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六章 帅哥的恶趣味/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送小萝莉学校后回到驻地再次闭关不出,身为旅长的黄少将不得不帮出头,婉拒军医总院的老专家想借人聊天的要求。

有个旅长当挡箭牌,燕大少逍遥了,策划全旅训练战略,带队下场训练,中午晚上吗,在医务室陪赤十四打发无聊时光。

当然,他也没忘记偶尔研究小萝莉的行踪,他知道小萝莉周五晚上去了万俟教授家,还住了一晚,到周六下午才回校。

最伤心的是柳少,他以为小行行这回应该能回青大,让他休息了吧,结果,嗯,好吧,周五回到学校,小行行仍然不见踪影,他只能老实的当个好学生。

最开心的是王师母,因为小乐乐到家里来陪她过生日,心情一直美美的,就算周一回到学校,走路也是飘的。

最忙的是美少年会长,学业要忙,学生会也忙,如今冬季滑雪大赛即将开赛,学生会体育部忙着征招滑雪爱好者培训选拔以代学校参寒,同时文节部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元旦晚会,学习部则忙各种学术论赛等等。

最闲的是乐小同学,每天窝宿舍啃书啃书啃快,除了啃书就是听英语练习和对话,没事绝对不下楼。

窝在宿舍了啃了两天书,周二,乐韵背着打包好的大背包,早上五点钟就出发,赶地铁直奔最近首都中心地的朝阳找米罗帅哥。

首都的冬季总与雾霾挂勾,天空是灰色的,北风冷冽,天气预报一周内又将降雪。

地铁每天都是那么挤,人员上上下下,熙熙攘攘,乐韵经历折转到达米罗下榻的大酒店,时间还没到七点。

英俊潇洒的米罗,等在大酒店外,看到背着个差不多跟她一样高的大包,面挂小背包的小萝莉,不厚道的笑弯嘴角,小乐乐是要学忍者神龟么?

笑得不能自己,他跑去迎接,将大背包提过来,揉揉小家伙的头发:“小乐乐,你怎么不提早通知我去你学校接你呀,你个小不点背这么重的包,累坏了是吧?”

“没有多重啊,我背得动。还有米罗,不要老摸我头,你弄坏我发型了。”每个人都爱摸她脑袋,累觉不爱。

“哈哈哈!”小乐乐郁闷的抱脑袋抗议,米罗欢快的大笑,帮她将揉乱的头发弄顺:“好了,我帮你整理好发型,我们进去吧,教父和奥斯卡等着和乐乐共进早餐。”

海拔太低的乐韵,自己摸摸头,嘟嘟嚷嚷的嘀咕:“下次再摸我头,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哎哟,小乐乐不跟我说话啊,那我跟你说话就行了啊。”米罗快笑得不行。

乐韵哼哼两声表示强烈不满,一个二个都当她是小孩子,这海拔问题果然是世界第一问题,分分钟能逼得人暴走。

小萝莉嘟着嘴闹小孩子性子,米罗特别开心,小乐乐对他的防备心在减弱,说明在逐渐接受他。

她真的不主动说话,他笑嘻嘻的带她进大酒店,乘电梯去包厢吃早餐,罗伯托和奥斯卡恩佐老管家在包厢等着小客人。

奥斯卡见到东方小美女又想扑过去来个热情的法式拥抱,被米罗不客气的提着衣领拧开,又逗得罗伯托和恩佐笑得前俯后仰。

罗伯托几个人在六点多才收到东方小美女通知说她会送药到酒店找他们,老少四个好一阵忙,像自己收拾得绅士得体,还挑选好一桌像样的早餐。

东方小美女到了,传膳,早餐一个清粥,一个是八宝粥,还有花卷、枣泥糕、小笼包等小吃,四个开胃小菜。

在出发前,乐韵自己先吃空间产品当早餐,隔两个小时左右又吃,自然吃不了多少,每样试吃,以分析原料。

罗伯托和米罗、奥斯卡很开心,胃口极好,吃得特别欢畅,四个人将食物扫荡得差不多,仅只有粥没有喝完。

用完早餐回客房,酒店贴身管家将水果和一些小点心送至套房。

喝了茶,休息一阵,乐韵提背包,到宽阔的地方盘膝坐下,将包里的东西一一提出来,就只有两样:药和饺子。

药有两大袋子,按一天的剂量分装小包装,一种是普通封口,内部有小量空气,另一袋里的药用真空打包机封口,抽尽空气。

“这些没有用真空包装的药材没有水分,回去不用放冰箱。真空打包机装的这些药回去放冰箱冷藏,不要拆出来晒,这个程度的水份配干制品药比例正合适。一包干制品配一包半干制品为一剂药,怎么熬药,需要留意什么,熬煮期间有哪忌晦,服药时不能吃什么,我写了说明书笺,不用怕记不住。”

因为药数量多,乐韵还得一一嘱咐:“这些药包重量也有偏差,我标记了数字顺序,熬药时一定要按顺序来,药量是根据身体状况而定,前期份量较轻一些,中间段加了份量,后期段又稍稍减量。每次连喝一周药,要停一到三天再继续喝,让人体各项功能自我调节一番,如果连续喝,身体本身也会有疲劳感,吸引能力也会相应下降,无法消化药力。

按药效算,老先生服完这一副药,足以控制住直肠病变细胞不再病变,没有外来作用的情况下能保持一年不会复发。根治的药有些要明年春天才能采,一些要等夏季和初秋,大概要到明年中秋左右才能将药全部配齐,到时发国际邮包去Yi国。”

罗伯托和米罗奥斯卡恩佐老管家连连点头,还特意打开看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好向小美女请教,看了药包,再对照说明书,便笺上将各个细节列出来,清清楚楚,用连多少水量都有标记,一目了然。

而且,便笺用了汉语和英语两种语言,就算不精通汉语的人,只要会英语就能看懂,如此,当入境安检的话,也不需要再另行找翻译,安检工作人员也能看懂。

东方小美女做事细心入微,无可挑剔,他们根本不需再担心有哪处细节不清,到时不知所措。

除了药材,就是吃的饺子,是药膳,也有说明,分作两份,一份是给罗伯托的,一份是米罗的。

奥斯卡抱着饺子,眉飞色舞的嚷嚷着要配什么调料吃。

交待好怎么保管药和药膳饼子,也就没了事儿,老管家将袋子包起来,放储物柜里,等晚点收拾行装时再装进行李箱。

罗伯托一行人在华夏住得够久,而且,首都的气温太低,乐韵建议他回国再服药,罗伯托欣然接受医生建议,决定明天回国。

老管家通知酒店管家帮代购机票,罗伯托和米罗、奥斯卡拖着小姑娘去看他们这些日的收获——古懂。

他们淘来的古懂堆放在客房,各占了一个地方,每人一小堆,陶、玉、铜等等,五花八门,几乎可以去摆摊了。

三人献宝似的将收获品展示给东方小美女欣赏,大大方方的表示她看中啥尽管挑。

一老二少很豪迈,乐韵默默的风中凌乱,从一堆半废品中挑宝?这个难度有点大。

罗伯托和米罗的收获里还好点,至少有小半是有点灵气的,而奥斯卡同学就比较悲惨了,他大概是纯属喜欢某物,所以淘回来的几乎没法直视。

盛情难却,乐小同学欣情接受好意,首先欣赏罗伯托的收获品,挑走了几个能用得上的瓷瓶和一只很大的瓷钵,然后欣赏米罗的藏品,同样挑走几个瓶子和小陶罐,至于奥斯卡同学,她跟他的爱好不一致,所以就不分享他的好东西,恩佐老管家的藏品很少,必须得留给老人家带回国当纪念品。

欣赏完各人的收藏,米罗陪小朋友去逛街,奥斯卡被罗伯托留下,让他收拾行李。

米罗陪小乐乐离开酒店,又随意在街上溜弯儿,米罗帅哥穿墨色风衣,乐小同学是风色大衣,一黑一红,红与黑,格外的明艳,又分外的和谐。

两个都是吃货,特意溜往旧街找小吃,古老的旧街都是民众小吃,两人沿街品尝,吃到再也没肚子装,嘻嘻哈哈的去消食。

溜几圈,到商业大街,逛商场买零食的时候,乐韵时刻留意着米罗,免得一个不留神那家伙又溜去卖绒毛玩具区买公仔。

然而,千防万防,帅哥难防,她防着防着,又被他误导引到卖布偶公仔的区域,眼瞅着帅哥又想往公仔堆里扎,乐韵揪着帅哥的衣服:“米罗,走了走了,不要逛了,商难里空气不好,好闷。”

“好呢,马上就走啊,小乐乐快看,这只大狗很可爱。”米罗笑嘻嘻的半拖拉的拖着揪自己袖子的小萝莉溜进绒毛玩具区,随手抓个哈巴狗儿洋洋自得的赞美。

“哪里可爱了,嘴巴全是皱褶子。米罗,你是男生,为什么总喜欢往小孩子玩具区跑啊。”对于见到玩具连拖都拖不住的帅哥,乐韵也是醉了。

“玩具很可爱啊,所以啦,小乐乐不要剥夺我买玩具的乐趣,人家就这么点爱好和快乐。”

“……”乐韵默默的放手,得,他爱买就让他买吧。

揪着衣袖的小手松开,米罗顶着张帅气的俊脸,带着一脸欢笑,冲进玩具堆,左瞅瞅右瞄瞄,兴致勃勃的挑选绒布公仔。

他左挑右选,抱回只可爱的黄绒毛鸭子,胖嘟嘟的卡通型小鸭子,有宽而厚的嘴,大大的胖脚掌,黑白分明的眼睛,高约四十多公分,个头不太大,抱着不会碍事,也不是挂件,是最受宠的型号。

遇着个爱买绒毛玩具的帅哥,乐韵无语望天,米罗上辈子一定是个渴望玩具而不得的小公主,这辈子生错了性别,所以变成个见着绒毛玩具就挪不开脚的男孩子。

她拦不住人,无语的看着英俊帅哥冲进绒毛玩具区乐呵呵的选公仔,无语的看着他就那么喜气洋洋的抱着千挑万选挑中的毛绒绒的公仔,提着零食付钱。

抱玩具的老外帅哥,收获旁人一片敬仰目光和夸赞眼神。

走出商场,米罗将绒毛玩具往小萝莉怀里塞,乐韵坚决不抱:“你买的,你自己喜欢你自己抱,我才不要帮你抱玩具。”他自己买的,干么要她抱着?

“小乐乐,我是喜欢买玩具的心情,我享受的是买的过程,玩具娃娃归你,小乐乐是女孩子啊,每个女孩子都是小公主,抱个绒布玩具更可爱。”

米罗找到机会,眼疾手快的将小鸭子塞进小萝莉怀里,又飞快的掏出一瓶椰汁打开盖,又温柔的送上笑脸:“小乐乐,喝点水。”

“哼,喝了水也消不了火。”乐韵嘟着腮帮子,一手搂着绒毛鸭子,气乎乎的接过椰子汁,喝,必须喝点水,消消火。

“那就再喝一罐。”米罗开心的一颗心都快飘上天去了,小乐乐的死穴是身高问题,一戳一个准,而让她表情千变万化的是绒毛玩具,他最喜欢看她抱着玩具对他想炸毛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撇嘴,乐韵除了撇撇嘴角表示无奈还真的没办法了,米罗偶尔也有无赖品质,不动手打架,基本就只能输给他。

喝掉一罐椰汁,抱着小鸭子闷闷走了几步,还是觉得不开心,凶巴巴的表态:“米罗,你喜欢享受买玩具的心情没人阻止你,你要是为了享受兴趣买了玩具再塞给我的话,我就不客气的跟你打架。”

“唔,好。”米罗笑得肚子疼,小乐乐太可爱了!为了防止小萝莉因为抱着的绒布玩具而想太多,他东拉西扯一番,又把人带去吃小吃,等吃开心了,嗯,什么事都忘记啦。

两人东逛西逛,中午找家小饭馆美美的搓一顿,下午玩到半下午时分回酒店,边走边玩,回到米罗帅哥下榻的酒店差不多五点。

酒店管家应客人要求,已代购好12月8日飞Yi首府的飞机票,罗伯托因明天将回国,特意嘱咐酒店准备丰盛的晚餐招待米罗的小朋友。

乐小同学想第二天送送米罗,米罗和罗伯托都婉言谢绝,如果小美女送他们去机场,她返回时就是一个人,他们反而不放心,再说,他们以后有空还会回来,不用送行。

米罗不想让她送,乐韵也没坚持,朋友吗,不用太讲究表面功夫,不给对方增加负担,彼此真心实意就好。

吃了饯别宴,罗伯托又留小朋友聊了一阵天,彼此再留地址和联系方式,米罗打的送小朋友回学校。

的士到达青大东门,米罗将包给小朋友拧下来,恋恋不舍的道别:“小乐乐,看到绒毛玩具的时候不可骂我哦。”

“哼哼,不骂你骂谁?你为享受兴趣,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每次看到绒毛玩具我就会想起你的恶劣行为,不想跟你打架才怪事儿。”

“好吧,那你想跟我打架的时候可以发短信或者打电话。”

“才不干呢,越洋电话太贵,更重要的是万一你正在跟美女约会或者在做羞羞的事,我打电话破坏了你的好事儿就坏大事啦。”

“噗,小乐乐,你想多了,你不给我打电话,我回到佛罗伦萨有空就打电话给你。”米罗俊脸微红,他才没有女朋友,也不喜欢跟异性玩暖昧玩刺激,他是清白之身。

“嗯,等你到了记得报个平安,不打电话发消息也行的,米罗,这次真不好意思,你千里迢迢的来,我都没好好招待你和你的亲人。”

“小乐乐愿意陪逛街玩耍,就是最好的招待,我们之间不用客气,客气就太生疏了,不像朋友。”

“嗯,我对米罗才不讲客气,你下次再塞绒毛玩具给我,我分分钟跟你撕架,揍得你连你教父都认不出来。”

“好啊,只要小乐乐能揍得到我。天太冷,小乐乐快回去吧,我们下次见。”

“好的,米罗,下次见,预祝一路愉快。”

“小乐乐,忘了说了,你可以分分钟想跟我撕架,千万别虐待小鸭子,大兔子和熊宝宝啊。”

“米罗,我们没法愉快的玩耍了!”

“哈哈哈!”

小萝莉虚空挥舞了一下拳头,米罗被逗得哈哈大笑,看着背着大背包被绒布玩具勉强撑起一些,还挂着个小背包的小乐乐走进校门又回头挥挥爪子,他也挥挥手,等看到她的背影走得再也看不见,再转身回的士车,转程回酒店。

两个钟后,米罗回到酒店,立即着手收拾行装,和教父、奥斯卡将还没整理的最后一些物品打包,然后安心睡觉。

第二早上,一行四人吃过早点玩了阵,提前办好退房手续,十点半时提前吃了午餐,十一点钟乘坐酒店派出的车去机场。

罗伯托四人提前一个钟到机场,换登机牌,办托运行李手续,他们的行李太多,因有药材,还有淘来的小古懂小玩意儿,登机安检时可能比较麻烦,托运方便,因此罗伯托四人只携带随身之物的轻便行李。

下午13点50分,从华夏国首都飞往Yi国首都罗马的航班起飞。

当米罗所坐航班飞机时刻,乐韵坐在自己宿舍,一脚搭流氓大耳兔身上,一脚踩着小黄鸭,老大不满的哼哼,米罗那家伙太恶趣味,她不虐待他买的小玩具才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