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一章 上眼药/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俗话说“日久见人心”,燕行跟小萝莉相处有些日子,接触得多了,也愈发的有深刻的认识:小萝莉整天笑容灿烂,其实是个意志力坚毅的孩子,俗称“难缠”。

所谓的难缠,就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嬉笑怒骂皆随性,装傻充愣皆会,全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论你从哪方攻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都能将你给挡回去,当你气得跳脚吐血指天骂地想操家伙撕架,她本人嬉笑仍旧不急不慌,不为所动。

小萝莉就是那样一个极难缠的角色,表面上看是很好说话,那是因为某些事没有涉及她的原则和立场,所以嬉笑随意,她只管按她的方式生活,若有些事一旦事关她原则,或者她决定了某事,旁人想改变她主意,任你一哭二闹三上吊也难以撼动她的坚持。

那么难缠的熊孩子,这次竟然如此好说话,如此宽宏大量,如此轻而易举的接受他的解释,相信他说的,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试看上次小十六那个熊孩子装摄像头的事,小萝莉心中震怒,在没有违背她原则的情况下拂袖而去,将他和向阳拒之心门之外,至今他都不敢问小萝莉有没消气,也不敢再提那碴事,免得破坏好不容易才建起来的一点友好相处基础。

这次,小萝莉从三个劫持蠢货那里察觉到不对劲儿的地方,怀疑他们用心不良,他以为小萝莉必定会把他和向阳重新列入危险分子名单,暗中对他们再次进行考核观察,看看是不是好人,再决定是让他们偶尔蹭饭,还是直接踢出去,又来个老死不相往来。

谁知,他心弦都快崩断几根,得到得的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小萝莉竟然相信他和向阳没有居心不良,相信他们不是在盯梢她。

他有些怀疑是小萝莉在开玩笑,试探着问:“小萝莉,做手术的事你也不会反悔的是不是?”

“我没说后悔了,”乐韵不爽的呶呶嘴角:“虽然在劫持犯问神农山的事儿就知道你和柳帅哥老往我身边凑的目的不单纯,可好歹你们是自己国家的军人,我总不能使着胳膊往外拐,将你们也列进坏人名单,需要手术的那位也是为国家默默做贡献的军人,我答应了就不会反悔,除非是我本身无能为力。”

“谢谢!”燕行心中有一角坚硬的心墙倒塌,如若举国人民人人都像小萝莉一样事非分明,坚定不移的拥护国家民族主权,相信大天朝的复兴之期指日可待。

“不谢。”如果不是看在他当保镖对她挖药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背她淌水,帮她打猎的份上,她才不会心软。

小萝莉真的没生气,燕行有一秒颇想学老祖宗来上谢天谢天谢神灵的谢一遍,惹毛小萝莉,挨顿凶事小,被轰出去就事大了。

小萝莉不赶人,他厚着脸皮再问一遍某蠢劫持犯的手机密码,记下来,将苹果牌手机关机塞自己背包。

做完正事,才有功夫关心小墨猴,小猴子的生活应该相当幸福,长大了一些,被剪去的毛发长长很多,干干净净,可爱伶俐。

小猴子蹲在小萝莉的手机上,从装有花生米的小碟子里抓了花生米,有一搭没一搭的嚼,眼睛则骨碌碌的转动着,不停的看小萝莉看他。

燕行心软软的,伸出手指递给小墨猴,小灰灰瞅瞅,一蹦跳上人类男人手掌,坐着继续啃花生米。

小猴子不怕自己,燕行摸摸它的头,掂它的小毛巴,戳它脖子,逗它玩耍,逗得小墨猴欢快的搔他的手指,打滚。

玩够了,他将小猴子放写桌面,塞给它一颗老大的花生米,自己去洗手,再坐到小萝莉对面,对着冒香气的饺子没出息的吞口水。

小萝莉不理自己,燕行不甘寂寞的毛遂自荐:“小萝莉,我也会包饺子的,要不,我帮帮你?”

“你不是想帮包饺子,你是想帮吃饺子吧?自己洗干净爪子,去拿碗筷,最多只许吃二十个,不能多吃,吃了还要老实实的讲口感体验。”乐韵也是无语得很,吃货,眼睛都快粘饺子上撕不下来了,还装什么装?

“没问题!”被一语说中心事,燕行耳尖发烫,眼睛却是噌的嚯亮,飞快的绕过家什,跑小萝莉的小厨房洗手,拿碗筷,到小客厅按要求各样饺子夹五个,一样一样的品尝。

吃一样,说说口感,吃完,再对比,吃了二十个,其实不够塞胃角,他捧着碗,恋恋不舍。

“下午我有样快递过来,你帮去取的话,中午允许你蹭吃的。”遇着个吃货军官,乐韵想轰又不太忍心,想着他对自己挺不错的,帮她打掩护,帮她当保镖,偶尔为她还当睁眼瞎,偶尔也为虎作伥,所以她也不能太不厚道。

“行。我帮你接快递。”燕行喜滋滋的甘当小弟,把碗放桌上,打开自己的背包,将袋子拧出来,一大袋水果,一袋蔬菜。

乐韵想踹人,那家伙拿来一袋莲藕是几个意思?内心小小的不爽,不理他,做完一批饺子,重新搭配馅料。

小萝莉给自己几个凉飕飕的冷眼,燕行老纳闷了,他又哪里惹小萝莉了?女孩子的心思太难猜。

猜不透,想不明白,秉乘多说多错,少说少错的原则,忍着不说话,守着一堆好吃的,偏不能动嘴,别提有多抑郁。

因他前些日子藏起来,从藏身之地到青大有点远,当到小萝莉宿舍已是十一点多钟,并空流口水很久,到十二点,小萝莉暂时收工,烧两个青菜,拿饺子当饭吃。

燕大少那叫个开心,敞开肚皮,吃吃吃,吃了个尽兴,那双眼睛亮得像钻石,殷勤的当只勤劳的小蜜蜂帮打小工。

下午三点,快递送到。

燕少帮下楼取快递,当接到快递小哥送来的大箱子,他拿着手机对单号对了两遍,确认没错,签名扛箱子上楼。

将大箱子扛回小萝莉宿舍,他帮拆箱,里面一台真空多功能包装机,机器不是特大,放饭桌就能使用。

包装箱里还有四卷袋膜,还有能换拆的热芯片条,配备齐全。

真空打包机,满桌的饺子,燕行好似明白了点什么,小萝莉是准备做食物销售?还是想试验打包好食物当干粮带去哪采药?

秉乘着多做事少说话的原则,他帮检测机器,装上袋膜试封装打包,各项功能跟说明书对得上号。

乐韵老开心,包完馅料,余下的面团决定留作晚上摊饼吃,收拾收拾工具,开始用真空打包机打包,每种馅料打包一些,抱到小厨房和卧室去放,只要实验证明能保留二十天以上,那么,以后她可以远距离的帮人做药膳喽,即可以给凤婶和老爸做好吃的,还可以外售,那将又是一笔增加收入的来源。

用真空打包机打包一部分饺子,还有部分用袋子分门别类的装起来,最后只留两个大碗的饺子没打包。

燕行特想拧几包自己藏私,可他有贼心没贼胆,只能看小萝莉愉快的将饺子装好,在袋子上做标记,然后他还得装得很开心的样子当小工,帮她提东西下楼,送她去找人。

首都的傍晚,黑得越来越早,不到五点全城黑暗,满城灯火。

万俟教授给三年级中西临床结合班上完周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将收上来的作业扎成捆,一手拿教案,一手提作业本,在学生群走得快不多后才下楼。

刚走出电梯大厅想去停车棚,便被一位好学的漂亮女学生追上来拦截住,老教授对于好几次向自己请教过的学生有点印像,对于学生的勤学好问之心颇感欣感,和蔼的问:“这位同学,又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需要我帮忙解答吗?”

一阵小跑终于成功将万俟教授截胡,王紫嫣跑得有点喘,呼出一口白气,露出最温柔的微笑:“万俟教授,这次我没有中草药疑难问题向您请教,我很想跟您带班的16级中西医班的乐小同学多多交流学习,听医学部的才子俊学长说乐小同学不接受陌生电话,能请教授帮个忙提前预约一下吗?我想明天去乐小同学宿舍拜会她。”

“女同学想找小乐?”万俟教授眸中划过一抹微光,语气亲切的婉拒:“同学的这个请求我不能答应,小乐有自由交友权利,我不能私自给小乐推荐朋友,以免间接的影响她自己的判断力和选择。同学真想跟小乐乐交流学习,不妨待小乐来上课或来开会时跟她先接触熟悉熟悉。”

“教授,我,我并没有想请教授帮举荐,我只是想请教授帮提前给乐小同学说一声,不至于我去拜访时太冒昧,显得不礼貌。”王紫嫣失落的垂下眼,心头愤愤不忿,为什么万俟教授也不愿让她跟乐同学接触?

“同学,我是小乐同学的导师,我帮你提前预约,在别人看来不就是举荐你?同学,没专业的疑难问题,我先走了。”万俟教授笑笑,微微往一侧移一步,避开女生,走自己的路,刚走了一步,看到大厅有人向这边跑来,爽朗的笑起来:“哎哟,小乐乐,你是在找我吗?”

万俟教授的解释也一语揭开真相,王紫嫣心中难堪至极,幸好有化妆,看不出脸,所以哪怕脸发青也无人能识出。

她心中有怨,恨恨的咬了咬唇,换个姿势跟着万俟教授行走,想解释一下以挽回形像,不期然的听到教授的笑声,当时怔了怔。

她找万俟教授请教过有关中药方面和中医方面的一些问题,可以感觉得到老教授对她的勤学好问极为欣赏,可就算那样,她从没听过教授用这般疼爱的语气跟她说话。

万俟教授叫出“小乐乐”一句的语气,毫不掩饰他的好心情,以及对学生的偏爱与纵容。

王紫嫣霍然抬首四望,看到前方走来两人,有一个墨色风衣的青年和一个穿浅灰色半长外套的短发女生。

那青年高挑英俊,面如冠玉,剑眉龙目,面带浅笑,儒雅俊美,风姿卓绝;小女生个子矮小,修身的衣服将她的火辣身材衬得一览无余。

矮小短发女生肤白唇红,笑容甜美,笑嘻嘻的小跑,似只小蝴蝶似的跳跃着,冲向万俟教授。

王紫嫣提着装课本的背包的手微微用力,也加快脚步,跟着万俟教授走向小女生和燕大校。

“教授!”乐韵找到教授,一溜烟儿的跑到老教授身边,一把将教授提的作业本抢过来,随手一塞塞给燕帅哥帮抱着,自己抱住教授的胳膊,笑得眼睛弯弯。

燕行开车将小萝莉送到教学楼指定位置,找到万俟教授的车,他将车停在一边等,等下课后迟迟不见万俟教授,小萝莉下车跑教学楼来找人,他也舍命陪君子。

在楼下大厅,小萝莉眼尖的发现教授,丢下他就跑,他追着走,结果,呃,小萝莉还真是懂得利用资源,又大刺刺的将他当杂工使唤。

抱着教授的学生作业,燕行哭笑不得,遇着逮着马儿当骡使的熊孩子,心理承受力稍差点会受惊的。

“小乐乐又淘气,怎么好意思让别人帮你提东西?”万俟教授对于小家伙那种随手捉人当佣工的做法也是颇感好笑,慈爱的责备。

“教授无需介意,我是男士,帮女孩子提东西是应该的。”燕行眉眼间漾出笑容,端的风华万千。

“就是就是,教授,燕帅哥是绅士嘛。”乐韵抱着老教授的手臂,冲燕帅哥露出灿烂的笑容,帅哥真上道,饺子没有喂白眼狼。

“好,就你理多,”万俟教授瞅着得意洋洋的小学生,笑意沁心:“你天天窝在宿舍发霉,今天舍得出来透气?还有,怎么穿得这么少?天这么冷,也不带条围脖,也不戴手套,冰得长冻疮有你苦头吃。”

被教授数落,乐韵笑嘻嘻的受教,脸上笑容都快堆不下了:“教授,我没觉冷啊,您小学生窝宿舍快长霉了,出来透透气,您老就别说人家啦。听晁哥哥说教授周五下课后一般直接回家,您学生冒着严寒酷暑来找您,我是不是很乖?”

“只有严寒,没有酷暑。”

“教授,不要大煞风景啦,您学生找您有事哟。”

“说来听听,你又有什么大事?如果又跟我说要出去研究植物,免谈!想说要办护照的事也免谈,我不签字,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跑澳洲研究毒蛇的想法,一个豆丁大的小不点想去世界毒蛇老窝,我傻了才会同意。”

老教授牛气冲冲,燕行险些没笑出声,小萝莉是给万俟教授添了多少麻烦,招得老教授如此哀怨不肯给她申请办护照的事开绿灯?

“天寒地冻,大雪纷飞,没法研究植物啦,我也不说办护照的事,我就想说,您上次说您家有瓦松,您下周来上课的时候给不给拔棵给您小学生我?我新研究出一张方子,要用瓦松,要新鲜的哟,晒干的不要。”

有个偶尔也熊的导师,乐韵也是醉了,话说去澳洲看蛇的事儿,她就说了一次,被教授严厉批评一顿,她都忘记了,没想到教授还记得。

“这个好说,想要瓦松,莫说一棵,十棵都有,你等着啊,下周我带来给你,噫,等等,今天周五,你跟我和你师母回去自己拔岂不是更好?”

“教授,我明天有事啦,以后改个时间再去教授家拜访。”

“我家没老虎,不会吃你的。”

“教授,您学生明天要做需要瓦松的那个方子的前期试验。”

“好好好,你慢慢研究啊,还需要什么?”小学生抱着自己胳膊撒娇,万俟教授抵挡不住,立马就不强求了。

“没有了,就需要新鲜瓦松。”

说话间,走出通向教学楼电梯的大厅,到楼前停车的地方,燕帅哥机灵的先行一步,到自己车旁,从车里拧来两只大袋子,快步到老教授车旁,将袋子递给小萝莉。

乐韵接过袋子,送教授上车,等老师放好学生作业和教案才将袋子给他:“教授,这是您学生我新整出来的药膳的一种,您和师母尝尝哪种式样合口味。”

“小乐乐,是什么好东西?”听说是药膳,万俟教授双目一亮,小乐乐整的药膳,那味道超正超赞。

欢欢喜喜的打开一瞅,红色塑料袋子里装着几包饺子,教授喜之滋滋的:“小乐乐,这次添加了什么好药材?”

“我去研究植物,无意中得到一种药材对中老年骨质疏松和缺钙有良好改善作用,我拿着与其他药配一起合在面粉里做吃的,私人以为口感强差人意,您和师母尝尝,瞅瞅有哪些需要改正的地方。”

“小乐乐有心了,你师母还不知会乐成什么样子,好啦,我去接你师母了哟,天冷,你也别站风里,赶紧让燕大校载你回去,记得多穿点衣服,别受凉了啊。”

万俟教授十分欢喜,将一大袋饺子当珍贵物藏好,也舍不得再说什么,免得让小学生站冷风里喝西北风,交待一句,自己关上门先行,他若不走,小学生不可能先去车上,因此,他麻溜的走人。

“小萝莉,快上车吧,别让你晁哥哥久等。”燕行等万俟教授的车滑出去,他回走身向停在不远处的座驾。

乐韵蹦跳着小跑:“燕帅哥,我发现你很称职啦。”

“我不称职还怎么当兵?”燕行骄傲了一把,难得小萝莉会夸人啊,不接受的话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乐小同学,乐同学-”王紫嫣叫了起来。

王系花真的想吐血,她跟着万俟教授,怕老教授以为她不识时务而直接不待见她,所以她落后两步,即不显眼抢风头,也让人明显看出她是和万俟老教授一起走的。

她也识趣,在万俟教授和乐同学说话时也不插嘴打扰,令她呕血的是她那么大一个活人就跟在万俟教授不到三步距离,乐同学竟然好似没有看见她,万俟教授明知她在也绝口不提半个字,全当她是隐形人。

原以为当万俟教授走了,那两人总该看见她了吧,事实更让人吐血,那两人仍然对她有视无睹,这当儿,瞧见乐同学和燕大校毫不犹豫的转身,王紫嫣终是没忍耐住先一步叫乐同学。

听到带着吴语软语口音的娇滴滴的女声,乐韵侧转身,正视一直跟在万俟教授不远的红衣美女王系花。

王系花长发披散,穿件粉红中长风衣,似一朵粉粉的梅花开在寒风里,极为明艳,路灯光照着她,那种暖色调能让人一见暖眼。

她化了妆,施粉用腮红后看不见真正的脸色,腮红的颜色让人面如娇梨花,哪怕在寒风里也是那样美丽。

长发美人立于风里,风拂动她的乌发,漫舞飞扬,有海裳不胜雪欺风压之感。

不得不说,那样的美人惹人怜爱,若换个男士,必定会心疼的,然,现场只有一个男士,燕大少那是阅尽京城贵女的老油条子,可不是个心软的主儿,他无动于衷,美人只能吹寒风。

寒风吹吹,夜色漫漫,天气太冷,男男女女的学生走得所剩无几,就算因事落在后面的学生,也来去匆匆。

偌大的地方,就仨人,夜,显得更冷了。

“这位学姐,你叫我什么事?”乐韵打量美女几眼,一脸天真无辜状。

她不认识王系花,但是,上次才学长说含有两相欢的香料是从王系花身上沾到的,当看到跟在万俟教授不远的美女,一闻到她身上含有两相欢香味的香气,一秒就能将人对号入座。

眼见为实,乐小同学亲眼目耳睹万俟教授对王系花的态度,心中也有数,王系花应该在刷万俟教授的好感,万俟教授好像不买帐,她觉得自己挺幸运的,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对她亲切和善。

“乐同学,我跟你同年级,我也是新生,医学部药剂系的,姓王,王紫嫣,你大概还不认识我,我听说过你,教授们对你的医学天赋赞不绝口,我很早就想认识你,做个朋友,一起交流交流学习心得。”

王紫嫣踩着八公分高的齐膝浅橙色靴子,仪态翩翩的走向一男一女,笑容端庄大方:“我有想问晁会长要你电话号码,想加微信认识,晁学长说你不玩微信也不爱用手机,我不好意思冒昧去宿舍打扰你,拖到现在都没见面,真遗撼,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相遇,真是太好了。乐同学,相逢不知偶遇,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如何?”

“哦,原来是王学姐,”乐韵眼睛弯弯:“不好意思,王学姐,我急着去找晁哥哥,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饭了,我先走啦。”

“哎,乐同学,等一等,”小女生说话笑容灿烂,却是说走就要走,王紫嫣又忙忙快走,两步跑到站住望过来的女生面前不远,温婉的问:“乐同学,我能不能搭个顺风车?”

“这个,呃,我做不得主,王学姐,你问问燕帅哥吧,车是燕帅哥的,我不能越庖代厨。”乐韵直接一脚将皮球踢给燕人,她隐约知道为啥晁哥哥和才学长遇到王系花要退避三舍了,太自来熟了啊,跟燕帅哥和柳帅哥的自来熟程度有得一拼。

小萝莉又坑他!

燕行微微无语,小萝莉一脚将皮球踢给自己,他若做的选择对,自然不会惹小萝莉不开心,惹猜错心思,他以后想陪小萝莉去哪,她极可能会以他们没有默契为由拒绝。

载,不载,需要好好考虑。

心思一转间,燕行望眼只穿丝袜,化着厚妆的时尚美女,儒雅的俊容微笑淡然,语气酷酷的:“我不喜欢自己车里有女人香水味,怕熏晕人,这个人我不载。小萝莉,快点,你再磨蹭,你晁哥哥为等你要站风里喝西北风,你见了又要心疼。”

“……”王紫嫣整个人气得快晕倒,她是用了香料抹身,可那有那么夸张?不载她就算了,口气那还么恶劣,可恶!

晁会长拒载,言辞委婉,能让人下得台,燕大校连委婉都不屑用,这么直接,若有其他同学在旁,她岂不要成笑料?

王紫嫣气得心里发抖,好在脸上打了粉,脸色再难堪,别人也不知道她花容失色。

“王学姐,对不住了,燕帅哥今天心情不太好,你别往心里去,失陪。”乐韵忍着想抽搐眼角的冲动,对王学姐歉意的笑笑,小跑两步走到车旁,从燕帅哥拉开的车门钻进副驾座。

燕行才不介意小萝莉说他心情不好的事,关上车门,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利落的发车,扬长而去。

独在寒风里的王紫嫣,心中难堪,狠狠的咬着红唇,冷着眼,一步一步的走向校车循环路线。

万俟教授开着车,从医学部直奔艺学系,到爱妻上课的楼下接到自家夫人,等夫人坐稳,他忙道歉:“娘子,我来晚了些,让你受委屈了,这次不是我不给力,是一个跟你同姓也是江南籍的女生拦住我说事儿,耽误了点时间。”

王师母脱掉手套,温吞吞的问:“你说的姓王的,江南籍的女生是不是长得很漂亮,长发飘飘,是你们医学部的新生系花?”

“对对,娘子明察秋毫,可不就是那个女生,她找我想让我把她举荐给你喜爱的小乐乐,想跟小乐乐交朋友。”

“你不会傻傻的同意了吧?”王师母声音拔高了一度:“我告诉你,你敢把人举荐给小乐乐,回去我扒了你的皮。”

“娘子,你怎生生么大的气?”不动声色的在老妻面前给某人上了点眼药,万俟教授装作不懂老伴为何不高兴,明知故问的问。

最初,王同学向他请教有关中药和中医方面的问题,他还真没察觉出女同学的用心,以为真是好学的学生,对中医有浓厚兴趣。

就在稍稍不久前,女同学偏偏想请他帮预约小乐乐,他再笨也能想得到其中原因,感情王同学对中医的兴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小乐乐那里,想通过他跟小乐乐套关系。

小乐乐来自E北农村,没什么后台,王同学想跟小乐套交情,目的十有八九是小晁和晁家的人脉。

有人想利用他看中的小学生,万俟教授表示呵呵,他不从政不从商,不精于弯弯道道的勾心斗角,可不等于傻,想借他的势渗入他小学生的生活达到目的,也得问问他同不同意被利用。

他不高兴被人当枪使,所以,嗯,他也会上眼药的,别欺负他是学者除了专业学问就不懂其他。

“我能不生气?”王师母杏眼圆瞪:“你们系的王姓系花看着是朵白牡丹,城府可深着呢,表面上端庄大方,温婉无争,暗中一直削尖了脑袋想往我这里钻,言里言外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王,还报了我教的业余舞蹈课,总想引起我注意。

我这支王姓祖上是江南籍没错,跟她那个王家也确实有点关系,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祖上的恩恩怨怨我也赖得深究,如果王系花是个可造之材,就如那句一笔写不出两个王的话,念着同是王姓,我培栽一二也无不可,可她心思不好,太过于势利,我甚至怀疑她是家族倾心培栽出故意将人送到青大来刷我好感的。

如此这般的人,你说能不防着吗?似那般的来历不明,目的不明的,我可不敢认亲。

而且,除了往我面前凑,王系花还经常三天两头跑去小晁面前刷脸,将小鬼子们常用的围追堵截都用上了,我就亲眼见过好几次,小晁被纠缠的避之不及,王系花又跑你面前唰存在感,真正是多管齐下。

她找你求举荐,不是想借小乐乐接近小晃就是想借小乐乐往我这里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心思那么多,可不是什么好人儿,你敢举荐那种人给小乐乐,不是在害你学生?你真举荐她跟小乐乐认识了,那么单纯的小乐乐,还不得被人利用得死死的。”

“唔,女人心太可怕了,”万俟教授感概一声,忙安抚老妻:“别急,我没同意。我也不是好蒙的,哪会随意将人推荐给小乐乐呀,我只跟女同学说了两三句话,后来因为小乐乐找我,我跟小乐乐谈了点事,所以又用去一丢丢的时间。”

“噢,那样就好。还是小乐乐好啊,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歪心思,天天就知道宅着看书,要不就是满世界的找药材,连双高跟鞋都穿不惯,朴质善良,这样的好孩子地球上都快绝种了。对了,你和乐乐说话的时候,王系花有没在?你有没把乐乐带走远离王同学?”

听了自家夫人对王同学一长串的含贬义的解说,再听得对小乐乐的评价,万俟教授就只有一句话:孩子是自家的好啊!

小乐乐是自家的,必须是最棒的!当然,小乐乐也确实好,瞧瞧,她几年前就跟晁家哥儿认识,还用祖传秘方将晁哥儿的身子调理得七七八八,不明白的人以为小乐乐能被小晁认作妹妹是她高攀了晁家,其实,小晁能有今天全是小乐乐之因,说小乐乐是小晁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

小乐乐成功解决小晁顽疾,她和她家人从没居功自傲,更没有依功攀附晁家,甚至拒绝晁家援助,自食其力。乐家宁愿清贫也不受仗功受人钱财,可见其人品之高洁,那样人家养出来的孩子,那种与生俱来的品质,让人放心。

也因乐家的淳朴品质,就算是穷苦人家,在历来尽出高端知识分子或军政官员的晁家面前也不会矮人一头,乐家与晁家是平等的,小乐乐与小晁称兄道弟,也是平等的。

大智若愚,乐家前辈虽是普普通通一生,可却是有大智慧的,留给后辈的不是钱财名利,而是精神财富,自强不息,自食其力,不做菟丝花,谨守做人底线原则,有那样品质的人家,无论在哪样的年代,都将能得以传承不灭。

精神的传承,品德的传承,才是一个姓氏最大的财富,乐家先辈们无疑是聪明的,将良好的品德传给了后辈。

心中感慨良多,万俟教授笑着答夫人:“这个没有哟,我没有把小乐乐带走,因为贺家外孙燕家小子陪着小乐乐,给小乐乐当司机呢,有燕家小子在,王同学有什么花花肠子也没用。”

“那么说,小乐乐找你有重要的事?”王师母听说贺家外孙燕小子在,顿时放心了,燕家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什么妖魔鬼怪一般逃不过他的法眼,有他当司机,王系花想对小乐乐耍花招,燕小子必然会从中作梗,不会让王系花得逞。

“有啊,”万俟教授开心的指向放在后座的袋子:“小乐乐做了药膳饺子,特意送来孝敬我们,说药膳材料专治中老年骨质疏松和缺钙症。有个懂药理会做药膳的小学生,真是幸福啊,娘子你说是不是?”

“嗯,所以我想要个女儿或者孙女,女孩子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啊。”王师母开心的点头,眉眼间浮上温柔,女孩子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小乐乐是加厚的贴心小棉袄,暖心哪。

“娘子,你不是捡到一件小棉袄了么,咱不羡慕别人有闺女了啊,你偏疼小乐乐些,我又不会吃醋。”

“你吃醋也没用。”

“那倒是,谁不知道家里娘子说了算啊,话说,娘子,这个周末还要不要买买买……”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开着欢快的回家,而燕大少也没闲着,正载着小萝莉直飞宿舍。

当车子开出一段距离,燕行瞅着冲着自己笑得春光灿烂的小萝莉,有几分无奈:“小萝莉,你盯着我干什么?”

“你帅啊,”乐韵笑得合不拢嘴,满眼好奇:“燕帅哥,你为什么不愿意顺便载那位美女同学一程?”

“你不喜欢她。”

“欸?”乐韵瞪大了美人杏眼:“帅哥,此话怎讲?”

“很简单,你问我了,”燕行好笑的勾唇:“你要是喜欢她,你不会先走,哪怕有事也会约好下次再说,可你没有跟她多说话,如果你真喜欢她,她想搭顺风车,你会拉着人上车,根本不会问我愿不愿意多搭一个人,或者,就算问我,肯定也是说类似于‘燕帅哥,你不介意送她一程的对不对?’这样的话;

你不喜欢她,所以让她自己问我,我当然不载啊,我也讨厌她身上的香水味,太浓了。

小萝莉,你防着那个女生点,别走太近,那个女生眼中尽是精明,温婉端庄,一笑一颦、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太刻意,跟那样的人相处,容易被当作踏脚石。”

小萝莉行事素来干脆利落,喜欢就喜欢,喜欢谁,那双眼睛星光闪闪,活泼好动,乐意跟人有肢体接触;

不喜欢谁,笑容满面,可眼神没有那种耀眼的星光光泽。

小萝莉的眼睛会说话,喜怒哀乐尽在其中,观察她表情,重点要看她的眼神变化,一旦她眼睛有瑰丽的光泽,说明是喜悦的,反之,平静得没有晶光,那就是表示平常。

燕行不知小萝莉不喜欢那位长发披肩的女生的原因,却支持她不跟那位有太多交情,他阅人无数,女生眼中的算计逃不过他的如炬双目,因此,他也不着痕迹的帮上了点眼药,提醒小萝莉远离某位美女。

“这次你猜对哒,我确实不怎么喜欢那个学姐,主要是不喜欢她身上的香味。”被燕帅哥猜出自己的意图,乐韵冲帅哥竖大拇指,果然不愧是当兵的,心思细腻。

燕行被夸得心飘飘然,开车开得飞快,回到状元楼,看见小晁的车,他将车开过去。

晁宇博下课后送课本回趟宿舍,下楼坐在车里等,等到燕大少将乐乐送回来,下车。

乐韵爬下车,从后座抱出一大袋饺子送到晁哥哥的车上,不忘嘱咐:“晁哥哥,吃饺子别贪心,一个人一次性最多吃二十个,吃多了身体没法吸收全部营养。”

“我懂啦。”晁宇博瞅瞅那包老大的饺子,心肝抖了抖,这得费多少时间才能包出来?

猜到晁哥哥家人等着他回家去吃晚饭,乐韵将美少年推进驾驶室,等送走晁哥哥,把预留的一份饺子给燕帅哥,她自己潇洒的上楼。

燕行本来还在琢磨晚上怎么赖小萝莉宿舍蹭饭,当得到独家份子,开心得像捡到宝,开车冲往宿舍,现在谁也别找他,他要回去享用晚饭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