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香有问题/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将五吃货喂饱,果断的将人轰走,自己拿生姜和大蒜回空间,种在药田里,又找出一些药材用大电饭锅熬煮,那一熬就没完没了,熬到周二才出锅。

柳大少周末晚上才回青大,见到燕某人终于回来,兴奋得不得了,以为终于轮到自己休息啦,然而军总医院老专家不知道从哪听到燕大校终于露面的消息,想“借人”去喝茶聊天,燕大少闻风而避,周一清早又溜了。

万俟教授收到小学生回校消息,周一中午携爱妻杀去小学生宿舍,准备来场苦口婆心的说教让小学生不要老一声不坑的开溜。

然而,当夫妻俩保持着高怒气值杀到小学生宿舍,王师母因小女孩撒了个娇,立马心花怒放到无原则的转投敌营,将说教那种小事抛之脑后。

老教授独木难撑,最初还能保持严肃脸,当小学生麻溜的献上茶,奉上好吃的香蕉煎饼和新研制出的土豆煎饼,他老人家也没骨气的心软,最后说教什么的不了了之。

原本是打着说教的目的而去,实则变成看望小学生,一对老夫妻美滋滋的享用过小学生做的午餐,带一大包煎饼,愉快的打道回府。

美少年在傍晚到学生会处理工作时听陈学长说万俟教授和王师母中午去小乐乐宿舍,然后万俟教授跟翟教授好一通炫耀,他和陈学长李部长才同学四人笑得肚子抽筋。

前几天万俟教授因小乐乐闹失踪没去旁观一场大型手术而逮着他们几个一顿说教,让他们好生看护好小乐乐,不要老由着她乱来云云,老教授跑去找乐乐必定是想说教,最后变成向翟教授炫耀,只能说明小乐乐又用吃的把老教授给“降”服了。

乐小同学用吃的和喝的搞定导师,关起来门当宅神,看书,晒药材,一点也不嫌烦。

周二,11月15日,首都正式全面供暖。

学校供暖后,愿意宅的人更多,教室、图书馆等公共场所和学生宿舍全部有暖气,学生们不用顶寒冷上课,也不怕冻出毛病来。

也在供暖的当晚半夜,京城降下第一场雪,千树万树梨花开。

雪降下,兆示着首都最寒冷的时段开始来临。

罗伯托米罗等第一次在华夏国首都见到雪,开心的很,不顾寒冷,跑出去取景拍照。

罗伯托精神很好,米罗的小朋友跟米罗有联系,说找到部分药材足以抑制住直肠病变细胞不再恶化,等制干配好比例会送过来给他先服用。

米罗最开心,他得到的线索显示莫里蒂从华夏之南方潜入缅甸国,莫里蒂不在华夏,小乐乐的安全隐患又少一分。

心中无忧,米罗陪教父在华夏首都玩得开心,已乐不思蜀。

外面的大地是白色的,天空是灰色的,乐韵更加没有外出的心思,成死宅的宅神一枚,呆在宿舍看看书,晒晒药,熬熬药汤,和小灰灰愉快的吃各种空间产品,小日子过得那叫个滋润。

她过的很舒坦,晁同学有点烦燥,最近不知道医学部新生系花究竟哪根神经不对,每天出现在学校职工食堂,但凡他去职工食堂必能“偶遇”。

如是一般的偶遇倒没什么,王系花每次都会打招呼,还会问寒问暖,搞得好像是他女朋友似的,不太清楚内幕的家伙都怀疑他跟王系生有什么私下来往。

晁宇博很不开心,也没法解释,中午去食堂想找副校长谈事儿,刚踏进职工食堂,便见坐在离门最近座位的王系花。

陈同学、邓同学、何同学与美少年同行,边走边低声说话,当看到一脸笑容的王同学跑来,仨同学对小晁同志给与深切的同情,男生长得太美也是一种错啊。

他们正想努力的装正经,少年转身而去,声如碎冰:“我突然记起小乐乐叫我中午回趟宿舍,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哎,小晁等等我。”陈书渊耳朵唰的动一动,转身追美少年会长,小晁要去找小萝莉哪,必须跟着啊!

邓宇轩和何泽新也想追出去,可是那样的话对王学妹避之不及的心思太明显,容易让人下不得台,他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王紫嫣穿红风衣式外套,跟大街上的时尚女性一样,内是套裙,大下雪天的,上身极厚,而腿则只有保暖丝袜。

王系花看到美会长进食堂,高兴的去刷脸,还没近前,少年急冲冲的转身出去,她也往外跑,与邓、何还学长擦身而过。

追到门外,看到十几步开外的陈学长和晁会长背影,王紫嫣喊:“晁会长,陈学长,我也要回宿舍,能不能顺便搭我一程?”

“不好意思,王学妹,我急着回去找我妹妹,学妹有什么事需回宿舍请其他同学送一程吧。”

晁宇博头也不回,急冲冲的跑到自己的座驾旁拉门进驾驶室,等陈同学一上车,开溜。

王紫嫣没追上人,又被拒载,被栽了面儿,心里积着郁气,看到一个穿咖啡色风衣的帅哥走向食堂,忙小跑过去打招呼:“才学长好!”

“学妹好。”才子俊抱档案袋,对红衣美女学妹平静的点点头,半步不停的往前走。

“才学长,我能不能问点事情?”王紫嫣快步跟着才部长的脚步,和他并排走。

才子俊停下脚步:“学妹想问什么?”为了不“顺便”将学妹带到小晁身边,他觉得有事在外面谈完比较好。

“晁会长刚才说有急事找妹妹,是不是乐同学回学校啦?”王紫嫣当好奇宝宝。

“小晁回宿舍了啊?”

“是的,晁会长走的挺急的,我还想问问晁会长是不是乐同学回来了,我很也想去找乐学妹呢。”

“小乐乐是回校了啊,王学妹你自己去吃饭,我有学生会的事找小晁商量。”才子俊果断的决定去追小晁同学。

“才学长,我也想找乐同学,你顺便搭我过去吧?”王紫嫣开心的追着跑。

“王学妹,我骑的是电驴,下雪天不能载人。我先走啦,外面天冷,王学妹赶紧进食堂吧,别吹出感冒来。”

才子俊非常迅速,抱着档案袋跑到自己小电驴旁,开锁,登车,踩着小电驴跑路。

“……”咬唇,王紫嫣气结,为什么一提到乐同学,一个个全把拒绝于百里之外?

一连被拒载两次,王校花心情比雪天阴郁,哪有心思去职工食堂吃饭,换地方。

小晁开车跑路,陈书渊坐在后排,从前后视镜看到王学妹在跺脚,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小晁,这大冬天的,你的桃花还开得这么旺,教人好生羡慕!”

晁宇博似乎没听出调侃,笑容微微的问:“学长,你去哪个食堂?”

“别别,别赶我下车哇,我啥都没说!”陈书渊认怂,他就是开个玩笑嘛,小晁同学就让他下车,不让他跟去找小萝莉蹭吃的,好坏。

晁宇博哼哼两声,威胁意味十足,陈学长不笑话他了,他得意的勾唇角,当回到安静得听不到什么嘈杂声的状元楼,两帅小伙直奔东边的楼梯。

待到四楼,拧开紧闭的门锁,瞅到光着脚丫子坐铺着瑜珈垫子上看书的短发小女孩,与她双乌溜溜的带笑的眼睛相视,两个大男孩有点窘。

“晁哥哥,陈学长,今天是哪阵风把你们给刮来了?”晁哥和陈学长无约不来,今天不请自到,乐韵眼睛里流露出叫“好奇”的东西。

“呃,这个……有点难以启齿。”晁宇博有些不好意思,脱掉大衣走向桌子:“小乐乐,能不能给做点吃的,晁哥哥被人从食堂吓得落荒而逃。”

陈同学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占座。

“被吓跑的?有野兽?”乐韵惊奇的跳起来,趿上鞋子,冲到晁哥哥身边,瞅着他似在看稀有动物。

“嗯,美女猛如虎也。”

“哇,晁哥哥又被美女追?可怜见的,晁哥哥被吓坏了吧?你坐着啊,我去做点吃的给你压压惊。”

陈同学捂嘴,眼睛笑得快睁不开。

被人纠缠很不耐烦,有小乐乐的安慰,晁宇博心里好受多了,发现小乐乐进厨房拿了大碗到临窗的桌子边装晒着的金黄粉末,顿时满心期待。

两吃货坐等吃的,那吃的还没出炉,听到门响,两人一头雾水,搞不懂是谁,陈同学跑去观察,打开门,看到是大才子,表情懵呆:“你也来了?”

“追你们来的。”大才子抬步进来,他一路紧赶慢赶赶过来,还是用跑的跑上楼,脸上微微见汗。

晁宇博抚额,又多一个吃货!

乐韵调好煎饼料,正要开锅煎,见新增一位吃货,先暂傍,再次增加原料,重新调和,然后开锅摊饼子。

煎完煎饼,又煮面条,幸好前几天几位土壕吃货们买的菜还没吃完,不至于缺料变成清汤挂面。

简易午餐,一人一碗面,十几个煎饼任意吃。

三吃货早饿得饥肠辘辘,大快朵颐。

乐韵支着下巴欣赏土壕吃货胡吃海喝的狼吞虎咽,笑容灿烂:“才学长,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啊?”正吃得欢快的三人差点没呛喷,才同学心忙将面吞下去,为自己声明:“没有,小乐乐,我没有女朋友,我忙着呢,哪有空跟女孩子花前月下。”

“你身上有女生的香味。”

“香味?”大才子下意识的嗅嗅:“没有啊。”

“有,很淡。香不是一般的香,是香料粉末,应该沾在左手袖子上,所以我才问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香有问题?”三吃货异口同声的问。

“有点小小问题,香料里含有一种叫‘两相欢’的花,”乐韵看到吃货们眼神变了变,笑着解释:“别急,两相欢不是直接催情的药物,植物名字叫两相欢是它的香味有能让人生好感的作用。

两相欢的香味很高雅,配以其他香味制作香料或香水,闻着让人心旷神怡,试想在炎热季节,如果遇到一个能让自己感到身心清透的人自然会觉得对方高贵优雅,纯洁美好,会生好感,如果把有两相欢的香用在寒冷季节,药效会大打折扣。

携带有两相欢的香料或香水经常跟心上人相处,没有意外的话,一般能成功俘获对方,令对方对自己怦然心动。才学长身上沾有两相欢香粉,说明有人对才学长心生爱慕,想追学长喽。”

简单的解释一番,乐小同学瞅着大才子帅学长笑得春风暖人间。

“我想,我知道那人是谁了,其实,那个人不是追我的,是小晁的桃花。”才子俊古怪的望望镇定自若的美少年会长,他今天只跟一个女生近距离接触,所以必定是医学部新系花学妹无疑。

晁宇博:“……”人艰不拆,求不要提让人不开心的事。

“大才子是说姓王的?”陈书渊眉头皱纹深得能夹死蚊子:“她用的香我闻过,原料好像是牡丹、桂花、茉莉辛荑子……,很香,但没觉得有啥特别的。”

“两相欢的香味跟薄荷很接近的,与薄荷茉莉花相混合,有一定的醒脑作用。”

“药剂系走了个未来的药剂大师乐同学,又来一个药剂天才,就是不知道这个会不会犯跟上一个同样的错误。”陈同学了然,药剂系打乐诗筠落马,又新添一药剂天才,倍得药剂系老师们喜爱,这也不是没道理的,王系花有几把刷子。

“你们还没说那个用香料的人是谁哒,跟我晁哥哥有几毛钱的关系?”两吃货学长和美少年哥哥一副心照不宣的泰定样,让乐韵不爽,誓要问个清楚明白。

“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晁宇博立即摘出自己,保护清白:“那个人跟乐乐是同级新生,打迎新舞会后老往我眼前凑,经常搞偶遇,问寒喧暖,问得我发毛,今天在食堂又偶遇上了,我这不立马望风而逃,跑乐乐这里来避难。”

“那位学妹中乐乐可能听说过,就是医学部新晋系花。”才子俊忙补充:“王系花还说想认识乐乐,想要乐乐电话号码,想跟乐乐交流交流,今天想搭我的顺风车过来,我说下雪天我的小电驴不敢载人,我身上的香应该就是王系花过来跟我说话时沾上的。”

“姓王,医学部系花,唔,我想起来了,我班里的小伙伴们有说过,听说是个长发飘飘的江南美女,婀娜多姿,追求者不说多如过江之鲤,好歹情书不断,约饭人不断,人气极高。”

乐韵想了想才想起班里小伙伴们说的某位系花,没办法,青大女生少,新生美女更易出名,班里男生们少不得也八卦,只是,她摸摸鼻子:“明明是晁哥哥的追求者,咋又扯上我了?话说姓王,跟王师母有没亲戚关系?我记得王师母的祖籍好像也是江南。”

“跟王师母同姓不同宗,”晁宇博帮释惑:“王系花选修业余时间艺术课,偶尔会去上王师母的舞蹈课,如果是王师母家的亲戚,又有可塑性的话,王师母自然乐意培栽一二,事实上,王师母对王系花没有青睐有加的迹像。”

“唔,系花学姐想跟我交流交流,是不是希望我帮她在教授和晁哥哥面前帮美言几句,令晁哥哥和王师母另眼相看?”

“大概差不多吧。”

“因晁哥哥和王师母的关系,感觉我瞬间就水涨船高了。可惜,想请我帮美言几句都没诚意的,这事我不干,晁哥哥,你想办法把人挡开哒,不许让人来烦我,除非她送上千年万年人参或者雪莲等等的宝贵药材,否则,不约。”

晁宇博抹了把虚汗,让他去把人挡开?这个任务好艰巨!

他突然很想念燕大校,那位笑面大校人前笑如春风,变脸能把人冻死,如果有燕大校在,可以借用燕大校的“威名”和手腕让王系花知难而退,可燕大校又失踪了。

陈同学和才同学乐呵呵的赶紧吃,那种头痛的事就由小晁同学费脑子去吧,他们偶尔帮衬一把就行,不唱主角。

仨学霸美美的搓了一顿,相携而去,他们自始至终都没发现藏在写字桌脚后的小墨猴。

陈同学本来想看小晁同学如何挡开王系花的大戏,结果不到两天,他又被教授们带着去澳洲交流学习。

美少年会长不愿意天天被偶遇,果断的不断换食堂,中午在此,晚上就去了彼,有时候还南辕北辙,让人捉摸不定。

美少年在玩捉迷藏,乐小同学美美的当宅神,进行最后的英语口语疯狂训练。

首都的第一场雪没有维持多久,第二天下午就融化,雪融消后的京城,雾霾迷漫,让人压抑。

日子过啊过啊,转眼就到周末。

周六,大学生英语四六级口试考试。

青大是承办大学生英语四六级考试点,每年都举行英语等级考试,即有青大的在校学生,也有其他高校的学生。

口语也是机考,有个人交流也有小组讨论,用时大约一节课的时间。

乐小同学是个熊孩子,上午考了四级口语,下午又进考场应考六级口语,考完后抛之于脑后,继续当宅神啃书晾药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