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二章 准备手术/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人类无视了该怎么办?

小狐狸很忧伤,忧伤来自人类小丫头。

身为火狐族的上神,虽然他一着不慎遭了黑手,不仅掉落到名叫地球的陌生时空界,还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得呆在地底下避世,法力被封,连原形都无法维持,可不论怎么说,他也是上神啊。

上神,可不是吓人的空喙头,若是他实力尚在,他跺跺脚,这个名叫就地球的小地方就得来个翻地覆地的大地震,就算法力没了,吃点东西补充外力,攒积点力量,捏死几个人也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人类说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他呢,神落人界被人欺。

掉落到地球这个人界,遭界守封印就算了,睡地下也可以另当别论,好不容易遇着人类灵女,嗯,小丫头搬走他的棺材他都发雷霆之怒,他啃了她几样古懂,小丫头就敢剁他尾巴扒他皮,人类小丫头就这么欺负他,胆大包天,任性妄为至极。

就啃了几块铜铁,他把睡觉的地方都抵出去了,人类小丫头还把他扔出去,他放下上神尊威,自己认错想在小丫头身边呆着,她即不让他进洞天福地也不理他,他的上神尊严在人类小丫头面前荡然无存。

一天不理他,就当小丫头在呕气,二天不理他,他就当她使性子,可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人类小丫头仍不搭理他。

他这么个在狐族也是百万年难遇的火狐,到这个小小世界,却被一个人类小丫头给无视了,这算怎么回事儿?

被冷落的小狐狸,趴在写字桌,金眼的眼瞳里满是悒郁,人走背运的时喝水都塞牙,狐狸上神走背运的时候,遭黑手掉异时间睡地底,好不容易遇上个千年不遇的灵女,却是个心胸狭窄的小气鬼,试问全地球生灵可还有比他更霉的?

悲伤逆流成河。

小狐狸尾巴扫了扫,瞄瞄捧着书本看得昏天暗地的人类小丫头,又趴成一只乖小宠,虽然不想学那只绿豆大的小猴子那样老向人类小丫头讨好卖乖邀宠,为了不被扔出去,还是识时务点儿的好。

小狐狸在自艾自叹时,柳大少也忧伤成河,他好久好久没有到小美女面前刷脸了!

他很想到小美女面前刷刷脸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可是,他没理由啊,想问他心上人妈妈的事,人家小美女早说了药材不齐,别老问她,你说他还有啥理由凑过去?

柳少很悲催,尤其在得悉中西班的毛头小子们又尝到小美女新研制的一种药膳,他那心里跟猫抓似的,痒痒的,奈何没借口去蹭饭,只好躲着偷偷的嘤嘤嘤。

他觉得小美女可能早就遗忘他这么个人了,怀疑哪天路上遇见,小美女会不会来句“帅哥你谁呀”。

每每想到那种可能,他就想嗷,近在咫尺,却没法去友好的联络感情,太悲剧了有没有?

就在他快撑不住被无视的待遇,暗搓搓的思覆着是不是没理由也乱找个理由去偶遇,刷刷存在,没想到在中午快上课的时候忽的收到一条信息,小美女让他傍晚去状元楼报道。

看到信息的时候,柳少最初就是四个字加个大问号——“真的假的?”,眨眼,揉眼,看一遍,再去洗把冷水脸,回头再看,嗯,没错,是小美女的手机号,眼睛没花,没看错字。

“小美女终于想起我了啊!”

再三确认没弄错,柳向阳激动的差点眼泪汪汪,时隔近一个来月,小美女终于想起他这号人物了,嗷,幸福来得太快!

小美女主动叫他去状元楼,不是他未来岳母的事就是有关他和小行行的事,反正一句话,必定是正经事。

让他傍晚去,是不是表示间接的同意他蹭饭?

前思后想,柳向阳深觉自己理解无误,兴奋的手足舞蹈,英明的决定下午旷课,跑去冲凉,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换上最中规中矩的衣服,抱着电脑一边开工一边看时间,到四点,关电脑,将自己整理一番,下楼,驱车赶往状元楼。

为了能有脸进小美女的宿舍门,他可没有空手,特意跑去购买点礼物,到目的地,欢快的登上静得只能听到冬风吹过带来声响的八层建筑,敲响红色门。

门开后,看到穿秋装、白嫩得跟水葱似的小姑娘,柳向阳露出最帅气的笑脸:“小美女,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也长高了。”

“嗯,你眼蛮毒的,看得挺真确。”乐韵一点也没觉难为情,不管是真心还是表面功夫的赞美,照单全收。

瞄一眼,仅只看见柳帅哥一个,特奇怪:“难得啊,燕帅哥今天竟然没有同行,你们吵嘴闹矛盾了?”

“没有,我是不会跟小行行呕气的,小行行在躲人,不在学校。”柳向阳闪身进女生宿舍,将门关上,自来熟的去放东西。

“他欠情债还是欠钱债了,需要躲?”

“小行行不欠别人债,他是香饽饽,别人都想找他,最近是军医院的老家伙们总想找小行行谈天谈地谈美丽的人生理想,那些人长得不帅又不鲜肉,小行行为了不被带坏三观,所以在躲猫猫。”

柳帅哥喜笑颜开的开玩笑,乐韵默默的抹了把额心,柳帅哥这样开涮他兄弟真好么?

瞥及柳帅哥提着的东西,撇撇嘴,没说以后来不要带东西之类的,不管是老教授还是柳帅哥李哥哥等人总拿她当小孩子,喜欢给她买零食,她说不爱吃,他们全当她不好意思是在说客气话,照送不误。

没法纠正别人的做法,她就不费心去想怎么拒绝了,她不喜欢吃,没关系,攒着,积少成多,或者请班里的小伙们帮分忧,或者放假时带回家。

柳帅哥是个自来熟,不用招呼他他也会找到位置,乐小同学不操心他会不会感尴尬那种事,坐回自己的瑜珈垫子上,抱起书本啃。

小狐狸和小灰灰在听到门响时溜卧室回避,不用担心暴露。

自来熟的柳向阳,将东西放下,闻着比较浓郁的药香味,睁着眼睛,顶着张俊脸左瞧右看,观察一番,隐约瞄到小厨房厨台上放着几个大碗,药味就是从那里飘来的。

小客厅暖气是关着的,室温不高,小厨房通向阳台的门也是开着的,看样子在开门透气让药凉却。

观看一回,柳向阳溜到小美女身边不远坐下,顶着阳光笑脸问原因:“小美女,你叫我来有什么好事哇?”

“叫你来取药帮田军嫂送去,你来得早了点,药还没凉下来。”

“没事没事,我等等。这个是什么药?”柳向阳本来做好了蹭饭的主意,当听说果然是叫他来帮取药,激动的把蹭饭的事都抛之脑后。

“治失眠的药,田军嫂身体底子太差,经不起太重的药,每服一贴药需要隔一段时间,这是第二帖药,第三帖药大概在元月中旬,服完三帖药,失眠问题才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改善。”

“唔,原来是这样。田姨服药后最初睡眠很好,最近有比较难入眠的反应。”

“反应是正常的,第一帖药的药效差不多就只能维持到那个程度的效果,久了,她身体里潜伏的一些副作用因子又会活跃起来,需要第二贴药来清除灭杀,三帖药下去,差不多能控制住失眠症,目前不能根除,等凑齐药材正式服药前之前还有一剂药专治神经衰弱。”

“嗯嗯,小美女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哦,我要找燕帅哥的话,能不能联系到他?”

“能啊,他不主动对外联系,不接电话,可以收到短信留言的。小美女找小行行,我帮你通知他。”

“你叫他明天派个车来接我,他就懂了。”

“好咧,我马上发信息通知他。”终于有自己英雄用武之地,感觉自己也是被震要的,柳向阳兴奋的眉飞色舞,找出手机编好字句发短信。

发出信息,他抱着手机等,等了大约十分钟,终于收到回复,就两个字:知了!

看到简短简洁的回复,捧着手机的柳大少有种想捉燕某人暴揍的冲动,什么时候小行行和小美女那么有默契了?

还有,小行行和小美女谋划什么事,为什么要小行行来接小美女?该不会小美女又要外出找药材吧?

想到那种可能,特别的蛋疼,早说好了轮流坐守,轮流休息玩耍的,结果小行行不是陪小美女去找药材就是天天东躲西藏,让他一个人上工,呜,他咋这么命苦!

心里再苦,还不能抱怨,柳向阳同志默默的咽下苦催之情,将燕某人的回复转达小美女,告诉她小行行知道了,会安排好接她的事情。

他的那点小苦闷很快就消失不见,还不到五点,药放凉,小女生将药装进瓶子里,用营养快线大号瓶装的,装了整整两瓶,预计喝一周。

拿到给未来岳母的药,还得到小美女给的一包饺子,柳向阳笑成一朵喇叭花:“小美女棒棒哒,小美女心灵手巧慧质兰心聪明过人……心地善良,小美女最美丽最善良!”

乐韵不说话,就看着柳帅哥巴啦巴啦的洋洋洒洒贡献出不低于二十个成语的形容词,等他说得口干舌燥,抡了抡腿儿:“柳帅哥,再说废话,饺子回收,一脚送你百里之外。”

“别别别啊,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小美女,我走哒,下次见啊。”小萝莉笑容危险,柳向阳狗腿的诞着笑脸,抱紧饺子袋,提着两瓶药飞也似的开溜。

溜出女生宿舍,半刻不停的下楼到自己车旁放好物口,跳上自己的摩托车,飙车出校门,一路飙车到民大。

他到民大校外等得十几分钟才等到学校下课,又等得七八分钟,看到未来小媳妇儿飞奔出民大校门。

冬风冷,夜色浓,第一个飞奔出校门的女生穿运动装,扎着马尾,靓丽清爽,浑身洋溢着青春蓬勃气息。

耿静心仗着自己是长跑好手,下课后背着装课本的背包直奔校门,马不停蹄的赶到校门,在柳大哥以前常等她而呆的地方找到人,柳大哥穿黑衣短风衣,高大伟岸,无论何时总给人安全感。

看到熟悉的人,她飞奔而近,不施脂粉的脸有点干燥,笑容却是暖如骄阳:“柳大哥,等很久了吧。”

“没,刚来没多久,心心,背包给我装东西,然后赶紧去赶地铁。”柳向阳看到未来小媳妇儿,心软软的,声音不由自主变柔和。

耿静心摘下背包,打开拉链,将两瓶药和一包东西装进去,刚合上拉链想自己背,又被抢走,她柔柔的笑了笑,柳大哥总是那么体贴,好似她是娇娇女,提点东西会累坏似的,但凡有他在,是绝对不会让她背拿重物的。

“柳大哥,我们先去买点菜,还是快到家在才买?”出发的时候,她习惯性的征询他的意见。

听到家那个词,柳向阳心中激动的快决堤,小心心越来越信任他了,把他当作真正的一份子。

“今天不用买菜,小美女做了放有中药的饺子,给了我们一份,晚上弄点园里的青菜吃饺子。”

“小萝莉小学妹真好,柳大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报她才好。”

“心心不用想那么多,小美女还小,心心毕业后努力积攒人脉,说不定将来就能帮到小美女,偿还她的情。”

“嗯,我会努力的。”

柳向阳不想给小心心增加压力,但是,他如果不给她一个目标,心心会因此受困挠,反而不好,不如给她一个努力的目标,就算再苦再累,至少有目的有动力。

两人乘公交到地铁站,购票上车,再转公交,一路上柳大少小心翼翼的将耿姑娘护在自己羽翼下,防止别人暗中使咸猪手或无意间占去便宜。

当回到耿家的时候,满城只见万家灯火,不见天空和建筑物,田妈妈早早接到闺女电话说晚上和小柳回来吃饭,先煮好饭,炒了几个青菜等。

等到自家姑娘和小柳青年,田妈妈很开心,让孩子进屋暖暖。

暖气管铺设到了万家万户,城效各处皆能暖气,耿家也铺有通暖管道,因为人少屋宽,田妈妈平日里是不开暖气的,因为小柳和姑娘要回来,到傍晚才开暖气熏热屋。

因为田妈妈做好了饭菜,饺子便留着,吃一顿家常饭,三人坐着聊到十点睡觉,睡前,田妈妈喝一杯药汤,一觉到天明。

柳大少早早爬起来炒小青菜,热饺子,等耿家母女起床一起吃早餐,耿家母女俩吃到口味得特的药膳饺子,精神大振,对小医生的感激又升几个台阶。

耿静心要赶课,不能在家久留,吃完早点嘱咐妈妈按时用药等等,赶车回学校,柳大少的车放在民大校外,两人同路。

当柳少护送他未来小媳妇儿回学校时,燕大校开着他的猎豹也在去青大的路上,他五点爬起来就出发,赶到青大天才亮,溜进校园,自己默默的找食堂觅食祭五脏庙。

他倒想去小萝莉宿舍蹭吃的,可这么早,他跑去敲门,万一小萝莉有起床气,一怒之下劈头盖脸的赏他一顿排头,太教人难为情。

为了让小萝莉保持愉快的心情去帮做手术,燕行决定忍着眼馋之心,宁愿吃食堂也不去搞破坏,胡乱吃饱,开车在状元楼下等。

乐韵起得极早,打理好自己的空间作物,打坐起后吃得饱饱,刚过六点四十分,留下小灰灰和小狐狸守宿舍,提着装有备用药的工作的背包下楼,当看到燕帅哥的车如期至,爬进副驾座,自己抱本书,不再管燕人。

等到小萝莉,燕行为自己赶早来等的决定点赞,她不跟他说话,他默默的开车,遇上一个爱学习的小萝莉,他还能说啥?

大冬天的,早起溜弯的人很少,出行的都是赶时间的上班男女,燕少赶在交通繁忙段前出发,抢时间上市内高速,只有几个路口耗去点时间,仍然不到九点钟赶到集团军驻地。

驻军重地,军士队伍的操练声嘹亮。猎豹过一片区域,隐约看到了几支团队在训练,冬军装的色彩,在冬日里暗淡的光线里分外耀眼,那种士气好似穿透云层,锐如万剑冷锋。

一眼,乐韵只瞄了一眼,便被训练军士团队洁大的气场震撼到,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男儿志四方,军营里的士兵不管是义务兵还是志愿兵,哪一个不是正值青春好年华,他们却把人生最美好的几年献给了军营,献给了枯燥的训练,或许大多数到退役时仍然是普普通通的士兵,然而正因为有无数普通士兵才组成了护国之盾,浩然正气凝聚成军魂,震振四海。

不管是哪一种军种,都是组成人民钢铁之师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每一个士兵都是民族的骄傲,是最可爱的人,是最可敬的人。

震撼在心尖上荡开,开出美丽的感动之花,乐韵轻轻的笑开眼,她这辈子少时立志从医,志在千山万水、志在城市乡间,志在自由行医,自然不能再从军,幸好她所学之术没有局限性,有机会为过去与现在曾为家国默默做出过贡献的人做些事。

小萝莉自上车便没有说过话,一直表情淡淡的,当看到在操练的军士队伍终于露出柔和温暖的笑容,燕行悄然将车速不动声色的减慢,希望能让小萝莉身临其境的感受军人的可爱与辛酸,有一天愿投身入伍,成为守护军士健康的最无私的军医。

车速再慢也是往前车,猎豹穿过多个区域,到达独立旅办公区内的医务楼,当日的医务楼有了守卫,八个荷枪实弹的列兵守在楼前各个位置,医务楼安静肃穆。

迎出来的四人也是穿医用大褂,戴口罩,做好防护工作。

燕行快速下车到副座旁接小萝莉,在四个早将自己做好消好工作的队员陪同下上二楼,先到一间匀出来当休息室的办公室休息。

负责准备工作是与小萝莉有过一面之缘的洛七,尽量收敛平日里的刚猛之气,说话放柔和,报告各项准备工作就绪。

乐韵旁听完燕帅哥和他兄弟们的对话,脱掉外套,里面是休闲秋装,宽松舒适,做手术也不会缚手缚脚。

她出发时穿的是件以前在家外套,黑色呢子衣,质量不好也不太劣,秋装休闲衫也不是品牌货,平淡而朴实。

众男士看到小萝莉脱衣,不约而同的闭上眼睛或转过脸,小萝莉不介意当众换外套,他们可不敢乱瞅,非礼勿视。

当然不是指小萝莉换衣服的举动不知礼,而是他们自己不能偷看,当休息室的地方就是换衣服的,也是做第一遍消毒的地方,再说,换外套穿消毒大褂也是医院最普通的行为习惯,谁若鸡蛋挑骨头,那是他本身心理有毛病。

换去外套,穿上防毒防菌蓝大褂,乐韵戴上防尘口罩,洗手,提起自己的背包去紫外线杀菌线里杀菌。

燕行也没迟疑,套上白色大褂子,杀菌,陪小萝莉去手术室。

手术室就在隔壁,门口同样站着两守卫卫兵,室内临时安装大型立式空调,暖气不能准确的调控室温,空调能保持室温。

连做数遍消毒工作,手术室内尽是消毒味,设备与专业医院不相上下,无影灯,手术架,手术台,每样都到位。

四位专业助理,两张手术台的人也穿病人服,赤十四还没有打麻醉,完全清醒,做贡献的另一位打了微量麻药,呈睡眠状。

赤十四看到队长陪同进来的娇小蓝衣人,心脏不由自的收缩了一下,小萝莉太神秘,他不自由的小心谨慎。

乐韵开启X视线扫描全室,微微的皱眉:“兵哥,你们的手术刀用品消毒工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用我自己携带的手术刀具,给我用的那套手术刀撤下去,打包起来给我当使用我手术刀的交换品。另外,将手术刀具盘再弄去杀菌十分钟,空调再调低两度左右。”

当助理的青年们暗中一致撇嘴角,哎妈呀,小萝莉太抠门了!用了她的手术刀,还要他们赔偿一套手术刀具,吃不得半点亏。

燕行差点没笑出声,小萝莉这种种雁过拨毛的性子也实在太逗了。他忍着笑,和兄弟们将放手术刀具的盘子再弄去杀菌,降室温。

原本的室温不冷不热,调低两度,微冷。

等兵哥哥们行动起来,乐韵掏出银针套,晃悠悠的走向需要手术的病人,笑容亲切:“红少校,不打麻醉,你受得住么?”

“受得住。”赤十四心脏先是骤缩,再慢慢放松,白净秀气的脸平静坦然,没有半分惧色。

做眼睛手术,打麻醉容易损伤到大脑神经,能不打自然不打的好,他本身的意思也希望在手术中尽量打局部麻醉,如若小萝莉有办法不给他打麻醉也能正常手术,正中下怀。

赤十四做好了承受割肉的钻心疼痛的准备,坐得笔直,颇有几分等着任人宰割的味道。

人躺上手术台,也确实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不愧是铁骨铮铮好男儿!为了防止出意外,我会用银针封住一些穴位,手术时不会疼痛,但是手术后疼痛感可能会很明显,很考验你的忍耐力,如果实在忍不住,到时可以用麻药麻醉脖子以下部位,但头部与眼睛部位绝对不能用麻药止痛。那样不利于眼睛与你融合。”

乐韵大赞,不愧是有钢铁意志的军人,明知手术不是一般的手术,仍面无惧色,胆色过人,看在他那么勇敢的份上,她尽量减轻他的疼痛,想完全不痛是不可能的。

“好。”赤十四平静的应一个字,自己躺下去,挺尸。

手术床没有床头,乐韵走过去,将针套展开放在红少校身边,再拿出一只瓷瓶,拧开,以指沾药水涂抹在红少校面部消毒。

涂抹一种药,等他皮肤将药吸干,换一种药,连换三瓶药,收起药水:“坐起来,扒光衣服,方便扎针。”

又是扒衣服!

赤十四眼角抽了抽,坐起来,自己厚着脸皮脱掉病人服,露出白皙却隐约带伤疤的身躯。

“你又不是女孩子,被看光了也不打紧,脸红什么。”红少校脱掉上衣,脸可耻的红了,乐韵忍不住逗他,同时伸指戳他后背穴道。

赤十四顶着发烫的脸,等小萝莉戳了一顿后背,又躺下去。

乐韵取银针扎红少校的肩膀和前胸穴位,扎下银针,第一步工作完成,第二步,给另一个捐献眼睛的人做消毒工作。

燕行和兄弟们将工具刀盘杀菌消毒,将手术工具架子推到手术床旁备用,然而就像拍戏时的群众演员,随时准备出镜。

做好消毒工具,乐韵摆出自己的手术刀具,需要用到的药,将燕帅哥着人准备的纱布等用品也摆放到位,将手术架子调好角度,方便工作时取拿。

当助理负责后续工作的两人也将医用架子摆到位,做好接手工作,只要小萝莉移走捐眼者的眼睛,他们负责止血包扎工作。

一切准备就绪,乐韵开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