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六章 暗杀/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都的冬季从新历10月末开始,寒冷干燥,昼夜温差极大,新历12月已是隆冬期,晚间气温能下降到零下,早上起来看到冰冻是再正常不过。

E北冬天也会有雪,却不像首都那么早便入冬,身为南方人的乐韵,倒没有什么不适应现像,不过,外面太冷,她也不爱乱跑。

周六,大抵风太大,把雾霾吹散不少,天空比前两天明亮些。

逢周末,京都商场游乐场等等场所又热闹起来,各个旧货市场的客流量也比周一至周五那段上班族工作期要多的多。

因为天冷,旧货市场内游散商贩还是少了许多,各个区的摊位不再像以前那么拥挤,守摊的商贩们裹着厚羽绒衣或大衣。

乐韵到达潘家园已是九点过后,她早上倒是按依如既往的起床,因为空间里的火龙果和木通果实又有一批成熟,早饭后采摘完,出发时间便晚了些。

她是一个人行动,晁哥哥周六跟京大民大几大校有个交流会,燕帅哥和柳帅哥么,她才不想让两帅哥跟着当尾巴,当然不会通知他们,至于同班小伙伴们,他们要忙着各种讲座,忙着学习,她也不想拉着男生们疯,耽误他们的功课。

其实,那些都不是理由,真正的原因是乐小同学最喜欢独来独往,她需要找东西,一个人最安全也更自在。

独自出行的乐韵,背着自己的背包,一步三晃的晃进古玩市场,先在大棚区找个合适的角度,开启X光射线眼扫描,入目所视,竟然没看到多少灵气,有个地方倒是有道比较浓的灵气,可却同时伴随着黑气。

次次捡漏,那是不可能的,她也深知其理,因此也并没有气馁,粗略的观察过,便走进大棚区,慢慢的找东西。

本着实用价值出发,乐小同学最喜欢的是各种瓷瓶罐子,没有商标的玻璃瓶或陈旧琉璃瓶,东西即好看,又能拿来装药,两全其美。

她慢吞吞的逛,看到能当药瓶用的物件就去砍价,偶尔为一个不起眼的小瓶子从三十来块钱砍价到到十来块,七八块,让别人无语,她乐此不疲。

逛了半个大棚区,入手十几件小玩意,塞在背包里,抱着战果继续寻找猎物,当又入手一只玻璃瓶,一番讨价还价达成交易,付钱后塞进背包,要紧不要慢的站起来,沿着商摊漫步而行。

且走且停,缓缓走出商摊,走到棚区外又走十几步,温吞吞的回头,冲着后面的人露齿欢笑:“小朋友,你跟着我逛了一条半商摊,还要跟到什么时候啊?”

小姑娘蓦然回首,后面三人一下子收住脚步,三人中有两是成年男子,年约二十五六,一个清秀,一个面憨,都是西装革履,稳重内敛。

两人护着一个小少年,少年高约一米四左右,一张轮廊线条分明的脸,小小年纪已有美男子的趋形,高挺鼻梁竖坦双眼之间,将双目匀分左右,他黑白分明的眸子纯净得像不沾尘埃的宝石,肤色却略略有些苍白。

小少年穿一身裁剪得体的香槟色小西装,像个小绅士,如果肤色能健康些,嘴唇红润些,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小正太。

两青年没料到小姑娘忽然转身,还直言不讳的问他们,紧张的看向小少爷,生恐慌小少爷受惊,他们小公子可是澹台家唯二的一位嫡少爷,珍贵无比。

澹台寻欢海拔比前面的小姑娘还低,当她转过身来,他微微昂头,露出天真的笑容:“漂亮小仙女,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总买些不值钱的瓶瓶罐罐。”

小少年人虽少,嗓音也带着稚气,却是极为清越,有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穿透力。

小少爷一开口,澹一澹二那紧悬的心落了地,小少爷会跟人说话,说明没受惊吓,心情也不错。

“英俊小帅哥,有句话说得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喜欢瓶瓶罐罐,所以看着顺眼就买了,再说这种东西除了能欣赏还可以拿来装盐啊葫椒粉啊,两全其美。”

第一次听一个小少年叫自己小仙女,乐韵乐得满脸花开,笑得眼睛弯成月牙,小正太太可爱了,如果将来她有弟弟,肯定也会这么帅!

她和小帅哥那拨人是萍水相逢,在逛商摊区,那三人不知道怎么就对她产生兴趣,总跟在她背后欣赏她淘宝。

因为他们没有什么恶意,所以,乐小同学便当不知道,可他们跟着逛了两条商摊还没有放弃的意思,她没法再装傻子,只能问问。

不得不说,小帅哥太可爱,他的话取悦了她,她也就不计较他们跟着她的事儿,心情很好,也乐得解释。

乐韵笑咪咪的说了爱买瓶瓶罐罐的原由,轻快的转身,决定去逛自己的,然而,就在转身的瞬间,耳朵里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几乎在同一刻,鼻子里闻到了金属发热的味道。

那是枪声!

在F省武夷山里,她听到过似乎的声响,那是子弹冲出装有消音器的枪腔的闷响,很微小,但是充满杀机。

感知与嗅觉瞬间自动提升到极限,也在那刻,她也捕捉到一点金属冷光,同时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道灰影快速走动,一闪间就被建筑物挡住。

直觉告诉她,那是针对她的。

敏锐的感知让她知道该哪往个角度退,她下意识的往一边一跳闪避,而在跳开的瞬间,又想到背后几步远的仨人,疾速转身。

而在旋身的时刻,乐韵再次听到沉闷的枪响,那一声与在F省山里所听到的子弹弹出狙击枪的声响一模一样。

危机感瞬间笼上心头,偏转的视线扫描到一点闪光,那个角度来自于她转身时的右手方方约四十度角位。

那一刹那,大脑运算与分析能力达到一个令人匪所思夷的高度,相关信息浮现,子弹相距约九百米,针对的人不是她,而是小少年!

按子弹来的方位,直指小少年心脏。

有人针对她,有人暗杀小帅哥,两起暗杀发生在同一刻,还真是太巧。

接踵而至的两声枪响,令乐韵的神经已自我调整到最佳反应,意识与行动一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身,疯了似的冲向小少年,一把将小帅哥捞起来抱在怀里,先用肩撞向小帅哥右手边的青年,再撞向左手边的保镖,将两青年撞开。

小姑娘笑容灿容的解释了淘瓷瓶的原因,澹台寻欢正想再问她几句,见她轻盈转身,下意识的想跟上去,仅只抬起一只脚,那转身的女孩儿忽的地跳开,又突的转身,他细长的眉毛拧了一下。

就在他刚皱眉的当儿,比他高一点的穿黑色呢子大衣的小女孩旋风似的冲到面前,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抱住他,向着之大棚那边蹿,当被小女孩抱个满怀,他才听到脆脆的声音:“危险,快闪开。”

澹一澹二在小姑娘转身时,眼角余光望向小少爷,当小姑娘猛地转身冲来,他们下意识的保护小少爷,谁也没想到他们才生出阻挡小姑娘靠近的意识,那娇小的人影已极速掠至,抱起小少爷就退。

他们刚想抓向小姑娘,小姑娘清脆又带着冷瑟的声音蓦然冲进耳朵,与此同时,他们看到一点冷光疾射而来。

澹一澹二后背涌上寒意的同时被一股大力撞得向一边歪去,他们反应也极为迅速,就着那一歪之际,极快的向两边闪开。

澹台家的两护卫敏捷的退开约二米来远,也在那刻,他们又看到另一点塞光,那闪烁着冷光的二颗子弹先后斜刺着射至,正冲着之前他们小少他站的地方,因为那地方失去了目标,子弹“嘭”的撞在硬化的水泥地面。

子弹的冲击之力是惊人的,撞到水泥地面,硬化地板被震裂,子弹着地点被炸出一小坑,碰撞之响声像轮胎爆炸一样的刺耳。

力量碰撞声中,两粒子弹反弹着蹦起来,乱蹦乱跳。

刺耳的震响传来,市场来的声响嘎然而止,许多人一脸懵,完全想不到发生什么事了,部分人则想到车胎爆炸,或煤气爆炸。

澹一澹二闪得快,但子弹蹦起来时差一点溅到澹一面门,他又向后疾退两步,也没管那子弹,与澹二火速转身去找小少爷。

当被只比自己高一点点的小姑娘抱住,澹台寻欢听到那句“有危险”的话后没有尖叫,眼睛望向小姑娘背后方向,因小姑娘跑得太快,他没看楚子弹飞至时的一幕,直至闷响之后小姑娘停下,他才看见蹦弹起来的子弹粒。

盯着那两点闪烁的冷光,他的脸色又苍白了两分,也没在意胸口被小姑娘面前的背包硌着,冷泠泠的眼神看着乱跳的子弹,两手情不自禁的攥紧。

抱着小帅哥冲进大棚,到了安全地方,乐韵才站住,待听到小帅哥两保镖追上来了,她转过身,视线捕捉到远处还在弹跳的一点冷光,折身往回跑,将怀里受惊而身骨僵硬的小少年塞进跑过来的一位青年保镖怀里。

“小帅哥爱惊了,你们赶紧回去吧。”大棚里有商贩,也有顾客,她不能明说有暗杀,太危险,只能暗示他们赶紧走。

两青年飞奔到小姑娘身边,小姑娘就将他们主子塞过来,澹二正好是被选中的人,他立即抱住小少爷。

澹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将小少爷塞给澹二的小姑娘灵巧的绕过澹二,如箭矢般冲向之前他们站立的方向。

小姑娘将自己塞给护卫,连名都没留就跑,澹台寻欢也没有叫她留步,那个小姐姐身手不凡,她往那边跑必定有她的道理,叫她只会误事。

“我们走!”澹一没有跟上去,转头催澹二撤,小姑娘将小少爷带离险地,于澹台家有恩,但现在情况未明,他们不能再分人手去问小姑娘姓名,只希望有缘再会。

澹二也知此地不宜久留,当以小少爷安全为重,二话不说,抱着小少爷往人群里冲,两人很快便混进人流,不动声色的向大门那边撤离。

当两青年护着小少年人群里,偌大的古玩市场里也恢复热闹,有少量人好奇刚才的闷响,而大部分只当是当哪里轮胎爆了。

而离事发点最近的商贩们和买家们因为关注点不在大棚外面,所以也没人知道就在眼皮子底下发生一次暗杀。

乐韵丢下小帅哥之后,边跑边掏口罩,跑出大棚也戴好口罩将脸蒙住,又摸出一副手套戴起来,飞快的冲到刚落地还在滚动的一颗子弹边,弯腰将子弹粒捡起来。

弹子的温度极高,还滚烫滚烫的,她捡起子弹粒子便借往面前背包放东西的假像将子弹丢进空间存放。

另一颗子弹滚出好几米远,甚至还在滚动,乐韵跑去拾起收藏,撤开腿往一个方向跑,那个方向是旧货市的餐饮区,也是第一颗子弹来源方向。

拿出最快的速度一口气冲到大棚外的通道尽头,用鼻子闻嗅空气,因为当时凶手在风头,她闻到了一点凶手的微弱体味,希望籍此找到人。

冬季风太大,早把气味吹散,而古玩旧货市场的气味纷杂,想要搜索残留的凶手气味极为艰难。

繁杂的气味里仅残存着一丝凶手的气味,为了确认,乐韵又松开口罩嗅了嗅,转过建筑转角,朝着一个方向追。

古玩旧货市场极宽,路又是四通八达,顺着气味儿一路追,在旧货市场兜了半圈,追出大门。

到了市场外,天高地阔,连最微弱的气味也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没了气味线索,哪怕嗅觉再好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乐韵叹口气,她招惹谁了,又变暗杀靶子?

虽然不知道谁看她不顺眼,既然已出手,想必有一就二,如若暗杀她的人以后还会有行动,她终会找到罪魁祸首。

难得出来淘个宝,却莫明其妙的遭受暗杀,凶手也跑了,乐韵心情十分不好,又不想空手而归,去另一个旧货市场淘宝,受了惊吓,总得淘点好东西安慰自己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