至少有七米以上的落差。

看河滩边缘水流浸泡的痕迹,水位从来没有超过隧洞,因此隧洞里没有残余的淤泥和杂物。

暗河虽然没有直接连通外界,但泥土堆积,繁洐出蚊子,见到光,以飞蛾扑火之势朝着光源涌上去。

两人还没到隧洞边缘,小蚊子便赶至,绕着电筒表面飞舞。

乐韵驱走蚊子,上仰视于苍穹顶,下俯瞰于暗河沙滩,内心特别的震撼,哎妈呀,眼前的地下河比神农山的地下河还牛啊!

落后半步的燕行,站至小萝莉身旁,开启最亮手电筒状态,一束强光照亮了很宽一片地方,当欣赏到巨型地下河和沙滩,忍不住咂舌,乖乖,京都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地下暗河,为什么从没听地质学家们说过?

乐韵盯着淤泥与沙子混合沙滩,蠢蠢欲动:“燕帅哥,之前讲好的哒,好东西是我的,我没有去挑选之前,你不许捡沙滩上的东西。”

“!”燕行举着电筒在观察暗河拱起的苍穹顶,听到小萝莉旧话重提,颇感无奈:“你尽管去捡,哪怕你捡到黄金,我也不分你的。”

暗河里的石头跟地表河道旁的石头没啥两样啊,一堆破石头,谁喜欢谁拣去,他才懒得浪费力气背着一袋石头当宝贝。

“不抢我东西的人是好人,燕帅哥,你饿不饿?我先吃东西,喝饱了去拣石头。”

燕帅哥对河滩上的石头和奇奇怪怪的东西不感兴趣,乐韵喜得心花怒放,放下背包,坐在隧洞边缘,慢悠悠的找干粮。

“嗯。”燕行配合的应一声,解下自己的背包,也学小萝莉坐在隧洞口,将两脚伸出隧洞,踩着暗河边缘参差不齐的石壁。

乐韵找出自己的煮奶锅,拿出煎饼,分二个给燕帅哥,自己吃一个,余下的再包起来留着晚上吃,收好锅,拧过自己制作的泥蛋子,用力的砸破。

泥蛋子被磕出一个口,一股香喷喷的味道争先恐后的挤出来,飘散,浓香扑鼻。

“咕咚-”燕行闻到香味,馋得狂咽口水,他早就饿了,因为小萝莉不停的跑路,他也不好意思说吃午餐。

乐韵磕破泥蛋子,用力的扒泥块,每扒掉一块泥就会露出金黄金黄的兔子肉,兔毛因为与混土粘在一起,当泥烧干,皮随着泥块剥落。

扒光泥块,剥出一只金黄的烧兔子,外皮干净,油亮油亮的。

拿出煮奶锅盖垫着,乐韵拿瑞士军刀割兔肉,分出一条兔腿的后腿给自己,其余的全部给燕帅哥。

燕行捧着大半只兔子,那眼睛亮得吓人,先切下兔头啃,咬一口,哎,好吃!皮脆肉嫩,重要的是入药味,香郁脆口。

他狼吞虎咽,啃掉兔头,再切下一条兔前腿,把余下的一半又包起来,留着晚上吃,就着叫化兔子,吃着煎饼,人生简直不能更美妙。

吃得满嘴流油,燕行觉得吧,如果小萝莉再给他做顿好吃的,那什么三七分还可以好商量,改成一九分都行。

“小萝莉,你这招泥烧兔子是从哪学来的,好好吃。”吃得快乐,必须要给小萝莉一个赞。

“小时跟我爷爷进山识药,我爷爷有时就这样烧兔子的吃。”因为有个好爷爷,乐韵从小目睹很多野外求生技能,她的野外生存能力杠杠的。

燕行嫉妒了,有个厉害的爷爷就是好啊,他爷爷,算了,不提也罢。

填饱肚皮,乐韵觉得自己足以打死两头牛,收拾好东西,找出一只袋子,提柴刀,开开心心的准备出发,看到燕帅哥也准备跟去,眨眨漂亮的汪汪杏眼:“燕帅哥,你玩够了就去洗澡,把你自己洗干净,到时我帮你上药,等你伤口愈合,明天再出发去探险。”

“哦,我先转悠一阵,然后就去洗。”小萝莉要帮自己上药,燕行满满的是开心,小萝莉刀子嘴豆腐心,她其实并不是真的不管,大概是觉得他没处理好伤口,为不浪费药才先不给他用药。

乐韵急着去捡东西,也不管燕帅哥是不是真的会照做,从隧洞边缘攀岩,下到河滩上,乐颠乐颠的朝着目标摸去。

河滩上的沙子也是湿润的,踩上去能留下浅浅的脚印儿,燕行慢吞吞的跟在小萝莉后面,看她这里一瞅那里一瞅,有时捡块石头,有时捡根光滑滑的树根,特别的无语,那些东西有啥用?

跟着走了一阵,他不粘着她了,小萝莉离河水远远的,沙滩是干的,没有能吞人的淤泥,没什么危险,不用担心。

不用跟着当保镖,他踩着岩石靠近河水去研究河面,河水很深,暗幽幽的,站着看了一阵,发现有鱼。

鱼有大有少,大的足有三四斤,小的一个手指大。

暗河里有鱼,说明河道其中某一段跟地表河面相通,所以鱼儿能自由穿梭,如暗河全线是伏河,河里不可能有鱼。

燕行侦察一阵,沿离水比较近的沙滩行走,他本来想捡拾搁沙滩上的树枝树根残枝当柴火,走一圈,发现残树枝零星可见,实在太少,就算把它们全部捡起来大概也不够做一次饭。

树枝不够当柴火,他也省了心,不去做无用功,慢慢走,慢慢寻找比较好看的石头,把外形看着不错的漂亮石块捡起来,用衣襟兜着,不方便携带的时候便送回靠近隧洞的沙滩堆起来,然后再去临水的地方寻找。

当燕帅哥不再跟在屁股后面时,乐韵喜之不尽,在沙滩上乱转悠,在燕帅哥看不见的角度,将捡到的东西偷偷往空间丢。

转来转去,兜转一阵,到一堆沙泥和岩石之间蹲身,用柴刀撬地,撬了一阵,绕着一个地方挖出一个圆环形坑,再慢慢清除圆堆的泥土沙子,弄掉一些淤泥,扒出一件掩埋于沙子中满是铜锈的青铜器-一只缺了口的高足碗。

挖出东西,乐韵飞快的把它丢进空间,再掩上泥沙,又在乱岩堆里扒拉,左捡右找,找到几块石头,又挖出一块半掩埋在沙土里的青釉陶瓷罐,几块大小不一的陶瓷碎片,和几块残破不全的铜器。

每找到一件残瓷片,她啥也不说,将东西偷偷的扔回空间,再把沙堆弄得乱乱的,然后慢条斯理的到别的地方去找东西。

隧洞所对的沙滩是暗河的弯道,常年累月,冲积成沙滩,弯滩并不太宽,总长度长约三十米,有裸露的岩石也有沙土,乱石,淤泥,边缘与顶端还有石钟乳。

乐韵在沙滩上东转西荡,跑遍了能去的每个地方,那些近河水的淤泥与湿沙滩堆容易陷进去,她不去光顾。

走遍能走的沙滩,将自己扒拉到的东西提到岩石与河水相接的地方,蹲在岩石上清洗,将东西洗得干干净净,提回隧洞放一边沥水。

燕行捡得好几兜子石块,堆在沙滩边缘的岩石上,坐等小萝莉回来,当看她提回一袋东西,倒在隧洞里阴晾,也跟上去好奇的打量,大部分是石头,有几根被水冲刷掉皮的树根。

树有什么用?

他搞不懂小萝莉捡几根破树枝做什么,欣赏一阵,嗯嗯,有几块石头外形挺漂亮的,隐约好像有动植物的影子。

“小萝莉,我帮你把临水沙滩上的漂亮石块全捡回来了,你瞅瞅有没喜欢的。”欣赏完小萝莉捡的石头,他心里比较平衡了些,他捡到的石头有好几块很漂亮,比小萝莉捡到的丑不拉叽的石块好看多了,应该能入她青眼。

乐韵撇撇嘴角,她早就侦察过整个河滩,有灵气的东西在哪一清二楚,燕帅哥捡的石头只有几块有微弱的灵气。

燕帅哥那么上道,知道帮她捡石头,她也不好打击他的信心,欣然应一声,爬到沙滩上去看他捡的石头。

小萝莉第一次没呛自己,燕行特别有劲儿,跟在她屁股后面跑到堆石头的地方坐着陪她挑选。

乐韵把石堆扒拉开,要紧不要慢的选,挑挑拣拣,拣出五块石头,其他的只能当观赏用,没实际用途。

“小萝莉,这块这么漂亮,你不要?”小萝莉东挑西拣只拿走少量几块,就连很漂亮的几块石头也没挑走,燕行特别的懵,他千挑万选捡来的石头竟然不入小萝莉法眼,这是什么跟什么?

“外观看着不错,当观赏用倒是可以的,只是,我背包没有那么多位置容纳它。”乐韵瞄一眼,燕帅哥手里捧着几块被沙子磨砾得十分圆滑漂亮的石子,那种拿来放鱼缸或花盆里当装饰品不错。

“你挑的那些有用途?”燕行为漂亮石子掬把同情的汗,可怜的石头,竟然被嫌弃了啊。

“这块,这块这块,含有对人体有利的矿石成分,可以熬水入药;这块是化石,上面有一条鱼尾,这块有可能是动物骨头化石。”为了让燕帅哥不至于说自己不识货,乐韵将挑选出来的石块展示给他看,指明用途。

“……”左瞅右瞅,燕行就是没分辩出含有利成分的矿石石有何不同,至于说的化石,那就更加没什么特别之处了,反正他的直觉没特别反应就是了。

小萝莉不要的几块漂亮石头,他反而觉得比较顺眼,也没舍得扔,揣兜里,又爬回隧洞,将石头放自己背包里。

小萝莉不去乱晃,他拿一套换洗衣服自己下河去洗澡,河面距隧洞很远,他也不怕小萝莉偷看,自己在浅水区痛痛快快的洗个澡,换一身衣服,开开心心的爬回隧洞。

乐韵拿出自己敷伤口的药帮燕帅哥涂抹伤口,头上背上手上腿上,每一处伤口都没落下,如此一来,她的一小瓶药也几乎用光。

药香浓郁,连蚊子也不敢近前。

小萝莉的药都是珍贵品,伤口抹了药,凉凉的,沁人心脾的感觉从伤口渗进皮肤,全身舒畅,燕行喜之不尽,这次小萝莉没问他要药钱哪,够义气。

他正暗喜着,听到小萝莉问:“燕帅哥,你记住路线没有?”

“路线,什么路线?”燕大少思路没跟上小萝莉的步伐,有点摸头不知痒处的味道。

“就是我带你来这里的路线啊。”乐韵差点想飞爪子拍死燕帅哥,说了带他长见识,他不会把她的话当耳边风吧?

“记住了七七八八,有问题?”

“有没研究出眉目?”

“隧道如迷宫,我还没研究出眉目。”

“这种是迷魂阵法之一,叫九曲游廊,记住我走时选择方向的规律,只要懂得规律,无论怎么走都能找到出路,我之前走的是青龙路线,青龙位必有河流,地下河一般有出口。”

“你懂阵法?”燕行愕然,小萝莉才十四岁,她怎么可能懂得那么多东西?

“我从古籍上看过许多失传的东西,对某些阵法略知一二。”乐韵眼望暗河,清澈的眼里有些阴晦:“以后你们做任务或者因种种原因胡闯到类似这种阵法的地方,不要好奇,尽快撤,超过七天还没有走出去,到时就由不得闯入者,生死难料。”

“有什么特殊原因?”燕行呼吸微微一滞,犹记得他的前辈们有一拨进一座古墓去寻找失踪的考古专家,全部失踪,等他和队友们赶去搜救,仍然一无所获,甚至连他们也差点折在里面,那座墓后来证实是仙人墓。

“具体的我不能多说,只能告诉你有九曲游廊的地方不是春秋古墓就是特殊的地下宫殿,无论是什么,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好奇的地方。”

“那么,这里是什么?”

“目前不知,明天进九曲游廊阵中去看看就知究竟是座千古一帝大墓,还是古仙人墓地。”

燕行:“……”不是说了不能好奇么,还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