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一章 美少年护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浓凝,冬风冷凛,楼廊下的灯和路灯成为黑色里的明光清冷,又带给人温暖。

楼前停着许多车,以自行车最为多,有几辆轿车,车主大多没在场,只有晁会长在他的黑色奇瑞车旁,少年裹着一件浅灰色大衣,配条同色系围巾,站成一抹隽秀的风景。

大红外套的王紫嫣,站在少年面前,不知在说什么,隐约有似乎呜咽的低泣声。

晁宇博秀气的双眉微蹙,心里越发不舒服,他来接乐乐,在楼下等几分钟,见其他同学陆续下楼,猜着乐乐很快就会下来,谁知,还没等到小乐乐,王系花过来敲窗。

他不想给女生找到机会坐他车子里,离开驾驶室,结果他还没说话,女生就嗯嗯嘤嘤的掉眼泪,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此刻,晁宇博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心烦着,看到一拨人从大厅那端涌出来,一眼就瞧见被簇拥着小乐乐,他眉眼舒展,温雅的笑开脸:“乐乐,我等了有几分钟了哟,丁会长才部长,你们是不是在开批判大会批斗谁呀?”

呃!

系学生会的几位同学一头黑线,他们明明是开班长会议,什么时候开批斗会啦?

众男也是满脸诧然,没人欺负王系花呀,她哭什么?

大家心里奇怪,一致向晁会长招呼。

王同学是想找小晁告黑状?大才子一张脸五彩缤纷,怪异的瞄一眼王系花,脸露难色:“小晁,医学系今天开班长副班长会议,没批评谁啊。”

“没……没人批评我。”王紫嫣听到一串脚步声,没有回身,当听到才部长的回答才有些抽噎的解释。

“噢,是在开班长会议啊,医学系这位学妹一见我就掉眼泪,我还以为你们在开批评大会,批评学妹过于严厉,学妹脸薄所以哭起来了。”

晁宇博恍然大悟,看看还红着眼睛的女生,微带感慨:“幸好学妹挨批评,挨了批评一见我就哭,没准别人以为学妹在告状,不懂内情的还以为我欺负你,把你给气哭了。”

“晁学长,我是……是……”王紫嫣想解释说“是因为看到你太激动,一时就忍不住流泪了”,然而有人更快,声音脆脆的,压住了她的声音——

“晁哥哥,站你面前的这位学姐之前在会议室找我说了几句话,眼睛莫明其妙的红了,马上就要掉眼泪的样子,我建议学姐把携带的某样东西扔掉,她舍不得扔,还揣在兜里,大概我的建议让她觉得委屈,所以见到晁哥哥又忍不住哭啦。”

乐韵撒欢似的跑向晁哥哥,边小跑边说话,回头还招呼小伙伴:“关云智,李秀文,你们回不回宿舍?回宿舍的话快过来,我们一起坐晁哥哥的车子回去,路上顺便交流一下学习计划。帅哥们,我要先走哒,以后有机会再聊天啊。”

关云智、杨秀文“嗯”了声,跟着小萝莉走向晁会长的车;其余男生热烈的喊“小萝莉下次聊啊”“小萝莉有空找我们一起玩啊”等等。

王紫嫣噎得脸僵硬,硬生生的把刚要挤出眼眶的眼泪逼回去,下意识的回头,正看见娇俏的小女生飞扑而来,那红色一划而过,一下子飞到如清竹般高雅清贵的少年身边。

“小乐乐,又有帅哥给你写信了啊?”可爱得像只小蝴蝶似的小乐乐扑来,晁宇博将她半揽在身侧,摸摸她脑袋,还戳了戳她嫩嫩的小脸蛋。

“嗯嗯,是帅哥学长们给我的,不许偷窥,这是我的私人小秘密。”

“好,我不会没收你的信,小乐乐还是个孩子,只管开开心心的读书交朋友,万俟教授支持不?”

“教授也不会没收我的信,教授和师母说只要我三观正,明辩事非曲直,不人云亦云,不追求虚无的东西,不相信那些心术不正用花言巧语骗人的坏人,不被别人带坏就行,教授、师母和我爸爸、晁哥哥都是好伟大的监护人,不干涉我交朋友的自由。”

“好啦,别得瑟了,赶紧和你小伙伴们上车,教授和王师母等着你呢。”

被晁哥哥笑话,乐韵吐吐舌头,自己去副座驾,关云智、李秀文开后排座车门。

王紫嫣抹了把眼睛,难过的央求:“晁学长,我能不能坐你的车?乐同学对我点误解,我想向乐同学澄清解释一下误会。”

“学妹,真不好意思,没位置了啊,”晁宇博为难的很:“你和我妹妹有什么误会不妨现在摊开说,医学系丁信权会长和其他人也在,大家也好做个公证,免得别人胡猜乱想,徒生事非。”

“这个,晁学长,女孩子之间的小矛盾,我……希望单独跟乐同学说。”王紫嫣抓着袖子,欲言又止。

“学妹刚才说是乐乐对你有误解,现在又说是女孩子私人小矛盾,我就不太明白了,学妹什么时候跟我妹妹成了朋友?什么时候又闹了矛盾?如果是女孩子之间的小矛盾,学妹用不着见着我又是哭,又是要求跟我妹妹解释,学妹这样子,弄得好像是我妹妹无理取闹,让你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这不是在抹黑我妹妹?”

才子俊丁信权捂脸,晁会长要发飙的节奏!王学妹想找晁会长投拆什么的,你得先调查调查晁会长的处事原则啊,谁不知晁会长生着一颗透明的玻璃心,眼里却是抹不得沙子的,谁无中生有,搬弄事非,最后倒霉的会是自己。

不得不说,王系花走了一步臭棋,跑晁会长面前无声哭诉间接的想误导人的举动只会适得其反,是个天大的失策,。

“我没有……晁会长,我没有抹黑乐同学的意思,我是想解释清一些小误会……”王紫嫣心慌慌的,抬头,对上少年会长清澈如镜,却又深邃莫测的凤目,顿时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晁宇博清冷的凤目盯着王系花,盯得她不敢直视垂下眼,微微侧头,声如玉润:“乐乐,你跟这位同学有什么误会和矛盾?有的话就当众说一说,免得日后纠缠不清,被人利用在背后恶意诽谤你。”

乐韵走到了副驾座外并没有上车,在看王系花怎么缠晁哥哥,听到问话,诚实的摇头:“晁哥哥,我跟这位学姐没什么矛盾啊,今天是我第二次见到学姐,上次是周五下午,燕大校开车送我找万俟教授,这位学姐叫住我说想跟我做朋友,想跟我交流学习,想邀我吃饭什么的,我当时忙着回去找晁哥哥,只说了几句就散了。

今天散会的时候,学姐又找我想继续上次的话题,我事实求是的说我是中西医临床专业,学姐是药剂专业,专业不同,交流有困难,问学姐为什么不找高年纪同学和老师请教。

学姐又说听闻我祖传中医,特意想跟我探讨,说如果我不愿意以后不打扰,说得好像是我恃才傲物,不把人放眼里似的,我又说了实话,我指明学姐自己也出自中医家族,何必向一个比自己年龄小的人求指导,大概是这句实话让学姐想歪了。

因为学姐一副非得找我交流的架式,我怀疑学姐有意图窥视我祖传秘方的企图,然后学姐不承认她也是中医世家的人,我指出证据,学姐说不打扰我了账自己就走了,然后我和才学长们也下来了啊。

晁哥哥,事情就是这样子,我可没有歪曲事实,当时还有很多学长和同学在场,见证了整个过程,讲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学姐要说和我有误会和矛盾,学姐不承认自己出自中医世家也没关系啊,祖上是中医世家只能说从小有良好基础,学医学药剂事半功倍,祖上没人会中医,在医学方面有天赋说明是天生的,怎么说都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嘛。”

“晁会长,周五的事况我不知情,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小学妹所说,王学妹和小学妹虽然谈话结果不愉快,也没有什么矛盾。”丁信权作证,不偏袒于谁。

“是这样啊,我放心了,我还以为乐乐忍不住又挥拳头跟人撕了一架。没什么事了,天冷,大家赶紧忙自己的事去。”晁宇博笑咪咪的开了句玩笑,催同学们赶紧散了,别再吹西北风。

丁信权等人噗卟噗卟的笑出声,他们是绝对不相信小萝莉跟人撕架的事,小萝莉那么娇小玲珑,可爱乐观,哪会挑事?她真跟人撕架,肯定是别人挑衅她,惹急了她。

没自己什么事了,男生们各自找车的找车,赶公交的赶公交,嘻嘻哈哈的散场,关于乐同学和王系花之间的那点事儿,嗯,大家一笑而过,就当没看见。

该说的说完了,乐韵爬进副驾座。

“大才子,你还愣着干啥,上车,你导师也在小乐乐宿舍。”

大才子正想走向自己的电驴,听到少年的话,霍然转身,眼睛瞪得老大:“小晁,我老师在小乐乐那里?那么,翟教授是不是也在?”

“对。”

“我知道了,一定是万俟教授又向我老师和翟教授炫耀他的小学生聪明绝顶,天纵奇才,不仅医学天赋高得吓人,就连做的药膳也是独具匠心,符教授和翟教授吃味,缠着万俟教授一起跟去小乐乐宿舍长见识,万俟教授肯定肠子都悔青了。”

“差不多是那样。”晁宇博好笑的答一句,侧头望向还不肯离开的女生:“学妹,你跟我妹妹没什么矛盾和误会,用不着再就此找我和我妹妹解释,天冷风大,你也早点回去。”

“晁学长,我……真没有抹黑乐同学的想法,真的。”王紫嫣眼眶红红的,这次不是被自己的东西刺激的,是急的。

“没有就好,学妹请自便。”晁宇博微微点头,利落的回身,拉开驾驶室的门坐进去,一气呵成,关门。

大才子拉开后排座门坐进去,坐后排的关云智对杨秀文对才学长笑笑,有点拘束。

王紫嫣看着车子轻飘飘的滑出去,轻悠悠的扬长远去,独站风里,粉妆遮掩着的脸早已青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只是想尽快和乐韵成为朋友,为什么没有拉近距离,反而关系越来越僵?她哪一步做得不完美,才被乐韵破了局,让她无法成功接近?

两相欢……是了,一定是两相欢!问题出在两相欢,因为乐韵知晓两相欢的作用,认为她对晁会长的安全有危胁,所以才排斥她。

找到致败原因,王紫嫣抱着自己的记事本,迈着僵硬的腿走向公交车路线,两相欢的香已暴露,以后不能再用,需要重新研香。

诚如才同学所说,万俟教授肠子都悔青了,他就是向两位老不死的老友炫耀了一下有心灵手巧的天才女孩子小学生是多么的幸福,结果,姓翟的姓符的得悉他晚上要到小学生住处做客,那两老家伙秒速化身狗皮膏药粘在他身边,怎么撕都撕不掉。

然后,当然就是两厚脸皮老家伙死皮赖脸的跟着他屁股后面,一起跑他小学生宿舍蹭吃蹭喝。

王师母被自家不靠谱的老公接来小学生宿舍,看到另两位熟面孔很淡定,老万俟正常情况下办事严谨细致,忠实可靠,打有了个会做美食的小天才学生,那是秒变毛头小年青,没事就学年青人秀学生秀成就感。

因为老万俟的不靠谱,所以翟教授和符教授每个月都会跑他们家蹭茶喝,因而王师母对于翟、符两位朋友蹭吃蹭喝行为已司空见惯。

万俟教授暗中向翟、符教授瞪了无数次白眼,奈何对方视而不知,他无可奈何,只能与两老友对瞪瞪眼等小学生,等了很久,把茶都喝光了,总算听到推门声响,四人一瞄,俊雅的少年和英气小青年陪同娇俏小女孩回来了。

王师母看到小女孩儿穿得外套,眼神格外炙热,为自己的好眼光点了三百个赞,她挑的衣服穿在小乐乐身上那是真真的合身又突显气质。

回到自己的小窝,乐韵看到三男一女那相对无言似的坐相,默默的忍了笑,向老师们问了好,飞快的跑去换件衣服,麻溜的下厨房热菜。

晚饭菜的主菜早就提前做好,只需加热就好,青菜类的需要炒,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不到二十分钟,四个青菜,四个荤菜上桌。

翟、符教授是听万俟教授吹嘘他小学生包的饺子有多好吃才来的,如愿以偿的吃到香喷喷的药膳饺子,两教授暗中伤心的泪流直下三千尺,为什么他们的得意弟子是男生而不是女生?为什么他们的学生不做好吃的“贿赂”他们?

想到自己的天才学生从没整好吃的美食贿赂他们的胃,两教授哭瞎,就算哭瞎也无济于事,他们错失良机,现在想再抢人无异于以孵击石,只要他们有想抢的意思,万俟教授和王夫人必定跟他们拼命。

不能抢人,只能偶尔沾万俟和他们学生的光“蹭”点美食尝尝了。

为了对得起自己厚着脸皮蹭来的机会,符、翟两教授也没客气,大吃狂吃,美美的搓了一顿,又发挥老不要脸的作风,费尽心机从小女生手里蹭到一份茶叶。

有人不要脸的哄骗自己小学生的好东西,万俟教授和王师母脸黑黑的,为了将两老不要脸的拧走,他们也不久坐了,以免那两老家伙再惦记他们小学生的私藏品。

才子俊跟老师一起离开,下楼时听老师和翟教授长叹短叹感慨自己的学生不是女孩,他聪明的当鸵鸟,免得火烧到自己身上,等送走教授们开车回去,他开心的回宿舍。

晁宇博送走教授们,看着笑得像狐狸似的小乐乐,戳戳她的脸蛋:“什么好事让乐乐这么笑得这么荡漾?”

“我有了惊人发现,万俟教授和翟教授都不是普通中医家族。”

晚上,她有意无意的提及两相欢,那两位老教授并不惊讶,并第一时间就说出医学部有人用了两相欢制作的香料,由此可知,两位老教授其实早就知道王系花用的是何香,所以周五那天万俟教授对王系花才采取无视态度。

识得两相欢,并懂两相欢药性的中医,都是老中医,传承至今最少约有七百年左右,因为打朱明朝李氏《本草纲目》一出,医者几乎拜为圣本用药,中医所用药十之九成九都记载于《纲目》。

而两相欢却没有入《本草》,它太不起眼,几乎当作无药用植物,懂得它是药草的中医,只有传承自朱明朝以前的老中医家族。

另外,两相欢原本的名字不叫两相欢,它是杨妃太池液药浴中的一味主药,香令杨妃与众不同,获圣宠不衰,乃杨妃受盛宠不败的功臣之一,因打李唐太白先生一曲《清平调》中的“名花倾国两相欢”一句诗,从而被欢称为两相欢。

李唐经安史乱,杨妃太池液浴汤药方被毁,后又经五代十国之乱,用两相欢入药的药方逐渐失传,至赵宋初尚有残方,又遭金人入侵战乱不断,久而久之连残方配方也失传,最终两相欢药草泯然于众,淡出世人之眼,青楼妓院与后宫妃嫔们香料之中也再不复见它的身影。

两教授熟知两相欢,由此可知其家族的古老底蕴。

“傻乐乐,就为这种事乐成这样啊,我不知万俟教授和翟教授家族的具体身份,据我爷爷透露出的一星半点,他们和符教授家族都出自古老医学世家。”

“难怪。”乐韵顿悟,将美少年哥哥不停戳脸的手扒拉开:“晁哥哥,你刚才说有事跟我说,是什么重大事情?”

“是很重要的事,”戳不到软软嫩嫩的脸,晁宇博摸小乐乐滑滑的小脑袋:“这周五是王师母寿辰,小乐乐不要又跑得不见人影。”

“师母生日?是不是在酒店办宴席?”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都是低调的人,不喜铺张,只有六十大寿摆了席,一般的生日不摆席不邀朋友,因为王师母在王家辈分大,有很多子侄,每年生日中午去酒店和亲戚们聚一聚,晚上在家一家人团聚。”

“晁哥哥,那我怎么办?”

“小乐乐周五别乱跑就行,傍晚我来接你送你去给王师母祝寿。”

“晁哥哥,教授和王师母在家团聚,又没告诉我,我跑去会不会不礼貌?”

“笨乐乐,这种事,教授和王师母不好叫你啊,如果你跟他们的孙子认识,倒方便让小辈叫你吃饭。”

“唔,我懂了,叫我中午去,外人可能会说我想攀关系,晚上的话,跟王师母和教授沾亲带故的人会认为不请他们反而与学生吃饭,于理不合,怎么说都会招口水。”

“乐乐明白就行,我很早以前就知道王师母的生日,也去几次,带你过去,别人知晓我们到教授吃晚饭也没什么可瞎猜的。”

“那我要准备什么礼物?”

“小乐乐去了就是给王师母最好的礼物,当然,乐乐第一次去老师家准备点小礼物更完美,不用准备高档贵重礼品,那些东西反而难入教授和王师母贵眼,乐乐准备点能代表心意的小礼物就好。”

“嗯嗯,还有几天时间,我有时间准备,慢慢想准备什么小礼物最合适。”

“小乐乐慢慢想,别想破脑瓜子就行。”

……

乐小同学送走美少年哥哥时,头发被揉成了鸟窝,自己默默的撸顺头发,查看老教授们带来的东西,老教授们可爱的很,总拿她当小儿童,又帮她提来两箱牛奶一箱苹果,还有两大包小孩子最爱的大礼包零食。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帮她把瓦松挖了来,整整有十棵,根须尽全,清洗得干干净净,因为首都寒冷,瓦松经过霜打雪欺,有些蔫萎。

有了瓦松,乐韵喜滋滋的,掐一片叶子尝了尝,嗯嗯,药力果然比南方的烈,北药烈,南药温,那是有道理的。

对比出药性强弱,挑出两棵,多出来的八棵扔回空间,拿大电饭锅接电源,装水,从空间里取出一盆配好的药倒进锅里,又把两棵瓦松捣碎丢进去。

电饭锅煮药不用管,乐小同学愉快的关暖气,往写字桌的小碟子里给小灰灰放些吃的,直接回空间打理作物,打坐,睡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