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五章 有个小师妹太幸福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救命!

地小萝莉问爷爷奶奶关于揍人的问题时,王瑞晨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小萝莉是要把那天的事抖出来咩?

他敢赌,小萝莉若说出那天泳池的事儿,爷爷奶奶一定会思想教育+巴掌教育的双管直下,狠狠的收拾他一顿。

紧张,王瑞晨紧张的很,偷偷拿眼睛瞅小萝莉,希望私下解决,无论他怎么使眼色,小萝莉就是不看他,把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什么,你学会了七八成,还能以一敌多?”万俟教授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他只耍一遍,小乐乐能学个七八成,武学天赋太逆天。

“只能对付三两个没学过专业武术的,遇到像军营里的那样的人,挨打的会换成我。”她记住了导师耍过一遍跆拳道招数,依葫芦画瓢的耍出来对付普通小流氓绝对没问题。

“哎哟,天才啊,习武天才,小乐乐,明儿咱师徒到外面练练,我把另外没耍给你看的全教给你。”小学生医术天赋高得吓人,在武学上也是如此惊艳,万俟教授顿有一种“得此学生此生足矣”的满足感。

乐韵瞄到晁哥哥身边的小少年冲自己挤眉弄眼,故意视而不见:“教授,您还没回答我,如果我用您教的跆拳道把您孙子揍了,您生气不?”

“嗯,小乐乐如果真把小晨揍了,师母只说三个字‘揍得好’。”王师母找来拖鞋给孩子趿上,笑得慈眉善眼。

自家夫人果断的站小学生那边,万俟教授本着妇唱夫随的原则,也毫不犹豫的表态:“小晨从五岁学拳,皮厚实着呢,莫说揍一顿就是揍个七八顿都没关系。”

一对老夫妻很无良的将孙子给卖了,还是当着孩子的面光明正大的卖掉了,根本没在意会不会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

晁宇博只想说一句:求王二小的心理阴面积有多大。

王瑞晨心都凉了,爷爷奶奶有了学生就不要孙子,他以后不敢回来了,他要找哥哥救命。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有空就找小师侄玩耍。”乐韵对晁哥哥身边的小少年笑得眼角弯弯,关于泳池的事她就先不说了,免得师母和导师不开心。

小萝莉冲自己笑得得意洋洋,王瑞晨忍了,嗯嗯,只要不把泳池的事情捅出去,其他事都好商量。

小学生不怕生,王师母,万俟教授倍感欣慰,小乐乐不排斥他们家小晨就行,小晨吗,那孩子是驴脾气,牵着不走打着走,有个小乐乐给他压力,指不定会越来越有长进。

坐了小会儿,王瑞晨活跃起来,粘着晁哥儿问:“博哥,小萝莉包的饺子好好吃,什么时你妹妹又包饺子,你能不能帮我留点?”

晁宇博笑意盈盈:“小乐乐不仅会包饺子,还会做煎饼卷,会做药膳。小乐乐说没什么好东西送师母当寿礼,亲自做了几样吃食给师母祝寿。”

“真的?我看看小乐乐做了什么好吃的。”王师母高兴坏了,她衣食无虑,最缺的就是一个贴心小棉袄,小乐乐做吃的给她,比送一大堆什么高档品更珍贵。

她刚想去看箱子,王二少更快,麻溜的蹿起来冲向他抱进家的纸箱子,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只箱子那么沉,装着吃的,能不重吗?

跑到纸箱子边,抱起来,叮叮咚咚的跑到奶奶身边,将箱子放地板上,打开过目。

万俟教授也兴奋的凑过去瞅小学生献的礼物。

打开箱子,全是打包好的吃食,王瑞晨眼睛放光,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放小木桌上,两种圆形寿饼,有一种是薄薄的芝麻脆饼,有一种是厚一点的水果圆饼,一袋卷成花卷的煎饼,两袋饺子,一袋圆丸子,六个先做好用真空机打包的菜。

全部加起来是十二数,代表一年十二个月月月顺利。

“女娃娃就是好啊,贴心。”看着小乐乐孝敬的美食,王师母搂着可爱小姑娘,心都被暖化了。

“嗯嗯嗯,女娃比男孩子贴心。”万俟教授万分赞同夫人的意见,他家臭小子们能把菜炒熟,绝对整不出好吃又养身的药膳。

“奶奶,我们今晚吃哪种?”对着一堆吃的,王瑞晨差点流口水,他只吃过小萝莉包的饺子,没吃过其他,眼馋啊。

“吃哪样都行,有口福了啊,小晨,快搬去厨房给你爸爸妈妈加热。”王师母喜之不尽。

“哎!”王瑞晨欢天喜地的应了,晁宇博也帮忙,两少年拧东西送去厨房。

有了小师妹带来的美食,王宏智和娄月晴决定余下的菜不用再烧,将包装袋里的食物拿出来部分装盘装碗,放微波炉里加热。

他们差不多收拾好,万俟教授的大公子万俟宏理和夫人杜秋荷也终于回来了,万俟宏理在医院上班,他夫人在一家公司当财会,因他当天有个手术,所以下班晚,夫妻俩到家也迟。

车停在外面路边,一对夫妻走进院子,听到从屋里传来的欢笑,依稀还有女孩子甜脆软糯的莺声燕语,夫妻俩就知必定是他们父母恨不得夸天上去的那个小姑娘来了。

夫妻相视一笑,走到屋檐外喊了一声“爸妈”,先通报一声然后才上台阶到屋檐拉门儿。

“大小子回来了。”万俟教授笑着应了,望向门口:“宏理,秋荷,快来看看谁来了。”

“爸,我听到声音啦,是你和妈最聪明机灵的天才小学生和小晁来了。”

万俟宏理拉开门,让媳妇先进家,自己后一步踏进家门。

听到门外说话声,晃宇博站起来,乐韵也站起来,很快走进两人,女士裹着一件淡紫大衣,头发也搀起来,温婉端庄又不失干练;男士穿黑色大衣,刚毅沉稳,眉宇间尽显成熟男人的魅力。

“理叔好,杜姨好。”晁宇博向两人问好。

乐韵笑着微微弯腰:“大师哥好,大嫂好,小学妹见过大师哥大嫂。”

“蹼卟”,杜秋荷没忍住,笑喷:“爸,妈,小晁叫我们叔叔阿姨,小学妹是小晁的妹妹,叫我们哥哥嫂子,这辈分乱套了。”

叫了声大伯大伯母的王瑞晨,深有同感,大伯母说得太对了,这辈分太乱。

“各叫各的,没毛病。”万俟教授淡定的不能再淡定。

“觉得这辈份不好,你们努力想办法让小乐乐叫你们叔叔阿姨。”

“师母,您不喜欢导师的小学生了啊?”乐韵立即转身扑到师母身边抱着师母的胳膊。

王师母揽过小女孩儿,乐呵呵的:“喜欢喜欢,谁说我不喜欢的,小乐乐挨师母坐,不用管其他人,他们找到得地方。”

母亲大人有小姑娘忘了一切,万俟宏理并不觉大惊小怪,和媳妇儿将外套脱下放衣物架子上挂着,去客厅坐。

夫妻俩脱去外套,里面也是正装,女士是套裙,温婉大方,男士西装潇洒。

刚说了不到几分钟,掌厨的王宏智通知大家准备开饭,万俟宏理夫妻去厨房帮上菜。

教授和王师母带三孩子进餐厅,万俟教授和王师母挨着坐,因为王师母生辰,寿星最大,坐左手位,她拉着可爱小乐乐挨着坐,晁家少年紧次之,然后由王瑞晨挨着晁哥儿坐着做陪。

万俟家的大小两公子夫妻端菜,打底鸳鸯火锅,各样菜式摆满一桌,尤其是小姑娘带来的菜和吃食,全部一分为三,无论坐在哪都能夹着。

上完菜,兄弟们分别落座,大公子坐万俟教授右手第一个位置,接着是杜秋荷,娄月晴、王宏智。

主人祖孙三代共七人,两客人,共九人,九,天长地久,吉数。

为了健康,男士们饮红酒,女士用椰汁代酒。

“娘子,祝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身为家主老大,万俟教授首先举杯向夫人祝寿。

“老万俟,今年我最开心,你送了我最好的礼物。”王师母依如既往的与丈夫对饮一杯,媚眼如丝。

其他人陪饮一杯。

万俟教授懂夫人的意思,他抢到小乐这个小学生,夫人因此得到个可爱的小女娃,所以最开心,他欣然大笑:“小乐乐,敬你师母一杯,你的到来是给你师母最好的礼物。”

“?”乐韵脑子里打个问题,师哥们还没向师母敬酒,她中途插队好吗?

她迟疑的看向晁哥哥,得到点头示意,亲自给师母斟酒,举酒杯站起来:“师母,祝愿您年年岁岁青春不老芳容永驻,与教授夫妻百年共白头,儿孙绕膝五世同昌。”

“好孩子!”王师母眉眼间笑意温暖如春光三月醉人,接过小可爱敬的酒,一饮而尽,摸摸小可爱的脑袋:“小乐乐以后在京城的时候,每年都要来陪师母吃饭啊,你不来,我不开心。”

“嘤嘤嘤,只要在人在京城,我每年都来教授和师母家蹭饭,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师母,谁拿扫把轰我也不走。”

“谁敢轰我小乐乐,我先灭了他。”有了小可爱的承诺,王师母心满意足。

万俟教授和儿子孙子们一致响应,保证家里谁也不会轰小乐乐。

先客人后家人,晁宇博也不矫情,举杯敬酒,王师母笑眯眯的喝了,小乐乐从来没来家,在她生日时,她和老万俟不好叫小乐乐来家里吃饭,小晁将小乐乐带来了,大功一件。

晁哥儿敬酒后接着是王瑞晨,然后才是万俟兄弟们向母亲敬酒,敬完酒,正式开席吃。

万俟兄弟夫妻们听父母对天小学生夸个不停,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开吃的时候也按耐不住好奇心,品尝小姑娘带来的菜。

小姑娘送来六道菜,以鸡肉、排骨、虾为主料,炖、炒都有,配料都是经得住久炖的土豆、莲藕、山药、蘑菇类的,还有些配料他们不认识。

两对中年夫妻夹点尝了,霍然心动,忙忙一一品尝,尝完菜,赶紧夹花卷和饺子,大快剁颐,难怪小晨跑回爷爷奶奶身边吃了一顿饺子赞不绝口,确实好吃,鲜美不油腻,越吃越想吃。

王瑞晨动筷子时首先朝花卷和饺子进攻,搬一份到碗里占着份子,然后再夹菜配着吃,差点没幸福哭。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理所当然的先吃小学生做的美食,花卷、饺子数量够,花卷每人两个,饺子一人有多个。

花卷有两种口味的,有它,还有一桌子的菜,没人吃米饭。

万俟教授家老少三代吃得欢,晁宇博也满怀欣喜,他只是抛砖引玉,帮把乐乐引荐给万教授,小乐乐凭自己的能力获得王师母和万俟教授的真心喜爱,有王师母罩着乐乐,小乐乐又多了一把保护伞。

酒足饭饱,有儿媳们收拾,王师母拉走小可爱,坐着说体己话,王瑞晨粘晁宇博,两人谈男孩子喜欢的话题。

万俟兄弟夫妻四人收拾好碗筷厨房餐厅,再端水果到客厅陪父母和两个小客人说话。

聊到近十一点,大家休息。

明天周末,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哪舍得放小学生走,美少年也客随主便,一起留宿。

万俟教授家够宽,上下两楼,除去做客厅用的、做厨房的地方,一楼还有三间,楼上有四间房,共七间房。

一楼是主卧和一间客卧,一间放大型用品的储物间;二楼四间有一间做了书房和练琴房,客厅上方的一间也做书房和活动休息场,另外三间客房。

四间客卧,万俟兄弟夫妻回来时各人住一间,孩子们可以各住一间或两兄弟一起住,绰绰有余。

因此,就算多两个客人,也有地方住宿,王瑞晨和晁宇博睡,一间客房归乐小同学独占。

一夜好睡,第二天早上,娄月晴和杜秋荷睡到天亮才起床,精神抖擞的下楼进厨房做早饭,看到娇小可爱的小姑娘围着围裙在灶台前有条不乱的炒青菜,妯娌俩:“……”难怪公婆对小姑娘爱不释手赞不绝口,这孩子简直太贴心太暖心了。

小姑娘看到她们,露出明媚的笑脸:“大嫂小嫂早,早餐很快就好,你们先到客厅坐一坐。”

“你这孩子,怎么起这么早,你第一次来,怎么好意思让你做饭。”

“大家不怪我不经允许私闯厨房,不嫌我做的不好吃就好啦。”

“哎哟,小妹妹,你喜欢厨房尽管来,我不跟你抢的。”

两妯娌乐坏了,小姑娘爱进厨房鼓捣,这习惯真好,她们不反对,如果能跟他们父母住就更好了,想必二老会乐得做梦都笑醒。

两人也帮着干活,拿碗筷去餐厅,将煮好的粥搬上桌,再将摆放在盘碗里的饺子和花卷,圆丸子放微波炉加热。

等老少爷们起床收拾好,不用坐客厅,直接坐餐厅,青菜小炒和饼子饺子上桌,还有昨晚没尝过的水果圆饼。

“博哥,你妹妹在学校是不是经常做好吃的给你吃?”王瑞晨眼巴巴的瞅着一桌早点,小声的问晁哥儿。

“嗯,小乐乐在学校的话,基本上每周都给我做药膳调理身体。”

“博哥,如果我考青大,能不能去你那里蹭吃的?”王瑞晨羡慕的眼红,经常有好吃的,好幸福。

“那你得快点,在我没毕业前你进青大,大概能蹭到吃的。”

“呜,这是逼我向天才之路奋斗的节奏,”王瑞晨眼珠子一转,望向自家母亲大人:“妈,你和爸给我生个妹妹好不好?有妹妹的人好幸福,你们生个妹妹,这样的话,等妹妹学会做好吃的,我就是最幸福的哥哥。”

“这个建议不太理智,”王宏智看看儿子,看看父母,一本正经的建议:“个人觉得小晨建议再生一个的想法十分不保险,万一生的还是儿子怎么办?所以小晨,你与其指望我们生个妹妹,你不如绞尽脑汁想想办法让晁哥儿的妹妹跟你结拜兄妹。”

“嗯嗯,建议不错。”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双双附议,如果小乐乐愿意叫他们爷爷奶奶,他们会更开心。

“这个建议是很好,但是难度太大,任务太艰巨。”王瑞晨望天,他怕被小萝莉揍好吗。

“那你努力吧。”

“……”长辈异口同声的鼓励,王二少默,他还是不敢去捋虎须,万一不成功,可能真的就是成仁。

早餐上齐,开饭。

早上才煲的粳米粥,香而软,煎饼、丸子、花卷,配上清爽的小青菜,清淡而爽口。

美美的搓了一顿,万俟兄弟感叹不已,有个小师妹太幸福了!

难得周末,他们赖家,想跟小学妹好好的聊聊天,然而,万俟教授才没给他们机会,拉走小学生,到院外顶着寒风教跆拳道。

练完拳,王师母将人带楼试衣服,那一试就没完没了,两个钟后才露面,再过后不久又准备做饭。

午饭后,美少年带妹妹回学校,万俟教授和儿子们往晁哥儿车上搬箱子,大大小小共七个箱子,都是衣服、鞋子,还有围巾等配饰。

“老万俟,我觉得好像落掉了什么,衣服、裤子,裙子,鞋子,围巾,少了什么呢?”等车子走了,王师母沉思。

“娘子,你慢慢想,想起来了再去买买买。”

万俟兄弟夫妻:“……”幸好享受母亲大人买买买成果的人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分分会被逼疯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