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四章 有外币啦(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少柳少陪同小萝莉在回校的路上顺便下车去逛商场,拧回很多东西,待回到青大,学生们在上下午的第一节课。

两俊少优哉悠哉的将车开到状元楼,下车后提出大包小包,一脸狗腿的等着小女生,意思很明显——送小萝莉上楼,然后当然就是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走好蹭饭。

两帅哥的心思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乐小同学权当没发觉他们的意图,将背包单挂一边肩膀上,扛自己的绒毛玩具走向楼梯。

小萝莉娇小玲珑,抱着个大狗狗,那公仔狗狗的太大,不管怎么抱,不是大长毛腿快蹭地就是头与耳朵快拖地,看上去就像是一坨绒毛玩具在移动,燕行看得心情愉悦,又不忍见她被绒毛玩具“欺负”,将手里的东西交于一只手,伸手抓起绒毛玩具:“小萝莉,还是我来帮你抱玩具,免得一会蹭到楼梯阶上的灰尘。”

哼哼,居心不良。

听到燕帅哥那种欢快的语气,乐韵幽幽的吸吸鼻子,燕帅哥特意弄个超大号的绒毛狗狗给她,肯定就是想让她和玩具作对比,以此对比出她的个子有多矮。

人家已把绒毛玩具买回来了,又不能拒收,她干脆不跟燕帅哥计划,大大方方的撒手,让燕帅哥提走绒毛娃娃,自己只提自己的小背包,迈着小八字步儿,趾高气昂的爬楼。

孔雀!

瞅到小美女那昂首阔步的背影,柳向阳脑子里闪过孔雀的样子,小美女回到青大就得瑟起来,活脱脱像只骄傲的小孔雀。

小萝莉扔下绒毛玩具,欢蹦乱跳的开溜,燕行忍俊不住,唇角勾起,小萝莉生气的时候是拳头硬就是硬道理,不生气的时候可爱活泼,谁天天跟她一起生活,生活一定妙想无穷。

他一手拧着几个很沉的袋子,一手帮扛着超大号的绒毛大狗,快步跟上小萝莉的脚步,跟着她矮子登楼梯——步步高升。

柳向阳特别兴奋,小美女今天没拒绝他们送她上楼,说明心情不错,晚上的晚餐又有着落的节奏。

两俊美不凡的大少爷跟着小女生爬到四楼,不费吹灰之力跻身女生宿舍小客厅,不用主人说什么,将提来的东西分开放,水果和饼干零食之类的放写字桌上,青菜类的放小冰箱旁。

放好东西,柳少去开暖气熏屋子,燕少溜到小萝莉看书的地方,将绒毛长耳兔和小黄鸭提到书堆上,将绒毛大狗狗放瑜珈毯上当坐势,摆放好,他还坐了坐,软绵绵的,不错。

安置好绒毛狗狗,燕少脱掉外套,顺势坐在地板上摸过一本砖头似的植物志,装模作样的好好学习。

柳少也依葫芦画瓢,将外套扔在一把椅子上,跑去抱本书啃,以示证明自己也是个有上进心的好青年。

回到自己的窝,乐韵将背包送去卧室,换身家居服,到小客厅一瞅,那两帅哥有模有样的捧着书本,装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她眯眯眼儿,不理会他们,进厨房拿电热水壶装水放小客厅,又去找药材。

找出几种药材扔壶里煮,又回到卧室,悄悄的反锁上门,先在宿舍里翻箱倒柜的折腾一顿,造成在找药材的错觉,然后溜回空间。

小灰灰跟着小狐狸在龙树顶的枝丫上睡觉,发觉主人回来了,吱吱欢叫着沿树身下溜,小狐狸默默的叹气,也慢吞吞的下树。

乐韵回到空间,观察一番,风风火火的摘药田里的果蔬,把那些不收就会老的蔬菜和瓜摘回。

小猴子速度太慢,小狐狸懒得浪费时间,将小猴子抓起来扔自己背上,背着小墨猴从龙血树上滑下来,穿过草坪到花圃石阶上,一个纵跃飞扑着跳到人类小丫头肩膀上,甩着毛茸茸的尾巴摇呀摇。

小猴子趴小狐狸背上,一只爪子抓着狐狸毛,一只爪子偶尔去掐点花朵叶子吃,自得其乐。

自己工作太忙,乐韵没空陪小灰灰玩耍,匀出十来分钟以最快的扫荡需要打理的作物,去洗手脚,跑到自己去太行山采药时捡回的酒坛边,绕着欣赏。

在捡到酒坛那天,酒坛内的酒还差两个月满二百年,当搬回空间放置这么久,它已经满二百年。

两百年的酒,表面一层凝胶似的红冻体,酒体呈果冻状,透剔如水晶。

绕着走了两圈,乐韵肉疼肝疼一片疼,她不舍得动酒啊!

可是,如果想解“醉仙”,必须要好酒,商店里能买到的高度酒远远达不到作解药原料的要求,唯有她收藏的这坛酒才够格。

如果没有这坛酒,短时间内她也凑不齐药让乐某人苏醒。

为一个臭男人要浪费自己的珍宝,实在太不合算。

心疼肉疼,疼得心在滴血的乐韵,摸摸心口,这是在挖她的肉啊,她能问燕帅哥要精神抚慰费么?

最终,还得忍着割肉似的肉疼,从自己的家什里找出两只没有任何砂眼和瘕疵的白瓷圆肚瓶,碗,勺子,再次用井水洗净,装在一只篮子里盖上毛巾,放在酒坛不远。

再去拿一盆水放一边,做好准备工作,拿只小凿子轻轻的敲打酒坛表面的泥封,将泥封层敲碎,剥落封泥,里面是一层红布,二层油纸,三层棉纸,再下面是嵌套式的软木酒坛盖子。

乐韵小心翼翼的启拨酒坛软木塞,尽量不震动酒坛,费尽九牛二虎之气才将坛盖摘掉,顿时,一股郁气扑鼻而至,那香,令人灵魂欲醉。

饶是从没品酒,她也能闻香辩品质,绝代佳酿,可遇不可求!她无意间得一坛是运气,如果要论价值,一口当值万金。

疼!

这样的好酒要舍出一点去配药,乐韵心脏抽疼抽疼的,因为心疼,所以倒没有被醉得神魂颠倒。

她没有醉,小墨猴吸了几口香气,眼睛迷离,摇摇欲倒,没坚持一分钟,软软的趴在小狐狸背上,两只小爪子还紧揪着小狐狸的毛发就那么睡着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人没醉,小猴子醉了。

“好酒!”小狐狸闻着香味,眯起金色的眼瞳,此酒,勉强配得上供奉神族的贡酒。

“不要打酒的主意,否则剁你尾巴。”听到迷醉似的赞叹,乐韵骤然醒悟,恶狠狠的警告小狐狸,狐仙先眼馋她的墨缸,又夸她的佳酿,敢偷吃偷喝,她一定剁狐狸尾巴。

“哼,你以为人人都像小丫头你一样眼皮子浅。”小狐狸不屑的撇尖尖的嘴,他喝过的酒比这种酒好多了去,这酒只能算人间佳酿,在仙酿面前不值一提。

“有自知之明就好,敢偷吃东西敢偷酒喝,一定剥皮剁尾巴做围脖。”乐韵也不费话了,戴上手套,抱瓷瓶,拿勺子轻轻的划开酒面红色凝膏,勺起来装瓷瓶里。

装得小瓶红色凝膏状体,将瓶子密封,抱起另一只大一些的瓷瓶,用勺子将表面酒冻弄开,勺取水晶状果冻酒体,装满一瓶,密封瓷瓶。

取出些许酒,乐韵飞快的盖坛盖,捂得严严实实,再蒙绵纸、油纸,红布,又用从坛盖上剥下来的泥土和一些新泥,将坛盖重新用泥塑封起来。

密封好酒坛,洗净手,取小量井水将取酒的勺子冲洗干净,又往里水里添加了约有两滴水滴量的酒体,调匀,装在一只玻璃管瓶里。

主药有了,还需要此配料,找出一些药材,忙忙爬出空间,坐在卧室里,拿出捣钵捣敲。

燕行和柳向阳坐在小客厅,抱着书本装模作样的学习,耳朵则倾听卧室的声响,先听些杂乱的声音,然后安静了,他们猜着那是小萝莉在找药,调制。

又过很久,再传出细细碎碎的碰撞声,然后又没动静,过阵子,又是杂七杂八的声音,如此反复。

小萝莉不出来,电水壶一直在熬煮药,香味散开,中药味弥漫一屋。

燕行怕水煮干,差个十几分钟去瞅一瞅,当他又一次担心电水壶的水煮干跑去查看时,躲起来研药的小萝莉终于露面。

“小萝莉,这个好像快没水了。”看到小萝莉捧着玻璃管瓶架子和一些东西出来,燕行没话找话,硬是找出个话头当开场白。

“还没烧干,至少还有一碗水。”乐韵踱着小八字步挪到熬药的地方,拨掉电源,坐地上配药。

柳向阳麻溜的凑过去看热闹,两帅哥睁着眼睛,看小萝莉从几个小玻璃管瓶里倒药进一只大烧杯里,再拿烧开的药汤冲进去,然后再装进一只矿泉水瓶子里。

配制的药装满最小号可乐或雪碧瓶子的半瓶,墨绿色,除了药香,还有酒的郁香。

小女生调配好药,将瓶子放燕帅哥面前:“拿去给乐什么人喝,晚上喝一半,明早喝一半,第二次喝完药,不出半个钟就会醒来。”

看到小萝莉将药瓶给小行行,柳向阳内心拔冷拔凉的,解药配出来了,小美女是要赶他们走的节奏!

他不想走啊,他想蹭吃的。

你说,他们好不容易以拿解药为借口留下来,还没到傍晚,药制出来了,这……简直是在挖心哪,小美女就不能速度慢点,挨到放学时才完成,那样他们也就有足够的理由死赖着不走了啊。

心塞,想到晚饭又将成路人,柳少心塞塞的,难受。

当药瓶子推到自己面前时,燕行郁闷的心都酸了,就猜到会这样,小萝莉还是不想让他们蹭饭。

小萝莉不想收留他们蹭饭,他拼着不要脸,温声打商量:“小萝莉,我等晚饭后再送去,行不?”

“你们不赖我这里,随你们什么时候送去。”她没问要药费,两帅哥还好意思蹭饭?她用去大约三滴好酒,那三滴好酒普通人喝下去起码要睡七天,所以,酒不能直接喝,只能当酒头,三滴酒足能勾竞出十斤佳品,论价钱,比最上等的茅台还要珍贵。

“小美女,外面天寒地冻的,你就大发慈悲让我们在你里蹭蹭暖气吧?”柳向阳顶着张帅气的脸,眼神儿可怜兮兮的。

“越晚气温越低。”估计也就只有柳帅哥才能想得出那么蹩脚的理由。

“等到傍晚,人人都在外面走动,我们也就不孤单了,独冷冷不如大家冷嘛,人多,就不觉冷啦。”

“小萝莉,我们挨你这,不会影响你学习的。”

柳帅哥为留下来蹭饭,连脸都不要了,燕人也是一脸希翼的表情,乐韵算是败给没节操的吃货,哼了一声,收拾自己的工具,他们爱留就留吧,反正他们带了菜,她晚上就用他们的食材。

小萝莉没留人,也没赶人,燕行和柳向阳欣喜不已,麻溜的溜到书堆旁继续“看”书,小萝莉不轰他们,说明默许他们蹭饭喽,这个时候必须安份守己,当个安静的美男子。

收拾好工具,乐韵将私人用品送回卧室,再回到小客厅,看到燕帅哥放瑜珈垫子上大狗狗,嘴角抽了抽,当看到燕帅哥一脸讨好表情,她心软的没说教他,走过去,拿绒毛玩具狗狗当坐垫试了试感觉。

绒毛玩具狗狗很柔软坐着挺舒服的,乐小同学不讨厌,拿过自己需要扫描的书本,努力啃。

华夏国的下午,Yi国还是早晨。

米罗回到佛罗伦萨,他没有回自己家,而是与奥斯卡一起回教父家。

罗伯托在市里有房产,在市效还有一个小庄园,即种葡萄也种些蔬菜、水果,还有种麦子的田和可牧羊的草坪。

庄园需要打理,罗伯托聘请工人管理庄园,如果到繁忙季节会招临工帮收摘葡萄等事,平常由固定的八个工人常驻管理,除了种植物,还养有十来只羊,一群鸡鸭。

罗伯托养病需要安静安宁的地方,因此决定在小庄园静休,从机场直接回小庄园,当时已是凌晨,他们也没惊动工人。

早上,当恩佐老管家去取鲜羊奶时,工人们才知老先生回来了。

恩佐老管家吩咐不用厨师给老先生和少爷们做早餐,他和米罗、奥斯卡下厨,把东方小姑娘赠送给他们的饺子加热,再烧个汤和开胃菜,配上蕃茄酱,早上吃饺子。

奥斯卡早就对东方小美女包的饺子眼馋不已,当开动时,急不可迫的尝了一个,然后化身埋头客,再不管身外事。

罗伯托是个很讲究绅士礼仪的人,对于奥斯卡那种像饿了八辈似的吃相十分不赞同,待牙嚼细咽的吃完一个饺子,他立马就暂时将风度问题先搁一边,认认真真的开吃。

饺子有蘑菇馅,也有青菜肉馅,每一种口味都是那么的美味。

饶是在华夏吃过多种具有地方特色的饺子,四人觉得还是这次吃到的最令人回味无穷。

“米罗哥哥,东方小美女做的饺子好好吃。”饱餐一顿,奥斯卡眼巴巴的瞅着米罗,用意语与汉语相杂的话表达好吃。

“嗯,非常好吃。”米罗也然点赞,小乐乐太聪明了,会医,还会厨艺,完美的小萝莉一枚。

“米罗哥哥,以后,小美女会不会再请你吃饺子?”奥斯卡的心声只有一个:如果东方小美女再寄饺子给米罗哥哥,求分享。

“不知道哦,如果再去华夏的话应该会,我回国了可能性不大,食品不方便邮寄。”

“唔,还想吃。”奥斯卡闷闷的撇嘴,他能不能付邮费,然后请东方小美女把饺子航空过来?

当然,那话他可不敢当着父亲的面儿说,只能暂时将馋饺子的心思放下,等以后再论。

罗伯托享受一顿华夏美食,极为满足,等管家将餐桌收拾好,去庄园散步半个钟,又吃饭后水果,米罗和奥斯卡,恩佐老管家拿出从华夏带回来的药,拆出小包装,按要求把药包找出来,用从华夏打包回来的药砂罐熬药。

到八点,由奥斯卡和恩佐老管家守着熬药,米罗带着自己的行李和自己独有的一份饺子开车回市里,他没有直接自己的家,先在市里兜一圈,到一家银行附近等工作人员上班。

Yi国的银行早上九点开始营业,而Yi国人上班一般来说迟到是正常的,因此过了九点银行工作人员才上班。

等候已久的米罗帅哥,成为银行上午营业后的第一个顾客,他按照教父的吩咐,给小乐乐汇款。

在华夏时,他们原本可以给小乐乐转帐,不过,他和教父觉得还是回国后再打款比较好,在国外给小乐乐汇款就是外汇,小乐乐户头有多种币种,方便以后在世界各地行走用钱。

将钱存进小乐乐户头,米罗发信息,猜到小乐乐可能在忙着看书或学习,他没打电话,愉快的带上银行汇款手续凭证,开车回自己家。

因是跨国际汇款,所以要稍稍延点时间银行才有提示信息,米罗帅哥的短信几乎与银行短信前后跟到达款主手机。

手机短信提示声来时,乐韵还在聚精会神的啃书,在第二条短信来时才拿放写字桌台上的手机,第一条信息是米罗帅哥发来的,说平安回到佛罗伦萨,第二条是银行短信。

点开银行短信,看到入帐通知,眸子一亮,米罗帅哥帮他教父将一笔医药费存进她户头,整整十万欧元,等于七十多万人民币。

哇,她也有外币了!

看着那“欧元”两个字,乐韵眼睛一闪一闪的冒星光,有欧元的话,以后去欧洲游玩都不用再兑换外币,随时提取现金就行,米罗帅哥好体贴哇,连那一点都帮她考虑好了。

收到一笔外汇,心情大好,因为有两帅哥在,她不方便跟米罗帅哥聊天,回条信息,看看时间不早,愉快的去煮饭,做菜。

燕行、柳向阳不知小萝莉收到什么好消息,托其福,晚上吃到小萝莉给他们烧的最爱吃的菜,两人美滋滋的饱餐一顿,顶着满足的笑容离开女生宿舍,将解醉仙的药送到校外,交给来取药的兄弟送去监狱,然后才回他们的宿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