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三章 第二抱/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几个看呆了,小萝莉拿起手术刀,气势秒变,原本娇俏无害天真纯善的小女孩就像女王一样,给人一种她主生命,万夫莫拒之势。

也在这刻,他们才深刻明悟为什么小萝莉说她手术时不需要助理递刀具,皆因她的速度太快,别人根本难以跟得上节奏,而且,她取拿手术刀都不带看的,手好似长了眼睛,精准的找得到刀具摆放位置,每当快够不着,她用脚或勾或推手术刀具架子,调整最合适的角度方便她工作。

超高的准确率,让人眼花缭乱的手速,在场的人个个屏声静气,他们看着小萝莉有条不乱的挥刀子,看着小萝莉将某间谍的眼睛从眼眶中剥离出来,一刀一刀的像剔骨似的剥离血管等零件,到最后便只差一步摘除。

小萝莉转向另一台手术床,对赤十四动手术刀,摘除他眼中的假眼,整理神经与血管,那手速好似比之前更快。

两位助理:“!”队长从哪找来这么个妖孽?

妖孽!

人类的语言已无法形容她,只有妖孽两个字合适她。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其手术的重要性与复杂性可想而知,当队长不用军医总院的老专家,决定外请一个小姑娘主持手术,讲真,最初他们还有点小怀疑,那么小的孩子能承担得了眼睛移植那么复杂的手术吗?

为此,他们还曾跟队长再三商量,要不要再另请两个老专科医生在旁坐镇,万一有什么不对也好救场,最终因队长坚持决定,他们以服从为天职。

此刻,他们被打脸了。

这打脸打得不是一般的响。

嗯嗯,脸好疼!青年们摸脸,队长果然够变态,所以找到这么变态的医生,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队长动用特权,在手术时要将医务楼封锁,非本队人员严禁靠近,队长是在保护密秘啊。

小萝莉这么小便能独立手术,这事儿若传出去,得,小家伙也别想再好好读书了,好的坏的评论如海潮砸向她,各种麻烦层出不穷,搞不好,有人会用没有执业资格证来为难她,往她身上泼脏水。

或者,某些混道上的人会不惜动暗黑手段将人弄去为私人服务,特权分子用权压人要求她帮家人亲信治病,等等的情况都可能出现。

小萝莉是暴光不得的,所以队长将医务楼这边暂时封闭,严禁任何人窥视,以保护小萝莉的事不泄露出去。

至于他们,就算有人拿枪抵着他们的脑袋,拿刀指着他们的心脏,他们也不会说半个字,他们是绝对秘密的护卫者。

有这么个小妖孽,以后兄弟们出生入死做危险任务时生还的机率大大提高,唯一遗撼的是现在小萝莉还不是军医。

青年们眼盯着小萝莉双手似千手观音似的不停的变换工具,对娇小的孩子肃然起敬,小萝莉小小年纪医术精湛,做手术连眉毛都不皱,需要经过多少残酷训练才煅练出那般坚强的心志。

青年兵哥们在感叹,赤十四躺成尸体,被封住穴道不能动,意识格外清醒,他能感觉得到眼皮被钳,被夹,眼被割等等一系列的动作,甚至能感应得到手术刀一刀一刀贴着眼珠在割切东西。

感觉真实如眼观。

他安静的躺着,感应着,默数着时间与小萝莉割了多少刀。

乐韵很忙,忙得无暇分心揣磨别人的心思,睁着双杏仁美人眼,大部分时间保持开启X视线,以免出现不可避免的失误,只有在不太重要的部位动刀才让眼睛歇一歇。

摘出红少校的假眼晶体,整顺畅血管与神经组织,转去摘捐眼者的眼球,整体移植给红少校。

当小萝莉做摘除手术,两个助手霍然醒悟,做好准备工作,等小萝莉将捐献者的眼球摘走,他们不声不响的接手,止血,消毒,包扎,上药。

等他们俩人将间谍包扎好,小萝莉帮赤十四所做移植手术也完成大半,他们也错过最精彩的手术过程片断。

燕行站在小萝莉左手方不远,全程观看她在两手术台之间忙碌的过程,越发为自己的决定骄傲,他请小萝莉做眼睛移植手术,旅长也是不太赞同的,认为不管小萝莉有多好的医学天赋,终因年少,经验欠缺,风险太大。

经此一次,谁再敢以年龄取人,谁敢说人小经验就一定不足?这种惊天泣地似的手速,那些被吹嘘的神乎其神的专家教授敢挑战么?

心情激昂着,激动着,燕行看向小萝莉的眼神越发温和,越看越觉得小萝莉耀眼,像颗闪闪发光的钻石,光灼灼,银灿灿。

洛七等人看花了眼,定睛再看,眼花了又稍稍歇一歇,就那么反反复复,小心脏跳得特别快,难怪小萝莉当初说手术很费神,连他们旁观都看得眼花,感觉精神有点累,小萝莉全程独自操作所有手术细节,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力,精神自然消耗更大。

众人悄悄的观察,发现小萝莉的眼睛常常一眨不眨,有时甚至持续二分钟以上才眨眼一次,她那双黑漆漆的眼瞳的白眼仁慢慢浮现红色。

眼睛疼!

因为工作需要,乐韵长时期开启X射线功能,眼睛像要爆炸了似的胀痛,她还得努力的忍耐,一次一次的重复开启眼睛特异功能,以保证手术完美。

一次一次的挑战极限,眼睛胀疼感一次比一次厉害,加剧的疼痛连累大脑都跟着一抽一抽的疼。

眼睛快支撑不住,她唯有不停的挑战手速,加快手术速度,只要完成手术,眼睛才能得休息。

自我挑战,手速冲破根限,又得到些许提高,看起来好似只是快一丁点,节约了一丁点的时间等于手术总时间减小一丁点,一丁点一丁点的时间积累起来却不少,也等于将手术总用时不断的缩短。

成功扎合最后一根神经组织,乐韵关闭眼睛X视线,睁着火辣辣的眼睛,将眼球安放进红少校眼眶,乔正到最佳位置,丢手术刀,扔手套,取药瓶敷药。

燕行看腕表,一场手术从小萝莉拿起手术刀计时,总用时一个钟零三分半,可见小萝莉的手术速度有多吓人。

他和洛七几个也不笨,小萝莉扔手术刀时,他们忙帮赤十四擦眼眶旁的血迹,帮拧开刀具盘里的瓶盖盖子,解开纱布袋的封口,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乐韵顶着胀疼的脑袋,将药膏敷在红少校右眼上,涂了好几种,结成厚厚的一层保护膏膜,最后从一只袋子里拿出一张干制叶片敷表面,再敷纱布。

包扎好,收回银针,一手扶住手术手具架子甩了甩头,从药瓶里拣出两瓶药:“这两瓶药留下,十二个钟后帮他用药水浸湿眼睛上的药,七天换去中草药渣,抹另一瓶药膏,要包扎起来,不能见光,一个月后才可以拆纱布。不要呆温度太高的地方,在室内温度跟这里差不多的地方更好些。”

没等别人说话,从挂着的背包里提出一瓶大号可乐药汤:“这是预防眼睛移植术后产生排斥的药,前三天一天喝六十毫升左右,以后每天喝二十毫升左右,喝完为止。我去透透气,收拾手术刀具物品,准备派车送我回去,我需要休息。”

超强度的长时间用眼,眼睛烧痛厉害,脑袋也肿疼,乐韵一手揉头,连贴身携带的背包也没提,脚步虚浮的走向门。

小萝莉明显耗力过巨不胜其累,燕行示意兄弟们收拾刀具,自己快步跟在小萝莉身边,她走路一脚轻一脚重,有些晕头转向的样子,他不敢碰触她,等走到门口帮拉开门。

外面守卫的两人堵着门,听到门响让开位置站门两边。

冷风吹来,乐韵的眼睛受刺激疼得眼泪直流,她不敢睁眼,凭着感觉走出手术室,避开一位守卫,到一侧挨着墙站立,只站了不到半分钟,脑袋沉沉的,扶着墙坐下去。

“小萝莉!”燕行被嚇了一跳,蹲下身去看看人究竟怎么了。

他那声喊可把两抱枪的兵哥惊了一跳,唰唰扭头看,发现是小姑娘瘫坐下去了才松口气。

大脑迷迷糊糊的乐韵,听到有人喊自己,吃力的眼眼,眼皮只掀一下又沉沉的合上,耷拉着小脑袋,进入自我调息状态。

小萝莉不说话,燕行摘掉她的防尘口罩,见她一张小脸和眉心皱巴巴的皱在一起,眼眶红肿,已昏睡过去了。

走廊有一边对空,冷空气灌来,吹得人凉嗖嗖的,这样子的天气,在室外是绝对不适合睡觉的。

然而小萝莉累睡过去,不可能自己走。

对着沉沉昏睡过去的小萝莉,燕行沉吟几秒,小心翼翼的扶住小萝莉的肩,将手绕她背后,另一只手从她膝弯下穿过去,俯身将人抱起来。

昏睡中的小萝莉身娇体软,轻巧温顺,像只小猫咪,似乎他抱的姿势不好,她还动了动。

他心脏一阵抽悸,有一瞬间感觉像抱起了整个世界,很重,沉重得好似一松手世界就会粉碎,那份沉重感又莫明的让人安心,抱着她,就如拥有了完美人生。

这是他第二次抱她。

怀抱着小巧轻柔的小萝莉,燕行不敢大声呼吸,双臂肌肉情不自禁的放松,小心的将她贴在自己胸前,尽量让她睡得舒服些,小步小步的走向休息室。

带枪的兵哥们寸步不离的守着手术室,没有命令,不离半分。

到休息室外,燕行用脚推开门,走进有暖气的地方,他本来可以将人送去内室休息间床上睡,可他舍不得放,抱着小萝莉的感觉太好,就如抱着一团温玉,暖心。

趁着其他人没来,他抱着乖巧的小家伙坐在椅子上,帮她将蓝色防护服和帽子脱掉,拿过她的大衣把人裹起来,仍然抱在怀里,他想揉她的粉嫩小脸,最终忍住了手,只静静的独享这一刻零距离的相处。

洛七几人听队长喊声也惊了一下,手上动作顿住,当队长没叫人帮忙,猜着小姑娘没什么事儿,麻利的将小萝莉的手术刀具和药瓶全部收起来,用袋子装好,药瓶之类的放回她背包。

那些药打开盖子时,浓香扑鼻,闻着让人神清头明,都是好东西,他们很眼馋,却没人想过要私吞,为恐有所损伤,他们帮拧紧盖子都是小心翼翼的。

整好物品,几人看向赤十四,看着那家伙睁着一只眼睛,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便知没什么事儿,也颇为欢喜。

“十四,感觉怎么样?”

赤十四眨着左眼,面色古怪:“我感觉很不错,头脑清醒,暂时也没觉得痛,就是手脚好像动不了。”

“我想,呃,一定是小萝莉为了不让你乱动影响眼睛,所以扎针让你暂时不能动。”

“大概是吧,”赤十四也只能那想想,问兄弟:“十六神,另一只小猫儿怎样?”

神十六默默的望天一眼,他姓神,在队里代号青十六,可是,能不能别叫他十六神?

有点郁气,慢吞吞的答:“死不了。军医院的麻醉药不错,被麻醉得昏昏沉沉,估计麻药要十二小时才能散。”

“死不了就好,记得尽量留着给我啊,我想用移植的这只眼睛去瞅瞅他,看看到时会不会有特别的反应。”

“尽量留条胳膊腿儿给你。”

“!”赤十四撇嘴,他才不想看胳膊腿儿,他想要活口!也不方便跟人就那问题扯,催兄弟们:“我没事,你们去看看小萝莉怎么了。”

“嗯,我们先去看看,再回来帮你换地方。”

洛七和神十六几人也没废话,提小萝莉的东西先离开手术室,走进休息室,看到队长抱着小萝莉,当时一个个像雷劈了似的。

那……那个真是队长?!

四个青年震惊得眼珠子掉了一地。

他们队长什么都好,颜好学历好家世好,就一个不好——脾气不好!不是真指他脾性不好,而是指在对待异性的容忍性相当不好,他不喜欢异性乱碰他的东西,不喜欢异性碰触他。

而且,队长还有个小龟毛毛病——洁癖,女生碰触过他的东西,能扔的扔,不宜浪费的必须清洗三遍以上,除了正常洗手次数,比其他人每天洗手多十遍以上。

据众所知,能接触队长的女性,除了他太姥姥家姐妹长辈以及去世的外婆和母亲,就只有一个青梅能靠近他。

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避女人若毒蛇的队长竟然主动抱着小萝莉,还是一脸温柔,没有半分为难的样子,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出的?

过了五六秒,六青年默默的将差点掉地的眼珠子整回眼眶,对视一眼,眼底尽是了然,今天太阳不是打西出的,因为今天没太阳,天气反常,所以,凶残的队长大人也反常,才如此温柔。

“队长,有没吩咐?”六青年装作之前那看傻的人不是自己,也当没发现队长不同寻常的举动,淡定的等着吩咐。

“十四情况怎么样?”

“看样子挺好,现在还没有痛感。”

“你们照顾好十四,洛七开车,我送小萝莉回学校,小萝莉没事的话,我很快就会回来。”燕行当没看见兄弟们看向自己时那不太自然的眼神,抱着小萝莉起身。

“队长,不如将小萝莉放休息室睡,等睡醒了再送回去?”

“还是送回去吧,小萝莉醒来发现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万一不高兴闹小脾气,没人哄得住。”

“那,我去开车。”洛七接过兄弟们手中提的袋子和背包。

神十六几个虽然很想留小萝莉在军营里呆一二天,队长开了口,他们便无条件的信服,队长比他们更了解小萝莉,队长那么做必定有依据。

燕少雷厉风行,说回校就回校,洛七跟队长一起下楼,开猎豹车门,他坐进驾驶室,将背包之类的放副座上。

抱着小萝莉坐进后排座,燕行不知小萝莉几时醒,担心她醒来发觉他抱着她会发火,忍着万般不舍,让小萝莉坐着,帮她系好安全带,他再揽着她的肩,让她依着自己胸膛继续睡。

他回到驻军区医务楼大约九点,做准备工作用去些许时间,再加手术一个钟,术后整理物品用去十几分钟,离开时也还不到十一点。

来去皆匆匆。

神十六人送队长的车出的办公区,警戒解除,兄弟们同心协力,将赤十四移出手术室,换到另一间病房,另一位也安置在一间病房,他们还是很有人道主义精神的,不会折腾一位刚贡献出眼睛的家伙。

赤十四刚开始谈笑风生,到下午时分被封的穴道全开,那痛漫延,他疼得想呲牙咧嘴,就是没敢嗷嗷,那故作坚强的样子也被护理他的队友们笑话了好长一段时间。

乐韵醒来的时候已是昏睡一个钟以后,当时车在市内环城高速,高速路上没堵车,车速尚好。

燕行一直暗中观察小萝莉,当她醒时,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小萝莉初醒时睁开一双血丝纵横的眼睛,直愣愣的着望着空气,黑瞳雾朦朦。

她看了半晌,除了下意识的眨眼,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把脸凑近一些,试着唤她:“小萝莉,你醒了?”

满脑子迷糊的乐韵,睁着眼瞅半晌没看清东西,就算有一张脸凑来,她也没看清楚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只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廊。

迷糊归迷糊,脑子还没死机,嗯的应一声,一手扶头,一手一扒拉,将自己坐直,小眉头皱成川字,痛,眼睛还是好痛!

小萝莉从自己胸前移开,温暖安心的感觉也没了,燕行怅然若失,悄悄的将绕在小萝莉肩膀上的手收回来。

他贪恋小萝莉身上的温暖和令人心神安宁的温馨,却知道小萝莉是个凶残的主,不喜欢非她主动亲近的男生们挨她太近,不喜欢非亲密的人碰触她,谁若强来,她定会拳脚相向。

燕行当了回君子,正儿八经的坐好,想着小萝莉依靠他怀里睡觉的样子,心里喜气洋洋,满腔暖意,人也散发着暖意,而不是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感。

“还有多久才到学校?”乐韵视线太差,看不到驾驶室的钟表时间,也看不到车窗外的影物,不知道到哪。

“很快要下高速,下高速再走十来分钟就能到学校。”燕行温言软语,细声回答。

“嗯。”眼睛很疼,乐韵嗯一声又闭上眼睛休息。

洛七听到队长天使般的柔和嗓音,差点一脚油门来个云宵飞车,哎妈呀,队长的声音太好听了!队长若舍得用美男计美声计,出殊特任务,保证分分钟就能迷倒目标,可惜,队长一向是宁愿用武力和智力,也不肯靠脸吃饭。

小萝莉闭着眼睛,软软的窝成一团,甚至没发觉她只披着衣服,可见是累极,燕行没舍得吵她,安安静静的欣赏她歪着头的样子,一时看上了瘾,生出岁月静好,现世无忧的安宁感。

车子到高速出口,转进通向青大和京大那片区域的大道,正值中午,交通繁忙,私家车车来车往,车速减慢。

洛七将车开得平缓,渐行渐慢行,费了将近二十来分钟终于杀出车水马龙的大道,转往青大西北门,驶入校内。

到校内,比在大道上稍快,洛七依队长指令将车开到状元楼下。

他刚停好车,小萝莉自己睁开眼,解安全带扣,燕行忙飞奔下车,将她将背包和装东西的袋子提下车。

松开安全带,乐韵后知后觉的发现衣服是反披在身上的,皱着眉,披上衣服钻出车,有气没力的提起自己的东西上楼。

燕行本来想送她上去,小萝莉谢绝,挥挥爪子,自己上楼,脚步虽然有些无力,走得还是比较稳当。

目关她转进楼梯看不见背影,他坐上车:“洛七,回去。”

洛七麻溜的倒车,转过圈,开着跑路,嗯嗯,他不会说他发现了一个秘密,队长大人的洁癖对小萝莉免疫!

乐韵脑袋不舒服,眼睛很疼,记忆没问题,感知没问题,爬回四楼,拿钥题开门,放下背包闪回空间,找出自己早调制好的草药敷在眼睛上,用纱布蒙住,倒头大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