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十章 坦白/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添丁进人口乃人生大喜事,乐韵因家里很快要有添丁之喜而兴奋的忘乎所以,挂断电话,还捧着手机傻笑。

乐家在梅村独此一家,人丁太少,她深切的体验到了上无兄姊下无弟妹的孤单,希望有弟弟妹妹和她一起承担为乐家开枝散叶的重任,将乐家传承下去,

如今,心愿即将实现。

有兄弟姐妹的人生最幸福了。

乐韵开心的亲了一口手机,蹦回饭桌前坐下继续吃饭,把自己做的菜吃得一点不剩,也比平日多吃小半碗饭,从此开始,她要努力加餐,争取长高大点,好保护弟弟或妹妹。

收拾完饭桌碗筷,抱出自己的电脑上百度各种搜,在网上忙一个来钟,挑中自己想要的东西,转进同城的某宝网下单订购。

订购下自己要用的东西,乐韵戳戳蹲写字桌旁陪自己的小灰灰,给他一把花生当零食啃,自己摆出家什,从空间提出香蕉,剥皮,捣成肉泥,再添加面粉、山药粉和面团子。

揉和面包放一边,从空间取出青菜洗清,切碎,做成馅料。

整好馅,将大号电饭锅加水烧,将没装药的两个筛子摆开,将能折叠的小桌子打开拼拢,擦干净,洒上面粉,用桌子当面板,将面团子分份,再搓成条,分块,擀面皮。

有人说,你所受过的苦难,总有一天会成为你的福气。那句话不假,乐小同学家贫,从小懂节敛,懂得要通过自己双手挣钱,所以上高中便打零工,做小工,在李伯的店里打小工,学会和面、擀面皮、包饺子包包子包云吞。

那份手艺看似仅只能做吃食,其实不然,因为和面包饺子等每道工序都有讲究,要求力与速度到位,长久的练习,让她对力道的掌握到位,对自己的手劲儿也了如指掌,手速极快极快。

手速快,对医生来说那是极为有利的,做手术讲究准、快、精,速度越快,病人暴露在空气里的部位受感染的机会越少。

乐小同学练就出好手速,做什么事都有速度,切小块面饼刀快得让人眼花缭乱,面皮擀得又快又均匀,擀一块面包顺手包馅,一捏个准,一边放下饺子一边取新的面块,中间都不停顿的。

包好放满一张半桌子的饺子,大电饭锅里的水才煮开,立即将饺子下锅煮,一边煮一边包,煮熟捞出来的饺子放筛子里沥水,筛子底下有盆接汤汁。

速度够快,差不多边包边供应煮,煮两锅,将放满馋子的筛子端阳台凉,第二筛出来,端回凉冷的饺子,装在大桶里。

用完一个面团子,再和面,制作馅。

有几样从和面的水、面粉原料和馅都是最顶级特殊材料所制,没做多少,各制作一百来只,煮出来晾凉即丢回空间藏起来。

不停的包饺子,不停的煮,还不到十一点,面粉全用光光了!

乐韵原本想熬个通宵,包无数饺子备用,没了面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好收拾收拾,带小灰灰回空间打坐、睡觉。

第二天上11月25日,周五。

早晨,乐韵仍如既往的淡定早起,晨练,做吃的,看书,等到学校上第一节课,她拧着背包,骑上自行车,风风火火的去商场购物,购得一大堆东西,拧回宿舍,蒸熟一些土豆弄成泥,和面,剁馅,继续包饺子。

饺子饺子饺子……

她的眼里除了饺子还是饺子,土豆粉的,香蕉泥的,山药粉的、纯面粉的,有青菜的,有酸菜的,有肉馅的,有粉丝青菜馅的、粉丝肉馅的。

昨天包和当天包的的饺子大部分全藏在空间,留有几样放宿舍,因为天冷,煮熟的饺子放阳台搁七八分钟像速冻的一样,各道工序不拖后腿,她一个钟能包五十个以上的饺子。

在包到一批粉丝肉馅饺子时,安静的门被敲响,乐韵猜不出是谁,抓起一只一次性手套戴在右手上飞奔出开门。

拉开舍门,外面站着个拔长拔长的帅哥,裹一件长及膝盖的墨色风衣,没围围脖,露出白衬衣和小V领的薄毛衣领,抱着一只背包,显得有些拘束。

“小萝莉。”站在门口的燕行,看到探出头来的一张圆脸,扬起最亲和的笑容,整张脸明艳生动,眼中有星光闪耀。

“我不颜控,美男计对我没用。”瞧到燕人那笑容,乐韵就猜着那家伙必定又有求于她,用美男计来当开场白,哼哼一声,转身跑去管自己的事。

跟燕帅哥相处那么久,差不多凭他心跳、呼息、眼神与面部微表情,以及手小动作判断出他的喜怒哀乐。燕帅哥将近一周没露面,今天跑来刷存在感,表情还带着讨好的味道,说明准有事儿。

小萝莉没给笑脸,也没给冷脸,说明不喜不怒,燕行识时务的很,赶紧跟进宿舍门,那在楼下就能闻到的若有若无的香味,当小萝莉开门时香浓如郁的味道便和着暖意扑面而来,熏得人想流口水。

他闪电般的将门关闭,然后才细致打量,小萝莉在包饺子,桌子,筛子,盆碗等用具摆满了靠近小厨房的那边空地,仅只留出窄窄的一条通道可以通向卫生间或通向桌饭。

吃饭用的桌子上摆着几个小盆,装着煮好的饺子;大电锅还在煮着饺子,冒着热气,小萝莉忙着擀面皮、包馅。

“小萝莉,你会包饺子?”燕行差点以为看错了,他知道小萝莉会照菜谱烧菜,可真的不知道她会包饺子,手速还是那么快,包出的饺子个头小巧可爱,绝对不丑。

“不要欺负南方人不会包饺子,除了老秦地的棒棒面,南方人同样会把北方美食做得八九不离十。”

乐韵跑回靠厨房的那边坐下,听到燕帅哥那震惊的语气,没好气的翻个白眼,以为南方人都是手残党啊?南方人制出的精美小吃同样驰名中外,同样考究手工与艺术美。

为南方人正名后言归正传:“还有你,有什么正事快说,说了赶紧哪凉快呆哪去,别来打扰我做实验。”

“那个我有正事。”担心小萝莉马上将他扫地出门,燕行忙选表明自己不是来蹭吃的,是有事而来。

小萝莉不答,忙着捞煮熟的饺子,他只好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在离碰不到家什的地方坐下,郁闷的揉揉面皮,为什么小萝莉从不因他长得好看而给面子?

“小萝莉,我来问问,你哪天有空去帮做手术。”没人问他,他只好自己老实点,交待原因。

“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做手术?”做手术前好歹要做次诊断,燕人不明不白的失踪多天,刚冒头就直接谈手术,催那么急干么?

“那三个家伙是M国国家情报局培养的爪子,忠诚度很高,一直不肯说真话,有重瞳的一个闹绝食,怕他弄坏眼睛。”

“一哭二闹三吊啊,直接药晕不就行了,把人用蒙汉药弄晕,只给点营养维持生命,等他半死不活的,看看还嘴硬不。”对付熊货用不着讲道理,该用非常手段就用非常手段。

燕行有种想叹气的冲动,小萝莉以为他们没手段啊?从事特殊工作多年,哪个个人不是经验丰富,有时不用非常手段,是因为人留着还有用处。

对于间谍,各国都有各国的秘密手段和处理原则,但凡秘密进行间谍工作的人员秘密落网,各国自然秘密处理解决,谁他M的还讲人道主义,会公开宣判?

对于劫持小萝莉的三蠢犯之所以没有用特别手段,也是需要某个人的重瞳眼,等做了移植手术,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

“怕损伤到他的眼睛啊。小萝莉,你哪天有空,我提前做准备。”

“今天明天没空,星期天我去检查一下看能不能直接手术。”捞饺子,再下锅,动作利索。

“好。”小萝莉爽快的答应,燕行松口气,他那边的兄弟基本上随时准备着,就等着手术。

“燕人,写字桌抽屉里有样东西,也许你会感兴趣。”

“什么好玩意儿?”

小萝莉头也没抬,燕行抬步走向写字桌,拉开启开一条缝的抽屉,噌的一声,一只毛绒绒的可爱小猴子从抽屉里跳上桌子,一溜烟儿的溜到一只小碟子旁边的手机上坐下,睁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瞄着他。

小萝莉让他看小猴子?

看到小墨猴,燕大少略带惊讶的望向小萝莉,对方好似读懂他的动作,爆出脆生生的一句:“我说的是躺着不能动的,不是小灰灰。”

嗯?

燕行暗自拉出一抹疑惑,望向写字桌的小抽屉,里面躺着一叠密封在透明袋子里的A4纸,还躺着一只银灰色的手机,躺着不能动的,应该就是它。

手机有什么奥秘?

狐疑的拿起银灰手机,苹果牌的机子,轻巧灵便,开机,过几秒屏幕闪亮,要求输密码开锁。

“解卡密码ILOVENATION。I大写,其他全部小写。”乐韵知晓燕帅哥一时半会找不着人破译密码,先告诉他,免得他费脑子或者又来问她。

燕行输入密码,手机经过特别加密,解开第一道锁,又有第二第三道,连解四道加密锁,才真正的现出主屏。

能看到主页屏幕,依言查看录音,播出播放,对话声音传出来,正是三蠢劫持犯对小萝莉催眠的问话。

听到前面的对话,燕行还能淡定,关于小萝莉家庭情况他差不多全知道,当听到催眠师问小萝莉进神农山的目的,当时心头一跳,直觉有问题!

观察小萝莉,她顶着总是笑得像三月暖阳似的笑脸,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擀面皮包饺子,好似对录音毫无感觉。

小萝莉为什么要让他听录音?

他觉得不是因为想让他知道那三蠢货对她做了催眠那么简单,除此外还有什么目的?神农山?

燕行隐约触碰到点真相,心弦微微拉紧,面上仍不动声色,听完催眠对话,淡定的问:“小萝莉,这手机是某个蠢犯的吧?”

“对,他拿手机录音时我顺便瞄了几眼,记下他的密码,事后没收战利品,拿回来玩耍,看看苹果手机有多高档。现在没用了,你们有兴趣拿去研究,没兴趣,我找人恢复出厂设计卖去二手店,好歹也能换回点钱,当是他们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我先借用几天,过些天给你拿去转手。”燕行悄悄的抚额,小萝莉的记忆太强大,看一遍就能记下别人的多重密码,以后绝对不能在她面前输密码,真要当着她用到密码,过后必须更改。

“别摔坏了,机子挺新的,弄坏了价值会打折扣。”

“嗯。”

“现在,燕帅哥,你可以老实交待你们往我身边凑的原因了吧,你们在神农山究竟在找什么?找人还是找东西?”

“!”燕行刚以为避过一劫,小萝莉让他听录音没什么特殊原因,乍一听她开门见山的问题,心头一紧,直呼不妙!

小萝莉果然察觉到不对的地方,怀疑他们目的不纯,说不定她当他和向阳来青大是跟三蠢犯一样,也是为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事实上,他们确实是有目的而来,可主要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她,真的是误打误撞的凑巧而已。

想了想,他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找人,也是找东西。”

“是谁盗窃了什么东西进神农山,所以你们四处寻找?那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我不就是在神农山里找药材,当时那么多人在神农山探险游行,为吗全盯着我?你丫挺的跟踪我耍流氓就算了,到了京城还凑过来。你们一个个不是明跟暗访,就是光天化日劫持,欺负我长着包子脸是不是?”

气,乐韵很生气,闹了半天,她当初白白丢了初吻,就是因为她在神农山,燕人那货怀疑她不是良民,所以跟踪她,还对她耍流氓、搜身。

搜了身,占了她便宜,最后还是没消除对她的怀疑,到青大还使劲儿的往她身边凑,他和柳帅哥凑过来就算了,其他乱七八糟的人家伙凭什么也怀疑她?

她也总算明白教官的事不是偶然,替代国防生的事也不是巧合,至于有人跟着去太行山,有人跟着去F省暗杀,乘个地铁也遭人劫持,原因就是跟她曾在神农山出现过有关。

话说,她不就是去神农山收集药材种苗吗,一没抄人家二没挖人祖坟二没杀人放火,凭什么全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不放?

她就一个小孩子,能做得了什么翻天覆天的大事?

盯着她的人,全是脑残加三级的笨蛋!

怀疑她的人,不是脑子进水就是挨驴踢了。

以为她是间谍的人,都他M的是吃屎长大的。

莫明其妙的招来一堆仇恨,乐韵气得肝都炸了好几回,哪怕现在再提及,仍然余怒难消。

小萝莉怒气冲冲,燕行竟有几秒钟的无词以对,不得不承认,小萝莉生气是有道理的,那么多人曾出现在神农山里,偏偏全盯着她,不断的搞小动物,还严重的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小萝莉没仗着一身怪力和医术大开杀戒便算仁慈了。

“小萝莉,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解释一下,我和向阳来青大不是因为你,我们另有任务在身,你在青大,我们也来青大,这真是个巧合;很多人盯着你,只因为你去神农山采标本的日期实在很不巧,又去过几个敏感的地方,种种巧合,造成你无辜成为怀疑对象。

你到首都后还被人跟踪被人怀疑,是因为背后有人操纵,就连我和向阳也因恰巧来青大,又跟你认识,也同样成为幕后人员利用以吸引众多间谍与他国特工人员们的注意力,等我们发觉时各方目光已齐聚在我们首都,我们唯有将计就计,暗中追查幕后黑手和他国布置在我们首都的暗柱。

没有告诉你真相,是不想将你真正的卷进这种间谍之间的暗中争斗漩涡里担惊受怕,你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不该在这样的年龄以身涉险承担起为家国民族分忧的重任。

华夏军人的职责就是守护家国,保卫领土,维护国家主权民族团结,让普通百姓们安居乐业,让跟你一样还未成年的孩子平安成长,为此,我们已经暗中尽力转移别人的注意力,目前很多可疑人员陆续离开首都,不出意外,别人对你的怀疑将随着时间逐渐消除。”

燕行语气严肃的坦白,以免再生误会。

乐韵认真的看着燕帅哥,综合在青大第一次见到燕人和柳帅哥的反应来看,他和柳帅哥会来青大是巧合的事不像说谎,再说,军人出任务绝对保密,他告诉她来青大另有任务等于泄秘,如果不是巧合,他犯不着冒着泄露真实目的危险告诉她来青大的目的。

“好吧,我接受你的解释,不因此将你和柳帅哥列进拒绝往来户名单。”不管咋说,燕帅哥的种种表现说明他确实很称职,以雷霆手段解决某教官的事,又暗中处理国防生替代事件,没将她暴露出去,对她的保护意图显而易见。

燕行愕然,小萝莉这么好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