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吃货的幸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空间可能会扩宽,乐韵的心情美美的,打坐练功一个钟,打着电筒下药田打理作物,待做完药田里的活计,收了莲藕,天微微亮。

天色微亮,她也顾不得再去收菠萝和火龙果,先打量空间,如期所料,空间扩宽啦!

这次扩张的方向是站在药田面对龙血树的右手方一侧,白色雾向右手方移开一大段距,那个方位露出来半个圆形大花圃。

按花圃的面积算,它只露出一半,另一半还隐在白雾里没有露出真面目,花圃内没有树,只有干燥的泥土。

乐韵瞪着眼:“……”

果然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在太行山捡到的墨黑大缸灵气浓郁,光华冲天,两具材棺的灵气加起来也不及墨色大缸,空间只吸收一具棺材的灵气,因而能扩展的面积也有限。

只是,为什么空间没有吸收冰棺的灵气?

想不通啊,乐韵耗尽十万脑细胞也没想出原因,想来想去只得出一个答案:可能是因为狐狸睡在冰棺里,狐狸需要冰棺养命,所以空间大发善心没有抢它的灵气。

冰棺灵气没有被吸还是件小事,最令人不解的还有更大的一个疑点——两具棺材是9号与10号的交接时段搬回空间的,在空间里放置两夜,灵气没少,空间也没扩展,为什么后来又扩展了?

想,慢慢的想,将自己的思绪整理一番,她有了惊人发现,以前几次得到有灵气的东西时她本人不在空间内,空间也没发生变化,当她回到空间睡觉,在她不知不觉中空间就完成扩展。

照此推算,是不是说空间扩展与主人息息相关?是需要主人的意志力,还是需要主人的气息灵魂为引导?

前思后想,乐韵直觉自己已触摸到部分真相,也不再纠结,欣欣然的跑去采摘茶叶。

从F省挖回来的老茶树,砍去老枝,栽种下去后,不停的发新枝不停的掐芽,反复多次长成了好大的一棵,采一次茶能得十来斤生茶叶。

采完茶叶,空间里的天色放亮。

明亮的光线下,可见梨树和苹果树的花落了结出果子,那棵高大的山竹果也打花骨头,似乎准备开花。

乐韵很满意,跑回龙血树旁,将睡饱爬下树找吃的小灰灰放在手掌心里,带着它回到自己的宿舍,给它拿出吃的和生活用品,让它自己四处玩耍,她去做吃的。

周末,李宇博、陈同学、大才子可没舍得赖被窝,早早的爬起来,又溜到晁同学的宿舍门等某位大少爷起床。

三位学霸等得近半个钟,差点冻成狗,美丽高雅的少年会长才姗姗开门而出,当美少年瞅到仨学霸,凤目满满的是惊愕:“你们起这么早干么?小乐乐不说了嘛,七点左右才能开饭。”

仨学霸看到笑意暖暖的少年,很想一拥而上掐死他,小萝莉是说过七点左右开饭,但是,昨天谁嘱咐说早上要起早点儿,不能让小乐乐等?

他们仨哥们赶早起来,结果倒好,他本人睡到自然醒,还问起那么早嘛,这是拉仇恨,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小萝莉的哥哥,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他们一定打死他。

“早起煅炼煅炼嘛。”仨哥们郁闷得半死,还得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美少年身着长及膝盖的红色风衣,如一团烈火,驱散了冬日的寒冷,白里透红的俊美玉面暖如春阳,浅浅的笑了笑:“走起,兄弟们!”

于是,喝了一个早上西北风的仨哥们,那抹郁气一扫而空,两人夹着美少年,一个在后面攀着他的肩,嘻嘻哈哈的下楼,又转到东边楼梯,欢欢喜喜的上四楼。

到四楼推开虚掩的门,客厅被空调熏得暖意洋洋,四学霸看到小厨房里的俏丽小萝莉一边在做事,一边拿着手机在煲电话粥,一致放轻手脚,蹑手蹑脚的到桌边,脱掉厚外套搁椅子背上。

乐韵在做吃的时候打电话给家里,昨天回来时路上有燕帅哥,晚上有学长们在,她没打电话给爸爸和凤婶,早上最安静,适合打电话。

京城的十一月天寒地冻,好似要下雪,而E北房县天气晴朗,正在忙着晒谷、晒稻草,收红薯、木薯以及柑橘等。

收获季节,周秋凤除了忙自家的事,还去帮人打零工摘柑橘、油果等赚外快补贴家用。

周末,乐爸不上班,周秋凤让他看家,她去做工,夫妻两早上也起得早,刚架锅做吃的,接到自家孩子打来的电话,两口子早把做早饭的事扔到脑后,捧着手机跟孩子拉家常。

一对夫妻叽喱哗啦,把家里能说的事都说一遍,一个字:好!家里什么都好,叫姑娘别记挂家里,他们懂得自己照顾自己,三句不离本行,让姑娘多穿衣别着凉,京城太冷。

周秋凤以前是不关心天气的,要关心也是关心跟庄稼有关的季节,当她嫁到乐家,立马就被女儿控乐爸感染,也变成女儿控,天气成第一关注对象,关注的当然不是本县本乡的天气,而是京城的天。

乐乐到了京城,他们的心也有一半系在京城,京城热,他们担心乐乐热到,天冷了,担心着凉,有雾霾,担心孩子吸灰尘,总之除了担心就是牵挂。

乐爸一句,周秋凤一句,两口子像唱戏似的轮上阵,说了将近一个来钟才恋恋不舍的挂断电话,乐爸抱着手机傻乐,周秋凤兴高采烈的做早饭吃。

跟家人愉快的说了一个早上的话,乐韵特别开心,把手机塞裤兜里,端着锅,像只小蝴蝶飞出小厨房,然后再端菜。

早餐粥主场,配菜一个汤,一个酸菜。

小萝莉电话打完,学霸们争着去拿碗筷,喝粥前先喝人参蘑菇汤。

“我觉得喝了这碗汤,我能抵挡住冬天的寒冷。”陈书渊是个识货的,咕咚咕咚的干掉一碗汤,抢先盛粥。

才同学翻白眼,要你说?当他们是木头人啊?

晁宇博淡定的喝粥,淡定的把汤里的蘑菇全挑出来给小乐乐,然后才盛粥,夹酸菜吃。

学霸们吃得很凶残,还能边吃边说话,问小萝莉跑去山上有什么奇遇,也说趣事给她听,说乐前副会长判了几年,说周五学生会的宴会,他们的意思是原准备拧小萝莉一起去参加,结果她闹失踪;

才同学和陈同学更是吐槽不已,医学部上周有手续,原以为小萝莉会去旁观,最后害大家白盼一场。

学霸们絮絮叨叨,像老妈子似的,乐小同学笑咪咪的当听众,等他们喝饱了,歇足了,拿出购物清单,分派四学霸们采购任务。

她使唤起年长的学长们也是不带眨眼的,还特别的理直气壮,美其名曰冬天人人宅宿舍不利健康,需要多跑跑活动活动。

被抓壮丁的四学霸,好笑的拿着清单,舍弃温暖的宿舍,万分开心的驱车去购物。

燕行到凌晨三点才睡,他昨晚回到宿舍,柳某人回家去了,就他一人独霸宿舍,抱着电脑疯狂工作,加班加点到凌晨三点,把最重要的事先处理好了才倒下去补眠。

那么晚才睡,仍然在五点多醒来,练功到天亮,洗澡洗衣服,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去食堂补充完能量,继续回宿舍拼命工作。

他忙得昏天暗地的,也几乎忘记时间,直到有短信息才将注意力从工作状态唤回,拿手机一看时间已九点,看信息,小萝莉发的,嗯,叫他中午去吃饭?

看到信息,燕行整个人如春天到了,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小萝莉还记得请他吃饭,算有点良心!

心情大好,也不工作啦,喜滋滋的收起本本,装包里,拧着包包轻快的下楼,车赶往状元楼。

京城进入十一月,不下雪也极冷,当天很阴暗,天气预报近日有雪。

天太冷,北风刮,学生也好,教职工也好,不用工作的都宅,鲜少外出喝西北风,校内没了成群结队的人群,有些空寂。

燕大少甚觉合意,没多少人,不用老让人,晃悠悠的晃到状元楼下,那一栋楼经常听到些鬼哭狼嚎声,那是音乐的力量。

将车停好,燕行提着自己的电脑包,满心欢喜的蹬楼,锵锵铿铿的爬上四楼,见门是虚掩着的,轻轻敲了敲才推门而进。

当踏进温暖的地方,看到坐在地板上摆着板在切药材的小萝莉望过来,他面色微赧,努力装作大气磅礴的派头:“小萝莉,我过来了哦。”

“来得有点早,买菜的人还没回来呢。你自己找地方坐,别踢到我的药材就行。”燕帅哥来得太早,乐韵也不介意,继续处理药材。

小萝莉好说话,燕行那叫个心花怒放,绕过堆放的药材,坐到写桌前,拿出电脑,连接外电源,准备工作。

在开工前,找了一圈,没发现小墨猴,小萝莉又忙着在整理药材,他没好意思问小萝莉她的小宠哪去了,自己努力工作。

李宇博、陈书渊、才子俊第一次被小萝莉正式派摊任务,特别激动,本着务必要办得漂漂亮亮的原则,拉了美少年会长一起叽咕一顿,达成一致意见,跑老远的市场去购物。

四学霸兜个圈子,跑去城效最接地气的市场转悠一圈,购齐物品,才心满意足的收队。

四人满载而归,赶回状元楼已是十一点,他们自己还处于亢奋中,抱的抱,提的提,搬东西上楼找小萝莉交差。

学霸们推开小萝莉的宿舍门,第一眼就瞅到占写字桌的燕大校,也没空跟他说话,嘻嘻哈哈的放物品,嗷嗷欢叫着喊“我们回来喽”。

燕行瞄四小青年,那四个帅气的小青年不知跑哪去一趟,搬回十几个竹制的簸箕筛子筲箕,还有一只大陶缸,两块练瑜珈的软垫子,蔬菜肉类装了两个小塑料筐。

在阳台晾东西的乐韵,回到客厅,看到学霸学长们的战利品,惊讶的快跳起来:“哎哟,你们跑哪去弄来的,竹制的哟,首都竟然能买到竹筲箕簸箕,好了不起!加餐加餐,中午给你们加菜,犒劳你的辛苦!”

“哇!”吃货学霸们振奋的一蹦三尺高,加菜加餐比什么奖励都好,这一趟跑得值了!

“城效几个农贸市场有买竹制品生活用品,都是首都城外村民手工编制拿到首都来买,有些还挺受欢迎的。”

兴奋过后,又解释东西来源,京城老居民们大多还是欢喜用竹制品工具,所以城外住山脚的村民也编制成用品在京城市效买,靠近市效的综合市场内不乏竹制用具的身影。

乐韵又长了回见识,知道在首都也有环保竹藤工具售点,暗搓搓的决定哪天去转转,购些用具放空间装药材和瓜果。

她本来列清单买塑料篮子筐子拿来晒药,有竹制的当然求之不得,立即搬竹簸箕之类的去阳台,擦干净,将切段或切片的药材提出去倒出来晒。

久等吃货们不回,她将药材弄好,用袋子装起来,现在倒出来就行,京城的冬天风大,干燥,不出太阳药材也能很快晾干。

晾好药材,看蔬菜,有她指定的莲藕、土豆、老生姜和老大蒜,没指定的也有,十几种蔬菜,排骨、猪肉猪内脏,鸡鸭鱼,鹌鹑蛋等等。

冬天青菜肉类不放冰箱也能保存几天,吃货们采购时像东西不要钱似的,下手特狠。

学霸们买的开心,乐韵看得小心肝一片抖,那么多的东西,要吃多少天才能吃完啊?!以后绝对不能直接开清单不写定量就叫男孩子买菜,太不靠谱了!

她默默的提起部分大包小包进小厨房处理,先调包,再洗、切装盘,仅只炒菜就整了一个半钟,过十二点四十分才开饭。

学霸们盯着挤满桌子的菜式:“……”下次一定再多买些!

燕行盯着那盘鲜嫩的莲藕,开动时,啥也不抢,专抢莲藕,其他人只尝到一口,他一个人就扫光盘子,再朝丝瓜、芹菜等进攻。

菜太多,吃货们全吃撑了,就算再撑,他们也没舍得留一点剩菜,扫荡得干干净净。

吃得饱饱,五吃货摸着胀成鼓的肚子,幸福的傻乐,这就是幸福的人生哇,为了吃的,必须抱小乐乐大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