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七章 乐家又出幺蛾子/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少每日必会关注小萝莉的生活行程,他知道她昨天去市里溜跶了一趟,晚上又回到学校,小萝莉是个自律的孩子,不需人担忧,他也淡定的当旁观者。

中午,训练归来,又到医务楼观察赤十四的情况,赤十四手术顺利,手术后也很顺利,手术后没有发烧,也没有发炎的迹像。

“十四,今天还痛不痛?”

“队长,你能不能换句像样的人话?”赤十四倚靠着床头,睁着左眼不满的瞪跨进门就问他痛不痛的老大,队长每次开口闭口就问痛不痛,这不是往他伤口上撒盐吗?

不得不说,老大穿迷彩服的样子真是帅啊,瞧瞧那只有羊毛衫和迷彩服裹着的虎躯体型健美,大长腿强韧有力,那张脸英气无双,简直帅呆了。

如果队长不要每次戳人伤口,赤十四觉得他对老大的敬仰之情一定会如滚滚黄河水奔流不息涛涛不绝,因队长那爱戳人伤口的嘴,他表示,他对队长的爱戴之情降了一个台阶。

“听你说话中气十足,想必不痛了。”燕行摘掉帽子放进门侧的柜头上,松松衣服扣子,长腿一迈,勾过一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去。

“痛,你也不能帮我承担,你只会落井下石的说‘小萝莉说会痛是因为经脉和肌肉、神经组织正在恢复、融合,说明恢复能力良好’。”赤十四不客气的揭露队长的脸嘴。

当天负责陪同病人的神十六,默默的抿唇偷笑,手术当天赤十四痛神经苏醒时,队长老大就是用那句话安慰十四的。

“嗯,你知道就好,痛就忍着。”

“废话,我不忍着能怎么着,我能骂人吗?”

“可以,骂当初伤害你的家伙,你把人祖宗十八代翻出来骂一顿都没问题,不能骂小萝莉和我们自己人。”

“!”赤十四想喷队长,这么快就护短上了,队长拐小萝莉进部队的事八字有一撇了吗?

他本来还想就那事儿跟队长好好“唠唠”,大概因多说了几句话,血液循环加快,刺激到右眼四周神经,又隐瘾作痛,他赶紧闭嘴。

赤十四闭口不言,燕行猜着他大概又有点疼,也不再刺激他,正想去看看打饭的洛七有没回来,神十六逮到空档,向队长汇报工作:“队长,监狱看守所那边消息,乐富康出了点意外。”

“姓乐的又出啥幺蛾子了?”听到乐富康有事,燕行直觉就是乐家又想要搞事儿。

“据说前天忽然晕过去,医生检查也没查出原因,今天有关专家看诊,并无其他大毛病,但人还是晕睡不醒,家属想保外就医。”

“一定有问题。”赤十四毫不迟疑的给了一句评判。

燕行手指敲了敲储物柜台,眉峰微挑:“乐富康在病晕前可有见过什么人?”

“在前几天的家属开放日见过他女儿。”

“看来,乐家的水比想像更深。”赤十四轻扶右额:“据说乐家是一夜暴富,乐诗筠小时候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医学药剂天赋,在高二时才对医学产生浓厚兴趣,这其中原因有待琢磨。”

“向阳搜刮到许多乐家人的小资料,我存有份,等会发给神十六,你们有空时再仔细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出蛛丝马迹。”

“我闲着无事,正好仔细研究。”

“你右眼刚手术,不要长时间用左眼。”

“我懂,看累了,可以由十六神朗诵。”

神十六嘴角又抽了,朗诵?那是人家的黑资料,你以为是在诗歌诵读比赛中的作品啊,想大声读就大声读?

他无视赤十四的无良小心思,问:“队长,你的意思,暂时不同意那边保外就医?”

“拖三两天,我下午回学校,过一二天再论。”

“队长,你又想请小萝莉出马是吧,您这样使唤小萝莉,真的能将人拐回来吗?”

“小萝莉最喜欢研究奇奇怪怪的病症,我给她提供免费实践的机会,这是双羸合作关系。”

“队长,对小萝莉温和点,别老摆臭脸,小心积怨成山,小萝莉火山爆发跟你誓不两立。”神十六补充一句。

燕行:“……”他怎么时候对小萝莉摆臭脸了,说呀说呀,证据呢?

赤十四和神十六是不会摆太多证据说事的,他们的证据就一个:队长半途被小萝莉甩了。那个理由足够他们用上一年。

被两部下说了一通,燕行顶着张臭脸,特别的不爽,念着赤十四是病人,不能罚,他只能大方的不计较,等洛七打饭回来,吃了食堂饭,下午找旅长聊一通,开着自己的车回青大。

柳大少纵然非常不想再当好学生,也每天去报道,课堂上吗,当然是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睡觉看手机玩电脑,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来。

熬过上午,下午又去浪费青春,第一节课的后半节课时收到一条短信,大少爷顿时精神了,小行行下午回来?

收到小行行要回来的消息,哪还坐得住,等到下课,拧着装书本电脑的包包,一溜儿烟儿溜回宿舍区,他没待十分钟,小行行推门进宿舍。

见到最近总是东躲西藏的小行行,柳向阳激动的蹦过去,一把搂住兄弟的肩:“小行行,你终于舍得回来换我了啊,我等得花儿都谢了。”

“你一个大男人,你有花吗?”燕行像看白痴似的看向柳某人,女孩子才是祖朵的花朵,男人就是草,向阳哪来的花?

“心花,不可以?”被泼冷水,柳向阳跳脚,男人为什么就不可以像花朵?他也曾貌美如花,他也曾有花季年华。

“嗯,可以,收拾一下,我们蹭饭去。”

“嗷,是去小美女哪里蹭饭是吧?”柳向阳郁闷的心情满血复活,高兴的去关电脑。

燕行嗯一声做答,放下自己的背包,等柳某人收拾好,两人下楼,开车去状元楼。

气温极低,预计未来一周内有雪。

燕少和柳少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土著,习惯冬季的冷,只穿衬衣薄羊衫和外套,不像许多人早早裹上了羽绒服。

轻装便行的两少到达像征学霸代表建筑的状元楼,除了听到北风呼啸,再没嘈杂声,四周安静到孤寂。

两人提着燕少在路上采购到的东西,钻出温暖的车,冒着冷空气登学生宿舍楼。

当门被人敲响,浑然忘我的啃书境界被打断,乐韵放下书本,并没有关英语讲座对话。

原本爬在流氓大耳兔上趴着的小狐狸,听到声响,一爪子揪住小墨猴放自己背上,一蹦跳落于地,三跳两蹿就蹿进卧室回避。

小狐狸是得道狐仙,若换个时期,他连一根毛发都不愿让小猴子碰,奈何现在狐落地球,境况不同,为了不遭人类小丫头扔回地宫,他只好勉强对人类小丫头偏爱有加的低等小猴子关照一二。

也因最近几天他对小猴子关爱有加,人类小丫头对的他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再对他横眉冷眼,会抱抱他,关心他,当然,药材和水果允许他吃,就是不许他打那些有点微薄灵气的瓷铜铁物件的主意。

小丫头不希望他被人看见免得惹麻烦,小狐狸也不想见人类,自己聪明的闪狐,溜回小丫头卧房,跳写字桌上趴着,小灰灰溜到桌子上,抓主人给准备的零食吃啃。

小狐狸机灵的回避,乐韵开门,看到两英俊美颜帅哥,她只想问一句:两帅哥在消停一段时间后又死灰复燃的节奏吗?

“小美女下午好哟,外面天真冷,小美女,最近几天你有没外出溜跶?天天窝在宿舍闷不闷?”

柳向阳瞅到小萝莉那副不怎么欢迎人的脸,发挥不要脸的优势,自己自来熟,一头扎进女生宿舍。

有个人打头阵,燕行轻松享用成果,跟进小萝莉宿舍,快速关门,再看,小萝莉宿舍没什么变化,唯有她常坐看书的地方多出两个毛绒绒的卡通型公仔。

瞅着两只玩具,他心里小小的酸了一把,绒毛玩具不是万俟教授家里得来的就是老外帅哥送小萝莉的。

对于自来熟的家伙,乐韵研究出的对策就是让他自言自语,太过分的话,直接扔出去。

因此,她泰定自若的坐回瑜珈垫上,将流氓兔搁腿上,书本放大耳兔子脑袋顶上,慢吞吞的问:“有正事就说,别东拉西扯的说废话耽误我学习时间,并且莫想打歪主意故意拖延到傍晚想蹭饭。”

小美女太犀利,一点也不可爱。

“嗯嗯,无事不登八宝殿,我们有正事,小行行,你先说。”柳向阳生怕小萝莉真的将他们扫地出门,忙将燕某人推出去。

小萝莉曾经开过暖气,客厅是暖和的,温度并不太高,燕行也没脱外套,抱着袋子到小萝莉对面席地而坐,将袋子给小萝莉。

“吃人的嘴软,你送零食想收买我也没用,我不爱吃。”以为每次拿零食就能收买她?她都送同班男生们吃了。

“小萝莉,遇到点医学上的事,想请你帮忙。”燕行并不介意小萝莉吃不吃零食,反正他带来了,只要没惹毛小萝莉,她不会退还给他的。

“医院能搞定的事别找我,我可不是那种‘吃的臭地沟油,操的中南海心’的伟大人物,我忙着读书。”

“医院能搞定的事就不来找你了。”

“噗,那你们前几天找我干啥?你脸痛么?”

“有点痛。”燕行也知道小萝莉指的是赤十四的事,被自己的话打脸,脸有点烫,还得继续:“这次是牵涉到医学药剂,是青大学生会前乐副会长家的破事儿,乐诗筠的伯父莫明其妙的晕迷,我怀疑乐诗筠背后潜藏的药剂师用了什么药剂造成人晕睡,但又没有中毒现像,身体机能也没有损坏现像。”

“姓乐的?就是那个想坏我家晁哥哥清白的坏女人的家人?”乐韵有点点兴趣,她拿到那位乐副会长制的催情药和迷香药,分析出的成分有点意思。

“对,乐家女的伯父因包庇藏毒罪进局子,判有期徒刑九个月,最初家属没有保释他,最近家属又频繁探监,上次见过家属后便晕睡,家属因此想保外就医,依家属的意思大概是想以此作文章,不花什么代价将人保释出去。”

“乐家的事,这个我倒可以去帮研究研究,前提担条件是你得安排好,不能让人知道我,我不想搅进乱七八糟的阴谋里。”

“这是必须的,我安排好时间,不会让不相干的人看见你,明天可以去吗?”

“可以,早上出发。好了,你的事说完了,柳帅哥,你有什么事?”乐韵拍板定案一桩事,问另一个帅哥。

“小美女哟,你记性咋这么好啊,还记得我,”柳向阳送上笑脸:“我啦有很重要的事想邀请你,我们队月中将起程去大北方雪地训练,是最东北的H省哟。”

“然后呢?”特种部队去训练,关她一个学生什么事?

“然后,当然是问小美女你有没兴趣去参加野外生存训练啊,H省有上万亩的原始林海,有珍稀动物和珍稀植物,小美女,有没心动?”

“你逗我呢,大冬天的,茫茫雪海,药材全埋在雪层里连叶子都找不着半片,我去干什么,看雪?”

“植物藏在雪里,还有动物啊。”

“哦,你叫我去打东北虎,还是打黑瞎子又或野鹿、紫貂,棒鸡?柳帅哥,做人要厚道,坑人不带往死里坑的好吗。”

H省位于最东北,是全国最大的林业基地,动、植物乐园,也是目前唯一有野生珍贵虎活动的地域,是老虎保护区,谁去打猎,被捉住是要判刑的。

柳向阳差点被口水呛水,真真是欲哭无泪,苍天啊,小美女脑洞开得太大了,怎么可以想得那么坏?

“噗-”燕行没忍住,低低的笑出声,小萝莉太逗了,向阳遇上小萝莉,妥妥的被整懵的节奏。

“小萝莉,我没有怂恿你去打珍贵动物,可以捉捉雪兔,打打野猪啊。”柳向阳从懵懞中回神,抹着额心的冷汗,无语至极,他没有让人去打珍稀动物,大东北野兔成群,不动用枪支,徒手捉兔子不是违法行为的。

“没兴趣,想捉兔子,等大雪封山时去H南平原或去京效西山,保证手到擒来,我傻了才会大老远的跑去零下二、三十度的大东北吹北风。好哒,柳帅哥,你的事说完了,你们可以麻溜的走了,大冬天的,别没事就跑来怂恿我跟你们一样犯傻啊。”

柳向阳:“……”被小美女一说,感觉他真变傻了的样子?

“小萝莉,能蹭个饭吗?”向阳败下阵来,燕行顶着俊脸,厚着脸皮上阵,开门见山,直道目的。

“我懒得做饭,你们自己去吃食堂,别总想着我的药材,我哪有那么多的药材做药膳。”

“小萝莉,我还是想蹭饭,不是药膳也行。”想蹭饭,脸皮那种东西必须要丢掉,自然这是指在小萝莉这里,换个地方,东西可以不吃,一定不能栽面儿。

瞪眼,乐韵瞪着顶着张艳杀男女俊脸的儒雅清逸风流贵气帅哥,想掀桌,特么的,那么高贵冷艳的人怎么能说得出那种话?

磨牙,再磨牙,狠狠的磨了磨几颗大磨牙,郁气的揪眉:“晚上只有酸菜和鸡蛋。”

“有菜就行,喝白粥也没问题。”

“哦,那你晚上就吃白饭。”

“嗯。”燕行毫不犹豫的点头。

“……”柳向阳跪了,这样也行?!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小行行不要脸的时候杀伤力是这么的大,那没节操的样子,他感觉他只能望其项背。

柳少虽然震惊得下巴掉地,但不管咋的,能蹭到饭就是好的,他笑嘻嘻的坐到一边,随手抓本书瞅,当然,他懂字是什么字,组合起来是什么意思,别问他。

厚着脸皮得到蹭饭的机会,燕行心满意足,就知道小萝莉心软,吃软不吃硬,舍老脸不要的话十有八九能达到目的。

两帅哥乖得像小绵羊,还捧着书本啃,乐韵惊奇不已,古有弃笔从戎,近代有弃医从笔,那两位是想仿效古人,来个弃戎从医吗?

两帅哥实在太乖顺,老实本份得让她挑不出刺,她不管他们,自己努力扫描书本,直到快到五点,再淘米煮饭,做吃的。

晁宇博下课时才看到小乐乐叫饭的信息,叫上大李奔回宿舍。

晚上四个菜,金澄澄的鸡蛋羹,色泽漂亮的酸菜和水晶虾子,清蒸蟹。

燕帅哥被勒令不得吃蟹,他只能对着螃蟹暗中咽口水,出于报复心理,几乎将虾子和小萝莉平分,因为牵扯到主人,其他三个吃货敢怒不敢言。

蹭得一顿美食,柳少和燕少被美少年拧走时,那脸上笑容漾荡,春光暖暖的样子让人想胖揍他们几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