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七章 有闯入者/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下隧洞与暗河因为有水气,没有所谓的冬暖夏冷,冰凉冷凉的,越接近傍晚越冷。

燕大少和乐小同学都不是畏寒的人,对温度不敏感,不过也不喜欢那种凉冰冰的感觉,再加上有蚊子跑来乱蹿,到五点多钟吃了干粮,早早的准备躺尸。

在隧洞里不用支撑帐蓬,把睡袋提溜出来,摆在地上钻进去就能睡大觉。

燕行担心小萝莉晚上睡觉不老实,或者担心暗河里有东西爬上来,他把睡袋摆在朝暗河的一边,当护大神。

为了不被燕帅哥半夜占便宜,乐韵把睡袋搬得离燕帅哥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中间摆上背包当间隔物。

小萝莉防贼似的,燕行表示很郁结,瞪着龙目,语气略显低沉:“小萝莉,用得着搬那么远吗?我又不会乘人之危占你便宜。”

“谁知道你会不会,万一你想公报私仇,假装自己有夜游症,半夜三更踹我几脚,我岂不白受了。”

“我心胸没那么狭窄。”燕行手痒痒的想揍人,臭小萝莉真的有本事能把一个儒雅温和的人逼得分分化身狂暴分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我是女孩子,女孩子要有自保意识。”燕帅哥大致上是不错的,但是,他和柳帅哥往她身边凑的目的可能相当不单纯,她才不要跟他做亲密无间的朋友。

燕行差点呕血,他什么时候有想占小萝莉便宜的念头吗?没有!他拿军人的人格起誓,除了最开始他有想过让小萝莉以吻抵债,后来知道小萝莉的坎坷身世之后就再也没有那种心思。

“在F省给你当了那么久的保镖,我有什么让你不放心的举动吗?”

“没有呀,挺老实的,但此一时彼一时啊,女孩子时刻要保持警慎之心,不仅要防陌生人,也要防熟人。”

“!”燕行真的要吐血了,说来说去小萝莉还是不信任他,他沉着的问了一句:“我是生人还是熟人?”

“半生半熟。”比陌生人熟,与熟人相比较又还差一点点,不算特别熟悉。

燕行无话可说,他又是当保镖又是跟她同流合污帮她打掩护,对她挖药养小墨猴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做到这程度还是没能得到小萝莉信任,只能说明熊孩子太能搞定,也说明小十六那个熊孩子做的好事弄出的坏影响还没消除,小萝莉还存有介怀。

燕帅哥不吱声,乐韵愉快的摆好睡袋,好整以暇的问:“燕人哪,我现在有空,你要不要接受睡前穴位按摩?”

“要!”燕行答得迅速,按摩,必定是有利于让他尽快雄风大振的治疗步骤,谁会拒绝啊。

斩钉截铁的应一句,又小声的追问:“是不是还要扎针?”

“不扎针,需要脱掉衣服。”

“嗯。”燕行喏喏的嗯一声,放下电筒,将睡袋摊开,自己利落的扒衣服,把防水透气的冲峰衣脱掉,又脱去贴身秋衣和长裤,只穿一条裤衩,自己往睡袋上一躺,躺成一条僵蚕。

“我好了。”他自己脑子里闪过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感觉有些羞耻,耳朵发热。

燕帅哥终于利落一回,脱衣服不再捏捏扭扭的,倒让乐韵刮目相看,这大概就是人说的“一回生二回熟”,他脱了几次衣服,估计也习惯了。

等人躺好,她慢腾腾的高抬贵足,挪到燕帅哥放睡袋的地方,在他头顶后跪坐下去,将帅哥的头抬高放在自己膝头,先帮他按摩头部和双肩上的穴位。

又一次头枕着小萝莉的膝,燕行也情不自禁的绷紧肌肉,小萝莉有双巧手,柔软细腻,手指轻轻的摁在自己身上,每按到哪儿那儿先是麻麻痒,然后就是热血沸腾。

原本冰寒的地方,祼露在空气里的皮肤也凉凉的,当小萝莉给他按摩几下,他身上好似着火似的,那火焰从头往脚底漫延。

不到几分钟,燕大少全身发烫,他自己也感觉到老二要抬头的意思,羞得耳朵和脸上阵阵发烧,滚烫滚烫的。

他抑住呼吸,闭着眼睛装死,在心里一遍一遍的祈祷,希望小萝莉没有发现他的窘迫,更希望光线不好,小萝莉看不到他的身体反应变化。

小萝莉一直没吭声,他能听到她平稳沉缓而有规律的呼息,能感受到她的双手在他头部穴位一遍一遍的揉,轻揉慢按,然后双手分别从他耳后穴向两肩移。

当小萝莉的手帮他按胸前穴位,燕行偷偷的启开一条缝,看到的是小萝莉圆鼓鼓的大胸,她穿着冬装,衣服仍然被胸撑得绷得很紧。

小萝莉漂亮的胸近在咫尺,一股雅香袭鼻,他抑不住心驰神荡,鼻子阵阵发热,差点喷鼻血。

禽兽!

面红心跳的燕行,自己暗骂自己,小萝莉还是个小孩子,他竟然看着她就有不该有的反应,简直禽兽不如!

“镇定镇定镇定,小萝莉在给你治疗!”默默的,他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忍痛割爱的闭上眼睛,不再看小萝莉。

燕行以为自己不看就能天下太平,实际上他能管住眼睛却管不住脑子,大脑里浮想联翩,浮现的全是让人心血逆流的画面。

思想,是没有束缚的野马。

如今,这匹野马在漫无边际的乱跑,每个画面那么美,美得让人呼吸加快。

不能再多想,不要再多想……

就算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要有正能量,要有正确三观,可是,燕行不大能控制住不让自己想像自己看到的美景,为了不暴露,他努力的清理自己的思想,特别的吃力。

乐韵帮燕帅哥按摩完头部和双肩,移到他左手侧,帮他按摩腹部和手,再去右手侧,遵遁先左后右的顺序帮他疏导血液循环。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燕帅哥众多血管和经验阻滞也不是一天所造成的,不能一次性疏通,需要慢慢来,如果一次性帮他疏通经络和堵滞的血位,他的身体承受不住,短时间会出现更大的损伤,到时必须长久休养调理。

燕帅哥的体温陡升,她也没当回事,那家伙在人前是儒雅翩翩的美公子,本性冷漠,私下里露出的一面则是偶尔冷酷凶残,偶尔腼腆,每次扒光衣服就变成小媳妇似的害羞不已,所以,他扒光衣服后体温升高是害羞所至,没啥大惊小怪的。

乐小同学帮燕帅哥从头往脚下按摩,最后按脚底涌泉穴,按了几次,结束按摩工作。

享受到全身按摩,燕行有些昏昏欲睡,便还记得自己只穿裤衩的事,一骨碌爬起来,将睡袋叠起来拉上拉链,将自己裹成一只蚕宝宝。

“瞅什么瞅,趁现在经脉畅通,赶紧练功。”乐韵瞅到藏在睡袋里的燕帅哥顶着张泛红色的俊脸偷偷的瞅自己,没好气的呛他一句。

“唔,”燕行脸上发烫,支支唔唔的唔一句,看到小萝莉起身走向隧洞口,裹着睡袋撑起上半身:“你去哪?”

“帮你按了臭脚丫子,我去洗手,顺便跑茅厕洗澡。”乐韵抓着手电筒走两步,侧头而望,看到燕帅哥想起来,怒目圆瞪:“你动什么动?还不赶紧练功?等我回来你还没入定,我不介意点你穴道,将你扔沙滩上让你喂蚊子。”

“大晚上的,我只是想帮你作伴。”燕行被呛得很冤。

“这里有白天和晚上之分吗?”

“……别那么凶,女孩子家要温柔。”燕行也明白自己无意间暴露出自己的智商,有点理屈词穷,气势弱下去,人也躺下去。

“温柔是要看对象的,对你温柔,我会被你分分钟气死,记住,不要偷看,我回来见你没入定,说明你肯定不老实,到时让你晚上当石像守夜。”

谁会偷看啊?

燕行想暴吼一顿,他是军人,不是流氓,那会干那种猥琐的事。暗瞪小萝莉一眼,不跟她计较,他是男子汉,不能跟小丫头一般见识。

小萝莉是言出必行的主,他要是偷看或者不练功,她回来发现了,他吃不了兜着走,他不想当石像喂蚊子,老老实实的躺好,默默的练功。

最初不能入静,当小萝莉和电手光从隧洞离开,他很快就静心入定,进入修炼的最佳状态。

打着电筒的乐韵,绕过河滩沙子,走有岩石的地方到河边去洗手,倾听一下四周的声音,感应到燕帅哥练功入定,快速闪回自己的外挂空间。

小灰灰又睡了,看到人类小伙伴出现,又蹦跳着跳出窝,它有一天没见到人,特别的想念给好东西给自己吃的人。

乐韵将手指伸过去,让小灰灰抱着手指玩耍,一边逗它玩,一边跑向药田,忙活计时也不放开它,让它抓着自己衣领在肩上或抓着头发爬上爬下,她自己忙着收摘药田里的果疏和打理药材。

人类忙着砍枯老的药草杆,摘取花朵和果子,小灰灰抓着人类的衣领玩一阵,爬她头顶,抓着一点头发,自己扯叶子和花朵嚼。

乐韵不能在空间呆太久,将必须处理的药材和果疏采摘后,没管藤已枯死的山药,原本山药这次藤枯死就该挖了,现在因为燕帅哥同行,不能老往空间跑,只能留着等回学校后再收。

处理药田里的东西,再去摘荷花和荷叶,莲蓬,还捞出几节莲藕,连莲叶杆一起挖出,藕放一只盆子里,莲叶莲杆莲蓬莲花各有篮子装载,每样都收集到不少。

墨色大缸配井水,堪称最佳种藕佳地,莲藕长势比药田里的作物还好,密密麻麻的挤满缸,每隔两天需取走一些藕,要不然它们没地方长。

收了莲藕,乐韵又摘火龙果,再给龙血树和面包树和古蕨、果树浇水,举着电筒照梨树和苹果树,那两种果树完成数个枯荣期,等于有三年树龄,终于打出花蕾,有要结果的趋势。

该做的事做完,将小灰灰放回窝,给它配好食物和水,以及洗澡水,赶紧离开空间。

回到暗河河边,乐韵先倾听,四周静悄悄的,燕帅哥也应该还处练功状态,她放了心,轻手轻脚的回到隧洞,看到燕帅哥躺成一只僵尸,自己也坐着打坐,然后睡觉。

睡得早,她不到四点钟就醒,趁着燕帅哥还维持着在入定状态,她悄悄的玩消失,先回空间去转悠一趟,赶在五点前又回隧洞,钻出睡袋,做晨练。

诚如小萝莉所说,经脉畅通无阻最适合练功,燕行一边睡觉一边修炼,睡得特别的好,到生物钟所定的时间醒来,发现小萝莉已在打坐,特别的窘迫,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跑去洗涮。

乐韵到六点才结束晨练,去洗把脸,和燕帅哥吃干粮,煎饼和兔子肉昨天吃完,又不能煮粥,他们只能吃面包,啃葛根减负。

补充能量,力气满满,出发。

燕行的伤口全部愈合,浑身都是劲儿,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他抢过小萝莉的一袋石头放自己背包,帮她分担重量。

石头约有五六斤得,对他而言那都不是事儿,健步如飞,不管小萝莉是快是慢,他步趋步跟的不离左右。

再次踏上探险的路,走到分岔路,又需要重新选择,第一个分岔点,一条是昨天来的隧道,一条是通向暗河的,就只余另一条,没什么可以纠结的,走没走的那条就行。

从第二个分岔点开始需要做选择。决策人士是小萝莉,燕大少不用费脑子,他只需记住规则和路线方位,能在大脑里拼凑出地图就行。

那么一走,走了足足半天,隧洞还是无穷无尽,好似永远也走不完似的。

“小萝莉,这个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当走累了,坐下吃干粮时,燕行终于憋不住,问出早就想问的问题,他默数过,共做了七十三次选择,按路线距离算,足有一百多里路。

“九曲游廊之所以叫九曲游廊,有九九八一条主线,九百九十九条迷魂长廊,我走的是去阵中心最近的一条路,预计傍晚能到阵中心。”

燕行:“……”累觉不爱。

两人吃了干粮,继续走,又做几次选择题,再次出现选择路口不再是三,而是五。

站在新的选择门前,乐小同学微微纠着眉:“有闯入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