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七章 共进晚餐/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首都城这座四九城里富豪满地走,季老在富豪群里排不上号儿,可也不是缺钱的主儿,哪怕砸几件上千万的东西,他只心疼物件碎了,不会心疼损失了钱。

如若玉佛碎了,他顶多心疼羊脂玉被损,然而若是假的,那就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事关名誉问题。

钱财事小,名誉体大。

古玩行业看走眼很正常,如果入手看走眼,算是交了学费,顶多被知情的卖家暗中耻笑,可若入手之后经过多方鉴定仍没检测出真假,等卖出后再被识出不真,必会被认为是故意做假,足以令买家一夜之间名声扫地。

面色阴郁的季老立在桌旁,定定的盯着钵里的水泡。

瓷钵里的水泡越来越多,像煮沸的水,翻腾着,开出朵朵牡丹花,咕咕声响不绝于耳,浓郁的药香里也逐渐多出另一种味道,具体说不清是什么,像松脂像樟脑像桐油像……,复杂的气味冲进鼻子,十分呛人。

沸腾似的水花持续约半个钟才渐渐变弱,水泡团团破裂,钵内水面浮现一层乳白色的油脂,晶晶亮,有光泽。

季老拿两双长镊子轻轻的拨动油脂,那一层脂油凝结成厚厚的一块,粘上镊子像冻结的羊油块。

拨开油脂,夹出玉佛,曾经它是羊脂玉,表面滑不留脂,洗了个澡变得面目全非,化身成牙白色的一块似石头一样的东西,体形严重缩水,高约四寸。

试验结果真假立见。

米罗看到店家取出来的一截物体,眨眨眼睛,为小萝莉小朋友骄傲了一把,嗯嗯,小乐乐好了不起,不仅会医学,还有识金断玉之智慧。

季老面色十分不好看,将一截东西放进早备好的另一只钵里洗涮,冲掉沾着的油脂,用软布包着擦干净,放一边,再去药水里捞出一块圆形薄玉片,冲洗干净,薄玉片色如羊脂,晶莹有光泽。

结果证明小姑娘判断是对的,玉佛是假,唯有座底一片不到七毫米的玉片是真羊脂玉。

将羊脂玉片用布擦干净,季老坐下,看着自始至终笑脸甜美的小姑娘,声音有几分黯然:“小姑娘,你是如何看出来它是假的?”

“这个,我只能说是巧合,”乐韵眨巴眨巴自己无辜的大眼睛,一脸天真:“造假用的原材料是用树脂和药材按比例搭配而成,又掺和玉石粉末,那种东西非医学专业,而且不是古传中医的人分不出真假,而我正好是专业人士,闻到味道才发觉蹊跷之处。”

“小姑娘是医生?”季老讶然。

“对,我是医学生,”乐韵眼睛弯弯,笑容可爱:“老先生,我真的不是想故意拆台,实在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闻到奇怪的味道就想研究个明白,又是个眼里容不得虚假的人,忍不住就实话实说了。

其实,如果不遇上像我这种半道里杀出来的程咬金,您老把玉佛卖出去,只要玉佛不掉火里,基本上也是无人能发现是假的。

而且,您老大可不必难堪,我猜着做这个的人也不是为钱,做假所用材料用了不低于百种药材,八十余种树脂或树汁,想收集那些东西不容易,融合后叫药脂,用处多多,再添加药材制成药,总价值不低于玉佛的定价,那人大概是闲得蛋疼,才拿珍贵的药脂制作消谴品。”

小姑娘说得轻淡描写,季老险些没暴跳如雷,恶作剧?谁他M的闲得蛋疼,弄出件假货流到市场上来了,差一丁点害得他名声扫地。

店主老先生阴着脸像要下暴雨,死盯着从玉佛里剥出来的石头,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乐韵生怕他老人家一怒将那玩意儿摔碎,忙将还原出真面目的石头捂住:“老先生,之前讲好验出真假这个归我,一万块钱哦,生意人要诚实,不能坐地起价。”

有句话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为防老先生反悔,乐小同学聪明机智的一把将石块抓住塞背包,再摸出一扎炒票递给店主。

小姑娘拿块石头当宝,季老也是无语,那玩意儿让他打眼,他真想装起来放办公室天天看几眼让自己记住教训,奈何之前有言在先,他是默认了小姑娘的建议,验出真假东西归小姑娘,这会儿也不能食言而肥,只能让人打包带走。

接过一扎钞子,他没有清点,而是颇感兴趣的问:“小姑娘,那块石头有什么用?”

“你们拿来就是块石头,我拿来可以入药,是治软骨病的原材料之一。”买定离手,银讫两清,乐韵不怕店家反悔,乐于奉告。

“很珍贵?”

“石头不怎么珍贵,老先生什么时候去游石灰岩类的溶洞,看到石钟乳就是它的同族,因为受药脂浸泡,所以身份提升了一个档次,入药效果极好。”

“价值很高?”

“石头本身价值跟我刚才用的药丸差不多,我要它是因为我收集到很多药材,新添一个它能省一些手脚。”

季老脑子转得快:“小姑娘,你刚才用的药丸子值一万?”一颗药丸子值一万,那是什么灵丹妙药?

“一颗一万,还是最低起价,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因数量极少,非有交情的人不售。”

“小姑娘,药丸有什么妙用?”

“解毒,养神气,谁饿个半死不活吃一颗能再熬七八天不死,能解一般食物中毒。”

季老眼睛亮了:“小姑娘,我用你付的现金换颗药丸,如何?”

“这个,好吧,只这一次,下不为例啊。”乐韵幽怨的瞪眼,人老成精,老先生也太精明了,这笔交易不谈不太好,只能成交。

小姑娘一副割肉的表情,令季老乐阴郁的心情大好,乐呵呵的将现金又递还给小姑娘,小姑娘小小年纪,在医学上造诣颇深,而性子却是极为单纯,连石头的作用都不带隐瞒,这般心性招人疼得紧。

乐韵拿出装药丸子的袋子倒出一颗药,放老先生手里:“老先生,这个要密封,有玉瓶的话用玉瓶装最好,装玻璃瓶里要防潮,还得声明一下啊,这是解毒丹没错,能解一般毒,可不等于万能,遇到特殊类的毒作用不大,毒量超过一定量也无能为力,也不是解蛇毒的专用丹药,比如遇到被五步毒或者太攀蛇咬到的人,吃颗解毒丹大概能护住伤者心脏一天左右不被毒侵害,救不了命,只能为伤者争取到时间送医。”

季老心中难掩震惊,按小姑娘的说法药丸子跟万能解毒丸差不多,说不是解蛇毒专用药,在中太攀蛇或五步蛇毒还能护住心脏长达二十四时左右,可见药效有多好。

他将药丸子用一块干净的纸包起来,先存放在一只小盒子里,回头,眉宇间满是慈祥:“小姑娘,我这二楼收藏不少古玩,你瞧瞧可有中意的。”

“您老引诱我看古玩,是想用古玩换药丸子吧?这个我可不干。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啦。”

乐韵可不想被牵着鼻子走,说走就走,抱起大耳兔子,和米罗帅哥就向老先生告辞。

小姑娘贼精,不肯以物换药,也可见她的药丸子很珍贵,季老留人不住,也不勉强,给客人一人一张自己店里的名片,欢迎下次光临。

收下名片,乐韵瞅一眼,老先生姓季,大名季博古,从善如流的唤了一声“季老”,季老的店叫“心玉阁”,她觉得大概取自“心头玉,掌中珠”的意思。

小姑娘喊“季老”的时候,眼睛一闪一闪的发光,季老颇感受用,问了两位客人的姓氏,送客人下楼。

景德守着一楼,看到老先生陪客人下来,主宾相处甚欢的模样,他心里没底儿,和老板一起送客人出店,等人走远了,回到店里,四下人无人,才小声的问:“季老,情况如何?”

“假的。将玉佛的标签和证书收起来锁了吧。”季老走进柜台内,又踱往二楼。

假……假的?

景德差点栽跟斗,玉佛真是假货,不止他们被打眼,就连鉴定中心的专家们一起被打眼,这……,购玉佛的钱算交学费,那笔学费实在太昂贵。

震惊之后,他忙将玉佛的鉴定书和标价等资料收起来,锁进柜头。

从心玉阁出来,乐韵决定不逛了,回米罗帅哥住的酒店,天色已不早,她答应米罗去吃饭,总不能让帅哥教父久等。

天色微黑,潘家园的商贩们也准备收摊,顾客很少,乐韵边走边整理背包,到无人的地方,将一小包药丸子给米罗。

英俊的青年捧着一只装着十个药丸子的小袋子,满目惊讶:“小乐乐,这个很珍贵,你说了不外售的?”

“不熟的人不卖,米罗和我是朋友啊,赠送给朋友另当别论。”乐韵笑嘻嘻的挤眉弄眼:“米罗帅哥,你收藏着这个,以后满世界旅行时带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不要给罗伯托先生吃,老先生在直肠肿瘤没有治好前不能吃这种药丸子。”

“好。”米罗想了想,没有推辞,将药丸子揣兜里,小乐乐是他的小天使啊,遇见个这么可爱的小朋友,人生之大幸!

他们来潘家园时用腿走路,回去的时候乘公交车,转了几路车,到达大酒店,第一次到酒店拜访,乐小同学想去买点水果之类的小礼品,米罗帅哥直接将人拧走,坚决不让去,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每天费用近万,什么都有提供,购买水果浪费钱,再说,小乐乐愿意去酒店一起用餐就是对他教父最大的热情和善意。

罗伯托提前收到米罗的电话告知说很快陪小朋友回酒店,他和管家立马又将客房客厅整理一番,摆上酒店送来的水果和糕点。

等了不到十来分钟,米罗带东方小姑娘到达。

恩佐老管家开门,奥斯卡开心的往前扑,操着一口颇有几分京腔味儿的汉语喊:“东方小美女你好!好久不见,非常想念,你最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

米罗眼疾手快,见奥斯卡扑过来,伸手一抓,无比准确的抓住奥斯卡的衣领将人提住,不让他拥抱小萝莉。

罗伯托想捂脸:“奥斯卡,你汉语越学越歪,言不对题,你还是用英语吧,”说了养子一句,对进门来的小姑娘歉意的笑笑:“可爱的孩子,请不要介意奥斯卡的话,他想说的是别来无恙,因他对汉语的理解有偏差,组成的句子容易产生岐义。”

乐韵进酒店套房,飞快的浏览一眼便将大致情形收于眼,套房装饰奢华,色泽低调沉稳不浮夸,每样用品也是货真价实。

她看过环境便心观心鼻观鼻,当听到帅气俊美的小帅哥那句“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差点没乐喷,好不容易忍住笑,眼睛弯成月牙儿:“老先生晚上好,管家先生晚上好,奥斯卡帅哥,晚上好。”

“晚上好,可爱的小姐。”恩佐老管家将门掩上。

“米罗哥哥,不要抓我衣服啊,别破坏我英俊的形像,你毁了我帅气的形像,可爱小美女会不喜欢我的啦。”被揪着衣领,奥斯卡哇哇大叫,用的是母语,表达顺畅。

“对美女要绅士,你这么粗鲁,会吓到可爱小乐乐的,要温柔温和,要微笑礼貌,不能横冲直撞,不能乱抱,要像保护华夏大熊猫一样的爱护她才是正确的。”

“好啦,我知道了。米罗哥哥,你再抓着我不放,我脸都要丢光了。”奥斯卡抗议无效,嘟着嘴救饶。

米罗笑着松手,对可爱小朋友露出迷人的微笑:“小乐乐,用汉语来形容,奥斯卡就是熊孩子,他有时像野马,有时很淘气很让人头疼,他没个正经时,你直接踹他几脚也没事,奥斯卡皮肉很结实,踹不疼的。”

罗伯托懂汉语,完全懂意思,奥斯卡似懂非懂,跳到东方小美女身边:“小美女,米罗哥哥在说我什么?”

“米罗说奥斯卡是个聪明活泼的男孩子,体格像古罗马和希腊神话中的大力士一样健壮健美。”

小姑娘将一番话稍稍转变一下,变成了高大上的赞美,罗伯托和米罗笑得满眼都是星光色。

“米罗哥哥真是这么说我的吗?米罗哥哥最好。”奥斯卡欢呼雀跃,在本国时,米罗哥哥经常说他体格不够壮,没有力量,每次有机会就往死里训练他,这回在小美女面前米罗哥哥肯帮他说好话啦,是个好哥哥。

奥斯卡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对此,罗伯托也是醉了,笑得快直不起腰,请小姑娘入座。

奥斯卡记着米罗说不能乱抱小美女的话,没敢再跑去拥抱女孩儿,开开心心的和米罗陪小美女入座,他和米罗将小客人夹中间,热络的帮削水果,做拼盘。

趁着空,乐韵用X视线眼扫描罗伯托,老先生服的中药也是有效果的,抑制住病细胞扩散,那些药在短期内有效果,超过三个月,肠病变细胞就会产生抗体,抵抗药物的抑制作用。

观察一遍,心中有数,出于慎重,给老先生把脉,给病人信心:“目前中药的效果还是不错的,短时间内能控制病变细胞繁殖,我还在等一味药,预计下周可以提取,下下周就能将药配制好。”

“不急不急。”罗伯托吃了定心丸似的,一点也不急。

乐韵不懂航空和海关法则,不知道哪些物品可以带上飞机,哪些物品不能出关,特意就此跟老先生进行探讨,药材能上航空的话由老先生带回国再服,如果不能出关,只能让老先生在首都再留段时间,服完一副药再回去。

以后也如此,如果可以航空快递,直接发国际包裹,不能航空,只能请老先生本人再来华夏。

讨论一番,吃了一些饭前开胃水果,去吃晚饭。

为了显示对小客人的礼貌,到包厢用餐,包厢安静清雅,一间包厢一桌,气氛极好。

罗伯托陪客人入座,早已等候的酒店贴身管家传菜,罗伯托也是个严谨的人,没有大肆点餐,精挑细选,仔细推敲出十二道菜,荤素搭配,隆重又不浪费。

菜上齐,酒店管家带侍者离开,将空间留给客人们。

Yi国人爱酒,无酒不欢,恩佐老管家、奥斯卡和米罗喝红酒,罗伯托被禁酒,只能对酒兴叹,乐小同学没成年,同样不宜饮洒,她和罗伯托以牛奶代酒。

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水平那不是吹出来的,整出来的菜色味俱全,乐小同学本着学习之心,一一品尝,餐桌有一道竹燕窝汤,最是美味。

四个人十二道菜,除了鸡鸭剩得多,其他的基本没浪费。

一顿晚餐,主宾尽欢。

饭后有消食水果,到晚八点多,乐韵不能再多留,告辞返校。

好女孩子是不会在外留宿的,为了小姑娘的名声,罗伯托也没有挽留,让米罗护送小朋友回学校。

米罗回客房帮小萝莉小朋友提背包和大耳兔,另外还有他们从Yi国带来的一些小礼物,装在箱子里。

乐小同学原计划想乘地铁回学校,罗伯托说女孩子晚上乘地铁不安全,招来一辆的士,叫米罗送往青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