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一章 这不是好兆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啃了半块糕点,乍听得某少说话,差点被噎到,那位什么少是燕帅哥旧识?

在愉快尝受美食的柳向阳,听到某位一句“一别两宽”,比听到那人直接叫小行行“燕兄”更震惊,感觉,有故事?

乍听得有人跟自己打招呼,燕行连眉毛都没动,一张俊脸平静无波,轻抬玉面,望向邻桌,与一位俊青年四目相撞,他恰到好处的露出惊讶:“兰兄?”

冯少在兰少叫出“燕兄”两字,整个身躯比冰冻过还僵硬,兰少……与燕少也是熟人?

兰少等到燕大少跟小姑娘说完话,他才主动打招呼,看到燕少望来,眼眸间溢出笑容:“燕兄,正是在下。”

燕行看看邻桌,站起来,将自己的椅子移一移,移到与小萝莉并肩挨墙的地方,等于是坐在兰少和与小萝莉之间的空档,方便说话。

燕少挪过来,原本背与其背对的冯少,一动不敢动,甚至不敢大声喘气。

“噫,这不是冯家小少爷?”燕行将椅子摆好,大马金刀的坐下去,看到冯少的脸,故作惊讶的说了一句。

冯少后背一阵发毛,僵硬的笑笑。

冯小爷表情僵硬,笑得极不自在,燕行当作没看见,平淡的忽略他,倾城俊容漾出三月暖阳般的微笑:“没想到兰兄竟有闲情雅致进京游玩,太令人意外,我刚才进来也没留意,罪过罪过。”

燕少主动换个位置过来跟自己说话,兰少感觉到自己受到尊重,十分受用,面上笑容也越发的明朗:“最近终于得闲,来京中访友,不期想在此巧遇燕兄,也算是惊喜一件,几年不见,想必燕兄定然有所突破,几时有空,我们切蹉切蹉。”

“这次怕是要让兰兄失望了,”燕行微笑从容:“我身体不适,不能信任工作,九月份进大学进修并就此休养,至今仍承受不住拳脚练习,不能应兰兄之邀,改期有机会必当向兰兄讨教一二。”

“我久居乡下,消息闭塞,竟不知燕兄贵体违和,倒是我鲁莽了,还请勿怪。”兰少歉意的表示自己并没有乘人之危的意思,家族收到的消息显示燕少确实在国都数一数二的大学进修,并不知具体原因,燕少毫不避讳的坦承身体伤在休养,说明大概伤得不轻。

“兰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潜心苦学,我这点小事儿哪能入贵耳,不知兰兄现下榻于哪,改天我再登门拜访。”

“我进京访友,暂寄居于一位祖上故友旧识家中,自身为客,不好冒然邀请燕兄,燕兄若不嫌,改日我去燕少进修的学校参观。”

“欢迎至极。我在青华学园,学校周末对外开放,我留个地址给兰少,假以日期兰少有空,我们去喝喝茶。”燕行浅浅的微笑,并无任何隐瞒,大大方方的主动告诉兰少自己进修的学校,主动留地址,方便兰少寻找他。

兰少欣然答好。

燕行自己没有随身携带纸笔,转头问小萝莉,他知道小萝莉携带在身的小背包有记录本和时常用药。

燕帅哥自己跟老友相见欢,却问自己要纸笔,乐韵也是深深的醉了,从绒毛大狗狗肚皮底下抓出背包,找出笔,从记录本上撕下一页纸给他。

燕少拿到纸笔,唰唰几下,笔走龙蛇的写下地址,联系号码给兰少,兰少将纸截下一段,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给燕少。

两人交换联络号,又谈别后几年在忙什么,甚是友好。

当兰少和燕少两人愉快的聊天,冯少浑身僵硬得几乎快要崩溃,那两人不公认识,说话还那么彬彬有礼,说明很熟,兰少认得燕少,燕少认得大胸女,而他,却把大胸女给得罪了。

兰少,是冯家得罪不起的人。

冯家得罪不起的兰少与燕少是旧识,他惹到大胸女,岂不等于是灾难?

昏天暗地。

第一次,天不怕地怕的冯少感觉自己撞鬼,否则怎么就那么巧,好死不死的竟然惹了一个看似普通、实则大有来头的大胸女?

两少隔着桌与桌间的走道说话,声音低低缓缓,也仅只附近四桌可以听见,旁人并不懂其中奥妙,唯有当事人才懂代表着什么。

互相问了别后健康等无关重要性的问题,侍者上菜,是柳少一桌的,冯少兰少一桌来得晚,点的又是讲究火候的菜,当然不可能来得那么快。

燕行对兰少表示歉意,自己回桌陪小萝莉吃饭,他们三人,本来四缺一就是一桌,而兰少也有陪同,他不好邀请兰少共坐,大家各吃各的。

兰少也理解燕少的顾虑,再说,他也不会轻意与并不熟悉的人家吃饭,以免被人想歪,他暗中观察那个细小的女孩子,心中疑惑,猜不透小女孩究竟是燕少的亲戚朋友家的孩子还是私交不错的朋友。

猪肉粉条一来,柳向阳兴奋的配菜,将烧烤串和小吃从竹签上取来,弄些猪肉粉条拌在一起,做成一小碗大杂烩,再拌上红红的辣椒,吃得那叫个欢乐。

乐韵对柳帅哥的吃法不敢恭维,那种大杂烩固然有味道,却生生改变了菜的原有风味,变得不三不四,极为奇怪。

对于柳某人那种搞怪吃法,燕行已是见怪不怪,反正向阳经常突发其想,把各种东西混合做大杂烩,并且乐此不彼。

三人很认真的用餐,足足吃了半个钟,吃得很满意。

在他们吃饭时,很多客人走了,之前客人们的帐全由冯少承包,只有后面来的客人才自己付款。

柳帅哥仨用完餐,也不占座儿,主动让位。

燕行向兰少说了句“失陪”,当看到小萝莉扛着几乎把她压得连头都找不着的大布娃娃,笑得差点失控,实在不忍心那么辛苦,主动帮她将绒毛狗狗提来放自己肩上。

小萝莉个子矮,绒毛玩具又那么大,让她扛着出去,所经之处必定如扫把扫过,扫翻别人桌上的碗筷,真是那样的话,那画面绝对不怎么美丽。

燕少个高,将大绒毛玩具放肩上,那是半点不损他的英武气势,那只大狗狗趴他肩上,头朝后,后腿搭他肩上,样子特别的喜感。

能把人盖住的大绒毛玩具被提走,乐韵总算得到解救,提着自己的背包,无比幽怨,燕人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弄个超大号的绒毛狗狗,然后让她明白她有多矮多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有了对比,乐小同学越发感觉自己的矮小,心里阴影面积无限扩大,嘟着嘴,拿眼刀子戳燕人的后背,哼,以为高大就了不起?惹她不开心,照样揍他。

燕某人扛布狗狗的形像太耀眼,柳向阳笑得肠子快打结,还得努力的忍着,提着没吃完的小吃和烤串跟在最后面,嗯嗯,小行行太霸气有没有?小行行那么冷的一个人,竟然也会主动想办法招哄小孩子,简直太神奇。

二男一女仨出餐馆,找到停路旁的猎豹,上车。

柳大少仍然当司机,当将车开出远离餐馆的很远很远的地方,他才漫不经心的问:“小行行,刚才那位姓男还是姓女的某位,跟餐馆主人家好像也是旧识。”

“那位兰少是兰花的兰,不是男女的男,”不用向阳说,燕行也能猜得到向阳又在玩什么字谜游戏:“兰,也不是他的全姓,取的是其中一个字,兰少来自华夏古武世家之一,餐馆真正的主人也是古武家族,古武世家之间有往来,大家认识是正常的。”

“我说帅哥,你们要谈什么机密问题,请回学校后你们关起门再谈,或者让我下车,我对你们说的那些没兴趣。”

两帅哥肆无忌惮的说古武,乐韵真的想捂耳朵,两帅哥往他们身边凑,她就无端被人给当成目标,如果再扯上古武秘密,得,她以后也别想再安静了。

“小美女,你今天都当众用点穴手,餐馆主人和那位兰少也看到啦,你对古武不感兴趣,别人也会对你感兴趣的。”柳向阳笑嘻嘻的接过话茬。

“怎么回事儿?小萝莉点了谁的穴?”燕行顿觉一阵头痛,如果小萝莉真在餐馆里对人点穴,小萝莉很快就会被古武界关注。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是有人想欺负我,泼了我一杯豆奶,我这人心眼特别小,又是睚眦必报的,能报的仇不留隔夜,当然不客气的回敬一杯,然后,他不干了,还想拿豆奶泼我,我不客气的让他当木桩子罚站。”

“谁泼你豆奶?泼回去太便宜了,你应该打死他,在那家餐馆里有人欺负你,你往死里打也没事,出了事也有店家帮兜着。”小萝莉说得云淡风轻,浑不在意,燕行气得俊容冒黑气,他们好不容易请小萝莉吃个饭,有人竟然胆大妄为的泼小萝莉豆奶,那般羞辱小萝莉,不往死里整怎么说得过去。

“啥?那家店那么牛?”乐韵惊讶的瞪圆眼,在那家餐馆把人打了,他们还帮兜着?那得多牛气的身份。

“那家餐馆的幕后主人姓轩辕,轩辕黄帝之嫡系后裔,华夏民族神秘家族之一,不管哪朝哪代都有特权,轩辕一族历来不管世俗事,鲜少出现于大众视野,但在整个华夏土地上谁在轩辕一族的地盘上闹事,不管对错,挑起事端的人都是错的一方。餐馆内部人对外一般说姓宣,古武界人才知道是轩辕姓。”

“我的个乖乖,真是轩辕氏?”柳向阳啧啧称奇,因那家餐馆的特殊性,他猜着必定不是一般古武界家族,没想到竟是轩辕氏。

轩辕氏,与伏风氏等姓氏都是华夏最古老的姓氏家族,早已深居简出,然而,其神秘从来没有因时代变迁而消亡。

华夏民族自称于炎黄之子孙,炎黄之黄即是轩辕黄帝,所以轩辕氏也是华夏民族之魂,可想而知其影响力有多大。

餐馆主人是轩辕氏,古武人士都不敢轻易去撒野,何况一般普通人。

现在,柳向阳也明白一件事,难怪建国之前的动乱之年,有位军阀不信邪,去挑战餐馆的规矩,虽然当时的店主被军阀打得一命咆呼,餐馆关门大吉,而那位军阀也没得善终,不久便惨死,如此看来,那位军阀是遭了报应。

乐韵抱头,连神秘轩辕氏都冒出来了,不得了,这个世界果然不像表面看到那样简单。

“本来就是轩辕氏。小萝莉,泼你豆奶的是谁?”燕行很淡定,轩辕一族在京般有个小驻地也不是秘密,而且,不止轩辕氏,很多古武家族在京都有落脚点。

“就是冯家那位小子。”柳向阳嘴快,飞快的接过话:“你有事去了,我也有事去了几分钟,回头就见那小子被小美女点穴杵在那儿,小美女说了原因我才知道那家伙欺负小美女,本来想收拾作死的冯小子一顿的,想着地方不合适,就没动手,后来店主的一位少东家出来处理了。”

“轩辕少东家?怎么处理的?”

“店主少东家跟那位兰少也认识,问小美女想怎么处置闹事者,小美女把问题丢给兰少,兰少帮冯小少求情,请小惩大戒,店主少东家没把人扔飞,让他给在座的客人买单,我们一桌是店主免单。”

“哦,古武家族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小惩大戒倒也说得过去。”兰家少爷开了口,轩辕公子没有严惩闹事者倒也说得过去,同为古武家族,好歹总要给点颜面。

他平静的评价一句,微微侧面望虎着张俏脸的小女孩子:“小萝莉,你和冯金鳞有什么旧怨?冯金鳞就是今天那小子。”

“有点小恩怨,”提起小流氓,乐韵郁郁不乐:“就是上次去军营后,我到市里溜跶时去一家游泳馆玩水,那家伙跟他们朋友们也在,仗着水性好,在游泳池里对我耍流氓,我给了他一脚,那家伙恼羞成怒,还想对我使坏,我将他踩水里让他喝了几口尿水,他今天看到我大概又想报仇雪恨,我不高兴,就罚他当木桩子站着享受万众瞩目。”

对小萝莉耍流氓?燕行整张脸一秒变得墨黑墨黑的:“小萝莉,你有没被他占去便宜?”

柳向阳翻白眼,就猜是那样,冯家那小子从小就色,之所以一直没闹出什么大事来,一来是因为那小子还有点眼色,只色没什么后台的女孩子,不敢碰权贵家的太子女和千金公主,所以平安无事。

以冯家小色狼的尿性,见着小美女一个人在游泳池玩耍,必定以为是没啥后台的普通女孩子,色心大起,干出什么大耍流氓的事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

色到小美女头上,能有好果子吃?冯小色鬼被灌水,只能怪那小子夜路走多了,所以终于撞上铁板。

“被摸了屁股和大腿。”乐韵的脸也是黑的,那是她的黑历史,因为不会水,所以稍稍慢一点点就被人占去便宜。

咻,这一下,柳大少和燕大少两人的脸上黑气腾腾乱飘,小色狼竟然敢摸小萝莉臀部,敢摸大腿?

“该死的,猥琐未成年人,必须要教训一顿!”柳向阳磨牙,小美女还是个孩子,他们忙着保护,那该死的小色狼竟然使咸猪手,教训,必须狠狠的教训!

“小萝莉,别生气,这事儿我们一定帮你讨还公道。”燕行的脸比包公还黑,阴森森的磨磨牙:“我们是成年人,不好跟小青年计较,这种小事交给小十六。”

“哈哈哈,有贺小十六出马,保准马到功成。”柳向阳阴郁的脸瞬间云散雾开,贺家小十六那个熊孩子是出了名的小魔王,魔疯起来能把人折腾疯,让贺小十六去找冯小色狼谈人生谈理想,必定能让冯小色狼从此见水就怕。

“其实不用你们帮忙,我自己的仇我自己会报。”她的便宜哪是那么好占的?占了,早晚有一天要承担后果。

“你自己的份归你自己,我们的份子算利息。”他们挖空心思在想怎么把人拐进部队当军医,有人还跑来欺负人,这可是他们表现的时机,必须要抓住啊,他们若不帮讨还点利息,岂不显得太无能。

乐韵本来想阻止两帅哥帮她出头,再一想,算了,由他们去吧,看看那位帅哥能把小流氓整到哪种程度。

决定小十六出马帮报仇,燕行心里的气稍稍的散了些,冯家跟兰少攀上关系,不过,不管冯小色狼攀上谁,欺负小萝莉,等讨还公道再论。

再说,就算冯家攀上兰少那根高枝又如何,他也是古武传人,兰少还不至于为一个成事不足的小孩子跟他翻脸。

至于小萝莉,她在轩辕氏眼皮子底下露了点穴手,想必很快整个古武世界都会知道消息,会暗中关注小萝莉,查探她出自哪家。

他不喜欢有人抢小萝莉,可小萝莉那身奇学想藏也藏不住,终有一天会暴光的,不如不遮不掩,大大方方的展示人前,总比被人不断暗中试探更安全。

燕行揉太阳穴,感觉想拐小萝莉当军医的事难度越来越大了啊,这不是个好兆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