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三章 十四,你怎么看/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啥?

小姑娘矛头一转指向自己,黄少将眼角一跳,他就是来打酱油的,为什么把他也拉下水?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他立即大步流星的开溜:“小姑娘,红少校就不辛苦你啦。小子们,你们招待客人,我有公务,忙完再过来。”

一群兵:“!”身为一旅之长,您老临阵脱逃,这样真好吗?

“旅长,讳疾忌医是不对的。”燕行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旅长的手臂,“体贴友好”的拉着旅长老大向医务室走。

众青年暗喝彩,队长威武!全旅里除却正式命令之外,若说谁能压制旅长,非燕参谋长莫属。

“燕小子,我没病,就别费那个神了,你快陪小姑娘给红肆检查。”黄少将没被制的手拑向燕大校的手以解救自己被钳制的手。

“首长,偏头疼也不是大病,痛起来要人命。”乐韵看到燕帅哥捉住少将旅长,意味深长的眨眨眼,昂着头,走往医务室,燕帅哥真牛啊!

燕行抓着黄少将没撒手,飞快的对招,眨眼间就对拆了七八手,他给足旅长面子,将黄少将另一手也抓住,温温和和的笑了笑:“头儿,小萝莉说得对,头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你就遵医嘱吧。”

潜意思就是:你就从了吧!不从,也必须从!

黄少将有种自搬石头砸自脚的感觉,你说,他看啥不好,咋就心血来潮跑来看燕小子找了谁来帮人看诊?

这戏没看到,反而被扯下水,实在不值当啊。

偏燕家小子乃全军武术第一,论武力拳脚与手劲儿,他还真奈何不得对方,青年参谋长又不肯放过自己,黄少将苦着脸,只能任人“带”着走。

医务楼有药房,也有诊室,其本设备齐全,二楼还有病房,一次性能容十来个人住院观察。

赤十四走进一间预先安排好的诊室,诊室有约十个平方宽,有两张诊床,还有些仪器,近门一侧有医生坐诊桌椅。

看诊的床有床帘,可以拉起来隔断别人的视线。

赤十四很听话,走到一张诊床上,脱掉鞋爬上去,挺尸。

燕行拖着黄少将,将其按在另一张诊床上,兵哥哥们也很机灵,帮旅长大人摘掉军帽,脱掉鞋子,守在床前,防止他开溜。

讲真,他们对于小萝莉要给旅长大人扎针这事儿是乐见其成的,或者该说是雀跃万分,谁叫旅长大人平日日理万机,难得找着人,然而今天一早就逮着他们各种调侃,他们当了半上午的听众,这回终于轮到旅长被小萝莉逮住,有让旅长老大吃瘪的事,他们蔫能不配合?

几个青年兵哥哥暗中兴奋,表面上一本正经,就等着小萝莉给旅长扎针,哪怕把旅长老大扎成刺猬,他们也会举双手双脚支持的,有病就得治呀,是不是?

乐韵提着自己的背包,到少将旅长躺着的病床前,坐在一个兵哥哥送来的板凳上慢悠悠的找银针,眼儿眯眯像兔子眼,粉嫩的红唇一张一合,吐出软软的字:“兵哥哥们,帮将军大人扒掉上衣。”

“要脱衣服?”黄少将感觉不好,相当不好!

“能不脱吗?”燕行同样感觉不好,他不喜欢小萝莉看帅哥腹肌,哪怕旅长是老枚老帅哥可也是男人啊。

“不能。来几个威武的兵哥哥,帮将军扒衣服,没人动手的话,那就换你们来尝尝扎针的滋味。”

“我们没毛病,不用扎针。”几个狼崽子似的兵哥哥齐齐吼了一声,立马拥上前,七手八脚的帮旅长老大解军装扣子,为了自己不挨扎针,只能委屈头儿啦。

众人力量大,很快就将少将旅长的冬军服扣子解开,再脱毛衣,解领带,解衬衣扣。

青年军汉子们三下五除二,帮旅长头儿解开所有衣扣,露出虎躯的解,黄少将常年日晒风吹,皮肤是小麦色的,非常健壮,能当少将的人,当然是军功积累起来的,他身上也不可避免的留下了许多伤疤。

被一群恶狼似的兵崽子们折腾,黄少将认了,挺着胸,暴露在冷空气里,他并没有凶一群捣蛋鬼,平静的接受任人宰割的待遇。

找出银针,乐韵随手将背包塞给站身边的燕帅哥,将银针套搭手肘处,踱到病床边坐下,微微俯身,取一根银针,缓缓的扎进少将将军的头顶百汇穴,再扎耳后,肩,沿胸往下,一直扎到天枢穴,再返回去扎脸部穴位。

旅长老大挨扎了大约有三十几根针,留在皮肤外面的针尾长度有长有短,众青年兵哥们看得心里发毛,生恐小萝莉抓他们扎针,一个个打死也不敢出现在小萝莉正前方。

他们心里发毛,黄少将则倍感——爽!

刚开始不爽,小姑娘扎第一针,他整颗头好似要炸了,炸疼炸疼的,当肩膀上挨了两针,那种疼痛减轻,随着针越扎越多,疼痛越来越轻。

当肚脐附近挨扎了几针,感觉有暖暖的电流从肚脐往头顶上流,然后往下,反复循环,那感觉,就一个字:爽!

享受着扎针带来的爽快,黄少将对于被强拖来受苦的待遇再没半点悒气,深感今天丢下公务跑来凑热闹的决定正确得不能再正确。

乐韵帮少将旅长扎了一些针,丢下他吹冷空气,转往另一张病床。

赤十四挺尸后,因小萝莉先关照他们的第一头儿,他偷偷的爬起来偷看,看到旅长身上扎的针一颤一颤的抖,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好,看起来好可怕!

他怕自己会管不住自己想跑,没敢看全程,老老实实的再次躺尸,暗中给自己催眠:不怕不怕不怕……

默念几百声不怕,差点把自己催得睡着,那种轻微的恐惧还在,自己也只有苦笑的份,他擅于催眠,可却催不了自己,心塞啊!

心塞塞的,坐等小萝莉过来扎自己,当小萝莉施施然的挪过来,赤十四僵成一条咸鱼,直挺挺的躺成一字形。

转移目标的乐韵,瞅着僵成僵尸的兵哥,也是颇感无奈,她一点也不凶残啊,为了不吓坏兵哥哥们,她没有用飞针啦,她是多么的温柔体贴。

这么温柔体贴,这么善解人意,竟然没人发现她的好,伤心啊。

心有点塞,乐韵脱掉鞋子,坐上病床。

旁观的一拨人心尖抖了抖。

燕行大致上猜到小萝莉要做什么,不禁摸了摸心口,他怎么感觉有点闷闷的,是不是空气不太好?

乐韵坐到病床上,挪到兵哥脑后跪坐,将他的头放自己膝头枕着,帮他按摩穴位,重点是右眼附近部位。

小萝莉坐到脑后的当儿,赤十四肌肉僵硬度再次升级,绷成石块,当头枕着小萝莉的膝头,除了闻到小萝莉的体香,其他,他因僵硬得太厉害,没感觉。

兼当按摩师的乐小同学,一遍一遍的帮少校兵哥哥按摩眼与头,包括后脑各个穴位,按摩九遍,扎针,一连扎了不下二十针,针重点环绕他的右眼。

扎完针,乐韵将人丢着不管,等了约十几分钟,将少将旅长身上的针一一拨掉,装在一只玻璃管瓶里。

小姑娘收回银针,黄少将翻身爬起来,飞快的扣衬衣。

一群青年涌上去,笑嘻嘻的帮头儿打领带,套毛衣,穿军服外套,一边万分关切的问感觉如何,有没好受些。

黄少将瞅瞅一群不安分的捣蛋青年,似笑非笑:“感觉相当好,你们不妨也请小姑娘帮扎几针。”

“不用,我们身体健康得很。”

“扎针太费心力,累坏小同学我们会内疚的。”

青年们呵呵笑,他们才不想当刺猬。

黄少将整理好衣装,笑容温和的邀请小姑娘等帮红少校扎完针留下来参观参观军营,中午顺便吃个饭,体验体验军营生活,巴啦巴啦了一长串,然后让一帮小子们好生招待小姑娘,从从容容的离开医务室。

当他走出医务室,避过一群小子们的视线,立即匆匆的跑厕所,他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挨扎了一通,他竟然内急了!

跑进医务楼的公用厕所,痛痛快快的放完水,黄少将豁然发现以前有点蔫、跟自家夫人办某事总感觉力不从心的老二莫明的来了个二次发育,他觉得晚上回家能跟夫人大战三百合。

想到晚上能雄风一回,堂堂少将将军老脸一红,立马整理仪容,故作镇定的走出厕所,淡定的离开,去处理自己的公务,至于小姑娘,嗯,年青人有年青人的话,就由那帮小子们招待比较好,他一个大老爷们就不留着添尴尬啦。

而送走旅长老大的一帮青年军士并不知旅长还去过厕所,大家兴奋的叽叽喳喳,卖力的向小萝莉介绍军营哪哪有趣,哪里好玩,甚到不惜暴露小秘密,说哪哪有条小溪,有鱼,他们不训练时偷偷的捉鱼野炊,鱼味道老好吃了。

乐小同学默默的听着,就一句话:没兴趣!

她目前对军营里的没兴趣,因为第一场雪后,山上的药材大半枯老无用,少半多年生的也因时季关系不宜收采,适合采挖的太少,她不想浪费难得的免费挖药机会,所以不准备跑去玩,到军营驻扎地的山上挖药的机会还是留着明天春夏秋季用比较合算。

因而,哪怕兵哥哥们使尽解数,她也无动于衷,等得约半个钟,帮红少校拨银针。

讲真,目前她本人对有眼伤的红少校的兴趣更大,据她所知,华夏国的红姓跟她的乐(le)姓一样稀有,鲜为人知。

乐字作姓,读(yue)尚为人知,读le的姓人数极少极少,只有在少数民族聚集地比较多,而红姓人数同样少,来源亦同样古老,红姓也是很古老的一个姓氏,近代因没有著名人物,如若不去红姓人散布之地,一般人听到姓红,第一反应以为是“洪”。

当乐韵从兵哥哥们得悉红姓少校,对他的姓和他本人颇感兴趣,她脑子里存档的信息有份华夏姓氏源和有关姓氏所隐藏的秘密,红姓是个藏着秘密的姓氏。

红姓,即曾代表红的本职颜色,又代表着火焰,红姓的始祖是只火鸟,是炎帝的坐驾,擅于用火,随炎帝平定四海立下战功无数,其留在人间的后辈赐红姓,封赤卫将军。

红姓先辈一度掌控着火的使用,在神话时代曾有一段辉煌时期,后来因种种原因,红姓一族的辉煌事迹被抹除殒尽。

乐小同学想知道他有没遗传到红姓祖上的火天赋,将人从头到脚研究好多遍,他身上没有藏火元素,他的左眼是重瞳,也就是并排的两个即是∞瞳孔,两个瞳孔深处有一点赤。

那点赤,不是火焰种子,仅只是一点血气光,就如她打坐静修,终于能看到银灿灿光芒点一样,那是修出来的一种气。

找到那点微弱的赤色,大概也能猜到用处,应该是用于催眠,因他右眼瞎了,才需要移植同样是重瞳的眼睛,以方便重修催眠术。

因为不方便明着挖掘人家的秘密,自己观察一阵就作罢,乐韵收回银针,全部装在玻璃管瓶里消毒,将银针套收回背包,将包拧回来挂肩膀上,淡定的拍拍手,走人。

一帮军汉子想留住小姑娘交流一下感情,可惜,他们不是用脚盆洗脸的,人长得不够帅,人家小萝莉不卖面子。

“小萝莉,今天有空,去四下走走,中午在这里吃饭吧。”燕行还想拐小萝莉四处溜跶,并不想送她走。

“你有空我没空,你不送我,自己走出去。”乐韵本来想走向燕帅哥的猎豹,燕帅哥不情不愿,她自己走路。

众青年抹汗,自己走出去?军营那么宽,小萝莉要用脚走,从这里走到大门少说也要一个钟。

燕行拗不过小萝莉的倔犟,自己飞步跑去拉开车门:“小萝莉,走路太累,我送你回学校。”

乐韵也不是真的想自己用脚走,立马溜到车旁爬进车子里,她是来帮人检查的,可不是来参观的,有接有送,这是必须的哒,傻子才会赌气不坐车。

被牵着鼻子走的燕行,心里再不情愿也不能耍花招,开车送小萝莉离开,当到离驻军很远的大道上,有公交车辆时,小萝莉要求下车。

燕行将车靠边停,闷声问:“小萝莉,你想去哪?我送你去啊。”

“你回去准备动手术的地方就好,我去找米罗帅哥玩耍,等我玩够了,我自己回学校。”

“小萝莉,那个,我陪你去……”

燕大少想当跟班,然而立马遭钻出车的小萝莉一记狠瞪:“你敢玩跟踪,我不介意让你去医院躺尸。”

挨了警告,燕行默默的将想跟踪的念头捻灭,可是,又不死心:“小萝莉,还是让我陪你吧,万一你半路上又遭人盯梢劫持怎么办?”

“燕人!”乐韵阴森森的喊了一句,咬牙切齿的磨牙:“你特么的再敢诅咒我试试?要是真的被你乌鸦嘴诅咒中,手术取消,我跟你的约定分分钟失效。”

敢诅咒她被劫持?

燕人胆儿肥了,她不发威,真当她是没脾气的烂好人?

气恨恨的乐韵,反手狠狠一甩车门,甩得那扇车门“砰”的关闭,那力道之大非比寻常,震得车里的人心脏跟着抖了抖。

小萝莉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燕行懊恼的撇嘴角,什么叫祸从口出,这不就是了?他怎么就没管住嘴呢?

他又不好意思跑去解释自己嘴贱的无心之举,坐在车里,看着小萝莉头也不回的走到公交车站牌底下,很快登上一趟公交车,待公交车走远,他掉头回驻地。

燕大校的猎豹重返驻军区,一路畅通无阻的直抵医务楼,赤十四等人还在医务室,发觉队长去而复返,皆一脸懵。

“队长,你不会把小萝莉中途卖掉了吧?”

“队长,小萝莉呢?萌萌的小萝莉哪去了?”

几个青年汉子围着队长,七嘴八舌的问大胸小萝莉,话说,小萝莉还真是不太好哄啊,他们那么努力都没说动她,可见意志力有多坚定。

“队长,你该不会是……被小萝莉甩了吧?”赤十四睁着左眼,瞅着脸带郁气的队长,笑容格外的清丽。

“什……什么?队长被甩?”

汉子们被震惊到了,差点咬到舌头,他们队长长得倾国倾城,帅得天怒人怨,只要他乐意,招招手,就会有一大波美女前仆后继的往上扑,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们说他们英俊不凡的队长被一个小小萝莉嫌弃了,这简直跟天荒夜谭差不多。

“哼!”被说中真相,燕行不轻不重的哼一声:“你们今天都很闲?”

“啊,不闲不闲!”

“队长,我们就今天上午因为特殊情况才不用训练。”

“队长,你今天不用去学校上学了吧?我们一起吃饭?”

“队长,我们好久没一起用餐了啊。”

几个青年被队长的鼻哼声惊得齐齐一抖,立马就转了风向,狗腿似的围着队长,转移问题,免得被队长捉去进行惨无人道的训练。

“果然是被甩了啊,”赤十四摸着白晳的下巴,秀气的眉毛飞舞,不怕死的继续泼冷水:“队长,你老摆臭脸可不行哟,尤其对漂亮小萝莉摆臭脸绝对不行,虽然队长帅得一塌糊涂,可女孩子不会喜欢老臭着脸一副傲娇相的男孩子,小萝莉那么小,那么嫩,当然受不起惊吓啊,你得温柔,懂不懂?”

众青年齐唰唰的往后退几步,几乎想哭,十四,你想死没关系,能不能别拉上别人?

燕行的脸本来有点点臭,被赤十四一顿数落,那张俊脸臭得像茅坑里的石头似的,真的是又臭又硬,还冒着黑气。

他有对小萝莉摆臭脸吗?

当然没有。

对小萝莉摆出最温柔的笑脸都没用,摆臭脸,分分钟就会被嫌弃得死死的,他敢对上级领导摆臭脸,对小萝莉,他绝对不敢装冷酷甩脸子。

没摆臭脸都挨甩了,回来还被兄弟们笑话,燕行的心塞塞的,塞得血液不通:“赤十四,看来你今天很开心。”

青年们捂脸,队长的潜意思是说赤十四得意忘形。

“嗯,当了多年的睁眼瞎,右眼重见天日之时指日可待,确实特别开心。想到很快又能为心中的信仰与兄弟们冲锋陷阵抛头颅洒热血,我等不及那天来临就先已热血沸腾。”赤十四好似浑然不知惹毛了队长,兀自认认真真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燕行本来想收拾赤十四一顿的,听到那番肺腑之言,心有感触,一把按住赤十四的肩膀:“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我们很快就能再次并肩作战!”

“队长,我懂。”赤十四反握住队长的手,他懂,所以愿意呆在兄弟们背后等待能与兄弟们再次并肩作战的机会。

几个青年走过去,重重的将手摁在赤十四和队长手背上,手背相叠,宣誓着相知相守的誓言,依如曾经共同谱写了舍生忘死保家卫国的华丽篇章,哪怕那些用血与肉谱写的书页永远不会出现在英雄史册上,他们亦无怨无悔。

一干兄弟相视而笑,一切情义尽在不言中。

队长不摆臭脸,青年又活跃起来,挖掘队长与小萝莉的八卦史。

“关于小萝莉,十四,你怎么看?”燕行由着几个兄弟胡闹,转头问赤十四的感想。

“小萝莉身边有殊殊磁场,自动摒除外界精神入侵,我的能力对小萝莉无用,我看不透她,更无法影响她。”赤十四很诚实的说出自己的观点,在他与小萝莉第一次对视和躺尸时,他将精神力外放,试探小萝莉的反应,可他的精神力还没到达小萝莉身边便如泥牛沉海,音讯全无。

末了,他又加上一句:“小萝莉很神秘,宜友不宜敌,真若是敌人,绝对是心头大患,不惜代价抹杀为上上策。”

燕行微微松开口气:“幸好,小萝莉是华夏国的,还是个对家国有深厚情感的人,不会做伤害国家民族的事。”

大家深以为然,小萝莉愿意接受手术邀请,说明她心中有国,所以愿抠间谍眼睛做活体移植手术帮军人重现光明。

因队长最近好长时间不在军区,赤十四等人聊了会,逮住队长,拖走,去增进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