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找到出路/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终于到终点,饱受担扰之患的乐韵,欢天喜地的先把石笋递上岸,自己笨手笨脚的从帅哥背上爬出水,坐地面从兜里掏小石笋。

燕行爬出水坑,瞧得小萝莉裹着一身湿衣服,眼睛笑成一条线,小嘴巴咧开,乐得见牙不见眼。

他搞不懂小萝莉怎么就喜欢奇奇怪怪的东西,把石钟乳笋当宝贝似的,它能有多珍贵?

“小萝莉,赶紧换衣服,别着凉。”小萝莉的笑容太炫眼,他本来因她关心石笋将他抛脑后而有点小郁气也烟消云散。

“嗯嗯。”乐韵忙不迭声的点头,继纽掏石笋,赚大发了啊,这么多笋子足够供药当食材。

小萝莉嘴上答得爽快却没有付于行动,燕行先不管,背过身换衣服,将湿裤衩和口罩包起来塞背包,再拿出一副口罩戴上遮住脸,他不想让那几位记住他的面孔。

他焕然一新,见小萝莉终于在找衣服,他又转过身,偷看小萝莉湿身的样子可以,如果偷看她换衣服,他自己也会鄙视自己、

等燕帅哥转身,乐韵利索的脱掉湿衣服,换上干的衣裤,披上外套,通知他可以转身了。

当了回正人君子的燕行转身,通知另四人淌水,又帮小萝莉把石笋搬离水坑,免得等会其他人过来,小萝莉乱瞄瞄到男人半祼身的样子。

敖大师四眼猴精黑锅头听到喊声也不再迟疑,脱衣裤,只穿一条裤衩子,猴精和四眼打头阵,敖大师和黑锅头稍后一点,先后组队跳进大坑,将背包举起来,哗哗划水而行。

冬天本来就冷,水也是凉冰冰的,洗了个冷水澡,血液都快不流动,游到岸先后爬出水坑的四人打着哆嗦,手忙脚乱的换上干衣服,又搓手脚,让自己回暖。

那四位先生明显冻得不轻,乐韵摸鼻子,将湿衣服拧干装起来,摆弄自己的石笋,水虽然有点冰,她好像没感觉特别冷,燕帅哥泡凉水里体温也仍然很高,由此可见,中尸毒的四人体温真的有点低。

搓了很久的手脚,等回暖了,敖大师四人也帮小姑娘分摊背小石笋,燕大少帮拿那只最长的笋子。

以致乐韵自己只扛着八十公分长的石笋,开开心心的继续跑路,到中午补充点能量,仍然继往开来勇往直前。

下午四点,终于到达生门。

隧道的尽头,是一堵石门,有竖栓和横栓,拿掉栓子打开石门,并没有看到阳光,门后仍然有还有一段通道。

门,算是二门。

走过门,将门重新关拢,沿着隧洞继续走不到二百米出现一个斜坡,斜坡的另一面有两条向中间微倾坡度的槽,排列着两个半人高的巨大石球,斜坡中间有一条滑梯似的滑槽,槽口有挡板挡住石球不让它们从滑槽滚下去。

斜坡之下与石壁相连的地方有一个凹槽,卡着一只石球,那只石球堵着的地方就是出口!

一行人站在斜坡上向下俯视,观察一阵,沿斜坡滑下坡,斜坡尽头有小段地块是平的,石球底下有一条凹槽,两头都有圆弧形的槽,石球卡在一个凹槽的圆弥形里抵住石壁,另一头有一支一头有圆弧的支柱,支柱带弧度卡住石球身,另一端抵在凹槽上方的活动机关里。

支柱以铜链吊在凹槽另一头的一根石柱上,倾斜的石柱子抵住石球不让它滚往凹槽另一端或后退,让石球牢牢的堵住出口。

以机关功能论,如果从外面推,推不动石球。

“太凶残了,这么大的石球,谁能推得动?”

“这真是生门?”

猴精和四眼黑锅头职业病又犯了,兴致勃勃的研究机关,设机关的人也太不厚道,弄那么大的石球,谁能推得动?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们觉得设机关的人根本没有好生之德,是准备将人往死坑的节奏。

敖大师笑笑,人心要知足啊,不是死门,没有暗器机关就该偷笑了。

叽叽喳喳一阵,猴精四眼黑锅头齐心协力拉铜链,将支柱抬高。

燕行见过类似的机头,没有多少兴趣,当猴精几人工作,他出帮忙,将抵石球的支柱拉高,悬空。

大家合力推石球,众志成一,将球往后拨去,它朝后退,隐约间露出一点光亮。

几人大喜,忙用力推动石球向滑槽那方,当将它拨得离开石壁,那儿露出一个圆形洞口,因为石球仅只移开一点,只有一条缝隙,光和风争先恐后的挤进隧洞。

风,凛冽冰寒,光线也不太明亮。

看到亮光,猴精四眼黑锅头激动的快要哭了,困在地下多日,终于重见天日了啊!

风送来外界的气息,乐韵吸吸鼻子,眼睛弯成月牙:“我知道出口在哪了!”

“在哪?”黑锅头几个异口同声的问。

“上方山公园的天坑底。”乐韵昂昂下巴,喜气洋洋的,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她正愁没正大光明的机会下天坑挖药,大阵生门把她送到这里,正中下怀。

“什么?”

“怎么可能?”

“真是上方山?”

四眼猴精黑锅头和敖大师皆大吃一惊。

燕行:“……”兜了一圈,竟然又回到天坑,这个圈子兜得真够远的。

“真是上方山天坑,错不了。有什么问题?”

“这……”猴精和同伴面面相视,眼里还惊犹未定:“我们进古墓的地方在长城山脚下。”

华夏万里长城在八达岭山,进斗的地方距上方山好远好远,他们只是在古墓里绕了几天,又被暗河冲走,转眼儿就到上方山,可见条暗河有多长,古墓与大阵占地有多宽。

“有什么奇怪的,许多地下暗河是相通的。”乐韵笑嘻嘻的睐眼儿,她不会告诉别人说他们探的古墓与现在她们所在的地方可能是同一座古墓,大家只摸到了古墓冰山一角而已。

小姑娘的解释有点牵强,却也是比较能解释得通的理由,四眼猴精黑锅头就当真是地下暗河是相通的,他们被从长城脚下冲到京城市区下的暗河。

知道出口在天坑,大家新的担心又来了,出口会不会悬在半中?惹悬在半中,不上不下,吓,太吓人了。

怀揣着忐忑,众人合力推石球,想知道出口究竟在哪,挪开石球一看就知。

“加油加油!”

猴精一边推石球,一边喊。

石球多年未动,凹槽虽然打磨的很光滑,年代太久,也被空气所蚀,微微有点不平,移动得很慢。

随着六人将石球向滑槽推,露出的洞口也越来越大,依稀见得点草木叶子,大家兴奋起来,见到了树枝草叶,说明出口距天坑底不远。

这下,大家更有干劲儿,使出吃奶的力气,嘿哟嘿哟的努力将石球推出圆弧槽到凹槽口,将推它向凹槽另一端。

当石球滚上凹槽,凹槽向另一边斜倾,石球推起来轻松多了,与此同时,连接斜坡的斜形滑槽上端慢慢向下沉,那挡石球的挡板没动,一只石球缓慢的向下沉。

猴精四眼黑锅头发现变化时惊得差点没尖叫,如果那个石球下沉,从滑槽里滚出来,会重新堵住出口或者把他们砸成肉酱。

敖大师观测一阵,安抚三人不要慌,机关应该是翘翘板原理,底下的石球往凹槽移去,上面的石球就会下沉,只有当挡出口的一颗石球全部移至凹槽,上面的石球才可能滚下来重新堵住洞口。

相对于猴精几个的大惊小怪,燕行荣宠不惊,有临危不惧的英雄本色。

大伙儿将石球移开到洞口露出三分之二的宽度,先让石球静止,保持住平衡,他们先侦察出口情况。

出口在距天坑底面约一米高的地方,天坑深七十几米,底部宽六十几米,从下往上看,真正的是坐井观天。

冬季的北方,草木萧索,天坑内的杂草枯老,落叶乔木光着枝条,败草落叶积地,一片冷瑟。

当天天气不太好,很阴暗,天坑内暗沉沉,风很大,寒风冷冽。

燕行最先去探看情况,被风吹得缩了缩脖子,打量一番即让位给别人,敖大师等人轮流瞅,猴精和四眼黑锅头真正的重见天日,喜之不尽,被冷风吹得脸上凉冰冰的也是喜滋滋的。

瞅够了,缩回头,商量着谁走前谁走最后。

乐韵揽下断后的工作,让其他人先走。

敖大师猴精几个拗不过她,接二连三的爬出洞口,跳天坑底,燕行爬出去,回身接小萝莉的背包,然后退开两步,等着她。

等人全部离开,乐韵计算好位置和力道,用力猛的一推石球,将它推得滚向凹槽的圆槽,自己灵敏的猫着腰,像老鼠似的钻出洞,蹦跳着落在天坑里。

她推动的石球骨辘辘的滚动,落进凹槽圆形槽里,斜坡滑槽上端也向下一沉,那粒石球滑进滑槽内,上端位置又上复位,那石球沿着滑梯似的槽滚动,辘辘轱轱的滚下来,然后咔卟滚到尽头,卡在圆形弧槽内将洞口牢牢堵住。

石球滚下来卡住洞口时,乐韵刚站稳转身,燕行等人亲眼见石球滚来,也惊得出了身冷汗,石球迅速好快!速度慢的人,真的会被砸成肉末。

石球卡住洞口当儿撞得石壁震了震,发出嗡的一声回音。

天坑内壁凸凹不平,有些地方内陷,有些地方形成一小片岩窝洞,有些地方外凸,隧道出口是一片凸的地方,石球卡在那里,跟外面的颜色相差不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人相信那里有条暗道。

猴精等人有种劫后余生之感,就地坐下感慨重见天日的喜悦,以及思考如何爬出天坑,报警求救援,到时怎么解释会出现在天坑?找朋友,呃,感觉远水救不了近火。

燕行翻开背包掏啊掬,先拿出手机,信号相当差,先编辑好句子,等有信号就发送,他超有耐心,一连发送好几条,显示成功后,又举着手机搜信号等回复。

大伙儿就等着他的好消息,等得约有十来分钟,燕少收到短信回复,龙目明亮:“天黑的时候会有人来救援。”

“哇,太好了!”猴精几人开心的喊。

冬季游天坑的人少,坑又深,他们在天坑底只要不扯开嗓子喊,上面有人经过也听不到他们说话,不用太压抑。

找到救援,众人立马找避风的地方,拖着背包,沿坑壁走,走了几米远,燕行“咦”的惊疑一声,指向一个地方:“小萝莉,快看,那里有只狐狸!”

敖大师等人也望过去,顺着蒙面侠指的方向,只见坑底乱草里有一团火红色,因为那红色像漆树的红叶子,很容易混淆视听,大家最初谁也没注意,当仔细看,果然是只动物!

一只火红的狐狸趴在草丛里,见到他们才抬头,它好似没力气,仅看一看又伏下头。

乐韵眉毛快拧成麻花条,她从隧洞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嗅到狐狸的气味,那只漂亮红狐狸是打哪来的?

是它隐藏得太好,还是她的嗅觉有问题?

没有发觉外来生物,让她内心心潮翻涌,开启眼睛X光扫描狐狸,不看还好,一瞅之下眉毛拧成死结,狐狸生病了,很奇怪的病,它几乎没体温,像冰冻过似的。

“小萝莉,我帮你把狐狸捉来给你玩耍,等带出去再放生。”看到火红的狐狸,燕行有点小雀跃,将它捉来给小萝莉当暖手宝正合适,如果它不乖,可以考虑剥皮做围脖。

“别!”乐韵眼疾手快,一把扯住燕帅哥的袖子:“你过去会惊到它的,它应该好久没有吃东西,很虚弱,我过去看看。”

被小萝莉扯住衣袖,燕行站住,小萝莉没有嫌弃自己乱捉小动物,他也乐得任小萝莉自己决定。

乐韵的大包由燕帅哥帮提着,她只背着一只小包,立马小跑起来,踩过枯草发出悉悉碎碎的声音。

火红狐狸没有惊走,瞅一瞅,又有气无力的趴伏,只有眼珠子在动。

离得越近,看得越清,红狐狸毛发红如烈火,像抹了油似的,油光水滑,个头很小,还是只半大的小狐狸,伏趴于枯草丛里,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拖在后面,嘴巴搁在前腿上,眼睛特别明亮,耳朵偶尔会轻轻的抖一抖。

狐狸有多个品种,红毛狸狸是赤狐。

边走边观察,乐韵走到红狐狸面前,它还是一动不动,她蹲下身,从背包里摸出最后两颗药丸子中的一颗放掌心,递给狐狸。

红狐狸眼珠子动了动,耳朵竖起来,等人类的手掌伸至鼻尖,它伸出红红的舌头一绞,将药丸子卷进嘴巴里。

远观的众人:“……”感觉狐狸通人性的节奏。

乐韵眨眨眼,将最后一颗药丸递过去,红狐狸舌头一卷,又吃了,她往前挪近,试着和它交流:“药丸子没了,这里没吃的,等晚上带你出去。”

她试着摸摸狐狸,它没反抗,摸摸它的耳朵和爪子,它乖乖的,弯腰将它抱起来来,帮拍去大尾巴和肚皮的草屑。

它通体是红色,红艳艳的火红,就只有眼睛和触须、鼻尖是黑色的,极接近卡通里的狐狸形像。

抱着狐狸,乐韵越发怪异,它体型很轻,身上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动物该有的气味,只有冰寒之气。

小姑娘抱回只小动物,四眼眼睛亮了亮,伸手想摸摸,红狐狸脖子一缩,将头蜷起来,不给他面子。

“它嫌弃我?”被拒绝,四眼哭笑不得。

“你太凶了。”黑锅头嬉皮笑脸,凑上去试人气,他伸手,狐狸同样往小姑娘身上钻,寻求保护。

“五十步笑百步!”四眼撇嘴,说他太凶,他自己还不是遭嫌弃。

有两人的前车之鉴,猴精和敖大师不去试人气,燕行也聪明的不去逗狐狸,万一狐狸不让他摸,小萝莉指不定又会说他长得吓人。

天坑里太冷,众人不想喝西北风,继续沿着洞壁走,找到一处能藏身的地方,将行李扔下,钻岩壁下坐着啃泡面,啃葛根当水喝。

乐韵到达歇脚的地方,没呆十分钟,拿件衣服给狐狸当窝睡觉,想跑去挖药,结果狐狸机灵的得,就巴着她不放,她没办法只好抱着狐狸行动。

猴精几个人也想去长见识,被她泼了一桶冷水止步,他们跟着会踩到药材或者万一踩坏蛇窝鼠窝,弄得地方一片糟,损伤她的药材,她连哭都没眼泪。

燕大少脸皮厚,坚决当保镖,小萝莉削树皮也好,挖植物根也好,捡石块也好,他只帮她提东西,绝对不会说这个别挖光了,哪个要留种什么的干扰人干活。

天坑底直径不到七十米,有树有杂生植物,是个小小的植物王国,因为一般人无法进天坑挖药,有些药材年代极长。

乐韵乐得合不拢嘴,见到能派上用场的,一个字:挖!挖根茎,摘叶子,剥皮,捡果子,能用得着的一律收!

她挖药挖得开心,到天色黑下来打着电筒继续扫荡,燕大少帮装好几包药材送到歇脚的地方,有些药用藤扎起来,有些用塑料装,五花八门的药草让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

直至天色完全黑暗,小女生不甘不愿的收手,坐待燕帅哥叫的救援人员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