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八章 小狐狸惹事/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玩了一个下午,乐韵玩得很开心,她很喜欢跟米罗相处的感觉,上街不需有计划有目的,想到哪就哪,走到哪就哪,自由快乐。

她觉得之所以开心,是因为米罗是她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是她这个人的朋友,无关其他人。

高中的时候,只有小肚子一个人愿意跟她玩,因为不想连累小肚子被其他人孤立,她不怎么跟小肚子单独相处,小肚子跟她好,也跟其他同学相处。

进青大上大学,她只认得晁哥哥一个人,陈学长才学长李哥哥都是晁哥哥的发小和同学,他们会接受她,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晁哥哥才爱屋及乌。

同班男生小伙伴们现在是好同学,能不能成为无视性别与身份的兄弟友情,现在说为时过早,因为还没有遇上考验人性的时刻,谁也不知到面临选择的那一天男生们会怎么做,只有始终不伤害她的人才能成为信任的伙伴。

燕帅哥和柳帅哥,他们跟她中间隔着年龄距离,隔着身份上的距离,双方中间隔着太多现实,能不能成为忘年交,难说。

所以,至今为止,只有米罗是她私人的朋友,不用在意彼此的国籍,不用顾及家世,不涉及各自国家利益,仅只是单纯的朋友。

跟米罗在一起,不谈家国天下,不谈世界局势全球经济,只谈个人喜好,只论个人喜好。

乐小同学纵使超乎同年龄人,她还是有小孩子心性,喜欢跟朋友分享自己的快乐,米罗是个很温和很开朗的人,又不装老成或因年龄长见识多而自傲,两人相处愉快。

米罗同样很开心,来华夏一个多月,最初要避嫌,之后小乐乐又忙着找药,没时间一起走一走,今天就他和小乐乐逛半天街,自由自在,身心轻松。

一大一小两人坐在出租车里愉快的聊天聊地聊世界风景,根本不觉经常有堵车而烦燥。

出租车花了二个半钟才到达青大东北校门,也将近十一点,因是周末,学校十二点才关闭校门,因而不用担心晚归要被登记。

米罗将小朋友的东西拧下车,目关小乐乐一手抱大耳兔,一手拧着箱子刷卡进了校门,看不到身影再次钻进出租车回酒店。

愉快的跟米罗帅哥道别后的乐韵,背着自己的背包,抱着大兔子提着箱子,步行进校门。

大冬天的,晚上冷,她不想步行,跑去校内停放共享车的地方,拿出手机扫码,租来一辆共享单车回宿舍。

路灯昏淡,校道寂静,难得见人影,偶尔见到人那也是骑车的,风风火火,急急忙忙。

乐韵踩着小黄车,在冷淡的灯光陪伴下,乘冬风,踏着凉如冰的夜色,溜溜儿的溜回宿舍区,将送自己回来的小黄车放到停放点,在手机上结束骑行,拧东西回自己的宿舍楼。

离得有点远,发现四楼亮着灯。

这下她不太淡定,亮着灯说明有人啊,猜着大概是晁哥哥,无事不登八宝殿,晁哥哥在宿舍等她必定有事

想到晁哥哥可能有事找自己,乐韵也不磨叽,拧着东西忙忙跑将起来,一路冲到舍楼,一口气爬到四楼,嗅了嗅空气,嗯,不止一个人?

拿钥匙开门,推开,向内一瞅,噫,有四只帅哥哒!

看到漂亮的帅哥,乐韵笑嘻嘻的挤进门:“晁哥哥,李哥哥,才学长,邓学长,你们是不是走错宿舍了,还是我走错地头啦?”

晁宇博,李宇博、邓宇轩,才子俊四人霸占小女生的宿舍,外套丢在饭桌旁的椅子上,各自穿衬衣或薄毛衣,开了暖气,人人或坐写字桌前,或坐瑜珈毯,或抱电脑的抱电脑,抱书本的抱书本,看手机的看手机,各干各的,当听到门锁拧动声,不约而同的扭头望向门。

转而,门被推开,挤进一张白净可爱的圆脸,顶着双星光闪烁的美人杏眼,那是他们等候已久的宿舍主人无疑。

“小乐乐!”

“小学妹!”

“小萝莉!”

四个帅气俊美的小青年眼神欣喜,语气哀怨。

当小女生挤进宿舍,四个小青年眼神也一片幽怨,小乐乐一手提只箱子,还怀抱一只大兔子!

长耳流氓兔,女孩子喜欢的绒毛玩具。

看到抱绒毛玩具的小乐乐,晁宇博推开电脑离开写字桌:“小乐乐,你逛街去啦?怎么不叫我去接你。”

“我跟朋友逛了一圈,回来时学校门没锁,就没叫晁哥哥了,如果被关在外面,肯定会向晁哥哥求救。你们找我有事?”

乐韵挤进宿舍,反脚一勾将门关闭,再走几步推开卧室门,将箱子和背包先放卧室门口。

大才子和李部长邓同学不说话,就尴尬的微笑。

晁宇博走到抱玩具的小家伙面前,揉揉她的脑袋,帮她抱住大兔子,让她脱鞋脱外套,说得却是云淡风轻:“我从家里拧来点东西回校时帮你送上楼来,他们仨没地方去,跑你这里来蹭暖气。”

仨学霸:“……”他们明明是想蹭饭!

“哦,暖气尽管蹭,只要不是来蹭饭的我就放心了。”乐韵趿上鞋子,脱掉外套,抱回大兔子,将它和米罗帅哥硬让她围着的围脖以及外套送去卧房。

呜!

李部长邓同学大才子想哭,他们明明是蹭饭的,这下被小晁一句话给弄得没法蹭了。

悲伤啊。

三同学悲伤逆流成河,偏还不能抗议,就那么幽幽的拿眼瞅美少年,哼,小晁一定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让他们分享好吃的。

美少年顶着一张温暖阳光的笑脸,拖过一把椅子坐着。

将东西放回卧室,乐韵穿着秋装回到小客厅,当没看见仨学长的幽怨脸,先看冰箱,小冰箱里除了她冰的饺子,其他空间被晁哥哥带来的大螃蟹和虾塞得满满的。

看到一堆干货,她乐得小嘴巴快咧到后耳根去了,溜去小厨房,抱出一大包饺子,笑嘻嘻的交给晁哥哥,让他自己回去跟舍友和好哥们自己分。

看到吃的,邓宇轩才子俊李宇博眼巴巴的瞅着少年,那眼神特别的萌,小萝莉做了好吃的让小晁带回家,然后晁家二姑娘地朋友圈好一顿炫耀,他们回校就盯着小晁,当小尾巴跟来小萝莉宿舍守株待兔,就是为那一口吃的。

晁宇博早就知道小乐乐帮他舍友和大才子大李陈学长留了一份,故意不告诉那几个,就让他们眼馋,这当儿拿到东西,他带着人打道回府。

四位学霸回到晁会长的宿舍,和何同学等吃货将东西塞冰箱,商量好明早什么时候吃,怎么吃,然后李部长和大才子才一步三回头的回宿舍。

打发走四位帅哥学长,乐韵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中午在游泳池泡了别人的尿水,感觉不舒服,必须洗涮。

从头到脚的洗一遍,心里舒服了,吹干头发,看米罗和罗伯托送的礼物,米罗在车上大致上跟她说了是什么,都是Yi国特产,鱼子酱,西红柿酱、干金枪鱼片、六瓶红葡萄酒,葡萄干,纯橄榄油,名叫帕马森的干奶酪,还有一包约二斤的黑松露。

乐韵最中意的是黑松露,那么多松露,她可以拿来当食材做药膳啦!将礼物放一边,拿出用一颗药丸换回来的石头。

捧出一截牙白色的石头,忍不住无声的笑咧嘴,好东西哇!

其实,在古玩店时她没有全说真话,制做假玉佛原料的是珍贵药脂不错,那块石头可不仅因浸泡药脂而具有药效,真正吸引她的原因是它有灵气。

玉佛中心的石头是大约三万年左右的砗磲壳,有一层金光,还有一层白色灵气。

有浓郁灵气的东西必须要淘回来嘛。

抱着自己淘回来的一小段砗磲,乐韵美滋滋的,拿去涮洗一遍,擦干净水,关掉宿舍灯和暖气,兴高采烈的回空间,将砗磲石放在药田旁边常放有灵气品的古懂堆,自己忙着收摘药田作物。

干完活,打坐,睡觉。

第二天,仍然早起,修炼,打理空间,带小灰灰回宿舍,吃了早餐弄一些药放阳台和卧房凉晾蒸晾,再将大耳兔放客厅,让小灰灰当树爬上爬下,她努力扫描书本。

中午,因需要掐着点儿采摘一些茶叶,乐韵溜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当爬回空间,总感觉有点不对,哪不对?

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将整个空间打量一遍,也没找出哪里不对,但是,那种奇怪的感觉却一直存在。

她正想先不管赶紧去采摘茶叶,刚一拔脚的当儿,猛然看向药田边,看到一只火红的小狐狸蹲在她堆放古懂的地方,正支着头,竖着一片毛茸茸的尾巴望着她。

狐狸大仙醒了?

终于找到感觉异样的源头,乐韵飞奔跑到药田边,正想关心狐狸大仙的身体状况,当不小心看到自己收集的古懂,先是一怔,再仔细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逛鬼市逛旧货市场,收集到古懂物件大大小小加起来不低于二百之数,五花八门都有,堆了一小堆。

然而,那堆古懂少了十几件,消失不见的全部是带有金光和红光的东西,铜镜、石头、青铜器,砚台等等。

其他东西消失不见,她一时半会还真发觉不了,引起她警觉的是昨天才淘回来的那块砗磲石没了踪影。

古懂莫明其妙的失踪,乐韵一愣一愣的,眸子下垂,瞅这瞅那,满心懵逼,她的宝贝去哪了?

她正惊疑不定之际,红狐狸瞅一眼发呆的小丫头,甩了甩红红的尾巴,弯腰捧起一块残缺的铜片放进嘴里,卡嚓一声咬掉一大半,再卡嚓一口,那块巴掌大的铜片便香消玉殒。

它干掉一块铜片,小爪子一扒拉,捧起一颗鸡蛋大的石头,往嘴里一丢,那张很小的嘴巴一吸将比它嘴巴还大的石子吸进嘴里,两腮帮子鼓一鼓,一声“卡嚓”,又吃掉了。

当它再捧起一只杯子大的瓷器塞进嘴里咬了一口,那声脆脆的卡嚓声将乐小同学不知飘世界哪个角落游荡的神智拉回来,她先是眨着眼,傻乎乎的看着红狐狸啃瓷器。

小狐狸不客气,大大方方的表演了一回徒嘴啃瓷器的绝活。

秀了一把绝活,小狐狸摇摇尾巴,小爪子伸向一块青墨色砚台,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儿十分得瑟。

眼瞅着小狐狸捧起表面光滑有光泽的砚台,乐韵总算反应过来了,心尖都在抖,嗷叫着扑向小狐狸:“混球,你敢吃我宝物,我要宰了你!”

嗯?

小狐狸做出一个疑惑的表情,小丫头之前不是默许他啃吃破铜烂铁吗,为什么又突然变卦了啊?

明显感觉到人类小丫头巨大的火气,他可不会真的让人捉,将砚台朝人类一丢,一个跳跃,噌的蹿起来,一个凌空飞跃跳走。

那一跃,身在空中,似闪电一样快,那蓬松的大尾巴拖在后面,又像是流星划过天际,划出一条长长的星光轨迹。

小狐狸像一团火焰划过空气,一跃就是十来米,轻盈的落在柔软的青草坪,坐地,偏着头,眨着金色的眼睛,做出一个笑的表情。

红狐狸闪得太快,一闪就没了影儿,乐韵一扑扑空,当砚台飞来,条件反射反应之下,眼疾手快的一把将砚台抱住。

堪堪接到砸来的东西,再找小狐狸,它已飞到草坪上,还得意洋洋的笑,她气得鼻子都歪了,辛辛苦苦收集有灵气的物件来增加空间灵气,狐狸倒好,不声不响的就把纯度最高的古懂全啃吃了,不死揍它一顿难消心头之怒。

乐韵真的快被气死了,原以为捡到只了不起的狐仙,谁知狐仙专吃灵宝古懂,分明是只吃货,放任它在空间里,她的古懂蔫能保得住?

心思转动之间,一把将砚台放下,跳起来去找小狐狸算帐:“臭狐狸精,毁我宝物,我跟你没完!你给我站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