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有什么不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敖大师说猴精申时遇贵人,四眼特别上心,经常抽空偷看腕表,当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他那份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火苗也越来越黯淡。

在小小的希望之火即将熄灭的时候,猛然听到到敖大师欣欣的喊贵人出现了,他身躯一震,直觉抬头望前看。

与此同时,猴精、黑锅头也精神大振,不约而同的向前看。

三人六只眼,齐刷刷的投向黑暗,只见隧洞幽黑的尽头处隐约有点点亮光,那亮光似夜晚天幕中的星子在一闪一闪的眨眼。

亮光微弱,若在其他时间乍然见点亮光,必定会吓到,而此刻对三人来说那光等于活的希望,当时也忘记思考那亮光是人还兽眼,潜意识里就当作是救星,就那么愣愣的站着,瞅着远处的微弱星光似的亮光。

贵人从另一端来,说明自己选择的吉位是对的,但并不代表自己选的是生门,敖大师心里明镜儿似的,不再继续往前走,干脆扔下背包,坐地等待。

四眼、黑锅头、猴精先是愣愣的,眼珠子机械的转动几圈,才从茫然状态回神儿,思维还有点迟钝,二话不说,也扔下背包,坐下歇息。

黑锅头似乎想到什么,飞快的看腕表,四点五十一分!还差九分钟到五点。

大师神了啊!

瞬间,他心中敖大师的形象噌噌往上升了好几个台阶,大师说猴精申时有贵人运,果然实现了,就算还离的远远的,然而不可否认,他们确实看到了亮光。

亮光啊,那代表着希望。

在过去的五天中,他们看到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因为暗无天日,因为没有半丝亮光,他们的电筒灯也承受不住长久的消耗,有两人的头灯电量已所剩无几,如果再持续几天,不说食物问题,就光源也会成为压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有光源,他们根本看不清四周有什么东西,更不要说寻找出路。

整整五天,他们没有见到外来光源,乍一见远处的亮光点,猴精四眼黑锅头心中涌上无与伦比的惊喜,苍天怜见,终于有救星来解救他们了啊,回去一定给各路神灵拜香烧钱!

敖大师心情轻松,四眼几个大喜过望,四人遥遥的注视着远处的亮光,那光闪烁跳动,由微到亮,亮度与大小明显在增加,可见那是在向自己这边移动。

当看见黑暗中的光,燕行不客气的跑到小萝莉身边,跟她并肩而行,边蹬蹬小跑边观察前方,他发现前面的亮光不动了!

他曾经在黑暗里摸滚打爬,研究过多项黑暗行动方案,观察过黑夜里各种亮光的变化,依经验可确定前方持发光物体的持有者是静止的。

为什么不移动,是蓄势待发,等着给他们当头一棒,还是想等他们过去喝茶聊天,结伴而行?

燕行也摸不准对方的意思,暗中也做了撕架的准备,如果那些家伙是专干盗墓勾当或者是不法之徒,意图对己不利,危急时刻,他不介意动用军人配枪将对手干掉,如果那些人也是意外掉进来的无辜人士,大家有话好说,他也不会动武。

前方光源不再移动,乐韵也不觉有啥可大惊小怪的,继续小跑赶路,心里也略略放心,与一拨闯入者狭相遇,说明那拨人没有误闯机关,没有改变阵法。

小跑一阵后,凭听力判断相距约有三百米左右,她也不再快速前进,改而不急不慢的以正常步速继往开来的往前走。

猴精和同伴直勾勾的盯着由远而近的光,心情也越来越激动,当隐隐约约可见人躯形状,皆激动的站起来,是人!真的是人!

看到人的模糊外形,那脚步声也清晰可闻,鞋子踏地声很轻,那富节奏的卟卟声响,此时听在耳中竟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敖大师在能清晰的看到两个人的时候才稳稳的站起来,左手抱罗盘轻贴在胸,右手桃木小剑偏搁在左手小手臂上,以饱满的精神迎接冒险客。

眼见两束光和人越来越近,黑锅头和四眼不约而同的将猴精往前推一步,让猴精和敖大师并排站着,他们两略略落后一点点,站在后面,以便那位贵人能一眼看见猴精。

猴精心里忐忑不安,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贵人会是谁,那种完全一头懵的感觉简直不能再尴尬。

从远而近的两人越来越近,敖大师和四眼等四人也大致看清,那是一高一矮的两人,也可以说是一大一小两人,那位高的挺拔挺拔的,矮的那个还不够高的那个肩膀,那对比,堪称最高萌差。

因为对方打电筒,他们迎着光线望过去,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只能等人再走近些看才能看清是男是女。

他们看不清,可不代表乐小同学看不清对方呀,她视力好得不得了,隔三四米就把四位闯入者看得一清二楚,视线在最矮的那位身上略停,额心冒出三条黑线,难怪闻到气味时有一份感觉特别熟悉,那位岂不就是当初在潘家园和T市鬼市被她狂砍价的地摊老板吗?

在这种地方看到熟人,乐韵小眉毛一扬,愉快的打招呼:“做古懂生意的那位帅大叔,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咱们又见面了哟。”



好听的少女声音脆如玉碎,让四眼和黑锅头傻了眼儿,女……的?!

敖大师内心喜滋滋的,他的卦果然没错,为同行三人卜卦时,唯有猴精的卦在坤位显示有贵人,乾代天,指男,坤代表地,为女,说明猴精的贵人该为女,按理还是位年龄比较小的女性贵人,听声音,姑娘年龄不会超过双十,也应了他的卦算。

猴精懵呆,声音有点熟,但是,他好像不认识那位呀?

他眯着眼,努力的瞅,当那边的人更近一些,他终于把人的面孔看得七七八八,那是一高一矮双组合,那高大的是个男子,戴着口罩,蒙住大部分脸,唯有一双睛睛的目光犀利如剑;

矮小的是个女生,离得远看不明确,离得近了就能看到她衣衫被胸撑起来,鼓鼓的,那个女生个子小巧,穿蓝黑色冲峰衣,圆圆的脸蛋,白嫩如羊脂玉。

“是你?”瞅了几眼,猴精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天呀,这不就是那位人长得玉雪可爱、粉妆玉琢,砍起价来不偿命的小姑奶奶买家吗?她怎么也在这种地方?

四眼和黑锅头听到少女声先呆了呆,然而下意识的望向猴精,见他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恨不得踹他几脚,人家美女跟你说话呢,你好歹吱个声啊?

他们急也没办法呀,那是猴精的贵人,不是他们的贵人,万一他们吱吱歪歪的把人得罪了,那就是罪大恶极。

当终于听到猴精有反应,四奶和黑锅头才松了口气,认识就好啊!两人望向对面,黑锅头还好,大致上看清一男一女,男子戴防尘口罩,只露眼睛在外,他多看了几眼,心中莫明的犯怵,直觉告诉他那个男子不一般!

做他们这一行的人看人的眼力还是不错的,直觉也比较敏锐,那个高大威武的男子给人的感觉像把未出鞘的宝剑,剑锋深藏不露,那种气势却若隐若现,一旦剑出鞘,无人敢当锋芒。

他不敢再盯着男子看,看向另一个矮小的女性成员,那人,真的好小好矮啊,那脸……嗯,那张脸白嫩得像煮熟了刚剥皮的鸡蛋,皮肤吹弹可破。

在这样的地方,女生的脸不见一丝暗色,可见皮肤有多好。

黑锅头差点想掐杀猴精,那家伙太不厚道,竟然从没告诉他们说他认识一个水灵灵的妹子,太不把他们当哥们了。

四眼是近视眼,途中眼镜丢失,没有眼镜,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他眯着眼,瞅半天都没看清楚对面两人的样子,就只有一个大概的模糊轮廊。

燕行随着小萝莉,离四人很近,没感觉到对方的杀气和恶意,仍没敢大意,暗中防备四位来历不明的家伙搞突袭。

他也认出矮个子男就是摆地摊卖古玩的小老板,一个贩卖古玩的人为什么在古墓里,原因可想而知,因此,他暗中第一时间就将四人打上“盗墓贼”的标签。

小萝莉没说走,他不催,对四人即不表示友好,也不表示明显的嫌恶,暗中提防着,同时暗暗记下四人的脸。

“没错,就是我。”乐韵笑咪咪的点脑袋,瞅着四位男士,眉眼轻蹙:“你们在地层底下究竟呆了多少天?个个有伤,还明显缺营养缺水,这面相分明至少有两天以上没有进食的样子,你们是想成仙吗?”

“!”说到饮食问题,四位汉子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敖大师暗中观察良久,看清凭空而降的两位贵人,之前为创造猴精与人说话的时机,他没说话,这当儿终于有机会吱声,不慌不忙的唱了个喏:“两位朋友,小老道有礼了!”

他将小木剑用左手捧住,单掌揖礼,微微弯腰之后站直身,面带苦笑:“不怕小友笑话,我和三位兄弟无意间被水冲至此处已有五天五夜,最初第一天还有点存粮,勉强能维持体力,至第二天存粮用尽,再无物可食,幸得猴精兄弟身边携带着两片参片,拿出来我们平分了,我们依靠参片养命才支撑到现在。”

“这样啊。”乐韵了然,原来如此!她用X光扫描四人,每个人腹中空空如也,而躯体仍然保持着元气,便知必有原因,却原来是参片的作用。

当初观那位好说话的大叔身体有恙,所以赚送两片参片给他养身,没想到最终他用在这种场合以救命,也算是物有所值。如果没有参片续命,按他们三天前就没食物的情况来看,他们确实撑不到现在。

人说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可见她当初赠参片的事就是无心插柳,救了几条人命,等同造了几座浮屠。

想着,乐韵自己又觉好笑,麻利的解自己的背包。

小萝莉放下包,燕行不用问也知道她要拿食物给四人吃,猜着大概要耽搁一阵子,自己也坐下休整。

看到一男一女停下,四眼几人便知他们可能想分点食物和水给他们,那空了好几天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四人深感羞耻,脸上热热的。

猴精摸摸自己的脸,对着可爱小姑娘露出腼腆的微笑:“小姑娘,谢谢你!你赠送的参片不仅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兄弟。”

“参片是美女送的?”黑锅头和四眼惊呆了,因为参片效果神奇,让他们有力气寻找出路,每个都说出去后一定要去购几片参携带保命,问猴精在哪买的,猴精说参片是别人所赠,他们还以来源不正不能启齿,没想竟然真的是别人赚送的。

“对,参片是可爱小妹子赠我的。”猴精没有把别人的好意当作是自己的功劳,坦然承认。

敖大师也是万分惊讶,向小女生道了声谢。黑锅头和四眼也忙道谢,有小姑娘赠参片在前,才有猴精拿来救急,必须要感谢小姑娘的慷慨赠与之义。

四位人员知书达理,知羞知恩,燕行看他们又顺眼了一丢丢,懂感恩就好,如果是忘恩负义的货色,等出去后他非找机会教训他们一顿不可。

“不用谢。当初我从帅大叔手里淘走了我喜欢的东西,参片是回赠帅大叔的回礼,你们要谢就谢帅大叔。”乐韵松开背包,往外掏吃的,拿出一瓶水,让四人先吃点东西补充点体力。

敖大师和黑锅头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地,拿了面包,急切的撕开包装,狼吞虎咽的嚼将起来。

在几天没见食物,面包就是人间美味,四人各各啃吃一个面包,轮流喝了几口水,再吃高热量的巧克力,因多天不进食,反而吃得少,再吃二三块巧克力便觉饱了。

吃饱喝足,猴精几人由衷的感叹不饿的感觉真好,敖大师敏锐的捕捉到小姑娘看着自己几人表情怪异,他心头一个冷凛,正襟危坐,不耻下问:“请问小友,我们身上可有不妥之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