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五章 打流氓/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死还是打残?

转过身的乐韵,心中积聚一团怒气,在首都这样的地方,有人竟然敢在泳池里耍流氓,可见是多么的嚣张,必须要给个教训。

冯少摸到女生的翘臀,被弹性十足的手感刺激得心跳加快,手有魔性似的往前追,却扑了个空,正失望着,看到大胸小美女转过身,眼睛都看直了,大胸女泳衣湿透,紧贴在身上,胸腹若隐若现。

朦胧产生美。

大胸妹子湿泳衣裹着娇躯,不暴露,却似人扒光衣服只穿一层绫纱,那副欲遮却遮不住的样子更让人热血沸腾。

冯少正值最青少年冲动的时期,当时就有强烈的生理反应,眼中射出狂热的炙火,没想到在游泳馆里竟然发现一只妖精,比夜店里的嫩模更迷人的小妖精,今天有福了。

他深吸口气,半沉入水快速往前钻。

长着桃花眼的小青年,一蹿拉进距离,游到大胸女面前,一手按住橡皮圈,一手藏水里往前探,毫不掩饰心中的猥琐:“小美女,别说得那么不雅观,哥们几个跟你玩玩而已!”

“玩玩?”小青年一副色眯眯的猪哥样,乐韵危险的眯眼,想玩玩,就怕他后悔!

“对,就是玩玩呀。”冯少视线落在女孩的胸部,心头兴奋的难以名状,黄发垂躺橡皮圈底下的手急不可待的往前伸,无比激动的抓向梦想已久的地方。

乐韵在浅水区,水深只及腰,在水里虽然远没有在岸上灵活,可不等于她的感知听力全部退化无用。

听力完好,感知也在线,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有只爪子袭向胸口,而且,后面也有魔手在靠近。

三个臭流氓想在水里对她耍流氓,找死!

她不惹事,并不等于被莫明其妙的侮辱了还要忍气吞声,这种侮辱,不能忍,也忍不下去。

士可忍,敦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想玩是吧,奉陪。”乐韵忍不了被流氓欺辱的委屈,灿灿一笑,一只手迅速探进水,准备无比的将不到三公分就能成功袭胸的狗爪子掐住,用力的往前一拉,一只脚一抡圈,用力的踢向扒着自己救生圈的家伙。

女孩子一笑,眼中星光点点,极为好看,娇软的声音如玉碎珠碰,冯少听得骨头都麻了,桃花眼里冒出狼性光芒:“美女,晚上再一起吃……”

晚上再一起吃饭,吃了饭做什么,大家懂。

然而,他那话吃饭的话还没说完,潜在水里行动的左手陡然一疼,瞬间受到一股大力拉扯,人站不住向前撞去。

哇!

他兴奋的眼冒红光,倒得好哇,这一扑下去就能抱住大胸妹子,来个有爱的亲密相拥,然后当然就是缠绵的法式热吻。

冯少激情燃烧,无比期待来个地球撞慧星的美好一撞,当那美好的想法刚涌上大脑,肚子上突的一痛,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撞飞。

他像坐箭炮似的向后狂退,那冲势跟冲锋船乘风破浪似的“哗哗”分开水,以势如破竹之势撞向泳池台壁。

水炸开,水花四射。

那巨大的声响吸引住了众人的注意力,嬉水的,坐着休息的,好奇的望向水池,看到那浪花,惊奇的瞪大眼。

“哇,好厉害的泳技!”

仰泳哇,那人仰面游泳,迅度竟然那么快,一定是世界游泳好手。

乐韵一记飞脚“送人离开千里之外”,再次旋转,带着救生圈旋一百八十度,在身边水波荡漾时,果断出脚,攻击背后欺来的两男。

袁少和刘少实行包抄时本着试试手感的想法,在大胸妹子身上摸了一把,那一把是胡乱乱摸的,没挑地方,摸到滑嫩嫩的皮肤,那触觉像抚摸丝绸般的爽手。

两人兴奋得往前蹿,谁知大胸女孩猛地的停住,他们蹿得太猛,就那么钻过去,当越过人,双双忙钻出水面,再折身。

往回游时听到冯少和大胸妹子的对话,两少喜滋滋的,大胸妹子够聪明,知道在京城内敢在公共场所占女孩子便宜的人惹不得,干脆顺从,就凭这点眼色力,他们也不会白玩,玩腻了少不了给笔安抚费。

刘少袁少兴冲冲的欺身而近,想近距离的跟大胸妹子接触,过几把手隐,人还没靠近目标,便见冯少倒退着远去,两人俱是一愣,冯少怎么玩起仰泳来了?

就在他们一怔之际,一股大力撞击,刘少袁少都不知发生何事,眼前一片晃动,后背则是被水撞得生疼生疼的疼。

依稀间,他们听到有人喊——“哇,那边还有两个也会仰泳!”“姿势好漂亮啊!”“臂力真好,好凶猛!”

岸上的,泳子里的男女们最初在看人倒飞,当又听到一片水花炸响,发现另一边有两人也在争后恐后的向后仰泳,惊喜的嚷嚷。

陈少与王少坐在岸边观看冯少如何撩妹,过了会子没看到冯少如何与妹子卿卿我我,只见冯少破水而飞,两人飞快的跳起来,跳进水里,横截着游向冯少去的方向。

两人还没游到冯少身边,便听到看热闹又兴高采烈的欢呼,一边游水一边观望袁少刘少的方向,发现那边的两人也倒退而行,陈少王少:“……”

谁来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顾不得袁少和刘少,那两去的地方是池中心,冯少去的地方是池壁,陈和王少速度不快,他们人还没到,冯少“砰”的一声撞上池壁。

那一撞,水花四溅,颇有海浪涛涛之势。

那水浪,掀得离得比较近的三五人扑腾到水里,呛了口水,才冒出头时,“吐吐”狂吐水。

冯少被撞在游泳池的墙壁上,因为有水冲在前面,他并没有受伤,仅只被震得天昏地转。

一阵天晕地旋,冯少被水浪扑进水里,一连灌进好几口水,当他晕头晕脑的钻水来,被赶来的工作人员架住胳膊。

“冯少,您没事吧?”负责救生的工作人员搀扶住冯少,心里没什么底儿,他们是认识冯少几位的,冯少等人的学校离游泳馆不远,学校的游泳课就是在游泳馆教学,馆里的工作人员早把某些身份特殊的少爷公子公主们记熟。

“没什么事,你们不用管我,有事我会叫你们的。”冯少大脑里还有些眩晕,不领情的推开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也识趣得很,猜着大概是冯少觉得丢脸,所以不想让他们在场,他们也不强留,爬出岸。

“怎么回事?”

“你好好的冲那么猛干什么。”

工作人员走了,王少和陈少也赶到,表示关心。

“小贱人不识抬举!”冯少狠狠的吐出一句,又连连甩甩头,甩了好几下才把眩晕感甩走,桃花眼里尽是恼羞,好个不识时务的贱货,竟然敢踹他!

一眼望去,便见袁少和刘少也在倒飞,而大胸女抱着环腰的橡皮圈像没人事的站在水中,亭亭玉立,一派轻松。

冯少磨牙,双手分开水,冲向大胸女。

王少和陈少面面相觑,冯少还想去找碴?!他们固然并不支持冯少,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不管不顾,立即跟上去。

论拳脚,乐韵不敢说自己很厉害,可若是对付几个小流氓,完全没问题,尤其是对付酒桶饭囊似的流氓,手到擒来。

一脚踹飞一个,第二次双脚同出踢飞两个,跟踢个足球似的简单容易,把人踹飞了,也没想过跑路,若跑路岂不等于害怕?她行得正走得端,用不着逃避。

眼见第一次挨踹飞的小流氓不死心的又折回来,乐韵笑容满脸,敢骂她小贱人?送他两个字:呵呵!

耍流氓猥琐女孩子,挨了一脚还不识悔改,说明她之前的那一脚踹得太轻,没让他断几根骨头,所以他不知道痛。

人不痛,就不知悔。

他敢过来报复的话,她不介意再送他一脚,第一脚比较温柔,只踹在他的丹田区,以后会留下点小小后遗症,不会太严重,如若还有第二次,呵呵哒,那就让他从此举不起来。

再瞄另两个,嗯,另两个仰游的速度已后续无力,很快将停止。

袁少刘少倒飞出去时只感水在撞后背,然后就像坐地铁一样,影物在倒退,他们下意识的挥手臂划水。

他们冲去的地方有几个人,当到那两人倒游而来,哗啦啦的向两边游走,免得遭受无辜之灾。

袁少刘少倒飞出去大约有十来米,终于噗嗵一声向后一仰沉进水里,水大量的涌进口鼻,“咕嘟咕嘟”灌进好几口池水。

两人手忙脚乱的刨水,将身体上浮,冒出头,“噗”的喷水,大口大口的喘气,同时慌乱抹几把脸上的水,努力调整视线。

过了几秒,有点迷糊的视线变清晰,两人看向大胸妹子那边,发现那人好端端的站着,当时怒火腾腾,给脸不要脸!

袁少刘少第一次挨女人踹,气得快要炸了,一头扎进水里,往回游,准备与冯少汇合,给大胸女一个深刻的教训。

冯少挥舞着双臂,飞快的游动着,很快游到距大胸女不到一米远,往水里一扎,伸手搂向大腰女的双腿,如果把人放倒按水里,到时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那一招是百试不爽的治人小秘招,在游泳池里,只要把女的摁到水里,对方惊慌失措,到时所有主动权都在自己手里,想摸就摸,想亲就亲,玩了人家,对方还不敢声张。

冯少狠了心要整治大胸女,在水里睁着眼睛,双臂用力的搂向她白晳大腿,等把人放倒,看他怎么收拾她!

小流氓游到附近就潜水,不用说,乐韵也能猜到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想抱住她的腰,把她掀翻摁水里!

在她还很小时就遇到过类似情况,在水里被人抱腿放倒,吃过数次亏,她对深水的恐惧也跟那有关。

当年因为她太小,没有防护意识,所以总是被人得逞,现在么,呵呵,她现在有足够能力自保,有人还想用她小时就吃够亏的招数来对付她,简直不知死活。

感知灵敏的捕捉到小流氓的手攻向自己,乐韵没慌,双手撑着救生圈,借力,灵活的扭出一个意想不到的曲线姿势,避开小流氓的手,腿一伸,一只脚向下一沉,重重的踩在小流氓后背。

冯少潜水里,眼见即将抱住大胸女的双脚,那双白白的长腿猛的飘浮着移走,他再次捞过去,还没碰着边儿,后背上一重,如压巨石,压得他向池底砸去。

他想往上游,背后好似压了千斤让他根本动弹不得,他被重力一压压到泳底里,像只乌龟似的趴在池底,四脚乱划。

他憋气功也仅只能憋个几十秒,被摁水里,胸口好像要爆炸,再也憋不住气,不得不呼吸,嘴巴刚张口,水扑天盖地的涌向嘴和鼻子里,被呛得眼冒金花,视眼模糊,双手胡乱的抓舞着。

他抓不到东西,又呛得快窒息,莫明的恐惧涌上心头,情绪几乎崩溃,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为什么没人来救他,人呢,其他人哪去了,工作人员死哪去了?

冯少的耳朵嗡嗡作响,因为缺氧快窒息,思维越来越模糊。

乐韵一脚踩住小流氓的后背压在水底,愉快的看着追着小流氓过来的两个小青年,那两人还没近到面前,她感觉脚底下的家伙快撑不住了,轻飘飘的往一边挪开,伸脚一勾将小流氓勾起来,用力往上抛。

陈少王少追着冯少,看到冯少潜水,两人放慢速度,却发现冯少潜入水后大胸妹子没事,冯少却半天没冒头,不由将面埋进水里看,一看之下差点没吓掉魂,冯少竟然被人踩在水里!

大胸妹子一只脚踩在冯少背上,一脚悬空,以金鸡独立之势站立,那姿势,很帅!然而,陈少王少却是吓得汗毛倒竖,大胸妹子竟然敢将冯少踩水里灌水,这要是弄出人命可怎么好?

两少心急之下,也顾不得大胸妹子是无辜的,潜水而行,抓向女孩子的脚。

他们还没抓到女孩子的脚,那条白嫩的长腿移开,然后,那只脚像长眼睛似的一勾勾起冯少往上抛。

冯少上浮的地方就在自己面前,王少陈少不得不冒出水面,他们刚一探头,冯少也哗啦一声出水。

陈少离冯少最近,立即扶住冯少:“冯少,你没事吧。”

冯少被灌了一肚子水,被丢出水面,大脑还处于空白中,被陈少接住,大口大口的呼吸,一边狂想呕水,眼皮颤动,说不出什么话来。

“哎,你怎么可以下这么重的手?万一弄出人命来怎么办?”王少看看面色发青的冯少,忍不住对顶着张圆脸,笑嘻嘻的看向自己这边的女孩皱眉。

“呵呵,你问我为什么下那么重的手?”乐韵笑容灿烂:“三个流氓耍流氓,在水里对我又摸又抓,还不许我教训人?什么时候京都的法律变成你们几个家里开的了,还是四九城是你们家族的天下,所以在公共场所想猥琐女孩子就猥琐女孩子,想强暴谁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强暴?”

“……”王少被问得哑口无言,憋了半晌,憋出一句:“他们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

“开玩笑?”乐韵眼眉一挑,一手摁救生圈,一脚蹬水,往前一欺身,一只胳膊抡成圈,呼的往前一送,准备无比的砸在秀气小青年的脸。

原本她想砸他眼眶,谁叫他有眼无珠,竟然睁眼说瞎话,就让他变熊猫眼好了,没想到小青年反应不错,偏了一下头,她的拳头砸到在他脸上。

那一拳力道不轻,砸到人脸上,发出重力击物声。

王少被一拳砸得向后仰倒,差点跌沉于水,他划几下水才稳住,一把捂住生疼生疼的脸:“你……”暴力女,太暴力了!

“没什么呀,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用得着恼羞成怒吗。”乐韵一拳砸中人,无视小青年气愤的表情,优雅的吹吹拳头。

陈少:“……”好暴力的女生!

工作人员在岸上,看到冯少潜水再出水,因为没叫他们,他们也没有靠近,当带着救生圈的女孩子一拳把王少给打了,几人差点想哭,那个小祖宗究竟是哪冒出来的啊,她知道不知道那几位后台很硬?

忍着想哭的心,工作人员围到岸边,装做什么也没看见,问几位大少:“冯少,陈少王少,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我们在练习。”王少捂住脸,违心的撒谎。

工作人员唔一声,尽职尽责的嘱咐大家小心些,又赶紧闪到一边,多事不如少一事,那几个不报警,他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看热闹的也默默的继续看戏。

袁少刘少游到离大胸妹子二米来远的地方,看到大胸妹子一拳击中王少,当时就像雷劈了似的,再也不敢靠近大胸女。

秀气小青年支走工作人员,乐韵对他刮目相看,虽说那家伙跟流氓鼠蛇一窝,本性不坏,没有乘机诬陷她。

眼见小流氓回过气来,她露出最明亮的笑容:“水好不好喝?还要不要继续接着玩?”

当大胸女望来,冯少心中莫明的涌上惊害怕,脸色青白青白的。

小流氓眼神慌乱,可见一时还没从受惊中回魂,乐韵笑得眉飞色舞,转身望向另两个流氓:“喂,你们两个还不要继续玩耍?”

“唔……”袁少刘少莫明的慌了一下,支支唔唔的,不知该怎么表达。

整得小流氓们心生惧意,乐韵笑容更加热烈:“不想玩了的话我就走了,想继续玩再接着来,我保证陪你们玩得尽兴而归,给你们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

被大胸女的眼神扫至,冯少刘少袁少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后背脊一阵阵发寒,以前调戏女孩子,次次让对方敢怒不敢言,这次惹到个狠角色,暴力而嚣张,明显像有所依仗。

小流氓和他们队友不闹了,乐韵将橡皮圈拿下来,单手抱着,慢悠悠的走向池岸,到边缘一手攀着池边,一个鲤鱼跃龙门似的飞跃上岸。

那一跃,犹如美人鱼出水,姿势优雅从容,高贵美丽。

冯少几个看大胸小美女离开的背影不慌不忙,镇定自若,连心都揪了起来,当她飞跃出水,他们看直了眼儿。

岸上的人也看呆了。

跃上岸的大胸美女一身蓝色连体平角泳衣裹住如美丽雕成的身躯,腿细而长,胳膊如雪藕,腰细如柳,前凸后翘,S曲线完美的挑不出瘕疵。

她就像一件艺术品,让人迷醉。

美色迷人,男女看得眼珠子都快转不动。

一大片目光齐聚在自己身上,乐韵皮肤直起鸡皮疙瘩,从袋子里拿出大毛巾披上肩,将自己裹起来,趿上拖鞋,提着空袋子去送还救生圈。

大胸小美女披上浴巾,遮住诱人的风景,男男女女恍然回神,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免得出糗。

等大胸女走得远了,冯少像泄气的皮球,趴在水里,脸色青白交加。

袁少刘少心惊胆颤的,游到冯少仨人身边,压低声音问:“冯少,刚才那个大胸美女究竟是……是谁呀?”

“我哪知道。”冯少想到自己被摁水里喝水的事,仍觉胆颤心寒。

“王二少,别人打你,你怎么不躲。”冯少不用自己担心,陈少十分不解的问,王少可是学过武术的,竟然站着给人打,太没天理了。

王二少被揍了一拳,左脸浮肿泛青,可见那一下打得极重。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友好的提醒你,以后你遇到那个大胸美女记得闪远些,千万别招惹,那是武道高手,惹不起。算了,不说了,痛死了,我回家敷脸去。”

王少捂着生疼生疼的脸,憋屈到快内伤,他脑袋没被门夹,别人挥拳头哪有不躲的道理,问题是对方出手太快,他根本躲不过好吗?

冯少袁少刘少好似被泼了一桶冰水,一阵透心凉,连王少也说她是武道高手,大胸女想揍他们岂是跟揍沙包一样简单?那个大胸女敢在首都公共场所打人,说明她不怕事儿,话说,她究竟谁啊?

几位大少丢那么大的脸,哪有心思游泳,跟其他人说一声,跟着王少爬出水池,各自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