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流鼻血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阵中心的棺材被收走,阵法重新运转,隧洞里荡起嗡嗡声,一条隧洞里,一个在行走的人猛地站住,愣了一愣,快速疾奔。

那人穿着白色长衫,是个男子,脸上戴着面纱遮住脸,看不出年龄,一双眼睛极为漂亮。

他跑动时衣衫飞扬,猎猎作响。

他手里拿着一颗鸡蛋大的夜明珠照明,珠光明亮,背着只黑色背包,一路狂奔,驾轻就熟的过选择门,连过数门,到达通向宫殿的最后一道门。

当他打开有大鸟的门,钻进宫殿,举目一望,豁然发现宫殿中只有一具金棺,眼神大变:“怎么会这样?谁来过?”

蒙面白衫男飞冲进大阵,跑去查看大阵。

当白衫男急冲冲的跑去看阵中心时,另一道隧洞中的乐小同学,犹自拍着胸口,为自己赶在最后时刻跑出阵中心而庆幸。

大阵改变,会重新布局,要寻找生门,需要经过无数反复推敲,没个几天几夜走不出阵中心一带。

在限时之内逃出阵中心区,乐韵为自己的速度喝彩,人呀,果然需要刺激才能激发潜力和极限,她刚才的速度远远的超过根限,若以那种速度参加世界长跑,分分钟秒杀尽世界长跑冠军。

幸好她志不在体育,所以,她就不去抢人奖杯,好歹也要给别人活路是不是?她是有爱心的好孩子,不断别人的路。

满心骄傲的乐小同学给自己点了三十二个赞,兴冲冲的闪回空间,她刚顺捞回来两件宝物,要先看看哒!

溜回空间,回到龙血树下,两具棺材也放在龙血树下砌花圃的灵石地面上,一具金光闪闪,一具银光灼灼,让人看着就开心。

抚摸棺材,乐韵激动的眉眼弯弯,棺材很干净,没有阴暗光环,灵气浓郁,有了它们,指不定可以扩宽一点空间。

乐了一阵,寻找小灰灰,找得一阵才找到猴影,好家伙,经过多天训练,小灰灰终于能爬上龙血树,它舍弃它的小窝,爬到之前发现竹简的树洞里睡觉。

“吱!”闻到整整一天没见到的人类气息,小灰灰从树洞里爬出,在边缘挥舞小爪子。

它太小,如果不是乐韵眼力好,估计看不到它,她也挥挥小爪子:“小灰灰,你自己玩耍,我先忙。”

小灰灰眨眨眼睛,抓着树皮,从树洞往里爬出沿树往下溜。

乐韵没功夫等小灰灰爬下树,赶紧跑回药田,拿出最快的速度收采药田里的作物,燕帅哥等人还在等她,她不能消失太久。

作物必须要收,今晚上和明天预计跟燕帅哥和敖大师等人在一起,不可能再回空间,尽量将能收的全部收摘。

就算她拿出最快的速度,也用一个来钟才采收完作物,也没时间仔细分门别类的存放,先零乱的丢在药田外面的灵石基台上,等有空再整理。

忙活药田的活,摘莲叶莲花莲蓬,再去摘菜叶。

等回到龙血树下收香蕉,小灰灰坐在小窝边,眨巴着眼睛卖萌,乐韵将小灰灰捉起来放自己头顶,带它一起干活。

摘收成熟的香蕉串,剥半只给小灰灰,又给它留下足够多的花生、玉米、西红柿和西瓜片,自己吃些水果,放小灰灰窝里睡觉,赶紧又闪人。

回到隧道,乐韵背着行装,撒开脚丫子,再次狂奔,去寻找燕帅哥。

当阵法被开启,阵中心隆隆响时,燕行和敖大师五人也听到嗡嗡震动声。

当时他们已在隧洞尽头等候小姑娘,等了很久很久,待听到嗡嗡震响,不约而同的望向七选一的选择门,发现它没变才放下心。

五人呆在隧洞里,席地而坐,耐心的等小女生,他们猜不出小姑娘什么时间回来,也不敢放松,连背包都没解。

等啊等,半个钟过去了,一个钟过去了,二个钟过去了,就是不见小小女孩子的身影。

燕行心底很急,小萝莉迟迟不见,该不会遇上危险,被困住了吧?

想到小萝莉可能会遇到危险,他越来越无法淡定,频频望向隧道另一头,望向选择门,总期待着见到小萝得跳出来,每次都是失望。

熊孩子,欠揍屁股!

内心焦躁,燕行又想捉小萝莉打屁股,虽然每次真的见到小萝莉那个熊孩子总下不去手揍她,可每次心浮气燥时第一想法还是揍她一顿屁股。

燕少急,猴精几人久等不见小姑娘,同样也紧张,如今他们就指望小姑娘这颗贵人星高照他们,带他们走出地下迷宫,她不来,他们就没指望了。

等啊等,又等了许久,等得人人快坐不住了,七选一的一条隧洞里晃出点光,那光映照隧洞壁面,像太阳一样炫目。

五人等候时将电筒拧熄,只留有小手电筒照钞票的那种光,一来省电,二来也是方便能在第一时看到小姑娘回来时电筒的光。

当隧洞里映出另一条隧洞里来的光亮,久候的五人像屁股底下有弹簧似的,呼呼噌噌的跳起来,涌向那条隧洞去看。

五人排成排等在隧道门前,他们等待已久的人距隧道口已只有十来米远,她是跑着往前冲,电筒光一闪一闪的晃。

看到小萝莉安然无恙,燕行悬着的心落了地,嗯,那种揍人屁股的心思早不知又去了世界的哪个旮旯。

小姑娘越来越近,敖大师和猴精几人欣然微笑,七嘴八舌的表达关心。

乐韵也没矫情,笑嘻嘻的应了,与燕帅哥等人汇合后没停留,转身跑路:“走了,没时间在这里磨菇,我们晚上必须赶路。”

“好咧。”四眼猴精黑锅头响应一声,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兴冲冲的跑,他们有十来天没见太阳,强烈的渴求阳光。

敖大师好笑的摇头,也加入踊跃加入青年马拉松队。

为免夜长多梦,乐小同学带着大家整晚都在赶路,猴精等人跟着她不停的换隧道,在能把人逼死的迷宫大阵里兜转。

到早上七点多钟,一行人停下临时休息,吃点东西,因为跑了一夜,个个精神不济,因明面是所带药丸已不够,乐韵拿出参片,给每人半片养元气。

有了参片,原本露出疲惫的敖大师和四眼几个秒速体力大振,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燕行心疼得肝疼,小萝莉的参片价值千金,又损失两片,等于损失两千金啊!至于他自己的那半片,嗯嗯,他跟小萝莉那么熟,提钱太俗气。

精神好,体力好,跑路也有资本,一行人雄纠纠的出发,到快中午时,从没遇到什么阻碍物的隧洞里终于有了意外,隧洞地面现出一个大坑!

那坑极大,360度无死角的截断隧道的路,大坑里积蓄一坑水,坑中间部分的洞顶与两侧有小片地方挂满石钟乳,侧面的一支巨大的石钟浮笋尖渗出水,流进坑里。

石钟乳是乳白色,色泽晶剔,笋尖上的水份极少极少,半天凝不成一滴,因为水分会自然蒸发,因而不知多少年过去,大坑里的水也没有满,水面距隧洞地面约有十来公分高度。

坑宽约有二十几米长,上方有一个天窗洞口,隐约见鸡蛋大的一个亮光口子。

大坑里的水干净清澈,因为坑很深,四周黑幽幽的,看不到底,看起来绿幽幽的。

敖大师和四眼猴精黑锅头看到大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们淌过的水池子,脑子里浮上“尸毒”那种阴邪之物,瞬间暴退三步,面色极为不好。

燕行拧着眉,以电筒探看洞侧,看看有没可攀抓的地方攀岩过去。

“发达了啊!”其他人对大坑退避三舍,乐韵喜得眉开眼笑,撒欢似的往前奔,一边大叫:“燕帅哥,把你的瓶子贡献出来,帮我装水!”

猴精和兄弟们面面相觑,心有寒颤的抹汗:“小姑奶奶,你悠着些啊,这个水没问题吗?”

“这些水含有矿物微量元素,有对人体有利的微元毒,能入药,也有有害元素,直接喝会得结石病,拿回去提炼,再加上其他药材中和有害物质,是治骨质疏松和补钙的最好药材。”

乐韵冲到大坑旁,解开背包,拿出装矿泉水的瓶子,开开心心的装水,水是好东西啊,不仅入药,也是最好的食材料,装几瓶带回去做吃的,多好哇。

敖大师几人:“……”为什么他们遇上的水池有尸毒,小姑娘找到的水是能当药材的好水,她也太好运了。

燕行闷声不响走到小萝莉身边,找出自己的矿泉水瓶,他只有两个水瓶,有一瓶还有小半瓶水,二话不说,喝掉,拿空瓶装水。

敖大师和四眼猴精黑锅头每人都有一到两个水瓶,水早喝光了,瓶子还在,小姑娘需要水,他们也贡献出瓶子,为恐小姑娘嫌弃,他们还涮涮瓶子,然后才灌水。

将瓶子装满水,乐韵闷闷不乐,瞅石钟乳,瞅大坑,拉了拉燕帅哥的衣角:“燕帅哥,等会要游水过去,你背我行不行?”

坑两边没有可抓的石壁,也没有落脚点,攀岩,不可能,长度又是那么长,她纵身一跃能跳过十来米也跳不过去那么远的距离。

游泳是唯一的途径。

“噫?”燕行惊诧的龙目微眯:“小萝莉,你,怕水?”

“我讨厌这种幽深的水池和水潭。”她绝对不会告诉他,她不会水!生在E北水资源丰富的山村,她竟然是只旱鸭子,说出去谁信?

“行!我背你”燕行心中大喜,让他背?当然是乐意乐意乐意,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当初小萝莉在新生舞会让小晁背,他没抢到背人的机会,这次终于有可以尝尝背小萝莉的滋味,天赐良机哪。

“我还想要几支石笋,你背我到中间那个位置,我去折,可以不?”

“可以。”

燕行欣欣然,满口应许。

水很有用,可有外人在,乐韵不能动用空间的东西装水,只能忍痛放弃,通知大家准备游泳过水坑。

敖大师、猴精、四眼和黑锅头中了尸毒,虽说伤口敷药开始结疤,为防止尸毒不小心渗出来污染水,他们留待最后再渡水。

在小萝莉脱衣服前,燕行怕四位男士乱瞅,让四人离远些,不客气的小声警告:“你们管好眼睛,谁乱瞅,我废了他的招子。”

囧!

敖大师猴精四眼黑锅头一头雾水,这是什么跟什么嘛?他们搞不懂为什么蒙面大侠那么凶,也没抗议,一致点头:“懂了。”

四人转过身,非礼勿视。

四人应承不乱看,燕行回身,将自己扒得只穿一条裤衩子,先跳下水,将自己和小萝莉的背包送过水坑,他臂力好,一手举背包,一手划水,毫不吃力。

水很深,看不见底,浮力也很大。

渡水到坑另一边,把背包送上岸,燕大少将电筒放地面上,如此,水坑两岸都有亮光,能当引路灯,不需非得打电筒照路,小萝莉说水坑里没有危险生物,不用担心安全。

他游回起始点,小萝莉早脱下外衣和鞋子装背包给他送走,她坐在水坑边,双腿伸进水里,穿一件贴身秋衣和长裤,那胸圆鼓鼓的,臀部翘起,呈S曲线。

他鼻头一热,差点喷鼻血,为掩饰尴尬,飞快的游到坑边,转身,让小萝莉爬他背上。

乐韵等燕帅哥过来,扶着他的肩膀,慢慢的沉进水坑里,手脚也越来越僵硬,她不恐高不恐血,却有恐水症,还是很严重的恐水症。

她恐的水不是浅水,而是深水,不怕能看见底的潭或池子,就怕见不着底的水池或者河流水潭,遇着那种地方,她从不去挑战。

当趴到燕帅哥背上,她的衣服也几乎全湿,只有肩膀以上一小片是干的,她扶着帅哥的双肩,以手臂将胸和他的后背隔开,一手举着电筒,一动不敢乱动。

小萝莉伏到后背,燕行莫明的兴奋起来,那是连血液都在燃烧的感觉,很美妙,美妙的让他想纵声高歌以抒发好心情。

小萝莉很轻,她的手软软的,论理身躯也该娇软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四脚明显呈僵硬状。

燕行没有问为什么,先试着背着她慢慢的在水里沉浮,让她适应一下再挥舞着孔武有力的双臂划水,游到满是石钟乳的地方,他靠边,抓住一支石笋,将小萝莉送出水面。

趴在燕帅哥背上,乐韵那颗小心脏寒颤颤的,生恐掉进水里去,当能摸到石笋,对水的恐惧减轻,将电筒用牙咬住,攀住石笋,从燕帅哥背上爬到石笋堆里,双腿离开水,水哗哗的向下淌。

送小萝莉爬上石钟乳堆,燕行才有机会欣赏风景,小萝莉被水浸湿,衣服粘在身上,腰细盈盈不及一握,臀翘胸大,S曲线更诱人。

他偷瞄了几眼,心头发热,凶猛的邪火冒腾起来,在小腹乱蹿,鼻子一热,涌出一股湿热的红血。

燕大少羞得一张脸通红,趁着无人看见,慌忙用手捂住鼻子,慢慢下沉,不动声色的用水洗去鼻血,再偷偷瞄小萝莉。

爬上石笋群,乐韵攀着长长短短的笋子,爬到近洞顶的地方,抓着自己相中的石笋,用力的掰。

石笋哪受得住她的怪力摧残,有人小手臂粗、长约近一米的石笋发出“蹦咯嚓嚓”的脆声,沿褶子处折断。

折断一支石笋,夹胳窝里,往下爬,到中途将长石笋先叫燕帅哥帮拿着,再次爬朝第二目标伸出魔手,折得一支长七八十公分的石笋。

燕行将小萝莉折得的第一支长石笋送上岸,再回来接人。

乐小同学贪心的得,又掰约有二、三十公分的小石笋装裤兜里,因为实在没法多拿,塞得裤兜满满的,不情不愿的爬到临水的地方,再次小心翼翼的爬上燕帅哥的后背。

这下,她两手要拿石笋,没法用手臂放在胸前当隔离,只能贴在燕帅哥后背,用牙咬着电筒。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燕行只觉后背上贴着两团充气的乳胶团,软软的,弹性十足,那感觉……噗,他的鼻子底下又涌出两条红线。

幸好有准备!

他早用手捂着鼻子,所以他自己知道自己没出息的流鼻血了,别人看不见,他飞快的掬一把水洗一洗,挥动胳膊,远离有血腥味的地方。

乐韵:“……”燕帅哥又流鼻血了!好好的为什么会流鼻血?

她真不懂燕帅哥流鼻血的原因,也没空纠结,左右手各抓一只石笋,兜里还揣着几支,她生怕自己辛苦折回来的药材中途遗失,时刻关心石笋。

石笋挺沉的,长一米的一支至少有三十斤重,再加上几支小石笋,连人带笋少说也有八十多斤。

水有浮力,石笋抓在手里不会下沉,如果放手,不用说,当然要潜水底去找。

水分担走部分重量,大部分重量仍然由燕行承担,他并没有感觉压力,反而是背上的人让他心猿意马,心驰神荡,中途不可遏止的又一次喷鼻血。

敖大师几人等在水坑边,紧张的看小姑娘和蒙面侠,担心他们出意外,直到人平安到达另一端,他们才安心。

燕行游到坑边,暗中直喘气,总算到岸了!背着个大胸小萝莉,不是幸福,简直就是折磨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