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三章 密谈/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少从轩辕家茶楼离开并没有急着回冯家别墅,街迎寒风漫步,走了一阵,接到一个电话,打的奔向一条老茶街。

京城有几条老街曾经茶馆最多,随时代发展,街道经营项目也与时俱进,变得五花八门,但是,仍有小部分老字号茶馆没有改行。

送兰少的的士驶进老街,速度减慢,边走边寻找客人指定的茶馆,找到地头,在沿边缘的地方暂停。

付了车资,兰少整整衣服,缓步走至砖木结构的老茶馆门外,掀开挡寒风的帘子,和向内挤的风一起进大堂。

茶童热情的迎接客人,兰少驾轻就熟的直奔二楼,边知会茶童:“梅字雅间。”

“原来是兰少,您请,二少爷很快就到。”茶童原不知是贵客是何人,当听到客人报出的雅间就知道是谁,送客人到楼梯,目送他上去,他去吩咐泡茶。

兰少登二楼,找到梅字雅间,推门而进,雅间已打点好,收拾得整整齐齐,多宝阁里陈放着花瓶古懂,盆架上的四季盆栽茂盛,屋中设被炉围桌,摆好精美茶具。

主人还没来,兰少行至被炉的客位入坐,被炉内的盆烧了木炭火,透着暖意。

他只坐得一小会儿,有茶童送来四色糕点,四色水果,再之,又提来煮水用的小火炉放在被炉不远,将泡茶用的水放炉子上煮,又摆开小桌几,放上冷水热水,提来烧火用的无烟炭,洗手用的水和盘。

弄好物品,茶童又轻手轻脚的退出去。

过了几分钟,又一个年约三十的青年进茶馆,一衣黑色风衣裹在身上,衬得人挺拨如青松,剑眉星目,薄唇微抿,顾盼间从容大气,沉敛的双目里蕴着剑锋冷厉光芒。

迎客茶童看到东方家的公子驾临,恭敬的回禀:“二少爷,兰少在楼上。”

“哦。”青年淡然哦一声,直奔二楼,登上二楼将外套脱掉,只穿白衬衣,走到梅字雅间踏门而进。

“清西,你来的有点迟啊。”

“方少,不是我来得迟,是你们来得太早吧。”兰少知道方少指的是纳兰家进京有点迟。

“没有外人,叫我东方金刚就行了,方少方少的叫,被人叫得多了,我都快以为自己真的姓方。”

方少走到被炉旁将外套扔在空着的一张椅子上,洗手,到主位坐,从炉子上提起烧开水冒腾热气的壶洗用滚水茶具。

“彼此彼此。金刚,两年多不见,你倒越发的洒脱了。”兰少也笑着脱下外套,扔在空椅上。

“那是,好不容易能出来喘口气,再不洒脱点,会憋死的。”

方少洗好茶具,拿出茶叶,泡茶,再分茶。

兰少接过茶饮了一口,清澈碧绿的碧罗春茶汤,鲜爽甘香。

“你去拜访过宣少了没?”方少品一口茶,帮客人再续。

“原本预备明天投帖拜访,今天被推荐吃饭的地方正是轩辕家餐馆,碰巧与轩辕少主打个照面,之后去茶楼正式见了一面。”

“谈得如何?”

“不如何,你知道的,我与轩辕五少倒是熟悉,与轩辕家少主并没有什么私交,宣少修为又大进,真是急煞我这等资质平庸之辈。”

“那厮就是怪才,不能以常理而论。”提及轩辕少主的修为,方少也难免心酸郁闷,那厮天赋悟性太高,明明比他们年少好几岁,修为却是后来者居上,想想就叫人心塞。

“确是。”兰少心有戚戚,也不再想那些,言归正传:“你们一个个跟狗鼻子似的,闻风而动,早早进京,可有收获?”

“无。”提及来京目的,方少更郁闷:“贺家保密工作做得太好,根本找不到人,唯一的线索就是山翁老人的弟子,可惜,连军总医院的老专家追着他问,他也不透露半个字,如今就僵等着。”

“僵等着?意思是他露出点口风?”

“大概是被追问得恼了,燕少只透露说如果想找帮他太外祖母治病的人,耐心等着,等到那位高兴了,自然会露面。”

“这不是等于没说。”

“对啊,可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拿刀架他脖子上逼他啊,谁敢那么做,等于是逼山翁老人翻脸。”

“你们有没跟燕少见面?”

“没呢,燕少有公职在身,现今又在青大进修,据可靠消息,前些日子听闻不知何因,许多人盯上燕少,我们这样的人不太方便跟他见面。”

“我今天在宣少那里遇见燕少与他朋友在用餐,聊了会子,我还想邀你这个周末去青大学校走走,约他喝茶,如此看来,我也得将日期延后。”

“还是迟些吧,有合适的契机再见面比较好些。”

“金刚,你消息灵通,有没听说古武界谁家出了女性天才后辈?”

“女生天才?东方家有我姐东方金枝,姬家有个九小姐姬九凤,澹台家有个澹台觅雪,散修吕家有个吕凌霜,据我所知,就几个才算得上天才,其他的女性古武修行者资质算不上天才。”

“除了这些,还有没新起之秀,比如,大概十二三岁左右的天才女孩子?”

“不到二十岁的,只有关外赫连家有个庶支的赫连青荷勉强对得上号,只是,那位算起来也有十七周岁,听说是位高挑修长秀发飘飘的美女,明年高考,可能会考来京城读大学。”

“应该不是那位,我说的是位头发短的像男生,很水灵很俏丽娇小的女孩子。”

“如果不是赫连家的,我就不知道了,据我所知,各家没有对得上号的女孩子。”

“那么,山翁老人或者他的朋友可有收女弟子?”

“没有。”

“这就有点奇怪了,”兰少一手横搂于腰,一手摩抚下巴,一脸沉思:“我今天遇见燕少时,他的朋友当中一位应该就是他的发小柳家三少,另一个就是我说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小小年纪修为极高,因为冯家少年招惹了她,小女孩以一根筷子点穴,将冯少给生生点得无法动弹。”

“点穴?”方少差点以为听错了:“你没弄错,小女孩会点穴?”

“对,是点穴手,她点了冯家少年的麻哑穴,后来还是我亲自解的,小女孩出手速度极快,设身处地而论,如果换作我,我有可也不能完全避过去,而且,小女孩出手,我察觉不到内力波动。”

“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会点穴?你在骗我吧,十二三岁能有多深的内力?我姐算是佼佼者,十四岁才真正入门,苦修三年,十七岁才修出一丝内力,二十五岁才能掌握点穴术,莫说女性,就我们这些家族中天赋极不错的人才,也并非个个掌握了点穴。如果你说的那人真是十二三岁就有内力,那岂不是逆天了?”

方少真的无法相信一个十二三岁小女孩有内力的事实,如果内力真那么好修,古武何至于没落?甚至有些东西还失传。

不到十六岁的人女孩子有内力,会点穴,跟天方夜谭夜没差别,如果真的有,那么,他们这些古武家的天才哪有脸见人,都可以上吊自杀。

方少觉得一定是纳兰四少看错了,估计是个几十岁的老女人在装嫩,这年头,化妆品能化腐朽为神奇,能把凤姐妆成西施,想把一个老女人化妆成十几岁的女孩子也不是什么难题。

“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孩子年龄不大,你知道的,我们这样的人直觉很灵,我相信我的直觉。”

“十二三岁会点穴……”方少喃喃自语一句,陷于沉思,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如果真修出内力,那真的天才中的天才,值得每个古武家族或门派倾心培养。

如果,那真小孩子不是古武世家的后辈,会不会是某个隐门弟子?

隐世门派大多底蕴深厚,一旦找到天赋极佳、悟性高的小孩,再辅以各种资源加持,修为一日千里也不在话下。

他不是瞎猜,是依据的,比如燕少,山翁老人就是某隐世门派之一系,归隐深山修行,直到他带弟子参加古武大会,修行界才知山翁老人后继有人。

这一次,是哪个隐门弟子重现江湖?

方少觉得既然燕少认得那位小女孩,说明其师门必定与山翁老人和燕少有些渊源,如此,查起来也省点手脚。

兰少耸耸肩:“照这么说来,目前还没人知道燕少认识的那个古武女孩的底细。”

“我的消息中没有古武界有新生之秀的信息,也没有有关燕少新结识古武天才女的记录。”

“目测,那个小姑娘出身有点神秘啊,金刚,有没兴趣挖掘天才背后的来龙去脉。”

“想要资料共享就直说,何必拐弯磨角。”

“这叫委婉。”

“得了,在我这里委婉含蓄没什么,在澹台家女天才面前还那么委婉含蓄的话,当心哪天后悔。”

兰少微微一窒:“今天不谈风月,喝茶。”

“喝茶。”

两人相对品茗,不谈风月,只叙朋友之情,直至兴尽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