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说好不许成精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乐小同学在天坑内愉快的扫荡药材时,两辆挂着武警车牌的面包车开进上方山森林公园,在有天坑的山脚停,六位穿便衣的青年戴着防尘口罩,拧着各种工具爬山。

六青年绕过寺院赶到天坑,天色已昏昏黑黑,他们开启头灯照明,在天坑外安装工具,固定好保险绳和安全绳,一位人员下天坑,其他人守在坑顶接应。

天坑内有树,最高的一棵是野生漆树,冬天大部分树没叶子,所以并不能阻挡人的视线。

猴精等人窝在坑壁似褶子似的岩缝底,望眼欲穿的望着上方,当看见上方出现亮光,激动的爬出岩窝,顶着冷风仰望。

一束灯光沿着洞壁缓缓往下移动,从只见灯到能见人,一干人拧着背包,跑去救援人员下来的地方。

拴着安全绳人的人快着地时,燕行上去帮扶了一把:“洛七,有没吃的?要肉类,没肉食就算了。”

戴着防尘口罩只露眼睛在外的洛七,无语的望向队长,当看到抱着只火红狐狸的小萝莉,友好的眨眼睛:“小美女,你的狐狸很漂亮。”

“嗯嗯,帅大叔有眼光。”乐韵嘴角上翘,燕帅哥有时很傲娇,有时不太靠谱,他的队友们却是很靠谱的。

燕行恼怒的瞪洛七,哼,马庇精!

莫明其妙的挨队长一记白眼,洛七想喊冤,他哪里做得不好惹队长不爽了?他明明夸得小萝莉很开心啊?

队长有时不着调,他不能不着调,解开绑身上的绳子,拧来背上的背包,拿出些吃的,面包、蛋挞、巧克力,还有火腿肠。

燕大少不客气的将火腿肠拨到自己面前,剥了一支递给小萝莉的狐狸,狐狸是肉食动物,火腿肠好歹有点肉末。

红狐狸瞅一眼,将头藏起来,不吃!

燕行:“……”如果不是看在小萝莉喜欢它的份上,以为他会那么好心?这么不识好歹,带出去扒皮做围脖。

敖大师几人想笑不敢笑,忍得很辛苦。

为了给燕帅哥一个台阶下,乐韵将火腿肠笑纳了。

猴精几个虽然吃了点东西,但是,因小姑娘所带食物有限,他们傍晚吃的是最后一些干粮,没吃饱,这会儿也不客气,拿了面包或蛋挞派吃。

补充点体力,攀岩。

女士优先,乐小同学是唯一的女孩子,她当然第一个走,洛七和队长帮小女孩绑好安全绳,放任她爬岩。

乐韵将狐狸放脖子上当围脖,抓着绳子往上爬,她身轻体巧,灵敏得很,有时抓绳子有时岩壁,很快在天坑底众人眼里化为一个小点,然后看不见。

等在天坑顶接应的,看到人上来,将小姑娘拉出深坑,领到安全地方,对于她携带只狐狸的事,一律不问来历。

小萝莉上去了,燕行自然不会呆在坑里吃冷风,他第二个攀岩爬出天坑,陪小萝莉等其他人。

之后是猴精、四眼黑锅头,敖大师,洛七留在最后,将其他人送上去他才爬出天坑,和队友们收拾工具。

敖大师几个爬出天坑,到路上坐等,等工作人员收起装备一起下山。

等一行人下得山来,已是晚上九点多钟,到救援者停车的地方,敖大师和猴精几人将小姑娘的石笋和水给她,他们晚上决定找农家院住一晚,明天再离开。

洛七和兄弟聪明的紧,帮小萝莉把石笋和水装起来。

猴精将一只装东西的袋子塞给小女生:“这个是我们在暗河里捡来的,你瞅瞅看有喜欢的不,不喜欢的转手给小摊贩吧。”

他不由分说的将袋子塞给小女孩子,跑向自己同伴队伍,四人向救援人再三道谢,才赶往离得最近的村子找住宿。

天色已晚,洛七一支人马两人开车送队长,其他人带着工具先收队。

爬上面包车,燕行打电筒,让小萝莉看看猴精给他的袋子装有什么好东西。

打开黑色袋子,有一件云纹花青铜烛台座,一只青铜碗,一只有耳的圆肚青铜器,一只缺了一大块的陶器,还有几块青铜和陶器残片。

“咦?殷商期的青铜罍,陶瓿?全给我了?”乐韵捧起圆肚青铜器,惊喜连连,嗷哟,那几位真大方,送她这么多古懂!

青铜器和陶器都是殷商期古懂,有暗灰色的阴晦光环,而灵气比一般古懂浓得多,只要把它丢太阳底下晒段时间,去去晦气,就可以丢空间吸取灵气啦。

“他们还指望着你救命,能不给点甜头么。”燕行帮捧着古懂,暗中丢那几位白眼,哼,就知道收买人心,他找人救援,怎么没给报酬?

“那是两码事。你嫉妒的话,我分你几块残片,你可以拿去卖掉折现金。”乐韵哼哼,燕帅哥一定是嫉妒她,所以把人往坏处想。

“算了,你自己收着玩耍,我对破铜烂铁没兴趣。”他敢说,他要是拿走几片残片,小萝莉还不得天天说他小气说他小鸡肚肠。

“不识货。”

乐韵将青铜器放下去,她在暗河里也捡到几样青铜器,可见暗河经过的地方必定经过殷商古墓,古墓里的东西被水冲出来流落在暗河沙滩。

“小萝莉,你说的那种毒,真的存在?”燕行将袋子扎起来,漫不经心的问。

洛七和队友不知队长和小萝莉在说什么,两人当自己是空气,也有巨大的发现:小萝莉不仅医术高超,好似还懂鉴赏古玩!

“当然存在,难不成你以为我信口雌黄?说白点,其实也是一种蛊,万人肉生万虫,虫类不停的残杀,不停的繁衍,不停的杂交,优胜劣汰,淘汰无数种族,到最后存活下来的就是各种虫杂交后代的变质尸毒虫。”

“当我没问。”尸毒虫本身就够恶心,还是蛊,想想血肉里全是虫子,让人头皮发麻,生无可恋。

洛七忽然有种队长智商离家出走的感觉,他们队长在他们面前那是凶残无比,威猛无双,怎么在小萝莉面前就那么接地气?

“队长,那三人还没说真话。”终于轮到有机会说话,他向队长大人汇报工作。

“没招啊?请他们吃点铁板肉、红烧肉、青竹夹板肉……菜式多多,一一招待。”

“一群粗人,他们不说实话,将他们医用箱里的东西给他们注射几支玩玩。再不招,来台八抬大轿,请本小同学出马,保证他们有啥说啥,连孩提时代有没尿床都不敢隐瞒。”

“……”洛七只想说一句:小萝莉,你牛!这么自信,你就从了队长,入部队吧,我们一定像供祖宗一样供着你。

“小萝莉,那种粗人不值得你动手,你是天生拿手术刀的,你宅心仁厚,辛苦你帮一位军人做眼睛移植手续,可行?医药费照付,免费提供去部队驻扎区挖药的机会,出入专车接送。”

又坑她!乐韵气恨恨的磨牙,燕人太可恶了,故意挖坑给她跳呢!可是,条件很诱人哪,要不要考虑考虑?

燕帅哥开出的条件实在很有诱惑力,乐小同学怦然心动,咬手指,挣扎一番,还是抵挡不住诱惑:“说话算话?”

“大丈夫一言九鼎。”燕行龙目精光闪闪,就知道小萝莉不为其他所动,唯独对药材没挡抵力,抵挡不住四处挖药村的引诱,投其所好比坑蒙拐骗强多了。

“我得先申明,要等到月底或者下月初,只帮做一次眼睛移植手术,不接其他病患者。”

“行。”燕行暗搓搓的偷笑,以后就照这种思路来跟小萝莉谈判,保证百分百成功。

两位军汉:“……”队长还是这么黑心。只是,这么跟小萝莉相处,真的没问题么?

冬夜寂寒,村落间灯光点点,森林公园区内的路上车辆不多,吉普车兜兜转转,到十点多钟才将燕大少送至他停车的那儿。

洛七很上道,将小萝莉的东西转移到队长的猎豹车上,留下一些吃的,开着面包车悠悠的跑路。

乐韵才不愿呆车里,在车后摆开帐蓬,搬出睡袋,睡自己的大觉,她睡地,睡袋给狐狸睡。

小萝莉不肯跟自己独处,燕大少窝爱车上呆了一晚,当第二天天蒙蒙亮,两人收拾好物品,吃点干粮,轻装上阵,直奔山里。

再进大山,不挖药材,直冲当时掉坑的地方,翻山越岭,只用半天就赶到目的,两人爬到陷井机关那儿,灰兔子群还在附近活动,那块祼露出泥土和石头的巨大石板恢复原位。

乐小同学将藤条提一提,藤条在石板合缝处断裂,由此可见石板咬合力有多强,也庆幸她下陷井时石板没有合拢。

燕少重新割藤接起来,抓着藤跳上石板,石板纹丝不动,再去踩另一端,仍然纹丝不动,证明阵法重新运转时,机关有了变化,通道口再次卡死。

机关复位,也不用担心看山人或其他人误踩石板掉进隧道,两人可以功能成身退。

返回前,将狐狸就地放生。

狐狸个头相比其他生物要大,太招摇,伺养的话被人举报,查出来是野生狐狸,到时很麻烦。

不宜伺养当宠物,当然放归森林。

火红狐狸巴着小女生不放,燕行不客气的一把拧走放草丛里:“你再不走,把你扒皮做围脖。”

乐韵捂眼,燕人雄起来的时候也没谱。

狐狸微微眯眼,冷凛凛的瞪人类男青年。

与狐狸对视的燕行一愣,杀气?!他竟然从狐狸眼里感受到了杀气!开什么玩笑,一只小动物有杀气?

他再瞅,狐狸眼睛很稀松平常,刚才的感觉好似是幻觉,他也没深究,认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和小萝莉踏上返程的路。

狐狸看两人走远,闪进草丛隐迹。

进山辛苦,出山易,燕少和乐小同学没在山上逗留,在下午四点半赶回停车的地方,驱车回青大。

在返回的时候,燕大少还当了回坏人,猎到两只肥肥的灰兔子带回去加餐。

一趟西山之行,收获最大的是乐小同学,捡到些青铜器,又得些赠品,挖到了很多药材,还顺走两具棺材,她一个人闷声发大财,赚得钵盆满地。

虽说出发时遭了劫持,可与收获比起来,那点小意外简直不及一提,完全不响她的好心情。

一趟寻药之行,前后用时五天。

她是11月8日清早出发,9日掉进隧洞,10日赶往阵中心与敖大师一行四人相遇,11日走出九曲游廊,晚上在停车地的方歇,12日进山看掉坑的地方。

12日,周六,青大学生们休息。

燕少载着小萝莉回到青大,已是晚上六点多钟,路上小小的堵车,耽误点时间。

天冷,学生们也不愿去吹冷风,宅宿舍的人多,校道上难得见人,有的也是骑车的,步行的学生凤毛麟角。

燕大校将车开到状元楼下,早等候在东楼梯廊下的少年会长、李部长,陈同学、大才子一拥而上,迎接总是三天两头不见的可爱小萝莉。

四大学霸一色的黑色风衣,风姿卓然,高雅风流,幸得天冷没人在外面乱晃,否则若有女生们看见,少不得会被帅哥们帅得尖叫。

晁宇博早就守株待兔,等到小乐乐钻车,他一把将人拉过来,搂在胸前摸小个子乐乐的脑袋:“臭小乐乐,每次都偷跑,下次不声不响的跑,我真的揍你。”

“晁哥哥,你舍得揍你这么可爱的妹子吗?”乐韵扮个鬼脸,吐舌头,眯起美人眼,哇,面色红润的晁哥哥穿风衣好美丽!李哥哥、陈学长和才学长也帅翻天了。

“舍不得,但是,我可以捏脸。”揍是舍不得的,他连小乐乐的手指都不舍不得碰,只好捏脸,捏脸,捏脸!

“晁哥哥,我还没吃饭,我肚子饿。”脸差点被捏成面团子,乐韵只好撒娇。

“好啦,上楼吧,东西我们来拿。”晁宇博将嘟着嘴装可怜的熊孩子推走,去提东西。

燕大少下车,将各种东西往外提,兔子呀,药材呀,水呀,葛根呀,石钟乳呀,全部搬出车。

学霸们:“……”感觉小萝莉每出去一次就是烧杀抢掠无所不收的架式,燕大校竟然还明知故犯的助纣为虐,太可爱了有没有?

燕大校无条件的帮小萝莉,学霸们看他顺眼多了,也不嫌弃他总往小萝莉身上凑想蹭饭,跟他笑呵呵呵的道“辛苦”,一起拧东西上楼。

第一次没有到学霸们的冷眼,燕少有些受宠若惊,自己拧最重的石笋,让文弱学霸们拧轻东西。

回到四楼,学霸们坐等小萝莉烧菜,饭,他们煮好了,菜也洗好了,就等小萝莉动手烧。

乐韵也是醉了,捋起袖子下厨房,因为来不及调包空间产品,用空间井水烧几道菜。

菜色简单,没有用特殊调料那般美味,比他们做的好吃,学霸们和燕少像饿了几个月的狼,以比鬼子进村还凶残的速度扫荡完饭菜,又等燕少帮把两只灰兔子拨毛处理好,约了来吃饭的时间,他们赶紧闪人。

学霸们下楼各自回佰舍,燕大少驾车回他的宿舍楼。

等人全走了,乐韵一刻没停,赶紧溜进卫生间,将从暗河里捡到的东西拿出来放盆里,加水浸泡,决定来个大清洗。

她刚将盆放满水,听到小厨房与阳台相边的门那边传来声响,以为有老鼠,跑去厨房看看有没咬老门。

人刚拧亮厨房的灯,门又响了起来,可可可,像是用什么敲门似的。

“?”乐韵脑子里打个问号,小灰灰在空间里,不是她的小宠物在外面,难不成是别人养的爱宠走丢,跑她家来做客?

至于鬼什么的,她脑洞开得再大也不会想到那上面去,奶奶说她还在襁褓中时有位算命的给她看相算命,说她命中阳火旺,天生克阴邪之物,邪物见她会自避三舍。

而她,相信灵魂说,鬼神说,却没有见过灵魂,目前对灵魂神怪充满好奇,就等着有机会去探索自己所不知的世界。

从来心大,自然不知害怕为何物,拿开保险栓,轻轻的打开门,当门拉开,对着门的阳台上蹲坐着一只红毛狐狸。

“是你?!”乐韵愕然,因为太过于震惊,她以为眼花,伸手揉揉眼睛,再看,没错,阳台上蹲着只火红狐狸,就是在天坑里的那只狐狸,毛发红如烈火,漂亮美丽。

蹲坐在阳台上的狐狸,优雅的甩动尾巴,嘴巴一开一合,吐出人语:“小丫头,见着本狐很意外?”

狐吐人言,男声,声音充满高贵神秘。

“说人话?”乐韵脑子快炸了,潜意识比主观意识更快,飞一般的冲出去,伸手抱起狐狸从阳台冲回客厅,再回卧室,开灯,关门。

杜绝了声音外传的可能性,将狐狸放在自己的床铺上,人蹲着,伸指戳戳它的脑袋:“狐狸怎么会说话?说好建国后动物不能成精的,一定是我幻听了。”

狐狸又保持优雅的坐姿,尖尖的嘴张合:“你没听错,本狐在跟你说话。华夏建国后动物不能成精不假,然,本狐在几千年前已得道,不在其例。”

“真能说人话?”乐韵戳自己的耳朵,耳朵没问题,所以,她见到了一只得道成精的狐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