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被赖上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狸会说话,那是神话中的场景,普通人遇上说不定会吓得跪下膜拜喊“大仙”求饶命或者以为撞鬼了吓得屁滚尿流,而乐韵反应完全不同,她只有惊喜!

打有了空间,她对于世间存在鬼魂狐仙的事也不觉不可思议,虽然很玄幻,但是,连空间那种神奇的东西都存在,灵魂啊神仙为什么不能有?

当好不容易真的遇上传说的成精动物,乐韵脑子里就一个想法:研究研究研究!最好能解剖研究,对比成精的动物跟没成精的动物有啥不同。

好神奇啊!

瞅着会说话的动物,人兴奋的快炸了,戳狐狸的脑袋、爪子,下巴与脖子,翻看肚皮,说好不许成精的,它却得了道,必定与众不同。

“小丫头,你再乱摸,本狐要生气了。”人类小丫头不怕自己,没有遇出见鬼似的表情,狐狸好脾气的任她戳,只是小丫头没轻重,戳他肚皮,不能容忍。

“唔,你生气会不会喷三昧真火?是不是尾巴一扫就能把整栋楼夷为平地,会不会把我的魂魄吸出来吃掉?”乐韵兴奋得的找不着北,变本加厉的戳红狐狸,她就想瞅瞅成精的狐狸的那些特殊部位有没变化哒。

狐狸瞪眼,狐眼里尽睨睇天下的傲气,开什么玩笑,吸人魂魄?那是小精怪们才干的事,想他堂堂火狐族的神君,哪会做吃人哪种低俗的蠢事?

人类是不是都跟小丫头一样疯?

不对呀,他以前遇到的人类不是被吓傻了,就是思想龌龊,总想着跟他双修吸他元气,这个小丫头有点不一样,没有龌龊心思,没有害怕恐惧,没有恶意,纯属像小孩子似的当他是可以说话的玩伴。

火狐大人表示很费解,是不是他睡太久没与外界接触,世道变了?眼瞅着人类小丫头的小手又伸来摸肚皮,他一爪子将人类的手拨开,警告示的瞪眼。

狐狸不让人研究,乐韵大受打击,撇撇嘴,友好的开展对话:“小气巴啦的,让我摸摸有什么要紧的?”

“摸光了,你准备当本狐的狐妃?”人类小丫头的思想果然跟人类男人不同。

“当你的妻子?不要不要,人妖殊途,你能活上千年,我只有几十年最多百余年的寿命,当狐狸的妻子不好玩,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找个人类帅哥过小日子比较现实。”

嫁只狐狸?不要不要,乐韵摇头摇得像波浪鼓,如果人狐相恋,生的是人或者生窝狐狸还好,万一生出半人半狐的后代那就真的是杂交兽了,再说神仙鬼怪们千年老不死,人类寿不过百年,跟得道的狐狸谈恋爱,她鹤发鸡皮时,他相貌仍旧,想想老扎心了。

“小丫头,当本狐的狐妃好处多多,你不考虑?”火狐冷傲的昂头,眼神有睨睇江山之势,因是狐狸原形,样子特别萌。

“我才不稀罕,说人话,狐狸精,你怎么找到我的?”谁想当狐狸精的老婆谁当,她才不要,她不想被人骂女狐狸精。

“本狐不是狐狸精,本狐已证大道,修成正果。”狐狸精就是有点道行的小妖怪,怎能跟位列仙班的神君相提并论?

“哦,不是狐狸精,那就是狐仙,狐狸大仙,你找我干啥?不会是想找人算帐吧?我的同伴,那位帅哥说要把你扒皮做围脖是吓你的,怕你跟来城市被坏人抓去宰杀取皮毛,你别太小气的斤斤计较,为这点事跑来清算的话,有损你高大上的狐仙形像。”

不让乱摸,还不给捏耳朵,狐仙一点不可爱,乐韵好想叫狐狸大仙化人形样子来看看,狐狸精都是很美丽的,狐仙应该更美吧?

“人类小子想扒本狐的皮,本狐先记着帐,今天本狐不找人类小子麻烦,本狐只找你。”

“找我干什么?我知道了,你找我要药丸子吃是不是?”

“非也,”火狐嘴角下撇,语气哀怨:“你搬走本狐的窝,本狐不找你找谁。”

“窝?”乐韵一头雾水:“我没有破坏你的窝啊,我连狐狸窝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你不能冤枉好人呐。”

“冰棺,本狐的窝。”火狐慢吞吞的吐出几个字。

“什么?”乐韵一蹦而起,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我只见过县官,什么冰棺水棺金棺木棺,我没见过。”

好不容易捡到副有灵气的冰棺,坚决不要还回去!

狐仙好歹是也带着个仙字,什么好东西没有,哪会差那么副冰棺,所以,那棺材给她搬走也没什么嘛。

“九曲游廊阵中心的冰棺,你搬走了。”小丫头死鸭子嘴硬,火狐不急,有时间跟她磕。

“谁说的?”乐韵打定主意不承认:“你瞅瞅我这么副小身材,能搬得动那么大的棺材?一定我走后之又有人光顾,肯定是有法术的人干的。狐狸大仙,你别光盯着我行不?我就个人类小蝼蚁,干不来那种大事,大仙,求放过。”

“小丫头,搬走本狐的床,藏在你得到的洞天福地,以为本狐就找不着?”火狐好笑的动动眼珠子,这方人界遗落多个洞天福地,可惜千余年来无人开启,小丫头竟能打开洞天福地,也算是人间集福寿神禄于一身的灵女,可这性子实在太刁钻了些。

“唔!”乐韵像泄气的皮球,一屁股坐下去,小脸阴得快要下雨,狐狸大仙竟然知道她有空间?呜,冰棺保不住了!

不对,不应该纠结这个,重点是狐狸大仙知道她有洞天福地,会不会夺舍抢她空间!

危急感涌上心头,乐韵戒备的盯着狐狸:“好吧,我明天把冰棺给你送回原地,你弄个凶神恶煞的大阵差点把我和同伴坑死,我搬走你的冰棺,咱们两清。”

“本狐不夺你的洞天福地,小丫头,本狐不计较你盗走冰棺的事,本狐若计较,在感知有人动本狐的窝赶回去看时就会拍死你,让你成祭品。”

“狐狸大仙,你真不抢我空间?”乐韵一秒复活,狐狸大仙不抢她的空间的话,其他好商量。

“不抢,就算强抢来也用不了,你的洞天福地与你灵魂相契,别人夺去也无法开启,你大可以放心,当然你还得防着些,你生长的地球上有多类修道人士,修为比你高,不排除他们见宝起贪心。”

“哇,这下我放心哒。”自己的空间只有自己可用,乐韵顿时乐开花,至于那些修行人士,嗯,他们不来抢宝就行,谁来,通通毒死!

她兴奋的眼睛闪闪发光,又盯着狐狸瞅,猛地发现火红狐狸好似在变小,她以为自己一惊一乍弄得眼花,抹抹眼,再瞅,没错,狐狸大仙在变小,眨眼间又缩小了一圈!

变,变,变!

狐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一晃缩小到只有幼崽大小,红毛如火,眼睛慢慢变成金色,尾巴越长越大,转眼间冒出大片尾巴。

妈呀,金眼狐狸?

乐韵瞪珠子掉了一地,张着嘴,差点能塞一个大西瓜,过了两秒,她自己一合下巴,“卡嚓”将快掉地的下巴整回原位,变结巴了:“狐狸大仙,这才是你的本体样子?一二三四……十一十二,你有十二条尾巴?”

狐狸最高不是九尾吗?为啥眼前这只狐仙有十二尾?还有,这一言不合就变小又是怎么回事?

三观再次被倾覆,饶是乐小同学心脏够强大,也惊呆了。

“本狐本来就是十二尾。”火狐维持不住幻化的黑眼狐狸模样,不得不露出本体,声音也有气无力。

狐狸又跟初见时那样虚弱,乐韵趴床边,盯着他看:“你果然生病了。”

火狐元气不足,安静的趴卧。

“我就奇怪为什么你没有心跳,血液也是冷的,全身像冰冻过似的,原来真是中了奇怪的寒毒,而且,还是见不得阳光的那种寒毒,见太阳光全身血液冰结。”

“小丫头,不错,不愧是能开启洞天福地的人,竟然识得本狐身上的寒毒。”火狐强打精神夸赞。

“我不知道具体什么毒,只知道是一种至寒寒毒,以我的能力,目前没有任何头绪。”

“小丫头,本狐要睡了,将本狐送回冰棺,以后本狐就住你的洞天福地,等本狐养足元气,再跟你说你感兴趣的事。”

“?”乐韵懵了,狐狸大仙这是打定主意赖上她了?她正想问问住她空间有没好处,发现狐狸大仙金色的眼睛合上,像块冰,再也没有动静。

说睡就睡,太不厚道了!

她有太多问题,比如他为什么会呆在九曲游廊阵里,九星锁神阵是谁设的?那个大墓究竟埋葬着谁?

又比如狐仙的毒是谁下的?他竟然得道为什么没有成仙?修行得道应该非同寻常,为什么还会中毒?

可狐狸大仙说睡就睡了,她想跳脚,想想算啦,能把一只得道的狐仙整得不能化人形,还变成毫无杀伤力的小狐狸,可见那种寒毒有多厉害。

虽然心里特憋屈,又见不得狐狸受苦,俯身抱起小小狐仙回空间,只要狐仙在空间,再多的问题也不怕,等狐仙醒来再问也不迟。

回到空间内的龙血树下,乐韵拧亮电筒,找了一圈,小灰灰仍然爬龙血树的树洞里睡觉,睡着了,没动静。

她也没叫小灰灰,直奔冰棺,跑到冰棺旁,无力望天,冰棺比她高出两陪有多,她站旁边,它是庞然大物,她就是一只小可怜。

海拔太低,处处尴尬。

尴尬的乐韵,将狐狸放在灵石石桌上,出空间,将棺材移个位置,又搬张椅子闪回空间,然后将椅子放在龙血树下的石桌上方,爬上桌,踩着椅子,终于堪堪能够棺材高,棺材两端头仍比她高很多。

努力的推棺盖,幸好冰棺盖子滑性不错,在她使出吃奶的劲儿的推动下,盖子缓缓滑开。

将棺材盖推到一定程度,乐韵踮起脚,扒着棺边伸头往冰棺内瞅,棺材长十几米,宽约九米,而棺中空着的棺腹其实约等于普通棺材两倍宽,棺内仅除了一只玉枕便空空如也,什么奇珍异宝连毛都不见一根。

冰棺是万年玉髓精华,冰凉袭人,能保死物不腐,但凡还有一口气的生物不死。

没找到珍宝,乐韵失望的很,爬下椅子,再次回宿舍,重新搬张吃饭用的能折叠的四方小桌放石桌上,再将椅子放四方桌子上方。

叠罗汉似的叠三层,高度够高,抱起狐狸,爬上椅子,爬进棺材内,将狐狸放棺内睡觉,自己再吃力的爬出去,将棺材盖子合拢。

做好一切,搬桌椅出空间,坐在宿舍,乐韵又傻呆呆的发愣,那什么,她真的捡到只成精的狐狸精啦?人生越来越玄幻了。

嗯,私藏只成精动物的感觉不错,开挂的人生真的吊炸天!

咬着手指呆坐良久,兴冲冲的跳起来冲往卫生间洗刷自己的青铜器,捡到只狐狸是好事哇,等他睡醒,让他带去古墓搬宝贝,搬空古墓的古懂,说不定能积攒到供应空间扩张的灵气需要。

清洗完青铜器,全丢阳台上阴晾,那些东西有些黑灰色的晦气,需要暴尸荒野的暴露几天,让日月光华把它们的晦气洗涤干净再拧回空间。

处理好青铜器之类的,又将药材粗略整理一番,一来二去,时间也差不多到十一点,急冲冲的洗澡,爬回空间打坐修炼,睡觉。

这一夜,乐韵睡得很香,又做个长长的梦,梦中有人在念书,她听了一夜,醒来的时候,梦中的点点滴滴犹历历在目,那熟悉又好听的声音犹言在耳,讲的内容也记得清清楚楚。

“又是这样!”乐韵睁着双眼睛瞪着黑暗,对着空气吸鼻子嘟嘴,每次梦中听到声音,感觉近在身边,就是看不到人。

这中梦中传授知识的事,也就空间或者空间的前主人们才想得出来。

瞅着空气良久,翻身爬起来,先观察棺材,两具棺材中的那具冰棺灵气还在,唯有金丝楠木棺的灵气被空间吸收了。

乐韵喜不自禁,笑着打了几个滚后才打坐练功,空间能扩宽多少,天亮后就能看到成果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