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首撕王系花/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下课时分,夜色笼罩住了大地,医学部的楼房在灯光里变得朦胧而沉默,散学后的学生不是忙着回宿舍就是忙着去图书馆,个个脚步匆匆。

关云智、李瑜毅急匆匆的赶到医学部办公楼,站在通往电梯和楼梯间的大厅一侧,东张西望。

陆陆续续有人进大厅上办公楼,才子俊优哉悠哉的晃至,看到16级中西班的两小学弟,笑咪咪的凑过去:“我说小关小李,你们班小萝莉是不是在放人多次鸽子后,终于良心发现大发善心今天准备冒泡了啊?”

关同学李同学有礼的跟才学长打了个招呼,听到学长的那句,默默的流黑汗,学长,当心小萝莉生气哟!

“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我说的不对?”才子俊追问一句。

李、关两同学望向才学长身后,微笑微笑微笑。

大材子感觉不对,蓦然回首,背后侧约两步远的地方站着个可爱短发圆脸小萝莉,穿一件红色中长外套,像团火焰,温暖了寒冷的空气。

看到可爱小萝莉抱着一个做记录用的笔记本,似笑非似的瞅着自己,才部长瞬间喜笑颜开:“哎哟,乐乐小萝莉,你什么时来的?小乐乐啊,散会后我顺便载你回宿舍。”

“刚来,不用才学长载我啦,骑电驴我怕大风吹掉耳朵。”乐韵笑容满面,招呼班长和团支书上楼。

周一,班长、副班长和团支书有会议,关同学和李同学是怕小萝莉找不着地头,因此在楼下大厅等着她。

小萝莉拒绝坐自己的电驴,大才子也不强求,和学弟学妹一起乘电梯上楼,团支书和班长会议不在同一层楼召开,李瑜毅先走,才部长和关同学乐同学去班长会议室。

会议是医学部全体班长会议,不分年纪,上百号人,男多女少,阴阳失调。

才部长和关同学陪着乐同学踏进大会议室门,嗯,最开始没啥,挺平静的,因为乐同学是短发,像个假小子啊。

然后,因为会议室暖气很热,进会议室的人第一件事就是先脱外套,要不然捂出汗,等出去挨寒风一吹,十有八九会感冒。

当两男生脱外套时,没能完好的掩护住小女生,乐同学脱掉外套,穿白色小高领的紧身秋装,令人喷血的玲珑有致的身材一秒就暴露了性别。

大多数男生:“!”哎妈呀,为什么开了几次会议,他们从没见过那个身材爆到火的俏女生?

再过几秒,新生中的男生大叫:“乐同学!”

一声“乐同学”让老生们恍然大悟,医学部姓le的女生只有新生乐韵同学一个。

在医学部,经由军训期间乐同学力挫三国防生和迎新舞会后,新生乐同学差不多如雷贯耳,舞会上乐同学一席红色小礼服的照片在医学部的宣传网页上挂着,那娇俏可爱的甜美小模样让女生嫉妒,男生们狂热。

如果小萝莉不是个小孩子,系花评选哪还有王系花的事儿;乐同学就算不是系花,因长得萝莉,妥妥的是医学部人气最高的女生之一。

发觉乐小萝莉冒头,男生们眼神亮得像狼,有几个男生忙翻包,找出写好却没送出去的情书,立马冲出座,蜂涌着围向小萝莉,写了情书却没带在身边的人男生想哭,咋就没把信带来啊?!

大才子发觉群英暴动,差点没跳脚,妈呀,这是要抢小萝莉的节奏?

他愣了愣,忙上前和关同学一起护着小萝莉:“帅哥们稳重稳重稳重,稳重些,别吓着小萝莉啊,谁把人吓坏了,惹得晁会长大动肝火发飙,别怪我不厚道没提醒噢。”

“我们没有吓人啦。”

男生们往前冲的迅度缓了缓,一边解释一边往前挤,挤到可爱小萝莉身边,将情书塞给她。

“小萝莉,哪天有空我们去游长城可以吗?明年春天也可以的”

“小萝莉,XX我生日,能赏个脸吃顿饭不。”

“小萝莉……”

送情书的男生们热情洋溢的发出邀请,当小萝莉接过自己的信,激动的脸上漾荡出红晕。

男生们太热情,都往自己手里塞信,乐韵出于礼貌,忙忙接过来拿好避免信掉地,以致分不出心记人的脸。

“帅哥们,信啊,邀请啊,好歹要等小萝莉看完才能回应是不是?有风度的帅哥们赶紧的坐好,快到会议时间了啊。”,

才子俊真的想甩挑子不干,小萝莉行情这么好,这是分分钟要逼他暴走的节奏,偏这个时候陈学长又不在,关同学是新生,杀伤力不行,他一个人压力好大。

男生们立马归座,他们是有风度的帅哥,不能给小萝莉留下不好印像。

曾经军训医系一班的李文秀也在,他坐在人群里,看到小萝莉和关云智,瞅着两人笑,当小萝莉暴露,他默默的捂脸,当初有很多同学给小萝莉写情书,小萝莉还没回信,但并没有打击到男生们热情,至今还狂热着,小萝莉行情太好,怎么破?

王系花坐在会议室靠前居中的位置,原本在跟几位高年纪学长低声交谈,相谈甚欢,当才部长带着乐同学进会议室,高年纪同学一致舍下她,兴致勃勃的观察小萝莉。

“!”王紫嫣差点吐血,她是公认的系花,走到哪都没出现群雄激动的场面,为什么缺席多次会议的乐同学反而那么受宠?

男生们安静下来,才部长将小萝莉和关同学送到一角,让他们找个位置坐下,他则回讲桌,和医学部系学生会会长一起主持会议。

每次的班长会议就是传达校级领导交代下来的各项工作和学习精神,由各班班长们监督全班各项工作以及协助各项活动的开展,凝取班级凝聚力,搞好学习和思想工作等,以及关于某项活动报名等等。

当天的会议不仅有工作交待,还有关于期中测试,与某些竞赛等等的总结,以及后半个学期的学习活动安排,一场会议开了约四十分钟。

散会后,人流陆续离场。一部分男生并没有走,等着小萝莉。

李文秀在散会时溜到关云智身边,两人舍命陪君子的陪同学小萝莉,如果人太多,他们也好当肉盾,免得小萝莉被挤扁。

乐韵第一次参加班长会议,手记一份记录,散会时怕人太多挨堵,干脆落在后面整理笔记记录。

王紫嫣等人少了些,走向乐同学的方向,她上穿白色小V领羊毛衫,配冬短裙,与皮肤颜色相近的原色丝袜,披散着一头直长发,手臂上搭着毛领大红外套和一条同色系围脖。

美女莲步轻移,香风袅袅,高跟鞋子咯噔咯噔,踩碎一地平静,引多方回眸。

会议外部分男生们好奇的张望,室内还没走的同学也兴致大涨,王系花温婉成熟,妩媚清丽,小萝莉粉嫩娇俏、天真活泼,两人各有千秋,竟难分上下。

才子俊在整理会议用过的资料,当发现王系花的意图,有种想骂人的冲动,那谁谁,你招惹谁不好,偏往小萝莉面前凑?

想到小萝莉那比狗鼻子还灵的嗅觉,以及让人想暴揍她一顿的鬼才天赋,他在心中为王同学点了根香,如果王系花只打打招呼,套套近乎还好,如若有小心思,以小萝莉那种直言快语的个性,呛得王系花下不了台,到时就只能为王同学默哀。

王系花袅袅娜娜的走到乐同学坐着的座位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女生:“乐同学,有空吗?我想跟小学妹说说话。”

闻到香风,乐韵微微抬头,看到婀娜多姿的美女系花,扬起明媚灿烂的笑脸:“学姐今天找我是想继续说上次的事?”

“我是真心的想跟乐同学交流学习的,乐同学哪天有空,我等乐同学方便的时候再去拜访。”王紫嫣微微低着头,说话的态度放得很低。

“学姐,我有些想不明白,我是中西医临床,主攻如何治病如何诊断是何种病,用何种治疗方式,而学姐是药剂专业,主攻研发新药,如何将药制出来。我们专业领域不同,交流不起来啊。如果学姐从药剂专业改中西医临床专业的话,我们当然就能愉快的一起交流学习。

学姐虚心向上,我觉得学姐应该去请教大二大三大四药剂专业的学长学姐们才对呀,难不成高年纪的学长学姐太忙,学姐去请教时他们没顾得上学姐,或者是学姐怕高年纪的学长学姐们不肯用心指导?

如果高年纪学姐学长们学业繁忙,没多少时间与学姐一起探讨问题,学姐还可以请教教授讲师们呀,我相信一直致力于培养人才的老师们一定乐于为学姐解答疑维的。

可学姐放着高年纪的人才不找,也不找老师们求教,为什么非得找我交流学习?我们专业不对口,学姐找我探讨学习,这不是跟缘木求鱼一个道理?”

乐韵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一阵巴啦,将自己的疑惑一股老儿说了出来,末了,见王同学眼神不郁,求救似的望向才部长:“才学长,我……是不是说错话啦,学姐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对。”

室内室外的同学想抚额,小萝莉啊,你那么说,岂不是在给王同学拉仇恨?

小萝莉说话不经思考似的,却暗喻了两点,一,王系花不屑向高年纪请教,所以宁愿找不同专业的人共同学习;二,王系花觉得高年纪同学心胸狭隘,在她请教时藏私,不肯真心指点。

那两点,妥妥的会令高年纪同学从此记住王同学,就算王同学没有那份心思,高年纪同学估计也会有点膈应。

才子俊暗中幽幽的望地板,小晁黑,所以近墨者黑,小萝莉也被小晁染黑了,阴人都不打招呼的。

小萝莉向他求救,他当然要站出来当护花使者,一本正经的答:“小乐乐想多了,王学妹以前大概是急于找人学习,又好奇乐乐的天赋,所以只想着找乐乐一起交流学习,忽略了专业不同的事实。”

“哦,我懂了,这跟病急乱投医差不多。”乐韵了解的点头

王紫嫣被小女生的话砸得心血流速聚快,费力的稳住情绪,笑容有些勉强:“是我强求了,我听说乐同学祖传中医,中医用中药,中药与药剂是一脉相通的,所以我才真心想向乐同学请教一二,乐同学不愿意跟我交流中药方面的见解,我以后不会打扰你的。”

隐约闻到火药味儿的众男生:“……”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儿?

听到王系花的话,乐韵不乐意了,王系花是想说她不愿跟人学习找借口推脱?是想让人误解她清高孤傲,让人孤立她?

她不开心,那就一起不开心好了,有人让自己不爽,乐小同学可不想给面子,微微挑高眉,直言不讳:“学姐,又你何必用这种方法来试探我?我原本以为学姐是因为病急乱投医才想找我交流学习,我是真心的觉得专业不同所以没法愉快交流,现在依学姐的话来看,我怀疑学姐一直想找机会跟我交流学习的目的不太纯,似乎有意图窥探、窃取我家祖传秘方的嫌疑。”

室内室外的男女学生瞬间心思千转回肠,小萝莉的意思是指王系花一直在找机会接近她?接近是为乐家祖传中医秘方?

信息量有点大,大家大脑分析问题的速度变慢。

小萝莉什么话都敢说,才子俊心里冷汗直流,一下一下的揉额心,小晁快来,你家宝贝妹妹要搞事的节奏!

“乐同学,你,你怎么可以这样看待我?”王紫嫣愣了愣,眼眶一红,差点要急哭:“我一向敬重中医,听说乐同学祖传中医,才诚心请教,绝无偷窥药方之心。也怪我太心急,让乐同学误会了我,这不怪乐同学,都怪我没有表达清楚。”

“学姐,你也是中医世家出来的,你比我年长几岁,经验比我丰富,哪用得着向比你少三四岁的小孩子请教?”

小女生一直笑着说话,天真无邪,王紫嫣稳了稳呼吸,忙否认:“乐同学,我祖上没有人学中医,我不是中医家族的人,是不是有什么事让你对我有误会?”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同学,如此,理由够不够?”乐韵偏偏头,笑容深深:“王学姐不要哭,我没说什么呀,你哭的话,别人会以为我咄咄逼人把你欺压得委屈到哭,嗯,也不要老用袖子抹眼睛,有些东西用多了,伤眼。”

小女生始终一副行得端坐得正的态度,王系花一副被逼得手脚无措的样子,让在场的人十分疑惑,大家望望这个望望那个,不知道小萝莉跟王系花在打什么哑谜,尤其搞不懂小萝莉念那两句诗有什么意思。

当小萝莉叫王系花别老用袖子抹眼睛,他们一致望向王系花的手,视线直唰唰的望过去,愕然发现之前泫泫欲泣的王美女左手悬举在空中保持着想试眼的动作,眼神明显不对。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

离得较近的人看到王系花的眼神,脑子里闪过了词:惊惧、慌乱。

才子俊和系学生会的几人心中了然,小萝莉的话必戳中了王系花的软肋,她袖子里藏着什么能刺激到眼睛的东西,比如辣椒粉、洋葱瓣类的辣眼睛的玩意儿,能快速刺激到泪腺,让人流泪。

关云智看了半天龙争虎斗,默默的当自己隐形人,有个聪明绝顶的小萝莉同班,他们天天活在打击里,抗压力再好,有时也心塞啊。

王紫嫣被一种叫惊惶的东西袭击心脏,有一瞬间的心惊胆寒,下意识的想张嘴,又下意识的咬住唇,看向小女生的眼里尽是惊惧,乐同学怎么会知道两相欢?

慢慢的,她眼珠子动了动,发现系学生会的几人和还没离开的同学全盯着自己,她的僵硬得快动不了,努力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手臂下垂,搁在搭着衣服的右手上。

“乐同学,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能解释一下吗?”她强装镇定,声音里带着些委屈。

“王同学真想听解释?”乐韵眨眨眼:“竟然学姐这么诚心求教,我就勉为其难的解释一下,学姐左手袖子里塞着一种药物,只要熏一熏眼睛就会辣得人眼红想流泪,另外,”

她顿了顿,笑容越发真诚:“另外就是王同学携带的香和用的香水里掺和了名叫‘两相欢’的药草,两相欢药草的香气能起到……”

王紫嫣在小女生说出要解释时,心中打了个突,以为小女生必定不会当众解说,毕竟人要脸树要皮,有些事哪怕知道也看破不说破,然而,她没想到小女生好似不懂人情世故,不懂避讳,竟然真的揭破她左袖里放着东西的事。

她只迟疑一下下,小女生已将该说破的都说了,当说到两相欢的功能,她再也顾不得其他,急声打断:“乐同学,你一定弄错了,我袖子里没有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冬天天冷,我的眼睛有见风流泪的毛病。”

“是吗,王同学可要好好保养眼睛,虽然医学上说流泪有利于眼睛健康,但动不动就流泪,容易让人误会你被人欺负了呢。”

“多谢关心,我会注意眼睛保护的,乐同学忙,我就不打扰了。”成功打断小女生的话,王紫嫣将话题引开,也找到台阶下,再不纠缠,忙忙先走一步。

“小萝莉,两相欢是什么药?”才子俊当了半天听众,终于不甘寂寞。

王系花边走边披外套,刚借用穿衣服的动作将藏左袖子里的东西揪出来揣衣兜子里,猛的听到才部长问两相欢,四肢僵了僵,装作浑然不在意的往外走,步伐却不可遏止的缓了缓。

乐韵一贯对于虚心好学的人有问必答,淡定的解惑:“两相欢是一种制香良药,添加两相欢药草的香一般都会在众香中脱颖而出,古代青楼妓院里的花魁姑娘和历史上得帝王独宠的妃子们用的香大多有它的身影,香能让男人产生好感,久而久之也可能上瘾变成迷恋。两相欢制香有独特之处,也有致命的缺点,不宜久用。”

听到小女生说出两相欢的功用,王紫嫣花容失色,乐同学果然是古中医之后!那一认识让她心中惊惶,幸好化着妆,别人看不到她的面部变化,她不敢再迟疑,匆匆忙忙的走出会议室,赶紧逃离现场,免得大家将目光投聚到她身上。

大家并没关注王系花,或者说是故意当作没发现,几个男生异口同声的问:“什么缺点?”

“副作用在女人身上,对男士并无多大影响,不说也罢。天不早啦,大家觅食重要,我也要回去吃饭喽。”

乐韵对于两相欢的副作用避而不答,神秘的笑了笑,披上衣服,抱着笔记本和一叠情书,和关云智、李文秀、才学长几个同学结伴离开。

送了小萝莉情书的男生和一直想给她写情书的男生们还等在室外,见才部长陪小萝莉出来,蜂拥而上,簇拥着小萝莉去电梯,并问小萝莉什么时候有空,相邀去吃饭、去喝茶。

男生们热情万丈,才部长几乎压不住阵,秒秒钟想化身金刚将一群男生全扔飞,一群色狼,小萝莉虚岁还没满十五岁,怎么好意思勾搭?

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要勾搭的话肯定是他和李部长陈学长邓同学等与小晁最熟悉的人有优先权啊,他们都不敢下手,哪轮到不知是老几的家伙们?

大才子就一个想法:坚决抵制学长学弟勾搭小萝莉!小萝莉没有男朋友,他和陈学长等人还可以沾小晁的光去蹭饭,分享美食,如果小萝莉有了男朋友,好吃的哪有他们的份儿?

为了美食,防火防盗防学长学弟防到底。

任务是艰巨的,决心是坚定的。

于是,才部长打着保护未成年人的幌子,护着小萝莉乘电梯下楼,到楼下看见小晁和一个女生站在车旁,整个人都不太好,王系花又缠上小晁同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