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九章 整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疼!

砗磲被吃,乐韵心疼得在滴血,恼得大脑一时都糊涂了,完全没空深思为什么狐狸要吃石头铜器瓶器。

人类小丫头气冲冲的冲来,金瞳狐狸浑不在意的摇摇尾巴,一脸嫌弃:“小丫头啊,本狐只吃了些破铜烂铁,你生什么气哟?女孩子家要温柔些,太凶就是泼妇,当心嫁不出去。”

“死狐狸,你给我闭嘴!你的窝我不稀罕,立刻送你回地宫去!”乐韵快气死了,吃了她的古懂,还说风凉话?送走,必须立刻送走!

“小丫头,生气不仅容易变老,还会长不高。”小丫头气得快喷火,红狐狸坐姿高雅,继续火上泼油。

那桶油一泼,嗯,乐小同学气得头顶冒烟,气冲斗牛的狂掠而跑,以舍生忘死之势扑向小狐狸,誓要捉住它扒皮抽筋。

“哎哟,小丫头,你真生气了啊?稳重稳重,稳重点!”小丫头气得白净的小脸泛黑,好似要来跟自己拼命,红狐狸一摇大尾巴,轻飘飘的跃起来,向着龙血树奔去。

“死狐狸,有种你给我站住!我绝对不打死你。”乐韵一口气冲至小狐狸之前停留的地方,那只臭狐狸又逃之夭夭,气不打一处来,拔腿又追。

小狐狸摇着尾巴,跑得更欢了,小丫头气得头顶快冒青烟,他要是停下来,岂不是给她抓现成的?他又不笨,才不会信她的话。

狐狸轻盈灵巧,一蹦一跳的飞跃像不要力气似的,一纵就是十来米,它不像是逃跑,倒像是在跟人玩耍,速度不快不慢,与人类始终保持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

就那么点差距,乐小同学使尽奶的力气也赶不上,往左往右,绕着龙血树跑一圈,又跑去种面包树的花圃溜一圈,在空间里东奔西跑,转圈。

追了老大的一个圈,乐韵连小狐狸的毛都没摸着一根,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窍,跑得一身臭汗,在换气的当儿,猛的地停下,一把摁冒汗的脑瓜子:“我他M的真是被气傻了!”

自己骂了一句,狠狠地瞪停下来回首遥望的小狐狸:“死狐狸,你等着,等会有你好看!”



小狐狸吹吹胡子,小丫头还有什么招?就在它眨眼间,人类小丫头忽的不见了。

人不见了,当然是离开洞天福地。

福至心灵的瞬间,小狐狸表情僵了僵,小丫头反应过来了!洞天福地与小丫头灵魂相契,她有自由操纵权。

小狐狸第一想法就是马上回冰棺长睡,飞跳起来,小小的身子穿越几百米距离落在冰棺上方,就在它想钻棺材的瞬间,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力量一扯,将它扯出空间。

在被扯离洞天福地回到自然界的瞬间,小狐狸发现自己悬空倒挂,它漂亮的尾巴被人类小丫头抓在手里。

从空间捉出小狐狸精,乐韵眼神阴森森的,用力的磨牙:“死狐狸,这下看你往哪跑!”

在空间里,她没法乾坤大挪移,人在空间外,却是可以任意操控空间里的物品,当时人气晕乎了,才被小狐狸牵着鼻子走,累得半死不活。

抓着小狐狸的尾巴,乐韵用力的抖晃,将小狐狸当物体晃动,之前不是得瑟吗?这下看它往哪跑!

“小丫头啊,本狐不就吃了点铜啊铁啊,你用得着发这么大的火?说实的,那些破烂玩意儿真难吃。”

“难吃你还吃得那么欢?那些东西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你不声不响就吃光了,现在还嫌弃?我当初没嫌弃你就不错了,你吃光我的宝贝还嫌东西硌牙?谁给你的胆子?”送回去,必须送回去,这样的祸害留不得。

乐韵心中的火气噌噌直冒,一把将小狐狸按在写字桌上,一手摁它头,照着它屁股狠掐,掐死它掐死它,掐死算了!

“你以为本狐想吃那种全是杂质的破铜废铁啊,本狐不吃点跟本狐属性相同的东西就没有力气,啃掉一大堆破烂才勉强恢复点体力,那些东西纯度太低,若放以前,本狐连看都不看,这次是看在你小丫头的份上才勉为其难的啃几口。”

“死狐狸,我好心收留你,你尽毁我东西,不识好歹,偷吃了我的东西,还挑三拣四,你还有理了?姑奶奶昨天辛辛苦苦的找回一块石头是要入药的,你他M的竟然偷吃了,还把我的青铜器也吃了!不打死你天理难容。你只死狐狸,有本事你去找好吃的东西吃啊?”死鸭子嘴硬,打死!

小狐狸挨了一顿揍,表情古怪:“小丫头,洞天福地里最好吃的是你种荷花的大水缸,本狐早就想吃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你想吃什么?”乐韵停下揍小狐狸的手,用杀人的眼光瞅着小狐狸,她刚才听到了啥,死狐狸想吃她捡回来的那只墨黑水缸?!

“小丫头,本狐说你种荷花的水缸很不错,本狐想吃黑色水缸。”小狐狸不怕死的坦白,那只大缸是用星辰石打造而成,高纯度的金石之物,吃了大补,对他被毒损坏的经脉大有好处。

“死狐狸,你果然活不耐烦了,刀,拿刀来,披皮抽筋做围脖。”乐韵越听越冒火,抓起小狐狸尾巴倒提在手,冲厨房找菜刀。

“哎哎,小丫头,有话好好说,本狐只是说说而已,本狐这不还没吃么?”人类小丫头气疯了,小狐狸撇着尖嘴儿,在空中挥舞爪子,安抚小丫头暴燥的情绪,小丫头气性真大,凶狠起来也是个狠角色,竟然想剥他的皮,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

“好说个鬼,想对我的大水缸动歪脑筋,你死定了。扒皮,必须扒皮,晚上吃狐狸肉火锅。”

气得头冒青烟心中火冒三丈的乐韵,冲进厨房,抓起菜刀,将小狐狸摁厨桌台面,磨刀霍霍。

“小丫头小丫头,别剁别剁,本狐的尾巴是剁不得的,前面九尾一千年修得一尾,第十尾一尾万年,第十一尾三万六千年,第十二尾九万九千九百年,本狐耗费十几万年修得正果,你剁本狐一尾,等于摧毁本狐千年万年修为,这种毁人修行的行为万万使不得,做了要遭天谴的。”

小丫头挥刀在自己尾巴上比划,狐狸急了,他敢赌,小丫头本性淳良归淳良,也是个刁钻的,惹急了她,还真的做得出剁尾巴的事来。

“你是只狐狸,不是人,从古至今,食肉动物就是上天赐给人类当食物的,宰只小狐狸吃肉做围脖是天经地义的,哪扯得上天谴地谴,尾巴做围脖最合适。”

小狐狸精也会怕?

尾巴很珍贵,惹毛了她,剁尾巴!

怒火高涨的乐韵,挥舞着菜刀,在小狐狸的尾巴上划拉,做着挑选剁哪条尾巴的准备。

“小丫头,本狐错了,下次不经同意,不吃你的破铜烂铁还不行么?或者,等本狐恢修复元神回到狐界,送你一堆天材地宝当赔偿。”

人类小丫头露出凶残的一面,小狐狸不想自己的尾巴被剁,只好委屈的认错,并许下好处。

“呸,画得好大张饼!你拉倒吧。你自己这破身体见不得阳光,说什么恢复神通,许天材地宝就是一张空头支票,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啊,你画个大饼我就信,我脑子没进水。”

“小丫头,不要轻视本狐,顶多百年,本狐就可回狐界。”

“噗,说来说去,你还是玩文字游戏,就算你百年内回去了,我又不能去,你现在骗我,到时一走了之,谁能奈何你。我管你百年还是两百年才能回你本来的地方,反正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回不回得去,你能不能修复身体,同样跟我没半毛钱的关系。死狐狸,废话少说,剁条尾巴下来当赔偿。”

“小丫头,你究竟想怎样?”被人提着尾巴的感觉糟透了,偏偏在自然界有光的情况下自己无法用法力,被人提着,等于是人砧板上的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很简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吃了我的宝物,要赔偿!你没有宝贝可抵押,所以剁条尾巴当赔偿。”

“小丫头,金丝楠木棺材给你当赔偿。”

“不稀罕,我等会就送你和你的棺材回九曲游廊阵,让你老老实实的在暗无天日的地宫呆到地老天荒。”

“小丫头,别那么不近人情,本狐的冰棺抵押给你。”

“不稀罕,万年冰玉髓虽然珍贵,然而一不能吃二不能当药材用,三不能拿出来给人治病,累赘一件,抵押给我的话,你还得住我空间,棺材还是你的,我根本什么都没得到,我傻了才会同意这种脑残的交易。别动,剁条尾巴给我,债钱两清,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你不要冰棺,想要什么?”

“要你的尾巴。”

“小丫头,说人话。”

“我说的是人话,跟一只死狐狸在说人话。”

“小丫头,你在想什么?”

“剁你尾巴。”

“小丫头,你再不说真实原因,本狐要睡了。”

“睡了更方便宰杀放血,扒皮做围脖。”

“你再不说,本狐用读心术读你真实想法。”

“特么的,原来你是装的,你能用法术说明根本没事,还装睡装中毒装虚弱,骗人的死狐狸,再剁一条尾巴以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狐狸瞪着金瞳,用力的瞪人类小丫头,臭丫头,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怎么就这么不开窍?

小丫头的刀在尾巴上用力的摁,狐狸没招了,两眼一翻,软趴趴的垂下脑袋装晕迷。

“又装死?烧锅钝肉。”

小狐狸装死,乐韵提着它尾巴,接电源,放锅烧水,然后拿碗,将小狐狸按在台上,拿刀准备捅杀。

“小丫头,本狐就吃你几样铜铁石瓷,你用得着这么赶尽杀绝的往死里逼?”狐狸装不下去,幽幽睁开眼,哀怨的瞅着人类小丫头,这小丫头一定是铁石铸成的,他原形这么可爱,小丫头竟然也下得去手。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赔不起我的古懂,剁尾巴放血,这是地义天经的偿债方式。”

“本狐说了金丝楠木棺给你,冰棺给你。”

“好吧,我勉强同意你用棺材抵债,你可以滚蛋了。”乐韵丢下刀,拉开通向阳台的门,将小狐狸扔出去:“你哪来哪去,天高地阔,好走不送!”

小狐狸被当垃圾一样扔往阳台,在空中一个翻身,想回跃,然而,那门咣的关拢,它差点撞门板上。

狐狸向下一沉落地,蹲坐在地,瞅着那扇门,两只金色瞳目里尽是迷茫,他就吃了几样含有金和火、土属性的物件,小丫头怎的就翻了脸?

想了会子,他伸爪子敲门,敲了三响,没人理睬,再敲,没人理,隔一会又敲,没人理,再敲……

屋主不理睬,它契而不舍的敲门,敲了一次又一次,敲门上百次,小丫头也没出现,小狐狸默默的趴在阳台上。

乐韵将小狐狸扔到阳台上,关门上栓,往电砂锅里丢一些药材熬煮,回到客厅,将坐在大耳朵兔脑顶上的小灰灰拿起来放自己肩膀上回空间采摘茶叶。

摘完茶叶,摘香蕉火龙果等物,又挖莲藕采收药田作物,忙完,再给生姜垒土,忙完农活,洗手,和小灰灰愉快的啃西瓜、啃果子。

中午的午餐吃空间产品解决,又在自己的地盘转悠几圈,砍下一截古蕨叶子,剁碎,带小灰灰回宿舍,放任小灰灰在写字桌玩耍,她拿蕨菜放竹筲箕里送阳台上阴晾。

打开通向阳台的门,看到蜷趴在地的小狐狸,乐韵就当没看见,绕过去晒药材。

小丫头老半天才开门,还不理自己,小狐狸也不傲娇,自己爬起来一蹿溜回人类的住处,穿过做厨房的地方,几个飞跃跳到小猴子呆着的地方,伏趴在桌子上,温顺乖巧。

小墨猴:“……”那只红毛狐狸咋不蹦跶啦?

小猴子不太懂为什么红毛小狐狸不闹腾了,瞅红毛狐狸N久,等主人回来坐下看书,它灵巧的爬到主人肩上坐着。

晒好药返回客厅的乐韵,当没看小狐狸,死狐狸,仗着是狐仙就想在她空间胡作非为,不整治到他没脾气,将来还不得无法无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