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七章 我喜欢小仙女/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玩市场内不安全,澹一澹二护着小少爷,片刻不停的撤出市场,招了辆的士回澹台家在京城中的落脚点。

澹台家在京城的落脚点是一座四合院,朱明朝晚期风格,位于京城中心区朝阳老四合院群区之内,与众多老合院居民四合院宅一般无二。

老四合院区内有许多地方不能通轿车,澹一澹二护着小少爷到离家不远的地方下车,步行一段路,穿过两条小巷子才到澹台家。

澹一抱着小少爷,澹二敲开四合院门,开门的是中年人,等两护卫将小少爷抱进院,关上门。

院子里种了花草,隆冬季节,只有四季常青的花木傲寒迎风。

院子是二进的,澹一澹二绕过影壁,穿过第一进的外院进二进院,刚至内院抄手回廊,上房左侧当书房的耳房门开,走出一个七十来岁的青衫老者。

澹一澹二带着小少爷到上房耳房外,向青衫老者恭敬的弯弯腰,青衫老人看到抱着小主子回来的两护卫颇为惊讶:“外面不好玩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发生了意外,所以提早回来,寿伯,家主有没外出访友?”澹一怀抱小少爷,眼睛望着书房。

“家主在家。”寿伯正想请示一下,已听到书房内传来吩咐:“让他们进来。”

寿伯应一声,推开书房门,书房摆满书架子,每个格子里都是书,古色古香的书案后坐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一头头发花白,轮廊线条分明,依稀可见年青时的俊美风姿,穿一身牡丹寿字团的暗红唐装,慈眉善眼,颇为和蔼可亲。

澹一澹二恭声应命,轻手轻脚的进书房,走到书案前几步远,恭敬的弯腰:“见过家主。”

“不用多礼,阿欢怎么了?”澹台明光视线落在澹一抱着的小男孩身上,眼里浮现担忧。

“在古玩市场遭受不明暗杀,小少爷受了惊,有些疲惫。”澹一忙忙快步绕过书案,将小少爷送给家主。

“又遭遇到暗杀?”澹台明光眉心一皱,当澹一近前,伸手接过小孙子抱在自己怀里,果见小孙子一张小脸苍白,手脚僵硬。

他也顾不得其他,将小孙子调好位置,轻轻的帮推拿穴位,活血过宫,忙活好一阵,男孩儿僵硬的四肢才慢慢放松。

“爷爷。”澹台寻欢紧咬着的牙口松开,细声细语的叫了声。

“没事了,不怕,爷爷在。”澹台明光抱着小孙子,心钻疼钻疼的,面上不露半分,澹台嫡系子嗣稀薄,到他的第三代仅两男,大孙子先天羸弱,好容易眼见越来越健康,不曾想十五岁意外瘫痪,小孙子不足月出生,打小多灾多难

“嗯,我不怕。”澹台寻欢苍白的小脸上浮出明艳的笑容:“爷爷,我今天遇到一个漂亮的小仙女,是她救了我。”

“咦,漂亮的小仙女救了你?什么回事儿?”澹台明光惊讶打量小孙子,被他那明艳的笑容晃得有点回不过神儿。

“我在古玩市场上玩,好多的人啊,好热闹,看到个漂亮的小仙女长,得好水灵,比刚挖出来的人参还要白嫩,小仙女只买瓶瓶罐罐,还跟人杀价,有意思极了。”

澹台寻欢兴高采烈描述自己的见闻:“我跟着小仙女逛了很久,被她抓包,我跟小仙女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人暗杀,小仙女发现有危险,冲过来把我抱到安全地方,由此躲过子弹,爷爷,你说是不是小仙女救了我?”

“当然是的,救命之恩情同再造,这恩情可不能忘记,阿欢,小仙女叫什么名字,住哪里?等找个时间,爷爷带你去谢谢她。”

“这个……”澹台寻欢嘟着唇,闷闷的没了下文。

“怎么了?你不会没问人家名字吧?”澹台明光问了一句,瞧得小孙子表情闷闷的,便知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望向两青年:“澹一澹二,阿欢没有问人家姓氏,你们不会也没问?”

澹一将小少爷送到家主身边,又退到一边和澹二候着,这当儿听家主问起来,忙回话:“回家主,小少爷说的小仙女小姑娘身手敏捷,将小少爷带离危险之地将小少爷交给我们让我们马上离开,我们还来不及请教她的尊姓大名,小姑娘便冲向子弹落地点,市场内鱼龙混杂,三教九流都有,我们担心小少爷的安全,便没去追问,澹一以为有那样身手的人必定是古武世家或隐世门派后起之秀,终有一天会知晓她师出何人门下,到时再感谢也不迟。”

寿伯也赞同澹一的决定:“家主,澹一言之有理,那样的情况下当以小少爷安全为重,竟然知道是位小姑娘,我们暗中多多打探一二,看看是何家何派的女天才,总会有眉目的。”

“也好,原以为京城安全,没想到仍有人跟到京城对澹台家下手,必定跟之前那些小人同出一源,以后出去带上暗卫。”

“是。”澹一澹二恭敬应令。

“阿欢在我这里,不用你们时刻跟着,你们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明天我带阿欢去访故交,你们明早再来上岗。”

“是,家主。”澹一澹二后退三步,轻手轻脚的出书房,去前院找兄弟们自由活动。

两年青护卫离开书后,寿伯搬个椅子放到家主身边给小少爷坐,还铺上软垫子,搭垫厚毛毯。

“阿欢怎么还闷闷不乐?”小孙子耷拉着脑袋没什么精神,澹台明光摸了摸他的头,将孩子放在身边椅子上让他自己坐着舒展手脚。

“爷爷,我很喜欢那个小仙女,等找到人,我能不能跟她玩?”

“那得看看是哪家哪派的人,如果跟我们家有旧怨的,阿欢有可能不能和小仙女做朋友,如果不是仇家,当然是可以做朋友的。阿欢别生闷气啦,爷爷明天去访世交,他家有个男孩子跟阿欢差不多大,你去认识认识。”

“好的,我听爷爷的。”澹台寻欢伸伸胳膊伸伸腿,坐在椅子内盘好手脚,闭目调息。

看小少爷安静调息,寿伯轻轻的在旁边坐下,守着小少爷;澹台明光再次看书,翻书页的动作也是缓而轻,免得吵到孙子。

首都有好几个古玩旧货市场,乐小同学以潘家园为起点,先去离得最近的一家古玩街,逛一圈又去其他的地方,逛了好多家旧货、古玩市场,到半下午时分回家,还买得一只有标准容量的不锈钢桶一样粗大的坛子。

坛子有点大,乘地铁的时候人少时放地上,人多没地方放东西,她学印度阿三,将坛子顶头上,由此制造了不少欢笑。

回到青大,天已黑沉沉的,乐小同学进校门后找到自己的自行车骑回宿舍楼,抱着坛子上到四楼,打开小窝门,迎接她的是温暖的客厅和美少年灿烂的笑脸。

晁宇博听到门锁转动时冲到门口,当白嫩嫩的小乐乐抱着东西进门,他帮她抱走怀里那大大的包:“小乐乐,你又淘回来什么好东西?”

“我淘到一只老坛酸菜坛子,准备腌酸菜。”乐韵笑嘻嘻的掩上门,脱外套和鞋子。

“学校附近买杂货的商店有坛子,用得着大老远的跑古玩市场?”

“我是顺便买的,坛子不是新的,以前腌制过酸菜,密封性十分好,等我腌制好酸菜,做饺子馅,包开胃的酸菜饺子给晁哥哥吃。”

“好,我等着吃。”美少年将坛子提到一边摆放妥当,让小乐乐去换衣服,他打开包装,将坛子启出来,包装袋折叠好,陶器坛子做工粗糙,外形真不咋的,不过实用就行。

看到小乐乐放好衣服和背包从卧室出来,少年温润的笑弯眉:“小乐乐,陈学长昨天从澳洲回来了,今天一整天追着我,可怜巴巴的央我带他来蹭饭,小乐乐乐意我就叫他来,不想请人吃饭改天再说。”

“晁哥哥,你叫陈学长来吧,才学长和李哥哥在的话也可以喊来。”晁哥哥买来一堆菜,反正今天不让他们蹭饭,明天也会来,择日不如撞日,当天叫他们搓一顿免得明天跑来占用她时间。

晁宇博欣欣然的打电话通知陈学长,而接到美少年会长电话的陈书渊,兴奋的一蹦三尺高,抱了自己打包好的东西,蹬蹬下楼,到二楼叫上苦巴巴等着的李部长和才同学两个小尾巴,仨帅哥直奔小萝莉宿舍。

三学霸各自拧东西爬到小萝莉住的四楼,挤进女生宿舍,争先恐后的向小女生献殷勤。

乐韵被三个吃货学长的样子给逗得快笑抽,检查他们带的物品,才同学和李同学一个提一袋面粉,一个提一包米,都是十斤装的,还有香蕉、土豆、南瓜和山药粉,不用说也能猜出来他们想吃饺子和煎饼。

陈同学带的礼物都是从澳洲带回来的,一块羊毛毯,两罐羊奶粉,还有纯绵羊油,两包药材。

各国的原药材一般出口限制,不能携带太多出境,陈同学携带澳洲本土的几种药用植物送给小萝莉研究。

学霸们送来的东西,乐韵连眼都没眨,照单全收,当晚自然来不及包饺子做煎饼,只吃正餐。

小萝莉整出晚饭,四学霸又不要风度的上演抢菜大戏,美美的搓一顿,吃得肚皮胀成小鼓,收拾碗筷厨房,又跟小萝莉天南地北的聊了一个钟,心满意足的回他们宿舍。

送走学霸们,乐韵抱坛子洗涮干净,擦干水迹,回空间,马不停蹄的着手腌制酸菜,弄好酸菜,打理空间作物。

一夜无事。

第二天,乐小同学一觉醒来,嗅到了久违的香气——松茸刚钻出混土的清鲜香味。

拧亮手电,兴冲冲的跑去药田边一瞅,有两个来月不长蘑菇的药田又冒出一些小脑袋,刚钻出土的松茸小小的,最大的也就大手指头那么大,可爱极了。

看到松茸又开始生长,乐韵欢天喜地的冲进药田里,把那些个头大的全拨起来,收集一小篮,再去打理其他药材。

等忙到天亮,摘一批莲藕和火龙果,冷不丁的抬头观望香梨和苹果,只见树上的果子沉甸甸的挂在树头,香梨黄澄澄的,苹果红彤彤的。

“……”明明昨天香梨和苹果还是生的,咋一觉起来就成熟了啊?

愣愣的盯着两棵高大的树,乐韵有点脚软,两种水果同时成熟,她今天也甭想再扫描书本,幸好山竹果还没成熟,否则,她会累死的。

因苹果和梨成熟,也没空再整花样早餐,洗涮完毕,简单的用水果当早饭,吃饱,扛起梯子架到苹果树上,拿上能装百来斤东西的编织袋子,篮子,背包,爬上树摘苹果。

这个时候,一直看似百无一用的小狐狸有了英雄用武之地,它身轻体巧,能去人类不能去的地方,小狐狸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甘当苦力,帮摘苹果。

每当装满几只袋子,用绳子吊起来,以滑轮式的方式滑放到地面,小狐狸下树去松开绳子把袋子放落地面,一人一狐合作愉快。

至于小灰灰,它太小,一个苹果就可以砸死它,它帮不上忙,抱一只苹果坐地上慢慢啃,吃饱爬树上玩耍,玩累了又抱着比它大N倍的苹果啃。

幸好果树是第一次挂果,产量一般,一人一狐忙到下午四点,总算将苹果和梨全部摘完,果子堆起来,像座小小的山。

有了梨和苹果,乐韵喜滋滋的做煎饼,或用香蕉或山药百合或土豆或老南瓜拌面粉,摊成饼,再包有苹果和梨的水果煎饼,也做了包青菜的和包药用植物做馅的,一个人愉快的忙了一晚,制作出千多个煎饼花卷,用真空打包机包装一小部分,其他的一部分用盆装起来放空间,一部分用袋子装。

周一大清早,她带煎饼跑美少年哥哥宿舍做客,导致一个宿舍兵荒马乱,之后,对门宿舍四人以及才同学和陈同学全部涌至,又是一番人仰马翻的热闹景像。

汇聚一堂的十个学霸,一人四个花卷,吃得幸福到想流泪,恨不得抱小萝莉大腿献上自己的膝盖,求她包养,当被美少年一顿扫把轰去上课时个个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