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希望/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死亡,是每个人最后的归宿;

死亡,是人或物必须直面的现实,但是,死亡来的有早晚,若到七老八十提到死也比较能坦然面对,而若正是风华正茂的三、四十岁,没几人能平静面对死亡。

当忽如期来的死亡阴影笼罩于头顶,猴精四眼黑锅头难免心生恐惧,尤其是这种预知自己寿命期限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更让人绝望崩溃。

他们完全相信小姑娘说的毒是真的,因为连敖大师也没有怀疑,说明百分百真实,他们可以不相信别人,而对于带他们数次三番从死神爪下逃出来的敖大师是打心里敬重的。

想到自己命不久矣,猴精、四眼、黑锅头如考妣丧,悲伤难抑。

敖大师微露焦灼:“小道友,小老道与三位朋友都中了尸毒,该如何是好?”

“目前我也没办法,”乐韵爱莫能助:“尸毒刚入体一二个时辰以内,我大概还能以金针银针逼毒,将毒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再强行逼出来,尸毒入体超过十二个时辰,以沿血管散布全身各处,没办法逼毒。

尸毒很邪门,入侵血肉中一般药物杀不死,就算人死了埋进土里,骨血消散,只要泥土是湿润的,尸毒虫还可假死潜伏三两年,一旦有新的活体再次复活。唯有尸体火化可杜绝再生,或者土葬的地方持久干旱,尸毒才可能缺水死亡。”

小萝莉说得平静,燕行默默的为四位倒霉催的家伙点了根腊,做什么工作不好,偏要跑去盗墓,这下倒霉了吧。

四眼黑锅头和猴精彻底绝望,他们莫明其妙的被冲到这个地方已五天五夜,在古墓里转悠将近五天,从淌水池中尸毒到现在至少超过七天七夜。

“小道友是医门中人,懂解毒之方,能否请小道友解救小老道和三位朋友于水火?”

敖大师理智清醒,并没有失去思考能力,解铃还须系铃人,小姑娘即认得尸毒,也知道解毒之方,请她出手解毒再好不过。

“目前我无能为力,”乐韵深感抱歉:“凡事讲究先来后到,我接了几个诊,需要寻找药材,解尸毒的普通药材倒可以在平日收集,主药必须在农历五六七月最炎热时去火焰山或沙漠采挖,而明年的五六七月我等着采几味药味制药,分身乏术,如果老先生和三位大叔等得起,等到后年,我或许能匀出手去趟火焰山和戈壁沙漠。”

“我们还有救?”四眼和黑锅头惊喜的嗖的坐直身,眼睛又亮了起来。

“能找到药自然是有救的,能不能找得着药材就看各人的造化。这个问题可以等出去后再讨论,目前,第一要做的是先处理你们的伤口,再不处理,如果遇到其他细菌严重感染,能不能有力气走出去还是个问题。”乐韵不想打击人求生的信心,丑话还得说在前头,有些药只生长于炎热之地,她空间里的药能解毒,但不是万能的,如果找不到炎地生长的至阳之药,同样扭不转乾坤。

猴精和黑锅头四眼心中的希望之火又燃烧起来,小姑娘说要看各人造化,也证明着有希望是不是?

三人又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敖大师,在他们心中,敖大师已成了他们的头,他们听从敖大师的建议和指挥。

“但由小道友决定,”敖大师做个揖:“有劳小道友帮处理伤口。”

听说小姑娘要帮自己看伤,四眼猴精黑锅头十分感动,也不怕害臊,自己先解衣扣或捋袖子,方便检查伤口。

燕行:“……”在一个小女孩子面前宽衣解带,他们不觉难为情吗?瞬间的,他暗中飞了几个冷眼,他不想小萝莉看别人打赤膊。

乐韵也没迟疑,将自己的医用工具摆出来,戴上口罩,换上一副干净的手套,处理伤先轻后重,先帮猴精检查,他身上有多处刮伤,都是皮外伤,唯有后颈被古墓机关的暗箭刮擦而过留下擦伤,伤口红肿。

水源不足,乐小同学帮他刮去粘有细菌的肉,用小量水冲洗,再捏碎四分之一颗自制药丸洒在伤口上,剪块纱布覆盖住,再用创可贴粘住纱布防掉。

药丸是燕大少帮分份,他心里老大不愿意,那些药丸是小萝莉辛辛苦苦炼制出的解毒丹,他才吃了几颗,竟然被别人分走了,心塞。

他不乐意别人分享小萝莉的好东西,但是小萝莉决定用,他没权置喙,心甘情愿的当小助手,不甘不愿的用刀将药丸一分为四,供小萝莉拿来帮人治伤口。

药丸的香味高贵典雅,敖大师盯着燕大少手中的装药丸的小袋子,眼神灼热,小姑娘一定是医仙门的,医仙门的丹药皆为珍品,凭香味,他就知道价值不菲。

他行走江湖时曾遇到一位道友,赠送他一粒解毒丹,这次进古墓挨尸兵抓伤,他将收藏的解毒丹服了才得已抑制住尸兵指甲上的病毒,也因为有那粒解毒丹,他才能安然无恙。

凭香味,敖大师觉得小姑娘的药丸与他得到的解毒丹不相上下,小姑娘的药丸也是解毒药。

其实,乐韵也不想使用药丸子,那些药丸子是她好不容易才炼制出来的,就算是半成品也是很珍贵的,她也心疼啊,可是,她携带的治伤药明面上只有一瓶,她自己用了一些,余下的给燕帅哥用光了,又不能从空间取药出来,不得不用药丸子。

猴精的其他伤是小伤,不能再浪费珍贵药,不用包扎。

黑锅头也有数处外受伤,不严重的也可以先忽略,只关照右手臂,他的手臂被暗剑剖开一条口子,皮肉向外翻,因为古墓刀剑有毒,伤口颜色黑得发紫。

乐小同学可没有手下留情,操着手术刀,三下五除二将发黑发紫的肉刮掉,冲洗净,再缝针,他的伤口比较长,用了一颗药丸子,敷纱布缠起来。

动小手术时没有打麻药,黑锅头也没觉痛,他也不知是因为手臂早就麻木了,还是小姑娘动手术前在他身上点了几下起的效果,反正不痛。

猴精和四眼敖大师见小姑娘割人肉一气呵成,缝针时更是干脆利落,内心那叫个复杂,也特别佩服学医人的准备充足,小姑娘随身携带缝针用的脂线,可见她是多么的敬业。

小姑娘将伤号员伤口上的肉刮下来,收进一只玻璃里做研究,也让他们不敢靠近那些小瓶子,生恐二次感染。

黑脸汉子之后轮到敖大师,他解开衣服,左胸露出三道抓痕,他服了解毒丹,抓痕没有发黑发紫,呈乌红色,浮肿。

乐小同学用银针封住一片区域,将毒血引出来,再划开伤口冲洗,洒药粉,包扎。

药粉洒在伤口,凉意渗进皮肤,却不是冰冷的凉意,让人觉得十分舒服,敖大师欣喜不已,果然是仙医门的好药,药到生效。

最后轮到伤最重的白脸汉子,四眼脱下衣服,赤祼上半身,皮肤呈病态的白,解去束伤口的衣服布条,左后肩背上露出狞狰的伤口,那伤口有小碗口大,呈乌黑色,中间灌脓,流出浓稠的黄汁水,散发着淡淡的臭味。

他们已将所有消炎的药给他用,对于伤口来说却是杯水车薪,尤其在落入暗河之后泡了水,伤口感染更厉害,因为没有药,只能任由它恶化。

瞅着碗大的伤口,乐韵:“……”不痛么?

讲真,他本人或许不觉痛,她看着都觉痛,不得不承认,她其实很没出息,很怕痛的,小时跟人打架不要命,其实就是不愿意总挨打受痛,所以为了不经常痛,唯有长痛不如短痛,杀鸡儆猴,就是为杜绝别人不停的欺负她。

为防止脓弄脏别人,四眼坐到离大家比较远的地方,乐韵也不用担心伤口的污血落在地上被其他人碰到,果断下刀割肉。

割得是别人的肉,她不痛,因此,动作一气呵成。外人只见小姑娘手里不停有东西扔地,因为有臭味,敖大师几个捂住鼻子。

乐小同学手术很快,挖掉死肉,无视深可见骨的大坑,洒药,捏碎三颗药丸子才均匀的覆住伤口,包扎。

医治数人,她的备用沙布全部用光。

小萝莉做完最后一场小手术,燕行将药丸子收起来,不咸不淡的提醒四人:“小萝莉的药可不是白给的,记得付手术费和药费,药价从来童叟无欺,一粒药丸或一剂药最低起价一万,看诊一千,手术费以前没有定例,好歹也要给个三两千辛苦费。”

乐韵目瞪口呆,燕帅哥几时这么上道了?这么做不怕人说敲竹杠么?

被医治的四伤号员先是一愣,再之大眼瞪小眼,敖大师反应极快,点点头:“理当如此,离开此地后,药费和诊费定当双手奉上。”

猴精眨眨眼:“小姑奶奶,我能用古玩抵药费吗?我又收购到些东西,你可以随意挑,到时咱们再商量价格,然后抵帐,行不?”

“这个可以。”乐韵眉眼一亮,用古懂抵帐好哇,她正缺有灵气的东西。

“我也有些收藏。”黑锅头和四眼顿时来了精神,他们倒斗,有些东西因为不宜面世,私自收藏着没转手,如果小姑娘喜欢古懂,他们乐意将东西给她挑选以抵医药费。

“好啊好啊,说好了啊,到时我去挑,我用不着又不喜欢的可不要。”只要是有灵气的古懂,多多益善,谁愿意用物抵帐的尽管来,她举双手双脚欢迎。

四眼、黑锅头、猴精欣然大喜,如果可以用古懂抵帐,等小姑娘帮他们寻回药,是不是也可用古物当报酬?

敖大师笑咪咪的,可以用物抵药费的话,他也捡到几样东西,抵帐,抵帐,抵帐,必须抵帐啊。

帮四人处理了伤口,耽误不少时间,事不宜迟,乐韵收拾好工具,准备再次出发。

敖大师一行四人也背上行装,决定跟着小姑娘走。

出发时,乐小同学嘱咐众人莫回头,带四人先行一步,燕大少落后一步,召出火焰扔在从四眼身上割下来的腐肉堆上焚烧。

敖大师和猴精几个真的没有回头,就算很好奇也管住了自己能害死猫的好奇心,跟着小姑娘往前走。

一小堆腐肉很快就烧得连渣都不剩,燕行收回火焰,一边去追小萝莉一边吞了一粒药丸子,小萝莉对他还是不错的,让他帮忙会给他药丸子养神。

他追上众人,不客气的挤到小萝莉身边,当个贴身小保镖,对于燕大少的行为,猴精等人没有任何异议。

敖大师等人走的是回头路,当到五个隧道口,他盯着小姑娘,想知道她会选择哪条隧条,他以为小姑娘至少要思考一下,然而,小姑娘连想都没想,到岔道口甚至没停,直接冲最中间的一条隧洞。

“……”敖大师猜不出小姑娘选择的定律和依据,跟着走进新一条隧道。

猴精四眼和黑锅头紧跟敖大师身后,他们吃了东西,体力又回复一点,更重要的是看到了生的希望,求生的希望令各人精神大振,勉强能跟上脚步。

当他们体力不足时,乐小同学分一人半粒药丸子让他们补充体力,吃得半粒药丸子,四人体力充盈,小跑也没问题。

六人的队伍马不停蹄的走,敖大师越走越郁闷,小姑娘每到岔道口都不带犹豫的走向某一个隧洞,又过一个五选一的岔道,他忍不住求教:“小道友,你识得这是什么阵法?”

“差不多知道吧,”乐韵脚步不停的冲冲冲:“本质上是九曲游廊,又添加新的阵法,变得更错综复杂。”

“我推测也是九曲回廊,然而,我按阵法取生门方位,走五天五夜仍然没有找到出口。”

“如果推测无误,这个阵法被改成只能进不能出,选生门方位,最终也会走到阵中心。不找到机关,走不出去的。”

“这……”敖大师想跳脚,谁那么歹毒,竟然弄成死阵?

猴精等人差点没哭,太恐怖了,这是要困死人的节奏啊。

小姑娘不仅会医,还懂阵法,敖大师更加确认她是仙医门高徒无疑,玄修各派,隐藏最深之一的就是仙医门,天文地理奇门遁甲无所不精,历来常常出经天纬地之奇才,可惜,仙医门无心权术,如果仙医门愿意入世,医国医人心,是当世之大幸。

走了很久很久,五选一的岔道变七选一。站在七选一的路口,乐韵眉眼间露出喜色:“加油哒,快到阵中心了。”

“……”敖大师几个默,他们可不觉有啥值得高兴的。

乐小同学心中欢喜,也不管其他人,昂着小脑袋,像匹小马驹飞驰着冲进左手方第二条道,一路冲冲冲。

燕大少和敖大师先后跟着她跑路,一行人跑呀跑,穿过一条又一条隧道,在做了七次选择后,七选一变九选一。

“啦啦啦,马上就要到喽。”乐韵喜外望外,直冲正中的一条道道。

众人:“……”万一阵中心是机关咋办?

几人互视一眼,舍命陪君子,跟着欢脱的小姑娘往前,当冲到尽头豁然发现,前方没有选择门,而是一堵石墙,刻画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花纹。

挡路的石墙有花纹,隧洞也刻有花纹,天地星辰,山川河流,花木鸟兽,描绘出一个世界缩影。

“这是九星阵图,这是天干地支,这是三星连环锁,这是天地人三才……”敖大师抱着罗盘,盯着石墙上的花纹,震惊的喃喃自语。

四眼和黑锅头走近观摩,越看越冷汗,他们根本不知机关在哪!最精于机关的同行在古墓里折了,他们略知一二,这会儿根本寻不着头绪。

燕行左瞅右瞅,努力的记住图形分布,方便回去复绘出来研究,至于用手机拍照,他不会那么做,一旦被人看到照片会问来源,到时这个地方只怕又会惨遭外界打扰。

“开启机关在那只大鸟的眼睛上。”等一干人欣赏够了,乐韵慢悠悠的提示,她不精擅阵法,但是,她的眼睛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灵气,所有图案,唯有一只巨鸟的眼睛灵气最浓,说明代表着生。

众人看石墙,石墙上有一只似凤凰非凤凰的漂亮大鸟,做展翅飞翔状,栩栩如生。

燕行冷静的跨前一步,摸摸大鸟的眼睛,果然,大鸟那粒有大拇指大的眼睛是能活动的,他拨弄一下,测试一番,用力的摁下去。

嚓,燕帅哥干脆早决的一摁,大鸟眼睛向下陷,响起轻响的声响,转而,“噌”的一声,挡路的石墙轻微一震,向上升高。

敖大师和猴精四眼黑锅头:“……”这是万斤闸门?

石墙向上拉高约三四寸,大家发觉石墙板下方有一条凹槽,宽约有二十公份,而石墙底部中间外凸,深度与宽度好能与凹槽相配,石墙与凹槽相合,无论里外怎么推都不可能推得动。

随着厚重的石板上升,有光倾泄出来。

光?

大家惊异之下屏息静气,另一面会有什么惊世宝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