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八章 以毒攻毒/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Yi国与华夏有七小时时差,当华夏被夜色笼罩,Yi国还在上午,而米罗乘坐的航班,于Yi国时间下午18点零几分抵达Yi国首都的罗马机场。

Yi国天黑的晚,下午18点钟还是没有黄昏要来的样子。

米罗陪教父下飞机,之后立即去换乘回佛罗伦萨的飞机,托运行李则根本不需提取,直接在机场中转送到他们乘坐的航班上。

中途转机用了一个半多钟,从罗马到佛罗伦萨不到一小时的飞机,因而,当米罗和罗伯托四人回到佛罗伦萨市还不到晚十一点,再乘车回到家已是晚十二点过后。

米罗怕打电话或发信息会吵到小乐乐,便先不通知小乐乐已他抵达的消息,决天亮后他办好教父吩咐的事再打电话跟小乐乐聊天。

当米罗帅哥回到佛罗伦萨家还是当地时间的深夜,而华夏国的首都已是天明,乐韵在刚过早七点便收拾背包下楼。

燕少和柳少昨晚蹭到一顿好吃的,一夜好睡,早上赶早儿起来收拾好去吃食堂,早早的候在状元楼下。

当两人接到小萝莉,柳少当司机,麻溜的出发,柳大少为了争取去热闹的机会可没少向燕某人说好话,因此就算是让他当司机,他也是万分乐意的。

首都共有十几所监狱,乐家兄弟因为是短期有期徒刑犯,关押在离京都中心的紫禁城不远的法院直属看守所监狱。

燕少和柳少出发早,还是无可避免的赶上近八点时分最拥挤的早班高峰,又挨堵了,再加上看守所监狱在市三环以内,交通最拥挤,整个路上耗费很多冤枉时间,因而当他们赶到监狱已是十点多钟。

挂着军用车牌的猎豹在看守监狱外接受电子扫描,做了记录,然后才进得监狱,刚进大门,便有一位狱警骑着一辆公用摩托车警车车等在那里,见猎豹车到达,在前面引路。

燕行瞥眼抱着书本埋头苦读的小萝莉,有种郁闷的想撞车窗的冲动,为什么小萝莉每次去哪总书不离手?她究竟是有多爱学习,以致连坐在车里都在争分夺秒的看书?

小萝莉抱着书看得聚精会神,短短二个多钟,一本像烧砖头一样的厚书翻阅一大半,哗啦哗啦翻书的声响成为车厢内最华丽的音乐。

倾听了那么久的翻书声,逼得燕行差不多快得恐惧症,特别的想抢走小萝莉手中书本扔掉,当然,他有贼心没贼胆。

猎豹车跟着引路的狱警穿过很建筑楼,最后走进临时看押区,也是监狱开放日犯人们跟家属见面的区域。

将车停稳,柳向阳拿出口罩将脸蒙起来,提了一只背包出驾驶室。

燕行也将防尘口罩戴上遮住脸,只留眼睛在外,先一步下车,快步绕过车头到另一边帮小萝莉拉开车门。

收起书本,戴上口罩,乐韵再解开安全带,提着小背包钻出车。

当天的气温与昨天差不多,天空飘舞着尘粉,迷濛濛的一片,那风吹到皮肤上真的像人形容的刀刮似的。

刚足踏实地,乐韵的一头头发就被风不客气的吹乱,她默默的抓一抓,拿眼斜瞄燕帅哥,咋不走?

终于得到小萝莉注意力,却仅得一瞥,燕行感觉自己真的像冷空气,存在感好低。

“走吧。”他对狱警点点头,让人领路。

狱警提前到得到上级交待,尽量不说话,领两位大校和他们带来的医生去临时关押区。

六屋的楼房,每层窗子都有不锈钢条密封,以免发生意外,一楼只有狱警的身影,每当有人看到穿便服的两高大“蒙面”男子陪同一个矮小的不知是男是女的人走过,往往总爱多瞄那个特别矮小的人几眼。

被燕少和柳少夹中间护着的乐小同学,穿黑色中式风衣,牛仔裤,运动鞋,短发,面前背着一只背包,又戴着防尘口罩,所以无论怎么看都雄此莫辩。

狱警领三人上二楼,越过保安人员,到一间有专人守着的房间,开门进内。

当病房用的隔离室房间有十几个平方,与医院的病房一样,摆了四张床,一张床上躺着个穿罪犯服的男人,还挂着点滴。

进门后,乐韵站住脚,用X射线眼扫描床上的人,将人从头扫到脚,目标化做人体躯干图呈现,连血液里的微细色泽都一清二楚。

果然是不安份的!

扫描完,她心中差不多有数,有道是不作不死,乐家人自己作妖,估计哪天自己作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读取到目标信息,关闭眼睛功能,站着没动。

柳向阳和燕行跟着小萝莉,他们其实很想说话的,然而小萝莉大概怕别人听到声音从音色认出她,不愿意发声,他们也只能当哑巴。

狱警将三人送至,轻轻的拉上门,站在门口站岗,防止有人跑来偷听。

“躺着的就是乐家那位。”燕行等门关上,才轻轻的说话:“你稍等,我们先看看有没多余的东西。”

柳向阳也不用燕某人吩咐,立即检查柜头,燕行也检查床铺,角落,一对兄弟搜查的极为仔细,窗子架子,窗帘,柜子内,柜子后……床铺,将每个地方都搜查了一遍,连垃圾筒都没放过。

将角角落落搜查一遍,最后搜查犯人和他睡的床。

要搜身时,两俊少才认真看乐富康的样子,乐富康以前保养得极好,五十多岁的人半点不显老,先进局子后进监狱,因生活清苦,人消瘦了不少。

然而,瘦归瘦,并无其他不良症状,没有黑眼圈,也没有憔悴不堪的兆迹,双眼合拢,跟人熟睡时一模一样。

室内开着暖气,犯人只盖着一床薄被子,一只手放一侧,挂在天花板挂钩上的营养水沿输液管从手背上的针头流进血管里,为病人提供人体所需养分。

燕行和柳向阳可没对犯人客气,将犯人全身搜一遍,还将人搬开,搜病人躺着的床铺,被子。

两人搜索一顿,柳向阳抓着枕头捏拿一顿,手定住,再捏一阵,拉开枕头套,将手伸手枕芯内,摸了一阵,摸出一小团东西。

燕行看着柳某人,看到掏出来的玩意儿,眼神古怪:“还真有东西,乐家家属里藏龙卧虎。”

“嗯,是可以摄像和录音的针孔摄像头,这个是某公司最新研发还没上市的偷窥神器,没想到乐家竟然有这种玩意儿。”柳向阳关掉隐形摄像头的开关,飞快的从背包里摸自己的掌上小电脑,再摸出一条线,将摄像头连接到掌上小电脑上,飞快的操作。

有向阳处理摄像头,燕行再次搜查有没其他东西,将被子和垫被与床缝都没落下,最后还仔细检查病人的鞋子。

确认只有那一样小东西,他整理床铺,帮犯人换个枕头,将乐富康搬回病床。

两帅哥在忙着搜查大业,乐韵囧囧有神的旁观,当看到柳帅哥真的搜出个高科技的小东西,她第一次对两帅哥生出高山仰止般的崇拜之心,太厉害了有没有?

她一双X射线扫描之下,仅也只看见病人枕着的枕头内有东西发出不同颜色的光环,当时还没想到偷窥神器那方面去。

而燕帅哥和柳帅哥果然不愧是兵王级的军官,细心、警慎,在这种地方都能联想到要检查有没不该出现的眼睛,军人专业素质杠杠的,敏锐力洞察力反应力也是顶级的。

相比起来,她自叹弗如,她的危机感真的远远不如两帅哥,也可以说,她的警慎心和防御心太低。

不比不知道,一比比成渣,乐韵呆懵的看着两帅哥,内心五味俱杂,感觉,但凡跟两帅哥有关的事都好危险,随时有被暴光被别人当仇人的可能。

柳向阳还在处理摄像头资料,燕行将乐富康搬回原位,看向小萝莉,一望望见小萝莉瞅着自己和向阳,眼情呆怔呆怔的,他不由奇怪:“小萝莉,怎么了?”

“噢,没什么。”还有点回不过神来的乐韵,恍然间神智被拉回,淡定的眨眨眼,抬步走向病床。

看病是小萝莉的专长,燕行不擅长,他将犯人薄被揭开,方便小萝莉给乐富康检查。

纵使用眼睛特异功能检查过了,乐韵仍然没有大意,帮犯人把脉,极为认真,闭上眼睛听心速与血液流速,又掀开病人的被子看脚颜色看另一只手颜色,再掀犯人的眼皮看,给病人检查。

乐韵装模作样的检查一番,从背包里拿出一次性针管和装血的胶制圆管瓶,果断的从病人手臂血管里抽一筒血收集起来,摘下口罩闻了闻血液味道,再戴上防尘土口罩。

收好工具,淡定的弹弹衣袖:“死不了,人睡着了而已。”

“小美女,他为什么会睡着?”柳向阳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存在,率先出声证明自己不是哑巴。

“服用了一种药,药名‘醉仙’或者叫‘醉神仙’、‘神仙醉’。”乐韵是个好人,满足柳帅哥好问之心。

“听着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确实很厉害,不管是多坚强的人,吃一颗手指头大的醉仙,至少也得大睡七天以上,就像你这么健壮的人也不例外。”

“先不说其他,能不能让他醒过来?”燕行直奔主题,醉仙,从没听过,肯定不是普通药剂。

“想要他醒不太难,派个人跟我回去,我配一点解药,按时吃下去,明天就能醒。”

“好,小萝莉,我们车上再细说。”燕行心知须防隔墙有耳,不宜多谈。

“稍等,再过一二两分钟就好。”柳向阳操控着手机,转移一部分视频,再剪除他们出现之后的录音。

至于之前拍摄到的东西,他没有动,反正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让别人拿去研究也没事,不让别个听到录有他们和小美女的声音就可。

搞定自己专业内的技术工作,柳向阳将小玩意儿又塞回枕头芯内藏起来,将枕头扔到另一张床上,他们找了那么久才找到东西,好歹也要让藏东西的人找一找,那样才公平。

搞定,两青年潇洒的走到小萝莉身边,陪她离开。

当三人拉开门,外面的狱警恭敬的对三人点点头,陪三人下楼。

走出六层的楼,到停车的地方,燕行低声交待一句:“汇报上去,无事,晚上我派人送药过来,明天就会有结果。”

“是!”狱警低声应了,目送燕大校上车,等燕大校的猎豹走远,他立即去向上级报告。

监狱内没有多少车辆来往,柳向阳开车开得舒心,开出几百米远,迫不及待的问:“小美女,你说的那个神仙醉,究竟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最初的醉仙属于软骨散类的东西,”乐韵笑了笑:“醉仙原本是江湖门派研出来专门用来对付武功高强的人,无论内功有多深厚,都抵挡不住它的威力,在软骨散类药物中堪称一级元勋。”

“乐富康好像不是习武之人。”燕行疑惑不解,软骨散只对有内力的人有散,对常人应该无效,那么乐富康为什么会沉睡不醒?

“我说的是最初的醉仙,后来改良的醉仙还有其他功能,不止能让人内力尽失,同时也能让人大睡几天,”

料想燕帅哥和柳帅哥不了解醉仙,乐韵只好从头解释:“醉仙最初来自番外,大约是朱明王朝初叶后期从海外某个鸟屿上传入中原,最初是一种媚香,闻之让人浑身骨头酥软,中原地大物博,人才济济,有擅长制毒制药的得到配方,重新改良,便制出加强版的能放倒江湖高手的醉仙软骨散,再改良改良,滋生出男女老少通杀版的醉仙。

中醉仙药的人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就跟睡着一样,如果在药刚生效时化验血,血液会含有酒精,有点类似醉酒的反应,大概过十个小时后就查不出酒精。

醉仙的药方随着朱明朝灭而失传,之后几百年再无踪迹,如今乐家竟然出现醉仙,很不简单。”

“竟然失传,小美女你怎么知道?”

有个超嘴快的柳向阳,燕行根本不需问十万个为什么,等着旁听就行。

“我从古籍上看到过,再闻嗅血液味道,铺以脉像分析就能对号入座。关于我说的古籍,你们也别想打主意,非我门人不外传,你们连看半眼的机会都不会有。”

“小美女,这么说,你知道配方,也知道解药配方喽?”柳向阳暗搓搓的偷笑,小美女知道配方的话,请她配一些,以后出任务遇到不合作的,直接放倒,打包扛走。

“我确实知道配方,然而醉仙很难配制,有一种原材料产自热带海岛,有一味药产自海里,寻找困难,提炼也不容易。”

“解药呢?”

“解药制作难度指数同等。”

“可是,你刚才说回学校拿点药就能让乐富康醒来。”

“我是说能让他醒,可没说是解药。”

“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大的有,用解药,说明不会有副作用,我只说让人醒来,这让人醒来的法子有很多,最简单的就是以毒攻毒,我让人醒的方法就是以毒攻毒,然后,毒毒相碰会生出新的东西,如果他以后不再服用醉仙倒没事儿,一旦再吃醉仙,嗯嗯,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哒。”

小萝莉说话的语调抑扬顿挫,说不出的可爱俏皮,两青年额心唰的冒出一片黑汗:“……”

以毒攻毒,小萝莉是在把人死里坑!还是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可是,他们偏偏觉得很爽。

乐富康莫名其妙的病倒是打什么主意,他们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无非是想借病保外就医,然后一直“病”到刑期期满,到时即不用交大量保释金,也能成功将他消失几个月的事塞衍过去,谁也不知道他进了局子,对他和乐家的名声不会有负面影响。

如果小萝莉用以毒攻毒的法子让乐富康醒来,等于导致他体内潜伏着一颗炸弹,导火线就是醉仙,如果不点燃导火线平安无事,如果再吃醉仙就会自炸。

那种惩罚方式简直不能再好。

感觉有医学天赋的人牛上天了,会医懂毒的人想报仇想暗算谁都不用费心费力气,轻轻松松就能给对手埋隐形炸弹,让人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等傍晚我跟那边商量,让通知乐家家属明天办保释手续。”燕行龙目微眯,等家属办了保释手续,将清醒的乐富康带回家实行监外服刑,如果他自作死,发生意外也赖不到公家头上去。

柳向阳嘴角下撇,小行行就是个黑的,小萝莉也是个黑的,都是黑人哪。

两帅哥在交流意见,乐韵默默的把自己当空气,心里老纳闷了,两帅哥关注的重点是不是弄错了,为什么重点在于乐富康的生死,而不是着重于乐家的醉仙是从哪来,那位会配制醉仙的人有什么目的?

想了想,她不再纠结,两帅哥是那么谨慎的人,她能想到的他们肯定早就想到了,她是门外汉,他们是内行人,哪用得着她瞎操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