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四章 被调戏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扔掉燕帅哥,转乘公交车到地铁站,再换地铁到达离米罗帅哥下榻酒店比较近的市中心,自己四处溜跶。

在商业中心溜跶一圈,研究清楚某些路线,进一间专营本国品牌的体育品店,专业体育用品店有泳衣专区,泳衣样式多多,性感火热暴露装,保守修身淑女装,儿童装,男装女装。

深知自己身材有点辣,乐小同学对于性感装不敢问津,只想要保守的淑女装,店员们很热情,帮推荐款式与颜色。

盛情难却,乐韵没让导购们栽面子,将推荐的几个款式各挑自己比较喜欢的颜色去试衣间。

当每每穿上一件往镜子里一照,嗯,她自己默默的朝天瞪翻白眼,贼老天的,咱能不能不长胸,把胸的高度换身高上去行不?

连试几件,都是一个效果,她穿着其中一套走出去,苦着脸问导购:“美女小姐姐,有没有更保守点的,穿这样子根本没法见人啊。”

大冬天的,泳衣淡季,营业员比较闲,因而有空观望,当看到穿着件浅蓝色连体泳衣的小女生,店员们差点没栽跟头。

小客人身材太辣!

连体泳衣穿在人身上曲线分明,女孩儿双腿白如美玉,长而匀称,臀部圆而翘,腰肢纤细,胸部高耸,那胸是半圆形的,几乎要挤破泳衣,身材特别的美,如果去拍衣服广告,男士们一见就会狂喷鼻血。

几个导购们笑得快合不拢嘴,各自去帮找最保守的衣服,找来找去,找到几个连体平角裙的款式,拿来给小客人试。

乐韵拿衣服进试衣间,重新试穿,连体平角裙装比连体淑女装虽然差别不是很大,但它的领口是小V形,防护性更好些。

试了几件,她总算满意了,一口气挑六件喜欢的颜色,有大号宽松的,有正合身的,预买的大一号,如果明年又长高,也能穿。

买了泳衣,顺带买周边产口,浴巾,游泳专用眼镜、游泳帽、室内拖鞋,鼻夹,凑齐游泳所需的各项用品,花去将近三千块。

结完帐,乐韵带着新得的战利品,直奔游泳馆。

首都有众多可做专业训练和消暑的游泳馆,有露天也有室内,因米罗帅哥下榻的酒店在离首都中心紫禁城最近的朝阳,乐小同学就地选择,挑的是离大酒店不是很远的一家室内游泳馆。

冬季游泳的人没有夏季那么多,也因冬季人比较少,游泳馆内活动空间更足,更吸引离退体老人和小孩们到游泳馆享受自由戏水。

当天是周日,到游泳馆内玩耍的人也不少。

游泳馆开放时间有规定,周末一般自10—17:30,冬季晚上不开放,夏季晚上开放几小时间。

乐韵先去购票,再奔泳馆,检票后进馆,由服务员指引到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存背包,只带一只袋子去更衣室换衣。

换好泳装,将衣服存放在更衣室外大厅的储物柜里,只提浴巾去泳池区,她没有戴鼻夹和泳帽泳镜,初次下水,没准备潜深水,那些东西都是多余的。

室内泳池是标准的,有两个大池子,还有一个小小的儿童戏水池,水深蓝深蓝的,约有二三十人在玩水,有工作人员在场外陪同,以免有人发生安全事故。

乐韵看到那绿幽幽的水池,肌肉不由自主的绷紧,她找工作人员要个救生圈,抱着橡皮圈,走到泳池浅水区外坐下。

讲真,她不敢下水呀。

上次掉进古墓里,离开时遇到水坑,她怕水,所以不得不请燕帅哥背,也那一刻,她下定决定自己学游水。

人生有太多的意外,谁也不保证每次都有人同行,试想,哪天只有自己一个人掉到奇怪的地方,遇到有水的深潭或水坑,她不会水,怎么办?

一个人遇上有深水的地方,自己不会水,又没人同行,叫天天地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下,会很惨的,万一后面还有危险追来,到时前有水,后有追兵,不前进,有可能会死,前进,跳水里也有可能死,想想就让人心惊胆颤。

为了不致于哪天遭受危机,乐韵说服自己找地方游泳,泳衣也买了,人到泳馆,然而事到临头,她就是不敢往水里扑腾。

一个恐深水多年的人,在密闭的室内,让她在短时间内克服怕水症,还真的很难。

乐韵也没能免俗,哪怕做好了心理准备,自己说服自己跑来学泳水,自己给了自己一万个理由说必须要学泳水,可一见水池,她还是怯步了。

每个人都有心魔,她的心魔就是深水!

在野外大河大江边,远观深水面,她不怕,因为视野开阔,在室内这样的地方,视野受阻,相对而言,水池成为主观景物,给人的直观更强烈。

在野外,她敢在及腰深的河里洗澡,但是在室内,超过一米深的水就已经是蓝绿蓝绿的,很可怕。

坐在水池边,脚放在池水里,乐韵的肌肉绷得死紧,她自己都觉得神经快要绷断了,理智告诉她必须要克服心理障碍,可神经系统与肌体反应对水十分抗拒。

下去,不下去……

心里反反复复的念叨无数,乐韵憋得额心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手差点抠爆救生圈,鼓起十二分勇气,拿出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拖着僵尸身体,慢慢的进水池。

最边缘的地方很浅,水深大约一米,她个子比较矮,人浸进水里,水位也显得很深。

水是温的,皮肤接到温水,没有不良反应,但是,乐韵天生对深水的恐惧,腿脚没抽筋,可四肢僵得如冰冻的石头,谁拿东西一戳就会崩化。

她站在水里,举步维难。

僵立好一会儿,隐约听到有人在议论她,说是不是不会游泳等的话,听到那些话,汗毛根根炸直,连别人都看出来她不会水了,这泳,不能不学。

想的永远比实际容易,乐韵想着要克服自己的毛病,可是,那腿怎么也迈不出去,试了几次才迈出第一步,有其一即有其二,迈出第二步,第二步虽然艰难,好歹也是迈出去了。

有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也就顺便成章。

她迈的步子很小,一步一挪,挪向水深的匝道,当水深及腰,忍不住望向池岸,看到工作人员时不是的关注,她那不安的心平稳了些,嗯嗯,不怕不怕,有救生员在旁,她若溺水,他们会及时来救命的。

为安全起见,她拿救生圈时提前跟工作人员说了她不会水,请多多留意她有没溺水,工作人员必定会暗中留意她的动向,免得发生安全事故。

有了心理依托,乐韵站在漫过腰的池水里,将像皮圈套腰上,深呼几口气,咬咬牙,一个扑腾扑进水里。

她脑子里存了无数份游泳入门小窍门,技巧与各种解说,当真正的泡水里,那些东西通通派不上用场,她的自然反应就只有挥胳膊刨水。

狗刨式的划水,姿势虽然很丑,好歹很实用。

扑倒水中与水亲密接触的乐韵,就算腰上有救生圈,因面朝下,差点没呛水,手忙脚忙的蹬脚乱刨几下,勉勉强强的稳住,那张脸却是惨白惨白的。

岸上暗中留意的工作人员,表情窘窘的,那位小姑娘还真不会水啊!虽说他们有心想去现场教学,考虑再三,还是遵重小姑娘的意思,让她自己先学,等有需要叫他们的时候才去教她技巧。

乐韵挥舞几下胳膊,肌肉僵得像跟纤维板似的,稳住身,靠救生圈承载重量,半浮着,下巴泡水里,她抿着唇,以防水呛进嘴里,她可不想喝别人的尿水。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从游泳池到厕所的距离,玩水的人懒得走路,常常尿泳池里,那种现象是全世界普通存在的,不是某一个国家特有。

冬季游泳馆里的水含量比夏季少,但不可否认,它有尿!

有尿的池水让人不舒服,可游泳馆是公众场所,非私家所有,因此,就算明知池水也尿,想学游泳,没得选择。

因为自己随时会满世界的寻药,怕遇上深水自己身陷险境,乐韵绝对不会选择跑游泳馆来泡别人的尿水,为早日从含尿的水里出去,她努力的坚持泡水中适应,免得以后落水后因不适应四肢抽搐,人在水里抽筋,死亡机率高。

在泳池边的人,最初因看到小姑娘抱着个救生圈迟迟不下水而关注她,后来见她泡大水里玩耍,大家也没就没怎么注意,陆陆续续的下水,在水里的人也有上岸休息的。

最初泳馆里人不太多,很快又新添了几拨,男女老少都有,还有大人带孩子来教学游泳,有几好个小孩子还是小学生。

过了十二点多,一大波青少年涌进游泳馆,大约有四五十人,小部分人还穿着运动服,带着一身臭汗,从有些小青年还携带篮球和言辞之间可知一拨人刚跟人进行了一场畅通淋漓的球赛,而且,男队还羸了对方,女队则略显沉默。

一帮青年男女学生各自去更衣室换上泳衣或泳裤,衣服存放在储物柜里,只带毛巾之类的必备物和皮球涌进游泳区。

游泳池占地极宽,人不算多,再多几十人对于泳池来说根本可能造成拥挤,一拨小青年鱼贯而至,有些去有浪花的浅水池,一些钟爱深水池,到达泳池边,像下饺子似的扑嗵扑嗵扑进水池里。

有部分小青年跳进水里占一角在水里打球,一些人则畅快的游泳。

数个男生在可竞技用的大泳池里畅游一阵,爬上岸,观看女生们打球,看了一阵,一位小青年推推身边的同伴,声音里掩不住激动:“刘少、陈少,王二少、袁少,快看那边那个大胸美女,目测D杯!”

“看到了。”被点名的几个小青年,表情怪异的点点头。

众少皆是京都本土人,还是家世都不差的那一类,同在一所中学,都是高中生,在15-17岁之间。

刘少,刘柏杰,高三,体型健美;陈少,陈怀钰,高三,微胖,圆脸,长着一副好人脸;

王二少,王瑞晨,高二,体健身匀,眉宇清俊;袁少,袁伟杰,高二,修长而高挑,是众人当中最高的一个,比同伴们高出三公分左右。

跟四少说话的小青年是冯少,冯金鳞,高三,体格健硕,一双桃花眼,配着那张白晳的脸,有几分斯文气。

五人在同在一所中学,都是篮球队成员。

刘少瞄一眼泳池里的女生,又瞄瞄隔得不远独戏水的一个穿蓝色泳衣的女孩子,脸上荡出一抹猥琐笑容:“冯少,你怎知是D?该不会是你老相识,你测量过?”

“嘿嘿,本少是谁呀,本少阅女无数,目测就能测出来。”冯少得意的眯眼儿:“那小妞很正点,你们有没兴趣一起去勾搭勾搭?”

“不是你旧识啊,我以为是你交往过的小嫩模。勾搭的话,万一有风险,可就不太美妙了。”袁少眼底闪烁出晶光,很迷人的妞儿,隔得有点距离都能隐约窥得火辣身材,近看必定风光无限好。

“能有什么风险?”冯少嗤之以鼻:“你觉得有厉害后台的千金贵女会来这种公众场所?除了京中的太子女级别的不能乱动,其他女的,本少肯多看她几眼那是她的福气。”

“呵呵,冯少,大话别说太满,你这位大少爷还不也在这种公共场所。”陈少顶着张好人脸,泼了一盆冷水。

“我在这里是因为学校球队活动,如果是我个人,我也不会来这里。”冯少大大咧咧的挥挥手:“你们不去就不去,本少猎艳去。”

“一起。”暗中蠢蠢欲动的刘少、袁少,兴致勃勃的跳起来,噗嗵飞跃入池。

“卧槽,你们竟然抢我的头筹,绝对不可以!”冯少不干了,一个飞身跃起跳入池中,飞快的游动。

“王瑞晨,你不去?”就余下两人,陈少轻拍自己的胖腿,笑着问一直不吭声的王二少。

王二少板着张秀气的脸,淡定的很:“你也没去。”

“我有贼心没贼胆,怕我家老爷子踹屁股蛋子。”

“我也不敢调戏女孩子,否则我奶奶会打折我的腿。”

“……”两小青年撇嘴,家里有严厉家长的孩子,伤不起!伤不起的孩子,只能饱饱眼福,坐看别人怎么撩妹。

袁少、刘少跳入池水,挥舞双臂划水,飞快的游向目标,希望能抢个先,而落后一步的冯少,不想将自己的猎物给别人抢走,力争第一。

三少一阵你追我赶,差不多打成平手,游到离单独呆一边的大胸女孩子约有二米远时,三少非常有默契的潜进水里。

他们仗着以前会游泳,潜入水中,捏着鼻子,睁大眼睛看向大胸妹子,池水清透,大胸妹子的样子一目了然,女孩子曲线玲珑,凹凸有致,腰上圈着红色橡皮圈,人半沉在水里,大胸也浸在水里。

她在学青蛙蹬脚儿,白嫩嫩的腿蹬啊蹬,两条胳膊划呀划,人一沉一浮,那对大胸一抖一颤的跳动。

水下风景独好。

大胸女孩皮肤又白又嫩,看着就让人想摸几把,潜水中的三位大少,看得心里一阵发痒,差点忘记去呼吸,当憋不住时,才急忙钻出水面,带出一片水花哗哗。

那片晃动的哗哗声响,也令趴着救生圈的乐韵停止扒水,望了望,看到三个钻出水面的男青年,小眉头微不可察的紧蹙,不声不响的抱住救生圈,换个方向,慢慢的游离开,远离不明人物。

冯少、刘少、袁少仨钻出水面,一边换气,一边抹了把脸,刚把影响视线的水抹去,便见大胸女孩转方向移向另一个边,就算仅只是一瞥,他们也看到她的脸,那张脸也是粉嫩粉嫩的,皮肤白嫩得像刚煮熟剥皮的熟鸡蛋。

看脸,大腿女孩子年龄不会很大。

美女啊!

大胸小美女。

三人对视一眼,咧嘴一笑,兴奋的潜进水里,争先恐恐后的追向大胸小美女。

他们会水,在水里如鱼一样快,一阵狂追,不费吹灰之力就追近,三大少很有默契,冯少在正后方追,刘少和袁少从左右包抄过去,围堵大胸小美女。

乐韵在水里本来就笨拙,自然不喜欢跟人挨得太近,尤其不喜欢跟不认识的男士们挨得太近,当有人来分享地盘,自己主动让地方,刚走几米远,就听到那三争地盘的人又游向自己,心里十分不爽,她都让出地方了,那些人还不知足?

不爽归不爽,她不想跟人接触,干脆往一边让一让,让别人游过去,刚站住,水里伸来一只手,飞快的摁她的臀部,与此同时,大腿也被人使了咸猪手。

有人耍流氓?!

被人暗中欺辱,乐韵不愿意吃哑巴亏,抱着橡皮圈猛的一个转身,带得水“哗啦”一响,人旋转一百八十度,直面后方三个陌生的小青年,秀眉倒竖,冷声质问:“你们耍流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