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八章 贵人出现/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隧洞岔道从三个变五,本来就代表着变复杂了,燕行也认真研究,乍听得小萝莉说有闯入者,最初有点反应不过来。

闯入者闯入者……

脑子里回旋着小萝莉的话,他眼睛还在五个隧洞口扫视,过了约半分钟,思维顿了顿:“小萝莉,你说还有其他人?”

乐韵说了有闯入者便凝神静气的开启听力与嗅觉,听隧洞内的响动,从空气里残留的气味分辩另外的闯入者走了多远,半晌后听到燕帅哥回话,差点想怼他几句,他反射弧真够长的。

“嗯。”

“真的有盗墓贼?”

“你咋知道是盗墓贼?”燕帅哥怎么就一口判定是盗墓贼?万一是像她们一样不小心误打误撞掉进来的呢?

“不是盗贼,好端端的跑墓里来干什么?”

“照你这么说,你也是盗墓贼了?”

“我是路过。”燕行终于知道小萝莉为什么语气有点冲了,感情是因为他和她也在地下墓宫里,他说来迷宫的都是盗墓贼,论起来也包括他们在内。

乐韵没有再跟燕帅哥争论,跟燕人较真,被气到的只是自己,倾听四周,没有听到震动声,说明人已走很远,没必要再侦察。

她也没多少好奇,不管是盗墓的还是误入的,进得这九曲游廊,最后只有三种可能:一是有专业人士,找得到生门路线或者找得到去阵中心的路线,那么,不管怎么样,最终她和他们会相遇;

第二吗,如果那些人食物不够,又找不着出路,只有被困死途中的份儿;第三,呃,那是指非常倒霉的人,选择不当误入死门,踩到机关分分钟被灭杀,或者误入机关枢杻地,触发机关改变阵法,最后将自己困在迷魂长廊里走投无路,结局仍然是死路一条。

是以,乐韵没有想去寻找其他闯入者的想法,如果没有危险,她撤退时再去顺便将其他闯入者带出去,如果有危险,她当然是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不要怪她冷血,毕竟救人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而不是法律义务,从道德上讲有救人的道义,但从法律上讲却没有必需要救别人的义务。

何况她是乐家独女,还有爸爸和新妈妈要奉养,如果她出了事,爸爸失去了精神支撑会难以活下去。

其他人已不知去了哪个角落,还等啥?乐韵不再纠结,昂首阔步,雄纠纠的直奔左手侧第一个隧洞。

小萝莉风风火火恍恍惚惚,一马当先誓不回头,燕行自然毫不犹豫的唯她马首是瞻,马不停蹄跟着跑。

两人或一前一后,或齐头并进,在错综复杂没完没了的隧道里穿棱,此现彼失,乐在其中。

长年累月不见天日的隧洞,幽凉空寥,偶尔有些地方有渗水现像,凝结出石钟乳,有些地方甚至有微小的青苔,有些地方则凝结出一层白粉尘,若有人仔仔细细的观摩,或许能发现石壁上其实刻有壁画。

然而,因不知经历多少苍桑岁月,壁画刻痕浅淡,图画隐沿在石壁的颜色里,难得现出真容,隧洞看起来就是开凿得比较整齐而已。

一条隧洞里,四个背包客像幽灵似的行在其中,人人俱背着黑色大背包,穿防水防潮的黑色冲峰衣裤。

四人全是男士,一人约五十来岁,比较有肉感,腆着个啤酒肚,一手持着把桃木小剑,一手抱着只罗盘,一马当先走在前,偶尔嘴里还念念有词,却无人听清他在念啥经。

另三位皆年在三十到四十之间,两个不胖不瘦,一个国字脸,比较白净,给人知识分子的感觉;一个是黑脸汉子,像常年晒太阳似的,黑黝黝的,是健康的那种红黑;另一个则是个瘦子,在四人当中个头也最矮,就是人说的浓缩即是精华。

四人面色微呈苍白,嘴唇焦焦的,有点像缺水的模样,头发好似好久没清洗,有层油垢,发型也很凌乱,每个人眼眶四周带着一圈青影,明显是睡眠不足,眼中也有血丝,倍显疲惫。

一行人走得不快,啤酒肚老者脚步还算有力,黑脸汉子和瘦瘦的矮青年中气不足,脚步无力,而白脸汉子更有头重脚轻之感,步子是虚浮的。

四人有两人头顶的头灯亮着照路,相伴着在空空荡荡的隧洞里行走,那轻重不一的脚步声荡起回音,令人生出身处末世般的狐独感。

漫漫暗黑没有边际,而隧洞前方又出现五个隧洞。

四人缓缓走到需要选择的岔道口,啤酒肚老者面对着中间的隧洞,调动罗盘,分析方位与角度,很快,他选出代表吉的方位,走进右手边第二个隧洞。

后面的三个男子紧跟其后,走进又是漫无尽头的长道。

“敖大师,我们……真能走得出去吗?”漫漫黑色侵染着四周,也侵染着人心,说话的人语气里带着绝望。

他们已经走了五天,每次都以为走到隧洞终点就是出口,然而,现实总是那么残酷,隧道尽头还是隧道,无止无休。

五天啊,不是五个小时,走了五天不知走了多远,人却还在隧道里,可想而知每个人心中的压力有多大,大得让人快崩溃,让人快绝望。

难道真要莫明其妙的困死在这奇怪的地方?

每个人的情绪濒临崩溃,可对生的希望又让人生生的强撑着,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会走出去的,一定会走出去的!

“四眼,我们一定能走出去的。”

“四眼,不要急,我们一定能找到生门的。”

敖大师还没说话,猴精和黑锅头安慰四眼,四眼是白净汉子的绰号,他原本是戴眼镜,所以被人戏谑的叫四眼。

猴精是矮小的瘦子雅号,他精瘦短小,像猴子一样灵活,行内叫他猴精;黑脸汉子因天生面色黝黑,无论怎么保养都不白,像烧黑的锅底,因此美其名曰黑锅头。

熬大师,是江湖人士,外号一卦灵,帮人算卦、看风水等等排卦时只算一卦,绝不二卦。

四人并不是老熟人,四眼、黑锅头、猴精是旧识,也是一队人马,敖大师则是单独行动的一位探险家,他们在探一座古墓时发生意外而相遇,组成临时队伍。

四人在古墓里误踩机关,掉进地下河,被冲至一个暗滩,之后找到一条隧洞,他们走进隧道寻找出路,结果便身陷其中。

如今,五天过去了,隧洞仍然无止境,因为食物不足,水也不足,四眼的希望被一点点的磨灭,越来越感觉生还的希望渺茫。

猴精和黑锅头虽然对走出底下迷宫也不再抱太多希望,仍然努力的让自己镇定,安抚同伴,他们不能乱,心乱了,求生的力量消失了,就真的没希望了。

“兄弟,不要慌,我们能走出去的。”敖大师也理解同伴的心情,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边走解释:“在被水冲到这里的时候我算过一卦,此行纵使历经千辛万苦,有惊无险,一旦时机来到,必定柳岸花明。”

“大师,时机什么时候才能到?很快又要傍晚了啊。”黑锅头顶着张黝黑的脸,有些气力不足。

“机缘当应在猴精兄弟身上,猴精兄弟命主今天申时遇贵人,有贵人福泽庇护,我等必定逢凶化吉,前路光明。”

四眼听说猴精有贵人运,遇到贵人就能逢凶化吉,颓废的精神一振,心中又有了动力,感觉双脚轻巧些,走路不再像灌铅似的学重。

“我有贵人运?”猴精愕然,他就是个做小生意养家糊口的平头百姓,这此年没有大赚,也没大亏,总体而言能养得起家,至于所谓的贵人,他没遇到过。

“你有。”敖大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贵人并不一定是指能带给你大富大贵之人,贵人运也并非从此就走上大富大贵之路,能借谁的运气让自己躲过灾祸的就是贵人运,能让自己平安无忧的人不管是当官的还是种地的,又或者是个路人,都是自己的贵人。”

“哦。”猴精懂了,贵人并非论身份地位,而是以当时能不能借人福气庇护而论。

“敖大师,现在已经下午四点二十三分了。”申时,即下午三点到五点,时至下午四点二十三分,也到申时之末刻,就那么点时间能遇上贵人?

再说,这里是不知深入地下多少米的隧洞,谁会跑来?遇贵人的话,难不成那人从天而降?

黑锅头对于命理之类的是半信半不信,像他那行人,工作性质很特殊,说白点就是倒斗的,说难听点就是盗墓的,遵遁着倒斗的一些老传统,又不会认死理。

倒斗这种事本来就有些缺德的,挖了人家的坟,如果按命理来说要招墓主报应,然而,倒斗的那么多,有多少遭报应的?

遭报应的没多少,一夜暴富的倒挺多,就算有些被抓进局子,那也是贪心不足,不懂收手,所以露马脚了;那些赚得很多钱最后还是死得比较凄凉,纯属治家无方造成家人争家产,或者是自己挥霍无度所致。

因此,黑锅头看得比较清,不轻视江湖风水术士,该信则信,不盲目的对江湖术士信若神明。

敖大师听出黑锅头的言外之意,知晓他是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话,也不多解释,他对自己的卦很有信心,占卦算得猴精当天有贵人运,吉时应在申时,那么,到时自见分晓。

敖大师不说话了,猴精和黑锅头四眼也不废话,保留力气,跟着大师往前走,走向漫漫长的隧洞另一端。

同在迷宫隧道里行走的燕帅哥和乐小同学穿过一个又一个岔道口,不慌不忙,而速度则是敖大师一行人的几倍快。

燕行跟着小萝莉以小跑的速度前进,小萝莉在发现有其他闯入者时说要加快速度,赶在傍晚前赶至阵中心,以免发生意外,身为军汉子,他的体力杠杠的,负重跑得万里是小菜一碟,因而他背着不算重的背包,一路小跑毫不吃力。

乐小同学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不是考虑要照顾燕帅哥,她一个人的话必定会开启狂奔模式奔跑前进。

又走过一个五选一的岔道,乐韵灵敏的鼻子捕捉到曾经捕捉到的气味,那些散布在空气中的气味争先恐后的往鼻子里钻,她的大脑像洗衣机的脱水桶高速旋转,分析细节据。

仅仅弹指间,从气味反馈到大脑分析出来的信息便定型,外来闯入者共四人,都挂了彩,身上有伤口,而且,有人的伤口可能没得到及时处理,已化脓。

收集到信息,乐韵皱皱眉,依气味推测,那四位距她们不太远,没有意外的话中途双方会狭路相逢。

“燕人,其他闯入者也进了这条隧道。”为了不至于突然看到人吓到燕帅哥,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乐小同学给燕帅哥友情提醒。

“噫,你说其他人也在?”燕行跟着小萝莉跑啊跑,再次听小萝莉提及其他闯迷宫的人,倍感意外,不是吧,其他人也到了,难不成他们会来个面面相碰?

讲真,他并不希望遇见其他人,不管是敌是友都一样,敌人,有可能要干架,干架不可怕,他犹豫不决的是跟人拼架时他是拿出全部实力,还是有所保留?

如果遇上的是普通人士,可能要同路,他不想跟别人组队,就他和小萝莉两人多好啊,饿了分享食物,渴了喝水,他的食物万分愿意给小萝莉挑选,别人,那是陌生人,他才不愿意把自己带的少量干粮贡献给不相干的家伙。

总体来说,知道可能会遇上其他人,燕大少的心情是郁闷不快的,他不好让小萝莉不管闲事,要是他对小萝莉的事有指手画脚权,他一定嘱咐不管遇到啥人,不要理,大家各走各的阳关道,各过各的独木桥。

“嗯,走了,也许会遇到。”乐韵云淡风轻的跑路。

燕大少得得咚咚的跟上小萝莉的脚步,两人小跑一阵,果然见前方黑暗里有亮光闪烁。

就在他们看到亮光点若隐若现时,隧洞的另一端,一马当先的敖大师,也看到远处现出微弱亮光,欣然大喜:“猴精兄弟,你的贵人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