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九章 冤家路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向阳是个活泼的帅哥,他好不容易从当好学生的束缚里溜出来透气,绝对不想早早回学校,不聊乐家破事儿的时候,一个劲儿的帮各个餐馆和小吃街打广告,向小美女推荐京城里最有名的餐馆和小吃街。

乐小同学顶着粉嫩嫩的脸,不说好,也不说不好,燕大少举双手双脚赞成找地方吃,于是,燕少和柳少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先吃饭。

要请小美女吃饭,必须不能太随意,柳少发挥本地土著的优势,开车直奔自己心仪的一家百年老店。

三人抵达餐馆刚过十一点,按理说真的有点早,然而,餐馆里已有六七成座满。

餐馆是家传承一百五十年的老店,最拿手的菜是最正宗的猪肉炖粉条,老店曾经有一条规定:一天只做二十份猪肉炖粉条。

那条规定不为达官显贵而改,不为皇亲国戚而易,传闻在共和国建国之前的混乱时代还由此得罪某位军阀,导致店主一命呜呼,以至店面不得不关闭,之后时隔多年当战乱平定,其店主子孙后辈再次重操就业。

如今,随着时代进步,餐馆二十份的限量规定已增到一百份,到量不买,而猪肉粉条那道菜讲究火候,需要一个钟才能出炉,想吃必须要有耐心,所以能不能吃到那道菜,不一定是先来先得,而是全凭运气。

因餐馆的传统拿手菜“猪肉炖粉条”名扬京都,许多外地游客和吃货到京都旅游都慕名前往,为品美食,许多人宁愿坐待一个钟。

燕少和柳少将车找地方停好,为了不致于让人觉得有蔑视别人的嫌弃,摘口罩改换戴墨镜,掩住一部分脸,兴高采烈的带小萝莉进餐馆。

餐馆比较宽,摆十张老式的四方桌,一桌四椅,因有时人多需要等,在挨墙的地方摆一垒塑料小板凳,如果座满,客人愿意的话可以在旁排队坐等。

店墙也是灰白色的,老式的桌椅,桌面的筷子筒也是竹制的,满满的古韵,让恍然有种穿梭时光回到百余年前那样的朴质岁月。

历经苍桑的老店,古朴无华的桌椅,宁静淡泊的气氛,令踏进店的人不自由主的将脚步放轻,以免惊扰他人,店内吃饭的人尽情的享受美食,还在等候的人或玩手机,或与同行细声强语的说话,没有大声喧哗,没有高谈阔论,安静而和谐。

当有新的客人进店,先到人有抬头望望的,也有浑不在意的,并没有太过于关注。

戴墨镜的燕行和柳向阳扫视一眼,带小萝莉走向一个角落的空桌,先来的占去最佳位置,他们挑张挨墙近的桌子坐下。

三人刚落座,年约三十左右,穿中山装式的跑堂侍者拿着单子过来,将桌面代表着“空座”的红色牌标志上的红色布摘掉,变成蓝色,上面有桌号。



屁股刚着座的乐韵,看到走来的点菜跑堂侍者,眼角微微一跳,男侍者下盘稳,脚步轻盈,呼息悠长,练家子一个!

燕行将菜单给小萝莉点菜,乐韵拿过菜单,不客气的点招牌菜“猪肉炖粉条”,和冻豆腐炖白菜。

燕行和柳向阳笑笑,再增加几个地道的北方菜。

男跑堂飞快的记下,记的菜单有四页,一页压在蓝色三角牌下,一份送去厨房,二份作存根。

因为猪肉炖粉条需要时间,因此,所有菜当然是等粉条做好才一起上,跑堂的将点菜单送去厨房,很快有侍者送来三杯自制豆奶、白开水一壶。

当侍者送饮料来,乐韵耳朵竖直,好家伙,又一个练家子!一家餐馆连跑堂的店小二都是练家子,有意思。

她淡然的拿过豆奶,淡然的喝几口,淡然的从背包里摸出厚厚的书本,翻到作有记号的地方接着啃,别人在等菜时玩手机,她不爱玩那些,还是啃书比较实在。

两大少默默的叹气,连教授都称之为鬼才的人在吃过饭的空档都在看书,那么聪颖还那么勤奋,小萝莉要是不能扬名立万就没天理了。

略略坐一会,燕行想了想,让小萝莉和柳某人先等等,他有事出去一下。等他一走,柳向阳眼珠子转转,找借口溜走,飞快的跑往附近的商场买零嘴。

两帅哥一走,一桌只有乐小同学捧着本书埋头苦读,倒也安静。

馆内各人各行其事,大家不干扰,无论有人离开还是有人进店,都没有喧哗吵闹,从而气氛良好。

店内的人来了去了,是生活中必有的片断,当又一拨客人进餐馆,仍然没有引人注意,稍稍过了一刻,有女性留意到新来的客人时,不禁“嘶咝”抽气。

那一拨人只有两人,都是比较年青的男青年,一大一小,小青年约有一米七六左右,一双桃花眼,眉宇间几分属于少年的不覊傲气。

大的那个年约二十左右,墨色风衣里只见白衬衫领,墨色西裤和皮鞋,高挑匀称,形如修竹,清俊飘逸,皮肤白皙,面如冠玉,剑眉星目,俊雅英气。

年长的青年比小青年高几公分,唇红齿白,比明星小鲜肉更鲜美,丰神玉朗,神采斐然,那身风采,比起明星更多了一分清贵与清傲,端的是优雅俊逸,气度不凡。

小点的青年有双迷人的桃花眼,人也长得很帅,然而被他身边略高的俊青年那种优雅俊逸风采一照,他默然失色。

女性们最迷什么?

当然是迷偶像,迷小鲜肉呀,当看到俊美青年,店内抬头看的女性们瞬间就眼冒红星,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女性客人的抽气声令许多人也不由自主的望向客人,望见侧面和后背的除了觉得那两位客人看着像社会精英人物之外倒没其他特别感受,而看到两人正面的部分人,俱被青年的相貌惊艳到了。

抽气声与各人的变化,破坏了原本的宁静和谐气氛,醉心于书本的乐韵,感知到周围的异样,总算舍得将注意力从书本中移开,嗅觉与感知同时上线的结果就是嗅到了比较熟悉的体味。

略略一想,嗯,她想起来了,那种熟悉的体味就是那天游泳馆中所遇三流氓小青年当中的一个。

冤家路窄。

将气味对号入座,乐韵心里碎碎念一句,微微抬眸瞥一眼,发现小流氓青年陪着一位俊青年进店,心里没有波动,再次低头啃书,不管是冤家仇家还是亲戚家,大家各走各的独木桥,别来招惹她就行,如果敢来找碴,怎么收拾,看她心情。

餐馆内众人的目光投来,冯少暗中不屑,昂了昂下巴,高傲的扫看一遍,找到空桌,对身边的高个青年说话:“兰少,那边有座,请。”

兰少微微颔首,并没有介意别人的目光,目不斜视的随冯少走向空座,暗中以眼角余光打量整个餐馆,将众多人的表情收之于眼底,仍然不动声色。

冯少看向别人的眼神带着傲气,而对兰少却是十分礼貌,其至可以说是恭敬,陪同兰少穿过几张桌子,到还有空位的地方,挑中仅空的三张空桌的一桌,亲自拉开一把椅子请兰少入座。

兰少优雅从容的落座,对冯少微微点头;冷少正想走向另一侧入座,视线不经意的扫向邻桌,刚才挑座时正因见邻桌只有一个人,觉得安静些,所以挑中相邻的桌子。

现在一瞅,邻桌只有一个人不假,另两个座有喝了小部分的两杯豆奶,桌上还压着点菜单,说明另两个座是有人的,大概有事暂时不在而已,另一个空出来的位置的椅子被挪到坐着的人不远,放着只小背包。

邻座的人坐的位置是挨墙的座,兰少所坐的座置也是挨墙的地方,他站的地方正是两桌之间,从他的位置看,正好能看到邻桌人的面,当看清人,冯少一震,那人竟然是前些日子在游泳池遇见过的大胸女!

大胸女穿黑色厚外套,看背影,看不出身材曲线,从侧面看,因她捧着一本书,手臂悬空,那胸鼓鼓的,曲线毕露。

看到大胸女白玉般的粉面,冯少瞬间想起被摁在游泳池底喝水的侮辱史,心里怒火腾腾直冒,眯了眯眼,快步走向与邻桌相挨的座位。

他坐下来,用眼角观看大胸女,他没有坐兰少对面,背对着邻桌,因此能清楚的观察到大胸女的样子,她垂着头,聚精会神的看书,好似天塌下来也无她无关。

两位客人坐下,跑堂侍者过将桌牌号换成蓝色,询问两位客人想吃点什么。

食客们看到两位帅哥坐下,从惊艳中回神,一边偷偷的看帅哥,拿手机拍照发朋友圈炫耀。

对于旁人的眼光和小动作,兰少仿若不知,淡定的看菜单,点四个菜,其中一道当然是餐馆的拿手招牌菜“猪肉炖粉条”,冯少又点几个餐馆拿手菜。

跑堂侍者送点菜单去后厨房,有送菜侍者送来豆奶和白开水。

因来之前早介绍了餐馆里的菜式和口味,冯少便不再滔滔不绝的帮人做广告,端起豆奶品尝,啜两口,手一扬,豆奶化作水线,泼向邻桌低头苦读的女孩。

泼出杯子的纯豆奶像精灵似的,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优美的弧度,兜头盖脸的泼向女孩子。

那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兰少眼角轻轻的掀了掀,低啜豆奶的动作并没有受影响,云淡风轻的啜一口,然后才好似受了惊般扭头而看。

他刚侧首,那片豆奶水花卟的泼中小女孩,一部分泼在她头顶和脸上,一部分在桌上和书本上。

几个偷看的男女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挨豆奶泼个正着的女孩子,平静的抬头,豆奶从她脸上和头发上滴落,落在黑色呢子衣上,溅出片片奶白色的水花痕迹。

看到女孩抬头的瞬间,兰少瞳孔微微一缩,杀气!那个女孩表面平静,然而,她水灵灵的眼里闪过浓厚的杀机。

那抹杀气,冰冷而暴烈,令人心脏犯怵,她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快得似闪电,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一个看起来稚嫩的女孩子,竟然能流露出那么冷冽的杀机,那样的人岂能简单?

兰少认认真真的打量小女孩,她看起来真的很嫩,没有抹任何化妆品,皮肤吹弹可破,唇色粉嫩,一双美人杏仁眼水汪汪,仅模样不带任何杀伤力。

挨豆奶泼个兜头盖脸,乐韵抬头,以手轻抚去从额间滴落糊眼的豆奶汁,淡淡的望向罪魁祸首,微微的眯眼儿,想报仇是吧?

一杯豆奶泼得人满头满脸,让大胸女变得灰头土脸,冯少总算为自己出口恶气,心里畅快了,当看到大胸女望来,满不在乎的咧嘴笑:“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泼到你身上去了。”

附近的几人一愣,感觉好像不对啊。

“手滑是么?”乐韵微微一笑,将书本拿起来抖去水,疼惜的放到一边,以她的感知和速度,当豆奶泼来时完全可以避开,不过,她没有避,倒连累书本无辜遭受无妄之灾。

“是的,手滑了一下,豆奶全泼了,”冯少仰仰下巴,掩不住傲气:“你这身行头多少钱?我给钱给你买一身,再给钱给你去洗个头,五千够不够?”

“呵!”乐韵轻轻一笑:“不用赔钱了。”

“不用……”冯少眼中尽是得意,不用赔钱更好,正想说“不用赔啊,那我帮你擦擦”,那句话还没说完,小女孩端起杯上的豆奶,素手一扬,一杯豆奶以闪电不及闭眼之势泼向他。

卟,大半杯豆奶,卟的一下全泼在冯少脸上,溅得水花四射,不仅测到他头发上和衣服上,因他在说话,嘴是张开的,一部分豆奶灌进他嘴里。

“啊-噗!”

冯少被泼得眼睛都睁不开,尖叫了一声,又挨呛到,打了个喷嚏,口水豆奶一片喷。

口沫子和豆奶水溅来,兰少举手拦住脸,不可避免的,手背上挨溅到些水星子。

邻桌的人不管在用餐的,还是在等上菜的或刚吃完的,听到冯少说话时全扭头看热闹,几乎被小女孩儿的反击给震傻了。

在冯少的豆奶泼向小女生时,跑堂的便发现了,赶去处理,还没走到闹矛盾的两桌客人旁,小女孩子便霸气的回泼一杯豆奶,连侍者愣了愣神儿,小姑娘的反击太直接太霸气!

乐韵拿自己喝得只剩小半杯的豆奶回泼给流氓小青年,放下杯子擦自己身上的残汁:“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豆奶泼你身上去了,你这身行头多少钱,我给钱给你买一身,再给钱给你去洗个头,五千够不够?”

众人一愣,小姑娘说的话不就是刚才小青年说的?这叫什么,这叫六月债,还得快。

大家心里也有底儿,小青年是个嚣张的,小姑娘也不是吃素的,估计都是有后台的人,否则,谁敢在这家店闹事儿。

冯少被泼了个冷水淋头,本来就觉丢脸,怒火中烧,再听到大胸女将自己的话原话奉话,比当众被人打耳光还羞愤,恼羞成怒,用手一抹脸,腾的跳起来,伸手抓向邻桌的玻璃杯,想砸向大胸女。

“小贱人,给脸不要脸,找抽!”心里怒火涛天,也没顾得上管现在在哪,直接爆骂。

小流氓嘴里不干净,还想拿燕帅哥喝过的牛奶砸自己,乐韵飞快的站起来,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掂,取过筷筒里的一支筷子,照着青年手背点去。

“小贱人骂谁?”上次在游泳池骂她,这次又骂人,嘴巴不干净,她不介意好好教训教训他。

兰少将手移开,抬眸看去,小女孩手执筷子,出手如电,疾点冯少手背,他的眸子一紧,果真没看错,小女孩是隐世家族子弟!

冯少的手刚要抓要到装豆奶的玻璃杯,一只筷子一闪而至,筷子头点在他手背上,他只觉手背一麻,整条手臂失去知觉。

他来不及有其他反应,执筷子的小女生素腕轻抬,手里的筷子连连疾点,在他前胸连戳好几下,最后那根筷子一递,嘣的递进小青年的嘴里。

被戳了几下,冯少只觉前胸一阵麻痛,转而,全身都麻木了,本来想说话,一支筷子刺来,他下意识的上下牙一合咬住,在咬住筷子的那刻,他连再张嘴的力气也没有,好似被冰冻住的,无法动弹,无法说话。

小姑娘拿筷子到收回手,仅只眨眼间,看的人眼花了一下,等定睛再看,嗯,那个喊打喊杀的小青年站住不动了,小姑娘稳稳当当的坐着,感觉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诡异。

看到小青年后背的人,只感觉很诡异,却说不出具体的原因,而看到小青年嘴叨筷子的人,都惊呆了。

兰少眉心微不可察的轻蹙,好厉害的点穴手,好快的速度!他要不要帮冯少解穴?

他不知道冯少与小姑娘有何旧怨,也不知那小女孩是哪家之后,冒然解穴的话,万一惹怒来历不明的小姑娘,得不偿失;不帮解穴的话,冯少又是跟他同行而来,让他这么丢脸,又显得他不道义。

他正迟疑间,有人进店,问出大家都想问的问题:“噫,发生什么事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