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闷声发大财/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门缓缓上升,依稀听得“轧轧”的链条转动声,燕行侧头望向小萝莉,怪力小萝莉顶着张圆鹅蛋脸,眼睛比星星还璀璨,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像捡到珍宝似的。

明明妖孽,偏偏又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矛盾!

有谁像小萝莉那样的?家里穷得一清二白,偏她出尘不染,不为世俗所动,明明身怀奇术,慧眼识玉,举手间可赚钱百万,她见着些小古懂又露出财迷相,像是没过世面的乡巴佬。

总体而言,小萝莉就是一个矛盾体,可明明是矛盾的,又那般自然和谐,浑然天成,无损她活泼可爱、纯真单纯的美好。

敖大师:“……”小姑娘一定是仙医门中的鬼才弟子。

猴精四眼黑锅头默默无语,原以为他们倒斗多年,是内行之人,今日一见才知啥叫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小姑娘就是不露相的高人。

石门轧轧,越升越高,底下的亮光越来越宽,当石门升高一截,大家看去,只看见门地面金碧辉煌,光闪闪,亮灿灿。

当石门升到一米左右,猴精等人受不了诱惑,蹲下身向外望,那一望之下大惊失色,门后是个巨大的宫殿,地板面是金砖所铺,隐约见奇珍异宝无数。

乐韵站得笔直,当门升高超过她的高度,悠悠的一迈小短腿,云淡风轻的跨过门,走向门外的地方。

门后是座大殿,很大很大,四面是墙,每面墙上有九条门,每道门都明巨兽,或虎或凤或龙或雀或龟等,上方是苍穹顶,每四方与上下绘满图。

高高的白玉色穹顶面铺着当星辰的夜明珠、珍珠,水晶、白翡翠,最中央是明珠拼成太阳和月亮,光照得宫殿一片明亮,地面以白玉石和金石铺地,拼成太阳放射图案。

大殿中央摆着三具棺材,一具冰玉棺,一具金丝楠木棺,一副纯金棺,棺木高大,棺底垫石基。

以棺木为中心,各个方位或石头,或玉树,或雕刻的草木,或水池子,或土堆,或兵器,或谷物种子等,层层排列,井然有序。

物品之间有许多白骨,尤以棺木四周最多,白骨累累,不低于百计,那些残骸有些服饰犹在,有些只余骨头,或几个背坐,或倒在一起,或单独,或聚在一起,姿势不尽相同。

乐韵踏进宫殿,放目一望,微微屏息,九星锁神阵,好大的手笔!

她得到空间玉简传承,有一份便是阵法讲解,这年头谁用阵?阵法太古老,现代早不可见,她并没有特意去研究。

传承在脑海,需要时就能对号入座,之前将九曲游廊对号入座,如今看到眼前的影物,一个阵法名称呼之欲出——九星锁神阵。

九星锁神阵以金木水火土五星,以及参商二星,与代表白天黑暗的日月共九星为本,足以镇锁神仙,困死凡人根本不算什么事儿

九曲游廊与九星锁神阵相结合,让人有来无回。阵中的白骨就是历来的闯入者,人没死在回廊里,到阵中心成为献祭品。

乐韵偏头望向其他人,发现猴精等人一脸痴迷,呼吸急促,好似看到了宝山似的激动,眉峰一聚:“燕帅哥,你看到了什么?”

燕行看着大殿,眼神含悲:“金碧辉煌的宫殿发生战乱,死伤无数,尸体堆积如山。”

“不对呀,什么战乱,明明是金山银山。”黑锅头以看怪物似的眼神瞅眼“蒙面大侠”,纠正他的观点:“你眼花了吧,你看,明明是个藏宝库,到处是金银珠宝。”

“就是,明明满地珍宝,青铜器什么的到处都是。”

四眼和猴精也附合,眼中尽是赞叹与痴迷。

燕行:“……”你眼花,你们全家眼花!

乐韵皱眉,望向敖大师,一路走来,除了燕帅哥因职业么特殊当隐形人,其他人大家互通名姓,基本比较熟,敖大师最冷静,她觉得他应该没有被迷惑。

“敖大师,你看到了什么?”

“金玉满堂,奇书经籍,应有尽有。”敖大师看向宫殿中央,满殿尽是奇珍异宝,还有好多好多的典籍,道家佛家经书,法器佛器,堆积成山。

“你们看到的全是幻象。”乐韵无比幽怨:“这是座地下宫殿,殿中有阵法,阵中只有棺材和累累白骨。”

“不可能!”猴精、四眼黑锅头强烈的反驳,明明是藏宝库,哪有棺材?哪里有白骨?

燕行闭上眼睛。

敖大师轻叹一声:“小道友或许说得对,我们或许被迷惑了。敢问小道友今年多大?”他们当中若有人能看破虚幻,非小姑娘莫属,她双眼清澈,不染尘埃,世间污秽之物在她双眼里也将无处藏身。

“实岁十四岁半。”

“啊?”猴精四眼黑锅头骇然睁大了眼,才……才十四岁半?

“原来如此!”敖大师感慨万分:“十六岁以内的孩子大多数还保留阴阳眼,能看到成年人看不到的东西,也能看透虚幻,小道友看到的才是真实的,我们看到的都是假像。”

“不可能啊,我去看看。”黑锅头不相信那是假像,撒腿向前冲,他要去摸摸,搬块金子回来以证实他所言不虚。

“回来!”敖大师急得大喝一声,他刚想伸手去抓,身边影子一闪,小姑娘比他更快,飞蹿出去,一把揪住冲出去的黑锅头,将人一拽给拽回来,用力一甩,将人重重摔于地。

“你想死么?”

小姑娘变脸,细眉倒竖,一声当头棒喝,惊得猴精和四眼打了个激灵。

黑锅头被甩在地上,摔得屁股剧痛剧痛的,挨了一记骂,又委屈又难过,想到死在古墓里的兄弟,愣是没敢回嘴。

乐韵没理黑锅头,让大家站着别动,她沿着最边缘的地方,挨着墙,踩着窄窄的只容一人能过的宽度往前走,穿过两扇门,到一扇画有巨大凤凰的门前,摁了摁凤凰的尾巴。

那道门轧轧上升,而当它上升时,她们之前走过的那扇门再次缓慢向下落。

“你们挨着墙,慢慢的走过来,记住不要踩那个太阳光环圈,谁闯进阵中心,我不会去救人。”乐韵站在正开启的门边,回头叫其他人。

燕行二话不说,目不斜视,沿小萝莉走过的地方去小萝莉身边。

敖大师不太放心猴精四眼和黑锅头,好生嘱咐一番,当先走了出去,黑锅头摔得呲牙裂嘴,摸着屁股,低着头跟在大师身后,四眼和猴精又在后面一些。

如果不是折了一个兄弟,亲眼见证阵法的恐怖,他们必定会受不住诱惑,早在进大殿时就冲出去挑选奇珍异宝,因为亲眼看见自己的同伴被暗箭和巨石砸死,那血淋淋的场面历历在目,犹如刚刚才发生,让他们心生恐惧,因而在看到宫殿里的幻像时还有一点理智,没有去占为己有。

经历过死亡危胁,黑锅头猴精和四眼对于奇珍异宝的贪心下降了许多,珍宝虽好,也要有命消受,没了命,要珍宝有什么用?

在珍宝和命之间,他们选择保小命,不再看大殿,只看脚下,跟着敖大师无惊无险的走过两道门,到达小姑娘身边。

那道门上画有凤凰的石板上升到了约一米高,乐韵也没客气:“不要留恋,赶紧出去,再呆一会儿,就算你们再吃几颗我制的药丸,你们也保不住清醒。”

燕行知道小萝莉说的没错,她的药丸有醒神作用,如果没有药丸养神醒神,他们说不定看见幻像会被迷得神智皆无,不管不顾的往前冲,谁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猴精几个闷声不吭,低头,钻过门,走出大殿。

等那四位钻过门,燕大少陪小萝莉退出宫殿,乐韵没有关门,带着人立即撤,走到尽头,是九选一的门,选中一条隧道,头也不回的往前冲,再冲到尽头,是七选一的选择门。

乐小同学将人带进隧道,严肃的嘱咐:“这阵法被人改成死阵,不开启机关是没有生门的,我回去开启机关,你们可以往前走,到尽头等我,只可以呆在这条隧道里,不要自作主张乱选门,千万不要回走过的隧道,一旦谁倒回去,阵法转变,换了路,到时我没时间去找人,莫怨我弃你不顾。”

“我陪你去。”敖大师和燕行异口同声。

“不行,你们速度太慢,会拖累我,”乐韵泼冷水:“开启机关后,阵法改变,必须赶在限定时间离开阵中心,到时我没时间顾别人,只有拼命跑,你们跟着我,只会妨碍我。”

敖大师老脸一红,他好歹行走江湖几十年,被人当拖累,感觉真的……好丢脸。

“我跑得快,不会拖你后腿的。”燕行不死心。

“你拉倒吧,一个看不到真相的人还有脸说跑得快?到时又看到幻像,迟疑不决,我会被你害死。”

“……”燕行被呛得吐血三升,小萝莉能不能给点面子,别总毒舌的揭人短?

他瞪着眼,郁郁不乐,只能眼睁睁的看小萝莉转身走远,他闷闷的摸摸口罩遮住的鼻子,见其他人望着自己,没好气的呛人:“看什么看,还不往前走?”

有火气的男人惹不得,敖大师暗中摇摇头,带着猴精仨往前走。

乐韵倒退回原路,卯足劲儿,展开飞毛腿狂奔,一路刻不容缓的又赶回宫殿的门墙前,开启门,钻进大殿。

金碧辉煌的宫殿,安静寂寞。

重回大殿,乐韵心不慌气不乱,沿着一个太阳弧角,走往大殿中央,这个时候若有外人站在阵外观看便能看见奇怪的现像——明明一个大活,转眼就不见了。

踏进阵中心,冰寒之气袭人,视野里出现的不再是站在外面看到的概况全景,那山不是小假山,高达三四十米,树粗如人腰,草地连绵,水池如湖,形成一个缩小的世界一角。

乐韵依着大脑里阵法路线走,没有捡拿任何宝物,哪怕明明是稀世珍宝也无动于衷,也没有捡白骨旁散落的东西,闷声走路,兜兜转转,几乎绕得大殿一圈,跨越各种景物,摸至大殿中央。

阵法中间的大殿中央,宽约几十丈,除了死去的祭品,就只有孤零零的三具棺材。

“他大爷的,太奢侈了有没有?”瞅着三具棺材,乐小同学眼冒绿光,差点流口水,金丝楠木棺,白玉冰棺,黄金棺,随便一样都是价值几千万的好东西哇。

全想搬走怎么办?

瞅啊瞅,瞅了几分钟,默默的撇嘴,东西很好,都想要,可惜不能全部弄走,一旦移走压阵之物,阵法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整座山可能下沉,引发地震。

搓搓手,乐韵伸出小爪子,摸着灵气最浓的冰棺,开启精神力,将比她高出两倍多的巨棺移回空间,当那具冰棺凭空消失,她将魔爪伸向金丝楠木棺材,那是灵气第二浓郁的宝贝,必须搬走,为她的空间做点贡献。

金纹流动的金丝楠木棺从阵中心消失的时刻,宫殿阵中心外面的墙壁和门整体像开启的洗衣机脱水缸,高速旋转,与此同时,深埋底下的巨大地宫中的某些地段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隧道口被堵死,有些隧洞开启新的选择门。

九曲游廊阵,中间只有一具棺材压阵才是正理,多出来的两具棺材就是造成阵变死阵的罪首,取走多余的,九曲游廊阵不会变,九天锁神阵仍有效,就是阵法变活的,有生门,给闯入者留条活路。

阵中心高速度转的门与墙发生轰鸣声,当旋转静止,所有门换了位置,其中一扇画有龙鸟的门徐徐开启。

没收了多出来的棺材,闷声发了回财,乐韵再不留恋,撒开脚丫子向着阵外狂冲,人还没冲出阵,那扇开启的门开启下降,当她终于冲出阵中心,那扇门下降到距地不足一米。

跑到门前的乐韵,猫腰倒地,一个驴打滚从门底下滚过,再爬起来狂冲,一口气冲到隧道尽头,钻进另一条隧道,只跑得二三十米,背后轰的一声,一块巨石落下,将隧道堵上。

回头一望,乐小同学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好险!运气真好,就是人说的后福无穷命哇。”

------题外话------

小伙伴们,天太热,大家注意防暑哟,某相思已快热成咸鱼,好希望能哪凉快呆哪边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