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可还记得兰某/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发生什么事?

馆子里的人也一样的迷茫,他们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啊,因此没有人回答得出来,一个个装作漫不经心的收回视线,不再正大光明的盯着看戏。

听到问发生什么事的那道声音,钉立在地无法动弹的冯少,心头莫明的犯怵,那位大少怎么也来了?

拧着两大包东西的柳向阳,顶着一身寒气进店,便觉餐馆内的气氛不对劲,尤其看到有个人还在站他们坐的桌子旁,问一声没人说话,他更纳闷了,究竟怎么回事儿?

他不过就出去买点东西,餐馆怎么就像发生世界大战后的样子,死气沉沉的,压抑,沉闷。

没人告诉自己答案,柳大少拧着东西,直奔自己订的座查看究竟,当看到站着的青年后前感觉有点眼熟,他不动声色的走近,发现自己一桌桌面还有些洒散的豆奶,小美女在擦衣服,他瞬间明了,有人欺负小美女!

快走两步到桌旁,急急的问:“小美女,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有没受伤?”

柳少认识小贱人?

冯金鳞四肢不能动,但头脑清醒,听柳少的语气就知柳少和大胸女认识,而且,关系还十分亲密。

“有个不长眼的蠢货拿豆奶泼我,还问我衣服值多少钱,给钱给我买,本着我国礼来尚往的优良传统,我回敬一杯豆奶,我没受伤,就是挨弄湿了衣服,”乐韵慢吞吞的擦拭身上的水,不急不慌。

“你没受伤就好,有人找碴,必须打回去,泼得好,回泼一杯豆奶太便宜他了,你应该把冷开水全泼他身上去,再一脚把人踢到外面去吹吹风,让他好好清醒清醒。”柳向阳放心了,小美女将人收拾了没事儿,只要不是被欺负就好,如果因为自己跑出去才导致小美女被欺负,小行行回来非得跟他急。

气昂昂的说了一句,偏头望向站着不动的小青年,嗯,冯家的?难怪看着眼熟啊。

认出人,柳少故作惊讶:“这不是冯家小少爷吗,你好好的咋站着不动啊,腿僵了还是麻了?你喜欢这里的筷子大不了问店里匀几双给你带回去玩赏,犯不着这样嘛,大庭广众之下衔根筷子玩耍,多幼稚。”

他认得冯少,冯少在冯家是排行最小,一般来说家里最小的孩子难免被娇生惯养,冯小少也不例外,被惯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毛病,当然冯小少目中无人不是不把所有人放眼里,而是冯少不把家世与影响力远不及他家的人放眼里。

另外,冯小少还有一个毛病——好色,不到十四岁的少年便开了荤,十五岁泡嫩模泡夜店,如今已是个中老手,睡过的女孩子加起来起码有十打。

柳大少是干啥的?

他是搞侦察的,掌握的情报比其他家族多几倍,因此,手头握手京中权少富少们的黑资料。

如查小美女与冯小少有怨,柳向阳敢拿人头打赌,一定是冯小少爷见色起意,将主意打到小美女头上来了,以小美女那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个性,不收拾他才是见了鬼。

冯少不能说话,柳向阳刺激他一顿,正想再泼点油,想想又算了,自己坐下去等着看戏,冯少敢在店里欺负客人,店家必定会给小美女个交待,他呀,且另找机会再跟冯小少好好聊聊。

被柳大少看到自己的糗样,冯金鳞憋到内伤,偏不能说话不能动,内心憋闷,一张脸几乎泛青。

兰少本来在思考要不要帮冯少解穴,被青年一搅和,他干脆先不掺和冯少和京中权贵们的事,却发现那青年也没有再继续打压冯少,他心中了然,仍然不动声色。

兰少迟迟没有出声救自己,冯少一颗心有点冷,如果兰少不救他,在这家店里惹事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在座的食客也大部分都知晓餐馆的一些秘事,比如,某日某位权二代在店里仗势欺人被直接扔出去了,某位富二代嚣张,被揍了一顿还送去局子里住了两天,总之餐馆来头极大,店主人的身份也极神秘。

这会子有人闹事,跑堂的和侍者们迟迟没人出手管,食客们也挺奇怪的,管事的还没来,不正常呀。

正当他们惊犹不定时,听到柔和清悦的声音:“看来是本店太低调,以致令人忘记本店的规矩,所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有人在本人眼皮子底闹事儿。”

男音声线优美,十分的磁性,一时令偌大的餐馆陡然一静,暂时没了声息,与此同时,在座的人皆望向后厨方向。

餐馆通向厨房去的那扇门门挂着风水珠帘,不知何时,一个穿厨师装的青年倚在门边作壁上观。

那位依门而立的青年肤白唇红,面如女子,秀气温婉,唯有双眉浓而黑,若修一下眉,不熟悉的人必定当他是个钟灵毓秀的姑娘。

长着女相的青年不太高,约一米七八左右,体态匀称,轻依门框,面带微笑,笑得明媚雅致。

那样的美雅青年,像一朵茉莉花开在盛冬,光芒微微,让人想到了春光三月的潋滟风光。

帅哥啊!

女性们眼冒金星,好帅哇,刚才那个帅哥很鲜嫩,这个更鲜,前面那个是明艳的小鲜肉,这个则是比较柔美的小鲜肉。

又一个花样美男?

瞄到从后厨出来的青年帅哥,乐韵嘴角下撇,这年头什么都不缺,就是不缺帅哥,帅哥满大街,好像大白菜。

哎妈,又是个帅小鲜肉?柳向阳瞄到代表店主的人冒泡,内心有一秒的阴郁,怎么到哪能撞到帅哥?

转而,他又释然,那个小鲜肉帅哥太娘了点,没他阳光温暖,没他高大威猛,嗯嗯,还是他更帅!

冯少听到男声,心头犯怵,兰少千万要救他啊,他不想被丢出去!

转头而望,兰少看到秀气小青年,露出清浅的笑容,遥遥打招呼:“宣少何时到了国都,幸会!”

他是认得的那位青年的,秀气青年正是餐馆老板家族的嫡系少爷。

“今日冬寒风冷,兰四少竟然舍得大驾光临本店,稀客。”宣少悠悠一笑,容颜越发柔和,越发的风流高雅,仪态翩然。

当他迈开脚步时,更是翩翩若蝶,轻盈无双。

听到秀气美丽似女子的男青年的话,柳向阳有种想抚额的冲动,那个小青年是店主本家人?连店主家族都派人来京,国都究竟出了什么宝物?

店家为什么派人来京,跟邻座人有什么关系,他暂时不想去研究,瞧着秀气青年走来,静静的等结果。

只要战火不烧到自己身上,乐韵自然不爱管闲事,对于小流氓同行人与店主家认不认识,跟她没关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听到兰少与疑似店主的人说话,冯少瞬间镇定,甚至隐隐兴奋起来,店家与兰少果然是旧识,管让小贱人吃不了兜着走。

食客们原本是看小鲜肉,然后看到一男一女撕起来,本以为会有场精彩大战,他们也颇想知道在店里闹事的人会得到什么惩罚,结果撕架的两人莫其名妙的就没了什么动静,正惊奇着,貌似店家冒泡了?

食客们振奋了,店主露面,倒霉的会是谁?

众人寻找店主,目光齐唰唰的聚集在穿大厨服装的青年身上,当看到张比美女还温柔秀气的脸,齐齐一愣,那个人不会是人妖吧?

看怔了的男女,视线随着青年移动。

餐馆共有两个点菜跑堂,一个在管事儿,一个拿了抹巾跟在少爷身旁走向兰少,在众目睽睽之下,宣少带着跑堂抵达闹矛盾的两桌之间。

跑堂侍者小跑两步,跑到小姑娘的桌子旁,殷勤的抹擦桌面的豆奶汁。

秀美若少女的宣少,踱到嘴叨筷子的小青年面前,将人从头到脚的打量一番,秀气而浓粗的眉毛挑高:“啧啧,瞧这通身的气派也不像饿死鬼投胎的啊,怎么就饿到吃筷子的地步?你好歹也是陪兰少一起来的,弄成这样子,你自己丢脸事小,没得让兰少难堪,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会做人呢。”

宣少讽刺冯少,兰少并没有帮冯少解围,只微微偏头看向邻桌的小女孩子,却不想,那边的小女孩子拿纸巾在印拭被豆奶弄湿的书页,露出一脸心疼的表情。

冯少原本欣喜的心情瞬间冷凉,店主是几个意思?

宣少对冯少品头评足一番,转身面向小女孩,笑容微微:“小姑娘,抱歉,让你受委屈了,为表歉意,今天这顿本店请客,以后小姑娘来本店消费一律六折。”

“如此,却之不恭。”有人请客?好啊,能省一笔是一笔,钱是很难赚的。

“不愧是我辈中人,爽快!”宣少眼眸一亮,秀美的脸上春暖花开:“小姑娘,对于这位闹事人你有什么处置意见吗?”

我去,谁跟你是“我辈中人”了?

对于店主的自来熟,乐韵郁闷得想找他说道说道,他是经营膳食的,她是学医的,她和他不在同一个频道好么?而且,萍水相逢,哪里称得上是“我辈中人”?

这种场合当然不好聊天聊地聊想法,面上绽放出浓烈的笑容:“关于如何处置闹事者,我个人觉得店家问问你认识的那位朋友更合适,这位闹事者是跟那位一起来的,有道是同行即兄弟,那位又与店家相识,应该早知道店里的规矩,之前没有阻止这人闹事,大概胸有对策,想来他会给店家一个良好的建议,即不至于坏了店里的规矩,又能惩罚闹事者。”

当旁观者的柳向阳差点没笑出声来,小美女这种踢皮球的作风简直跟小行行有的一拼。

被扯下水的兰少,第一次正眼以审视的眼神打量小姑娘,他确实知道店里的规矩,但是,冯少跟她在解决私人恩怨,这关他什么事?

“兰少,你怎么说?”小姑娘一脚将皮球踢回来,宣少眼眼扑闪扑闪的闪了一圈,笑吟吟的问当事人。

“冯少年少冲动,还望宣少给他一次机会,小惩大戒吧。”店家家族的少东家亲自问自己的意见,那意义与小姑娘间接的说问他意义大不相同,兰少不能再踢皮球,只能尽量帮争取一下,希望宣少看在他家面上,给冯少保留点颜面。

“在本店闹事,正常情况是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以后拉黑,本店再不招待,看在小姑娘宽宏大量不准备追究的份上,兰少又帮求情,这面子不能不给,就小惩大戒吧,怎么个惩法,我想想,”宣少想了想:“这样好了,在本店闹事,打扰客人雅兴,从闹事者进店到此刻为止,除去小姑娘这一桌,其他客人的消费全记他名下,由他帮买单,算是向本店客人们道歉,阿六,去通知阿七统计一下总帐。”

被点名的阿六应声,飞快的去后面叫管帐的阿七结算帐款。

众食客:“……”看场戏有人买单,有这等好事?

宣少做了决定,又交待跑堂的:“阿福,你记下这位闹事者的脸,画出素描贴备忘单上,如若他往后来本店或在本家经营的店铺里再有闹事行为,新帐旧帐一起算。”

“是,阿福记下了。”擦干净桌子站一边的阿福,笑嘻嘻的应下,绕过站着的木桩子,特意的去记人的面孔特征。

宣少处理完事儿,对客人们笑笑,说了句“打扰大家雅兴,请海涵一二”,也没跟兰少友好交谈,转身又回后厨房。

食客们悄悄的目送目测好像是店主的青年进后厨去了,也不再盯着闹事者和他同行看,那两位看着就像大有来头,还是别乱关心的好,以免惹祸上身。

自家小少东家又钻研厨道去了,阿福将兰少一桌也收拾收拾,将杯子收走,很快又重新送来豆奶。

宣少没有请小姑娘帮冯少解穴,又把那烫手山芋丢下,小姑娘也没有主动帮解穴的意思,兰少感觉实在不是个事儿,站起身走到冯少身边,伸指戳点。

一直当木头人的冯少,被戳几下,原本麻得没知觉的身躯在骤然涌起的疼痛里复苏,他嘴巴微微张开,衔着的筷子落地,发出叮的轻响。

嘴巴能动了,冯少的脸一下子烧得通红,双手攥了攥拳头,面色由红变青,紧紧的抿着唇,拖着僵硬的腿,挪到桌边,扶着桌面,慢慢的坐下去,跟个死人似的一动不动。

柳少淡然的看那位青年帮冯小少解穴,懂点穴,只能是古武家族子弟,能解穴,说明内力不浅。

古武世家素来低调行事,当家人不掺和地方军、政务,就是子弟辈要从军或从政也是低调内敛,不会大肆宣扬,在外界眼里与普通草根家族或地方略有名气的小家族差不多。

餐馆的主人是古武世家之一的家族,还是最为古老的一个姓氏,至于与冯小少一起来的那位认得馆主家的少东家,说明必定也是古武家族子弟。

一般没事不冒头的古武家族子弟莫明其妙的进京,说明必定有事,能引起古武世家注意的事,也不可能是小事。

柳向阳心里留了个心眼,将事儿记下,决定等回去后再跟小行行商量,毕竟小行行对古武门派所知比他更全面。

冯小少不来报复,他也不再去刺激打击毛头小子,将放桌上的袋子打开,满满三大盒的小吃,有烧烤的,也有大排挡的串串。

“柳帅哥,你说的有事就是去买这个?”乐韵看到柳帅哥买回来的小吃,冷汗热汗一齐流,人家餐馆是正经的饭馆,你说你弄一大堆小吃来是几个意思?

“小美女,我跟你说,等猪肉粉条上来的时候加上这个,这个这个……把这些拌进去会有意想不到的惊人美味哟,这是经验之谈,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眼瞅着柳帅哥一连数出N多种烤的烧的煮的烫的,乐韵眼皮一阵抽,只想问一句:柳帅哥,你确定那样还叫猪肉炖粉条,而不是猪肉粉条杂么一锅炖的大杂烩?

柳帅哥兴致高昂,本着不影响人心情的美好美德,她没泼冷水,拿起一串海带,慢吞吞的递到嘴边品尝。

成功诱得小美女有了食欲,柳向阳倍觉有成就感,笑得跟傻瓜似的,也抓过一串烤青菜嚼将起来。

两人旁若无人的吃小吃,那香味散发出去,差不多飘满堂,跑堂的侍者们也似而不知,纵容两位客人把饭馆当小吃店。

而燕行并不知他走后小萝莉被人欺负了,他找借口离开餐馆,直奔目标,跑去一家蛋糕月饼点心店,买到中意的糕点,又赶去商场,找到中意的东西才打道回餐馆。

当他抱着东西兴冲冲的回到餐馆,气氛不错,唯有各种菜香里多了烧烤小吃味儿,以致原本古朴高雅的餐馆莫明有了接地气的现代气息。

踏进馆内的燕少,第一时间就找小萝莉和柳某人,看到一大一少两人好好的,他才放心的走向自己的同伴。

燕少挟裹着一丝寒气入馆,令离门近的人下意识的望了望,当看到戴着黑镜的青年时,一个个默默的笑弯了嘴角。

柳向阳啃烧烤啃得更欢,察觉有异时望向门口,然后,惊得差点没把抓着的竹签给扔掉,俊脸急剧的变化,急急忙忙的告诉小女孩儿:“小美女,小行行回来了!”

燕帅哥一进店,乐韵就闻到他的气息,知道他返回,并没有关注,听到柳帅哥那明显古怪的语气,要紧不要慢的转移视线,想瞅瞅有啥吓人的东西。

她侧目而望,便见一个高大威武的墨镜青年徐徐走来,那挺拔挺拔的青年,怀里抱着只超大号的卡通型的绒毛玩具狗狗,那只绒毛狗狗颜色是小泰迪犬的毛色,那种可以当垫子坐的,块头很大,毛发很长,腿是耷拉着的,看起来就知很柔软。

一个男青年怀抱一只竖起来估计能齐他胸口的巨大的绒毛玩具,那样子极具喜感与冲击力,偏他本身还不自知,戴着副墨镜,手提一只纸袋子,走姿威武雄壮。

那气势,嗯,不说能秒杀男女老少,至少能令人目瞪口呆。

望天花板一眼,嗯,外面没太阳,所以代表太阳不可能是打西出的,乐韵叹口气,人不可貌相,果然是如此,像燕人这种高大上的美艳贵气青年犯起二来也是这么接地气,真的……很吓人。

兰少的位置斜对门,只斜眼就看见抱着布偶的青年,眼眸微微一缩,看起来像是那位?

冯少是背对门的方向,他听到柳少的话,后背皮凉了凉,柳少是跟燕少一起来的?如果那两人是一起的,岂不说明那两位都认识大胸女?

京都贵圈都知道遇到柳少没什么,遇上燕少可要小心当心祸从口出,燕少是笑面虎,总是笑容和煦,以致常常得罪他而不自知。

他手脚僵硬程度又加剧,慢慢的转动僵硬的脖子,当看到抱着只公仔的伟岸青年,眼珠子都快掉地,燕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

他不知道该什么形容此刻心中的震撼,燕少在贵圈里就是冷艳高贵的温雅公子,有不染尘埃般的出尘气质,从来不会为谁折腰,更不会有任何不妥之举,然而,今天,他看到的燕少却像愣头青似的,做着连他都觉得幼稚的事。

冯少怀疑自己看花了眼,但是,那确实是燕少无疑。

无意中把一群人给惊呆的主角,仍浑然不觉自己的举动有多惊人,抱着大大的绒毛玩具,大步流星的走到自己一方的桌旁,将提着的袋子放地面,一手将墨镜推至脑顶上方,抱起大狗狗塞给小萝莉。

将比小萝莉还高一截的玩具塞过去,他表情酷酷的:“小萝莉,给个绒毛垫子给你。”

“……”挨一个绒毛狗狗砸了个满面,并完完整整被狗狗盖住的乐韵,差点没崩溃,特么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她海拔低,她心中有数;她个子细小,她也有自知之明,然而,燕人明知她个子小海拔低,还弄这么个能压倒她的大公仔给她,是几个意思?

被压在绒毛狗狗肚皮下的乐韵,眼前一片黑,伸手将她环抱还抱不下的大布狗狗推开一些,从它肚皮底下钻出脑袋,脸都绿了:“燕帅哥,谁告诉你我喜欢这种玩具了?”

“噗!”小美女被玩具罩住几乎快找不到人,一冒头就气急败坏的,那样子太可爱太有趣,柳向阳没忍住,不厚道的笑出声,然后立马又捂住嘴闷笑。

当墨镜青年将眼镜推上脑顶,兰少看清人的脸,微缩的瞳孔轻轻的复原,果然是他!

冯少看到燕少将布娃娃塞给大胸女,整个人都呆住了,燕少……为哄一个女孩子竟然不惜形象跑去买布娃娃?

他的心跳急促起来,恨不得自己没来过,难怪大胸女没所顾忌,敢在游泳池灌他的水,原来真有依仗。

他怕柳少将他与大胸女发生矛盾的事说给燕少听,燕少当堂找他的不痛快,再也不敢观察燕少那边,努力低调的当自己是空气。

燕行没空管别人,眼瞅着小萝莉被埋在绒毛玩具肚皮底下,好心的帮她将大玩具提起,将狗狗的屁股放在另一张椅子上搭着。

话说得轻淡描写:“女孩子都喜欢绒毛玩具娃娃啊,你宿舍有两个小玩具当玩伴,这个给你看书时当坐垫用最合适。”

被解救出来的乐韵,摸被弄乱的头发,脸还是黑黑的,心头气结:“燕帅哥,你说的有事情要去办,该不会就是指买布娃娃这种幼稚事吧?”

燕帅哥哪根神经不对,才突发其想的弄个大布娃娃送她?

米罗帅哥有颗少女心,害她要承担他享受买布娃娃恶趣味的后果,现在又来个燕帅哥,照这样下去,她宿舍还不得变成玩具娃娃的天下?

想想哪天自己宿舍到处是绒毛玩具,乐韵整个人都有点不好,她不想当卡通动物绒毛玩具的老大啊。

“不是,我办完正事儿回来路过一家玩具娃娃店,顺便看了看,觉得这个给你当坐垫不错就顺手买了。”

燕行绝对不承认自己是特意去找绒毛玩具,拖过椅子坐下,将纸袋子提起来,提出一袋糕点:“我是去买这个,小萝莉尝尝,这个枣泥糕被誉为京中一绝,还有种水晶糕也很美味,可惜店家今天没营业。”

柳向阳笑了半天,看到吃的,立马帮打开袋子拿吃的。

理顺头发,乐韵瞪眼燕帅哥,不跟他就绒毛玩具的事闹别扭,公共场所,好歹得给燕帅哥和柳帅哥点面子,不能落他们的脸面儿。

心里老郁闷,拿筷子夹起一块枣泥糕,吃一口,嗯嗯,果然不愧是令燕帅哥心心念念特意跑去买的点心,味道相当美。

小萝莉没将绒毛娃娃扔回来,燕行放心了,拿串烧青菜吃。

他刚吃了两口,听到淳厚清亮的男声:“燕兄,一别两宽,各自忙碌,燕兄可还记得兰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