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八章 又见奇毒/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早上去晁哥哥宿舍用吃的收买人心,然后愉快的等到快递点上班去寄了包裹,回到宿舍便再次闭门苦读。

燕少和柳少在周五傍晚回军营,到周日下午才回校,燕少周一终于去课堂上露面,等到中午和发小在食堂碰面时皆一脸苦闷,他们听到某人兴奋的炫耀小晁同学的妹妹有多聪明能干,又整出新口味的花卷,好吃得让人想咬掉舌头。

一对难兄难弟默默的吃食堂,吃饱默默的去上课,天黑后下课,又默默的去吃食堂,他们倒想去小萝莉那里蹭饭,只是没理由啊。

傍晚时分,万俊教授给学生上完最后一节课,急匆匆的乘电梯下教学校登车飞奔学生宿舍,直达学霸学神聚集的状元楼。

他刚抵达,便见自己的小学生穿一件粉红大衣,肩上挂着只背包,抱着只大大的一包东西立在屋檐下,那粉嫩的色彩成为寒夜里最美的一道风景。

抱着东西等候的乐韵,等导师的车停稳,她快步跑过去,乖巧的爬上副驾座。

接到自己的小学生,万俟教授一脚油门,一溜烟儿的跑路。

路上要避下课的学生,乐韵没说话,等教室的车开到老师们宿舍楼区,她那能害死猫的好奇心冒了出来:“教授,您吃过的盐比我吃的米还多,有啥病是您老不能确诊的,竟然病急乱投医的捉您小学生去帮您老撑面门?您就不怕我砸您老的招牌?”

“小乐乐啊,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我所擅长的领域是有限的,这个病人,正是我所不擅长的。”

“教授,您都不擅长,还拧您学生上场?也不怕我帮您把脸抹得黑如锅底。”

“不会,我敢举荐你,是因为这个病人是我家族世交之后,两家的情分很深,就算你诊不出什么,他们家也不会有什么小怨言,你去我家见见人,认识认识也是好的,以后说不得还会经常见面。如果是一般的交情,我才懒得管他死活。”

“感觉来人来头很大的样子。”

“没见他头有多大,还不是跟普众一样的脑袋,一个鼻子两只眼。”

乐韵嘴角一阵抽,教授不幽默就是个严肃的老学究,幽默起来让人感觉一个天一个地,不敢相信他就是医学部的那朵奇葩。

万俟教授开着车在社区转了转,到一栋漂亮的红墙建筑楼下停车,他锁车拔钥匙出驾驶室。

乐韵抱着东西下车,跟在抱着作业捆的教授屁股后面走楼梯。

万俟教授住二楼,爬楼当是煅炼身体,师生俩一个提学生作业,一个抱着东西,谁也不用帮谁分忧,各自管各自的物品。

爬到二楼,万俟教授向一边,到一户门前开锁,再推开门,首都土地珍贵,建筑在设计时没搞什么入户花园以省土地,开门后就是客厅。

客厅与餐厅是相连的,进门左手餐厅右手客厅,餐厅与客厅有木格子推拉门间隔,客厅的真皮沙发,电视组合柜都是浅色的,家,简朴,又很舒适。

王师母下午没课,在家招待客人,客人是一对祖孙,老者穿青色唐装,隐约见白头的发发梳得一丝不苟,小的是个小少年,眉清目秀,衬衣和背带裤,十足一个小绅士。

王师母刚整好水果拼盘,听到门响,扭头一望,见老万俟风风火火的踏进门,劈头就问:“老万俟,小乐乐呢,你不会忘记去接我的小乖乖了吧?”

听到夫人丝毫不关心自己,万俟教授心里冒出一串串酸泡泡,正想说话,背后响起脆脆的甜甜的软糯娇语:“师母,我在这里,教授太高大伟岸,把您的小棉袄挡住啦。”

“小乐乐快进来,老万俟,你别堵着门,天这么冷,会冻坏小乐乐的。”听到小女孩脆脆的叫自己师母,王师母心窝子都是甜蜜,忙放下水果拼盘去看自己的小学生。

在外面女孩儿的嗓音响起时,坐着的小少年一脸惊喜的跳起来,转过身,望向万俟教授家的门口。

自家娘子有了女孩儿就不要自己,万俟教授就算打翻酸坛子也没用,转头望向客人,见人望来,呵呵的笑:“让明哥久等了。”

“阿兴和弟妹还是这么恩爱。”澹台明光笑得别有深意。

万俟教授深以为傲,抱着作业本走家里的作息区:“明哥先坐,我一会就来。”

教授走开了,乐韵才得以进教授家,顺手掩门,同时飞快的看向客厅,侧首而视,一眼就看见一老一少,那一坐一站的两人四眼都盯着她看。

熟人?

看到小少年,乐韵想捂眼,为嘛那个小少年会在这里?

“小仙女!”澹台寻欢看到踏进万俟家的小姑娘,兴奋的大叫。

“小仙女?”澹台明光暗自咀嚼小孙子的话,阿欢说的小仙女,不会就是阿兴的小学生吧?

那一声喊也让万俟教授回首,小乐乐和澹台家也是旧识?

王师母迎向自己的小学生,看到一身粉红的可爱小女孩,笑容满脸,乍听得澹台家小孩子大叫,眉飞色舞的问:“噫,阿欢,你认识我的宝贝小乐乐?”

“嗯嗯,婶母,我前两天见过小仙女一次。”澹台寻欢开心的笑起来。

万俟教授明了,原来是一面之缘,并不是旧识啊,他不再耽搁,赶紧送学生作业本去书房。

澹台明光顿悟,小孙子说的小仙女就是那个孩子!他微微眯眼,仔细看向孙子记在心头的小姑娘,果然是个白嫩水灵的孩子,脸蛋皮肤吹弹可破,一双眼睛清澈无尘,比水晶还剔透。

遇上一面之缘的小帅哥,乐韵唯有感叹“巧合”,这也太巧,上周六才与小帅哥在古玩市场有一段短暂交集,这转眼的功夫又碰上,除了巧合,真的没词形容了好吗。

“认识更好,你们可以一起玩耍。”王师母也十分欢喜,两步走到小学生身边,摸摸小女孩儿的头:“小乐乐,你这次又送来什么好东西?”

“我又配制出新口味的水果煎饼,送点给师母和教授尝尝。”师母温柔的抚摸令乐韵骨头都是暖暖的,生怕自己粘师母身上,把抱来的一包煎饼给师母。

“有个贴心小棉袄真幸福啊。”王师母被孩子的体贴暖烫得心窝子都被甜蜜装满,一手抱着东西,一手将小女孩儿揽在臂弯里走向沙发那边。

澹台祖孙看着王师母携带小姑娘走近,澹台明光眼神越发的深邃,阿兴夫妻几时新收了个小徒弟,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王师母先把东西放茶几上,才给澹台祖孙介绍自己最可爱的小学生:“明哥,这个孩子是老万俟所教班里的医学生,也就是老万俟向你推荐的医学小天才,姓乐,快乐的乐,大名乐韵,小乐乐聪明可爱,善良纯孝,深得我们夫妻二人之心。”

向年长自己的长者介绍了自己最喜爱的小学生,转而向小学生介绍自己家的客人:“小乐乐,这位是你导师家族的世交之后,跟你导师的哥哥是称兄道弟的好兄弟,复姓澹台,尊名是‘明光’两字,我和你导师都叫他一声明哥,你称为前辈或先生都行。”

“澹台老先生好。”乐韵是晚辈,先向前辈问好。

“小姑娘好!”阿兴夫妻对小姑娘赞赏有加,澹台明光也没自恃身份,站起来伸出手,主动表示友好亲近。

乐韵伸出手与老先生握手。

握握手,不是好朋友,也算是认识了。

“婶婶,您还没介绍我。”兴叔兴婶都不靠谱,全当自己不存在似的,澹台寻欢赶紧的刷存感。

“哎哟,你不是跟我小乖乖有过一面之缘,你们自己交朋友就行啦,阿欢,你是男孩子,从小练武,可不许欺负我的小乐乐。”

王师母才不管熊孩子闹意见,抱起花卷送去厨房。

万俟教授从书房出来,撞到的就是自家夫人无良抛弃小孩子的行为,笑得脸上肌肉直抖,这就是男女有别,小阿欢是男孩子,所以他夫人偏心小乐乐,如若小阿欢也是个女娃娃,他娘子保准也会一视同仁,疼爱有加。

被抛弃的澹台寻欢,可怜巴巴的瞅着粉红可爱的小女孩子:“小仙女,婶婶不要我了,我自己介绍我自己吧,我复姓澹台,叫澹台寻欢,跟小李飞刀李寻欢同名。”

“你好,小帅哥。”小帅哥那么固执的想跟自己认识,乐韵从善如流,主动伸手,与小帅哥握握手。

小少年眉眼一亮,笑容逐开,开开心心的跟小女孩儿握手。

相互认识了,乐韵到澹台祖孙侧面的沙发坐,把装有必备品的背包放沙发边,她衣服穿得少,不用再脱外套。

万俟教授换去了厚外套,穿中山装西服,与澹台老先生同座,澹台寻欢也挨着祖父坐着,眼睛总瞄小姑娘。

王师母将花卷送进厨房,提热开水壶出来泡茶。

万俟教授向澹台明光炫耀自己的小学生的聪明,特别骄傲的吹嘘小学生做的药膳有多么的美味,就差没给自己学生贴上绝世天才四个字。

澹台寻欢耳朵都快起老茧,内心快崩溃,兴叔父啊,你都吹嘘了不下十遍,能不能别再秀你的小学生了?

澹台明光笑咪咪的听着,偶尔插一二句,像什么“嗯嗯,看着就是个天资聪颖的”,“模样生得真俏,还会做药膳,阿兴你真是好福气,捡到宝了”,总之一句话,他只捡好听的夸。

万俟教授将自己聪明可爱机灵活泼善良大度的小学生夸赞一顿,心满意足的摸摸下巴,冲着自己小学生笑得一脸春光:“小乐乐,我说的病人就是我这位老哥的小孙子,你精于中医,帮小家伙把把脉,看看是个什么症状。”

就知道是这样子!

对于教授偶尔不靠谱的行为,乐韵正在慢慢接受,瞄瞄小帅哥,摇摇头:“不用把脉了。”

“不用摸脉?”澹台明光诧然。

“前天在潘家园,我跟小帅哥有过一面之缘,当时顺手给他摸了脉,所以现在没有再摸脉的必要。”

乐韵也知道大概自己的话让人误会,所以解释一下,免得被人当成恃才傲物,目空一切。

万俟教授高兴的追问:“你看出是什么症候?”

“这个,还是不说为妙。”乐韵为难的看看师母,看看导师,有些踟蹰。

“没事,你尽管说,都是自己人,出了这个门,没人知道你说了什么。”小学生迟迟不语,万俟教授便知必定是在担心说了什么会招来流言与麻烦。

“小乐乐,你不用担心说话不中听招人报复,谁敢动你,师母跟他没完。”小学生嚅嚅不言,王师母猜着她是怕澹台家的人听了心里不舒服暗中使黑手,所以犹豫不决。

“小姑娘,你放心,我澹台家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澹台明光也恍然大悟,火速表明立场。

“那好吧,”有当事人长辈的保证,乐韵放心了,直言相告:“小帅哥比我还小半岁左右,出生时不足月,我没走眼的话,应该是满八个月不足九个月,而且是意外早产,先天胎心与督脉、带脉受损,原本是可以后天修补的,可他从娘胎里带胎毒出生,是以再怎么费尽心力的补养也是无济于事。”

“……”饶是澹台明光一生惯见刀光剑影,这一刻也被惊得像火烧屁股似的,腾的站了起来,老眼圆瞪,像看怪物似的盯着小姑娘。

气氛莫明变压抑,万俟教授和王师母也嚇了一跳,视线唰唰飘到澹台明光身上,一脸莫明,明哥究竟什么了?

老先生如狼似虎的眼神落自己身上,如锋芒在背,乐韵全身寒毛根根倒竖,好可怕,也不知那位老先生武学修到哪一层,感觉能辗杀她。

“爷爷,你怎么啦?”爷爷一跳而起,澹台寻欢差点被撞偏,伸手抓住爷爷的衣袖摇晁。

“呼-”澹台明光被小孙子拉着衣袖晃回神,深深的吸口气,慢慢的坐下去,敛了眼里的惊滔骇浪,不耻下问:“小友,抱歉,我失礼了,请继续。”

他的称呼已不再是小姑娘,而是将人提升到与自己同辈的高度,态度与之前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说之前听万俟教授吹嘘他的小学生有多厉害,他只是出于礼貌附合,现在他是将人当作医药家世家的大师。

“我已经说完了啊。”乐韵眨眨眼,她把病症所在都指出来了呀。

王师母差点没笑出声来,小乐乐太逗了!

“呃!”澹台明光差点呛住,就这样,说完了?

“小乐乐,你可知小阿欢娘胎里带来的是何毒?”澹台老哥懵了,万俟教授只好继续问,万俟家是医药世家,当年给澹台寻欢诊治过,自然知晓小阿欢中胎毒的事。

“红颜枯骨。”

“红颜枯骨?”澹台明光面色再也维持不住沉稳,寸寸龟裂。

红颜枯骨,是毒门曾经的不外传之毒,传嫡不传庶,可见毒门也将其看得极为重要。

红颜枯骨无色无味,中毒后也没有什么异样,唯有容颜会发生变化,会越来越美,面如桃花,艳丽无双,哪怕死,也会容颜不死,而中毒后活不过三年。

红颜枯骨,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换取短暂的美丽。

澹台明光手攥紧拳头,面上青筋鼓跳,阿欢的娘怀着阿欢时确实艳如桃李,后来意外提前生产,之后大出血,没撑过一月便因难产去世,死后容光照人,艳丽如生。

“小乐乐,你确定是红颜枯骨?”万俟教授也禁不住勃然变色。

“小帅哥从娘胎里带来红颜枯骨的残毒,你们应该知道他中毒,不停的给他服解毒药,消化了红颜的部分毒素,他本身也体质比较特别,现在体内只有枯骨之毒,是以发育得比别人慢,遇到特殊情况,身骨出现僵硬状态比普通人更严重。现在还算好,当年满十六,枯骨之毒爆发,骨头慢慢收缩,会越来越矮,撑得住,能熬一二年,撑不住,几个月就会生生把人磨死。”

“!”澹台明光张了张嘴,喉咙干干的,没发出声音,只是侧过身,心疼的将小孙子搂在怀里,轻轻的摸着小孙子的脑袋。

“爷爷,我不会有事的,不要担心我。”澹台寻欢伸手摸祖父的脸,安慰老人,免得他难过。

澹台明光喉咙堵得难受,眼窝酸酸的,澹台家嫡孙本来就少,大孙子瘫痪,小的又中毒,何人哪般狠毒,竟然欲绝澹台家子孙?

“小乐乐,你这身神鬼莫测的医术,身为导师,我望尘莫及。”万俟教授又骄傲又敬佩,也不知小乐乐祖上师出何处,小乐乐得真传,小小年纪一身古医术炉火纯青。

“教授,咱们师生各有所长,您精于医治与医学研究教化,现在重点转换于于教化之道,而我因自幼身体原因,一门心思只在于钻研病理反应,所以我比较精于论脉诊毒。我会摸脉会看病,可要我去传授知识于学生,那还不如杀了我。”

“说得好,各有所长,”万俟教授欣然抚掌:“小乐乐,你诊出枯骨残毒,又胸有成竹,赶紧儿的就此对症下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